林玥彤身上谜团依然还有很多,但问她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了,我想了下,还是让她的魂魄先回去休息了。接下来,我让王永军他们那些人先出了宿舍,然后把瞳瞳从玉环中叫了出来。虽然还有疑惑未解开,但好在知道了林玥彤的病症出在魂魄之中,有了方向一切就好办多了瞳瞳本身就是阴魂再加上修行《通神法》。

    对魂魄的了解远比我更深入,让她来处理林玥彤的问题更为合适。瞳瞳刚一出来,就拉着我的胳膊,笑着说,“哥哥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跟你交流的方法我已经全部学会啦。

    下次你想跟我说话的时候只要心里一想,我就会知道了。”我这才想起上次瞳瞳跟我说的事,心里顿时一喜这样一来可就方便多了没想到瞳瞳修行的《通神法》。

    比我学的道术还要神奇我刚要心里想着试一下,不过瞳瞳说还需要让我给他一滴血,要再经过一个什么仪式之后才行我依言从手指上取了一滴血出来正要问瞳瞳。

    怎么用结果还没张口瞳瞳直接走过来,靠近我的手指,嘴巴一张,就把我的手指含在了嘴里她轻轻的吮吸了一下然后才离开了我的手指笑嘻嘻的对。

    我说“哥哥好啦你现在可以试了。”我心里忽然有一阵异样。瞳瞳虽然是阴魂,但却是可以生长的,刚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女孩儿可四五年的时间过去她身高长了。

    一大截按照年龄来算已经十二岁了。当初她虽然叫我哥哥,但在我心里,一直是把她当作女儿的,可现在眼瞅着她越长越大当初那种把她当女儿的心思已经完全没有了。

    想到这里我皱了下眉头然后哑然失笑,晃了晃脑袋,把这种诡异的思绪抛到了一边尝试着用意念跟瞳瞳交流我心里响了一下寻思。

    着让瞳瞳给我想一下才刚想完,瞳瞳就扑哧一声笑了,娇憨说道,“傻哥哥,你就不能想个复杂一点的嘛,跟我说句话然后我回答你”这小妮子居然还敢取笑我我立刻就在。

    心里对她说道“那你哭一个给我看看。”瞳瞳的声音立刻在我心里响了起来,“哼,坏哥哥,我才不哭呢”咦还真可以交流啊就跟直接开口说话毫无区别我充满。

    兴趣的又试了半天这才把新奇劲儿过去,把林玥彤的事情告诉了瞳瞳让她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林玥彤魂魄中的杂质给去。

    掉她魂魄中沾染的怨气是魂魄刚形成时候就染上的早就成了魂魄的一部分虽然我也有办法将其切除但这。

    样做难免会伤害到她的魂魄。就算不伤害到魂魄切除部分魂魄之后她的魂魄不全人也会变得痴傻得不偿。

    失瞳瞳听完之后心里显然也知道贸然切除魂魄的风险,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才脆生生的开口说道“我可以把她魂魄中有问题的地方吞噬掉然后把。

    我魂魄的一部分分给她补全她的魂魄,这样以来,她就没事啦。”我听的一愣,问她说“用你自己的魂魄那怎么行用其他的魂魄不行吗玉环里那么。

    多阴魂不能用它们的”瞳瞳摇摇头说,“就跟她魂魄中沾染的狗魂一样,用其他阴魂,以后她的魂魄依然不纯净说不定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有我把自己的部分魂。

    魄切割出来抹除掉上面的所有印记,给她补上之后,才不会再出问题”说完瞳瞳又笑嘻嘻的劝我说“哥哥你放心啦。

    我只要再吞噬一些其他的阴魂,就能把我的魂魄完全补上,根本没事的”她嘴上这么说但我心里却知道瞳瞳是阴魂魂魄就是她的全。

    部切割出来部分魂魄之后,对她绝对有很大影响,远不是随便吞噬几个阴魂就能补全的这么想着我说什么也不同意瞳瞳这样冒险但瞳瞳这次却少。

    见的抗议我的决定坚持一定要给林玥彤补魂,甚至还给我发起了小脾气我心里叹了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瞳瞳甚。

