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与剑修接触不多但从赵涵身上泄露出来的气息来看,也知道他这一招并不简单,所以才将天罡九步一次性踏出。印章天师所凝结的印章,本身就有增强修为的作用,这是我为什么一开始便将印章召出来的缘故,再加上天罡九步的增强虽然我的修为比赵涵略低只是印章天师中期但在四字印。

    章以及天罡九步的加持下我的战力几乎已经达到了与赵涵持平的状态甚至还要超出几分所以即便他招式再诡异也不可。

    能仅凭一招将我打败一字真言是天师最常用的手段,又被称作言出法随,我的话音刚落,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向赵涵涌了过去“镇”字真言脱胎于镇纸之类的法器。

    有镇压之意所以赵涵与那股无形的力量普一接触,身形便为止一滞,就连那些飘荡在外的黑色真元也忍不住向内收缩如同盔甲一般。

    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原本那些若影若现的雷光在此时更是变得暴虐非常似乎在对被就此镇压表示不满在做反抗赵涵。

    与赵昊是堂兄弟算起来也是玄德洞天的嫡系亲传,自然也不是好相与的一字真言虽然神异但终究只是普通的天师手段在传承。

    百年洞天福地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也不知他动用了什么手段不出三秒便挣脱了真言的束缚道炁真元凝结而成的黑。

    云再次向外漫延不出片刻便淌了我脚下,雷光闪射间,露出一股爆裂的危险气息。就在此时,黑云里,赵涵的身影终于出现了出来挣脱了真言的束缚之后他的动作并没。

    有出现丝毫停顿右脚点地,在真元的依托之下凭空跃起,举着手中巨剑向我重重砍来脸上的戏谑也越来越盛对着我咧嘴说道。

    “不过如此”赵涵的动作看起来很慢,似乎被他手那柄巨大的宝剑拖慢了速度甚至随时都坠落地面的可能但那把剑。

    的剑势却来得相当之快他不过是在空中轮圆了剑身,我便感觉一股古朴厚重的气息迎面扑来如劲风一般吹得我连连后退我微微一笑。

    双手一引满含讥讽的反问道,“是吗?”下一秒一面小巧的印章出现在赵涵上空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向他重重。

    的压了下去赵涵的身子如同触电一般,陡然失去了力量,就连那柄巨大的宝剑也提不起了,伴随着一声爆鸣在擂台上沉来下去溅起一地的灰尘待灰尘散去。

    之后擂台的台面上才显露出赵涵狼狈的身影,以及一连串蛛网一般的裂缝。因为昨日麒麟之事,昨日集中在我身上的目光就很多今日同赵涵的这场比试自然也引来了不少。

    关注刚才的那一番激斗虽然转瞬即逝,但在坐的诸位都是有大修为之人,即便有些人没能将个中细节看得一清二楚但加上猜测也能明白这其中的转折变化一时间。

    我听到了不少声音有称赞我对真言的运用出神入化的,有赞叹玄德洞天赵家的剑修手段威力非凡的也有一部分人觉得诧异。

    王屋洞天与三皇井洞天之间的比斗,怎么会有玄德洞天的剑修?不得不承认赵涵确实很强抛开他那柄骇人听闻的道剑不说单凭他那。

    一身真元修为与剑修的出身,即便是一般的印章后期修为的天师,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我之所以能战胜他不过是因为同赵涵同他的堂兄赵昊比起来差了个脑子他以为。

    我为他准备的手段只有“镇”字真言那一招,所以才在破掉真言束缚后表现得那么嚣张,可实际上,我为他准备的可远不止如此那道镇字真言不过了减缓他的速度为我拖延时。

    间的前戏而已我真正的力量,经过天师印章与天罡九步增强的力量在他被真言束缚的三秒钟内尽数被我凝聚。

    到了印章之上赵涵以为真言被破之后,我手下便再无防备,在他那惊天一剑之下,必定只有死路一条。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方一突破真言的束缚之后又被我的天师印章打。

    了打下来剑修一道向来都是只重锋利的存在,追求的是乃是一剑破万法的至高境界,这一点,不论是小阿莫那已经身死的师父还是他被炼做剑侍的父母甚至身为玄德洞天。

    之首的赵昊都不例外但这个赵涵却不一样,他的剑,虽然也有那种锐不可挡的势头,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古朴厚重的气息实在是怪异无比我拎不清这个赵昊接下来会有。

