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五分钟之后张坎文的手收了回来,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转过头来,没搭理我,而是对着王坤说道,“他的童子命我化解不了,但我能想办法让他活的更久一点,只是从今天开始,他就要跟在我的身边,你意下如何?”王坤听了自然大喜不假思索的连忙答应下来然后又问他以后能不。

    能去看望儿子之类的事张坎文一一回答。等他俩说定之后,张坎文才又转过头来,看着一头雾水的我脸上微微带着一丝苦笑张口道“童子命的关口。

    一般是半岁和一岁半我有办法帮他熬过半岁的关口,一年半之后,你能找到化解的方法,或者能帮他熬过第二个关口都行若是找不到方法到时候我依然会动手”这下。

    我才明白过来深深的吐了口气,连忙点头,“行,就一年半,我一定会找到法子”尽管我不能接受张坎文草率杀人的做法但实际上我。

    心里也明白一个来自幽冥界的邪物意味着什么。张坎文已经做出了让步我也不好得寸进尺现在只希望一年半的时间够我找到解决问题的。

    办法说定之后张坎文直接把王坤儿子身上连的一些医疗器械全部取了下来然后小心的将他抱起揽在怀里好一番端详之后又转。

    头对王坤问道“这孩子可曾取了名字?”王坤这时候一双眼睛正盯在自己儿子身上,满脸都是不舍和心疼眼睛里也笼着一层雾水闻言之后连忙狠眨。

    了几下眼睛勉强笑着答道,“还没取名字,按照我们那边的习俗是等孩子出生之后由长者给取名字我本来是托二叔给取名字的。

    可孩子刚出生就遇到这些事,我们也没了取名字的心思……”他说的二叔,自然就是王永军张坎文转过头来对王永军道“孩子一两年内不。

    会有事王先生还是给想个名字吧。”本来医生给这孩子判定的时间是半年现在听到张坎文这么说王坤和王永军脸上都。

    有了些喜色王永军也连忙点点头,沉吟着开始想名字不过他想了一会儿之后眼睛忽然一转开口对张坎文道“我以。

    前也没念过几年书算是大老粗一个,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名字不过这孩子以后要常年呆在张先生身边不如张先生帮忙想。

    个名字如何”到底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狐狸,王永军说自己没读过几年书我信,但想不出合适的名字我却不信了他之所以托张坎文取名字多半是想让张。

    坎文对这孩子多一份情谊希望他以后能对这孩子更尽心尽力。王坤也不傻,听王永军这么说了之后,连忙也笑着开口请求张坎文帮忙取名字张坎文饶有兴趣的抬头看了他俩。

    一眼也不知道看没看出来他们的小心思,沉吟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这孩子生来便苦命希望他能经受住这。

    些砥砺名字不如便叫’王励’吧。”“行!就叫王励了!”一旁的王永军和王坤自然没有任何意见马上便齐齐点头同意取了名字之后张。

    坎文便要带着王励离开我在一旁,心里忽然涌生出来一个想法,连忙对张坎文道“童子命之人修行天赋都极强张大哥你既要把他带。

    在身边你们文山一脉又人丁稀薄,不如就将他收为弟子如何?”我之所以有这个想法目的跟王永军差不多不过除此之外我让。

    张坎文收小王励为徒也是出乎本心。童子命大多活不长没错,但童子命本身的修行天赋极为恐怖,比之我这绝顶四脉也不差若是将来小王励身上的问题真的解决了。

    绝对能接过文山一脉的衣钵,前途无可限量。张坎文自然也是知道童子命的修行天赋的听到我的话一下子愣住了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他。

    也没直接答应而是转头问王坤意下如何。王坤本就对修行界十分向往,听到这个消息满心都是惊喜又怎会拒绝忙不迭的答应下来张坎文这才终于。

    点点头道“现在孩子还太小,等他三岁之时,我会正式收他为徒,传授文山一脉的术法。”得了他肯定的答案我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虽然张坎文是个方正君子。