    至已经在我的要求下开始吞噬玉环里的阴魂,但她的本心却一点也没变,还是那样的善良最后我也没拗过她只能答应了下来瞳瞳这才破涕。

    为笑开心的过去给林玥彤补魂了。只是开始补魂之后,她就笑不出来了吞噬林玥彤的部分魂魄以及最后给她补魂的过程都还好说。

    可中间瞳瞳从自己身上切割掉一部分魂魄,却是个极为痛苦的过程。瞳瞳本身就是魂魄组成的她切割自己的部分魂魄就像人从自己身。

    上割下来一块肉一样而且还不是一小块,而是一根胳膊,或者一条腿那种程度的,怎么可能不痛苦?我看着瞳瞳坐在那里全身不断的颤抖着心疼极了恨不得自己帮她承受这种。

    痛苦可没办法我根本帮不上忙。一直坚持了十分钟左右,瞳瞳才终于从身上取下来一大块灰蒙蒙的如同棉絮一般的东西这东西取出来之后瞳瞳整个人都变。

    得虚幻了好多小脸异常的苍白和疲惫,不过她痛苦的表情却消失了,反而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走过去把这部分魂魄缓缓从林玥彤的眉心处按了进去等她做完这一。

    切之后甚至跟我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只是艰难的冲我笑笑,然后就回到了玉环里瞳瞳走了之后我看着躺在床上林玥彤心里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甚至有些自责非亲非故的,我甚至连报酬都收不到,自己来帮忙也就算了干嘛把瞳瞳也牵扯进来腹诽了好一会儿我才让自。

    己平静了下来苦笑着走过去,打开了宿舍们,让王永军他们重新回来了他们进来之后周西看着依然躺在床上的林玥彤。

    疑惑的问我说“周哥玥彤她怎么还没醒过来?”我心绪有些低落,指了指林玥彤,说把她推醒就可以了。周西闻言大喜过去轻轻推了林玥彤几下果然她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周西激动的瞬间就流泪了,一下抱住林玥彤,开心的不行。林玥彤刚从昏迷中醒来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先前魂魄跟我说话的时候。

    她实际上并不能留下记忆。等周西跟她简短的讲述了一遍之后,林玥彤脸色才变了,惊慌焦虑的要给她家人打电话但结果依然跟以前一样电话根本打不通这下林玥。

    彤也不管自己虚弱的身体了,从床上下来,焦急的说她必须要回家一趟。代南州和周西连忙去劝她,最后答应稍后陪她一起回家一趟林玥彤这才稍微平静了一点他们约定好之后。

    代南州又嬉皮笑脸的过来问我有没有时间,还说要帮人帮到底,让我跟他们一起去林玥彤家里一趟把这事彻底解决了林玥彤身上还有很多疑点而且瞳。

    瞳为救她还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我当然也想帮人帮到底。但林玥彤家在广西,去一趟不知道要耽搁多久而玄学会那边马上就要出发去观摩真龙脉。

    了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时间。代南州不知道这件事王永军却是知道的不等我开口他就制止了代南州开口说“。

    周老弟最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耽误,这件事只能先放放,要不这样吧,南州,我让小赵安排几个人跟你们一起过去看看情况再说”他这么一说代南州他们。

    自然也是点头答应不过我想了下,这件事必将牵扯到玄学就算王总安排一些人过去真有什么危险发生只靠几。

    个普通人肯定也不行于是我给杨开臣打了个电话,把这件事简单的给他介绍了之后问他有没有时间跟着代南州他们去一趟杨开臣跟我。

    认识的时间不久年龄相差也比较大,但彼此之间的情谊却不浅,这件事自然没说的直接就答应了下来搞定这件事之后王永军硬拉着我去摆。

    了筵席说是一来给我接风送行,二来庆祝我上次交流会上夺得双魁首,让我无论如何也得吃这次酒实在推脱不下我也只好答应下来然。

    后王永军把杨开臣也叫了过来,又叫了几个他在玄学界相熟的人一起到深圳一个非常有名的中餐馆闹腾里一晚上宴席上他还特。

    意拿了新的工作合同给我年薪给我涨到了五百万。说实话从答应加入他公司之后我连一件事都没做过白拿了钱不说。

    现在又要涨工资我心里挺不好意思的,但王永军说什么也不行,非要给我涨,最后依然是推脱不下,只好答应了下来一直到第二日凌晨的时候我才坐着王永军安排的车。

    回到了酒店里酒宴上喝了不少酒,我也没有故意用道炁排出酒精,整个人处于微醺的状态,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只是等我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抬头一看整个。

    人顿时清醒了过来我房间的门居然开着!正当我皱眉不解的时候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回来了”。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