    什么样手段但还是保持一点的距离的好。想着,我向我退了几步将天师印收回体内从相柳的身体里将与藏锋换来的卸甲剑。

    取了出来天师印虽然神异,但也是修行的根本,虽然方才凭借天师印的力量将赵涵打伤了一回但却也让我明白了。

    赵涵的过人之处所以为了避免在接下的比斗中受损太多,影响下一场比斗我还是把天师印收起来为妙而赵涵也趁着这个时机站了起来。

    他一把将嘴角的血迹抹去,向我手里的卸甲剑看了一眼,对我说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赵昊说你也是用剑的最好让我逼你把剑。

    拿出来然后和你好好的打一场。”剑?我看了看手上的卸甲剑赵昊逼我把剑拿出来是什么意思我摇了摇头还是决定先。

    解决了这个赵涵再说我抖了抖卸甲剑,对他说道,“我确实也用剑,就是不知道我的剑和你的剑比起来哪个更厉害些”赵涵见我的卸甲剑。

    后却不惊讶显然已经提早从别处知道了卸甲剑在我手中。他将身边的巨剑提了起来带着几分傲气说道“此剑名巨阙乃是上古欧治子大。

    师手中第一名剑虽然不如你这卸甲剑那般天生天养,但却位列八荒名剑之中,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宝贝况且被我的以道炁真元温养多年早就与我心意相通可不。

    是你这个半路出家的小子能比的。”说到这里,赵涵突然停了下来,提剑的右手一翻,将巨阙剑化作正常大剑的模样这才再次开口说道“接下来我可要动用全力了周。

    易你小心点可别做了我这巨阙的剑下亡魂!”话罢也不待我有什么反应赵涵便一手持剑一手掐决准备起来。

    半路出家这个词确实用得没错,我是来到王屋洞天之后才接触到剑修一脉的,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不过区区几天时间我之所以将卸甲剑拿出来不过是。

    因为它不需要我使用什么剑诀,只用向其中注入足够的真元便能爆发出非同凡响的威势方才与赵涵的比拼我虽。

    然没有受伤但真元的消耗却不小,所以我才同他说了那么些话,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我在玉环之中多吸收一些真龙气多恢些真元我一边吸收真。

    龙气将其转化为道炁真元往卸甲剑中输送,一边观察赵涵的动作,以便应对他接下来的攻击。赵涵的动作很快随着剑诀的不断变化巨阙迅速浮到了他的面前原本被击。

    中而消失黑色云雾也再次浮现出来。不过与前次不同,此刻,它们正闪烁着电光往巨阙剑汇聚了过去将本就漆黑的剑身染得如墨一般其上不时跳起的一两道刺眼。

    银光更是给人一种危险气息,就连我也忍不住紧张了起来。终于,赵涵的剑诀准备完毕他以双手结印重重的落在剑柄底部并且低吼。

    一声像是在提醒我一般随着那一声低吼,巨阙爆射而出原本只是不时闪现的银色电芒迎风便长带着轰隆隆的。

    雷声仿佛一条银色丝带在漆黑的剑身旁盘旋而上,但却永远却跳不出剑身三尺之外。剑身是暗到了极致的黑闪电是亮到了极致的白这两道互不相容的颜色被。

    巨阙剑凝聚在一起显得和谐又带着几分妖异,看起来威势无双见此我也不再留手再一次踏出天罡九步用以增强战力。

    提着卸甲剑连劈三次放出三刀凌冽的剑气,向巨阙剑飞射而去。我曾实验过,在我全盛的状态,我能使用卸甲剑放出四道剑气虽然在方才的比斗之中也消耗不少但在玉环。

    的恢复之下也与全盛状态相差不少,但一连放出三道剑气,还是可以勉强做到赵涵的巨阙剑来势汹汹卸甲剑催生的剑气也并不弱在天罡。

    九步的加持之下转瞬便出现了在剑尖之前,下一秒,第一道剑气便撞在了巨阙剑上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巨响甚至连一点火花都没有摩擦出来卸甲。

    剑的剑气在与巨阙碰撞的瞬间,那条雷电化形的银色丝带便主动迎了上来,如同一条巨蟒,张口将剑气起吞了进去整个过程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溅起更别说减缓它的速。

    度了紧接着第二道剑气又迎了上去,虽然它们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但从那条银蟒的表现来看必定不会有多大的成效我抓着玉环开始疯。

    狂的吸收真龙脉中的龙气疯狂的转化,以便准备后招。很快第二道剑气也葬身蟒口除了减缓巨阙的速度之外依旧没能。

    改变什么巨阙剑与我越来越近,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它身上那股古朴厚重的气息。与前次不同,这种古朴厚重,带着如泰山一般的气势仿佛能瞬间将我压的形销骨立但更让我紧。

    张的不是这种压抑的气势而是那道逐渐逼近的银色巨蟒。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