    一贯都是言出必行但越是方正君子,越会顾全大局,说实话我心底还是有些担心。不过现在好了,有了他这句话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他肯定不可能放弃小王励一切商议完毕。

    之后张坎文带着小王励跟我一块回了风水玄学店,因为之前商量好要一起去安阳,之前这段时间他都会留在我这里暂时不会离开带着个婴儿回到店里接下来。

    这些天我和张坎文以及刘传德,全都化身成了保姆,每天手忙脚乱的喂奶换尿布三个大男人忙成了陀螺幸好有瞳瞳的帮忙才。

    没出什么纰漏一直到几天之后,王坤得知孩子这段时间还会留在店里兴冲冲的带着他老婆直接过来我们才终于松了口气干脆就让王。

    坤和他老婆也住在了店里照料孩子。虽然看起来麻烦了一点,但张坎文执意要把孩子带在身边却不是多此一举他每天都会跟小王励单独相处一段时间一开始只是。

    简单的将自己的道炁送进孩子体内,帮他固本培元,大约半个月之后,他便开始调配了一些东西,借走了我的阴阳阎罗笔每天午时准时开始在小王励身上涂涂画画我。

    不明白他的举动询问之后才知道,这是文山一脉功法传承的一部分,小孩子无法主动修炼,他是用这种秘法让小王励现在就开始修习文山一脉的功法那天我让他收小王励为。

    徒只是临时冒出来的想法,没想到张坎文本来就是要传授文山一脉的功法给他的,这么看来,我的提议倒是正合适这种秘法传承同样持续了半个月正月过去的。

    时候张坎文忽然找到了我,说是小王励现在对文山一脉的修行算是入门了,接下来,他要尝试着用道炁梳理小王励心脏上受损的部位如果能成功的话童。

    子命半岁的关口便能顺利度过。这个过程很复杂,他需要我过去为他护法。我自然没有意见,随着他来到房间里经过这一个月的修养小王励的精神气质跟以前完全。

    大变样根本没有之前病恹恹的模样,而且不像一般婴儿那么嗜睡黑黝黝的一双大眼睛里满满的全是精力见我进。

    来也不害怕反而扑闪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我看。我过去逗弄了他一会儿张坎文让我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自己。

    做到床边上小心的掀开小王励的衣服,双手放在了那个跟之前相比并未有任何变化的黑斑凹痕上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道炁波动不断从张坎文双手中奔涌而出,往小王励胸口那黑斑上涌进去,这一次他不像之前那样将道炁缓缓送进去而是异常狂暴的将全身道炁一股脑的送。

    出看得我在一旁心惊不已,完全想不明白,王励那小小的身体,怎么承受住这么狂暴的道炁虽然张坎文说这个过程很复杂但实际上仅仅用了不足五。

    分钟的时间张坎文便张开了眼睛,整个人显得异常疲惫,双手甚至都有些哆嗦缓缓从王励的胸口收了回来此时王励的状态很奇怪躺在床。

    上双眼依然睁着整个人却像睡着了一样,包括眼睛在内,全身都一动不动。我紧张的对张坎文问道,“怎么样了”张坎文却没回答我而是从身上拿出来了一片枯黄树叶。

    模样的东西轻轻放到王励的嘴里,虚弱的声音,小声对他说道,“来,含住这片叶子,不要动……”婴儿自然是听不懂人话的张坎文这话只是下意识随口一说却不曾。

    想随着那树叶放进嘴里王励一动不动的眼睛里,瞳孔忽然放大到一个恐怖的程度以至于整个眼眶里都充满了黑色。

    然后他小小的身子猛地一抖,从床上直挺挺坐了起来,嘴巴轻轻一动,一下子把嘴里的树叶吐了出去。与此同时他缓缓转过头去纯黑色的冰冷眼眸看着张坎文小小的嘴巴。

    微微张开露出尚未长牙的粉色牙床似是从喉间发出一个声音——“滚”。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