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从王屋洞天准备回程跟陆振阳商议此事时,约定好以一月为期,接下来这段时间里,我和胖子回老家了一趟,然后去火神庙看了姽婳,又匆忙赶回来处理小王励之事,最后是胖子这两天的事情。仔细算下来,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距离约定的一月之期,最多也不过还有五日左右于是我便对张坎文道“大约五日”张坎文看了看。

    我和胖子叹了口气“那着实是没几天了……我跟陆振阳此人接触不多不过从你们的话里我也大概能听出来此人不光实力。

    强悍心思也很狡诈你们这趟过去,一定要小心谨慎……说起来我应该跟你们走一遭的,只是王励这边的事,实在是……”我笑着摇了摇头对张坎文说道“张大哥不用担心我。

    跟陆振阳交手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都没事,这次肯定也不会有事,你就放心好了好生在这里照顾小王励等我和胖子回来便是”说完我还拍了。

    拍他的肩膀胖子因为占验逐鹿之事遭了天谴,不用张坎文说我也明白在他眼里逐鹿之行显然是个十足的陷阱明知。

    那是个陷阱还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和胖子里面跳,张坎文自然做不到这样的事我能想象如果没有小王励他必然会如王灿那。

    般跟着我去我知道他心里的打算,但站在我的角度上来,却不愿让他陪我去。因为我与陆振阳的瓜葛已经牵扯到太多的人了前面我才拒绝了王灿如今若是再把。

    张坎文拉进来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而且张坎文身上背负的东西可一点都不王灿少我们三人聊到此时已是月上中天胖子这。

    个家伙一口气睡了三天精神头旺得很,一时之间自然不想睡觉,拉着我和张坎文,絮絮叨叨问着他昏迷这几天的事一直闲聊到天亮时分因为身体还没有。

    完全恢复胖子才终于有了几分疲累,沉沉的睡了过去。见胖子睡着,我和张坎文才轻脚轻手的从房间里退了出来各自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三。

    日过去破损的房间自然已经修好了,而且这连日疲累,回到房间之后我的精神也有些疲倦只是躺在床上我却睡不着。

    胖子现今正在兴奋劲上没有意识到自己真元被天道之力封禁的事,但等他这一觉睡醒肯定就不会这么乐观了更大的问题是接下来的逐。

    鹿之行如果距离逐鹿之行时日尚多也还好说,但眼看着马上就要出发去逐鹿了胖子这边修为无法动用连我到时候也要面。

    对极大的凶险我虽然不怕陆振阳,可也没有主动送死的道理。所以,胖子这边的事情必须得尽快解决,否则的话局面不堪想象躺在床上静静思考了一夜我脑海中倒也。

    琢磨出了两个方法第一个方法是利用我的天师印章之力,落入胖子的丹田之中,将那些天罚之力吞而食之如此一来便能消除胖子体内的封禁这是最快也。

    最有效的方法但同时这也也是最危险的方法。丹田本就脆弱,先前我不过是以小股真元探入胖子丹田便让他疼的咬牙皱眉而天师印章乃是印章天师修行之根本其。

    内所蕴含的力道可以说是威猛无匹,我那四字圣人印章更是如此,若真将我的天师印章送入胖子的丹田中,到时他要面临的痛苦只怕要增加十倍不止稍有不甚到时所面临的。

    结果就不仅是丹田破碎了,甚至还会害了胖子性命更何况古往今来我也从未听说有人将自己的天师印章送。

    入旁人丹田的事所以想出这个方法之后,我略一斟酌,便果断将其舍弃了。跟修为比起来胖子的性命才最紧要如果非要用这个方法才能化。

    解胖子身上的封禁那我宁愿他永远都带着这个封禁,做个凡人也总比丢了性命强这个方法着实太过凶险但所幸的是这。

    并非化解封禁的唯一方法数日前,在面对天道之力时,张坎文曾用过文山一脉的秘法与我一同吸收天道之力最后更是借助天道之力一举突破。

    到了天师境界由此可见张坎文当时动用的秘法,必然可以对这天罚之力产生作用若他能将此法传授给胖子不仅能让胖子化解封禁之力更能。

    让胖子借助这封禁之力提升自身修为!如此说来岂不是两全其美只是这个方法虽然有效可行不会有半分危险。

    但问题是这歌秘法关乎文山一脉的传承。虽然张坎文将我们当作亲人但涉及到传承之事我心里实在也没底传。

    承是一个人的安生立命之本,当初,文山一脉之所以在梅山闯出了偌大的名头,凭的不仅是赵老爷子的人品更多的是他们背后文山一脉传承下来的秘法也正是。

    因为这些传承秘法才使得最后,张坎文的叔叔,与张坎文师徒三人兵戈相向如今文山一脉人丁凋零到了极点只剩。

    下张坎文这一根独苗手里唯一能依仗的,也只剩下这些传承秘法了。如果张坎文把这些秘法也流传出去那文山一脉剩余的东西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

    而且此时需要传承秘法的是胖子。以我和张坎文的交情,若此时是我需要这种秘法,张坎文多半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但他跟胖子之间交情还没到这一步我心里实际上也有些心。

    疼张坎文此时文山一脉的重担完全都压在他身上,走错一步,都有可能导致万劫不复所以我也不想跟他添麻烦但问题是现在时。

    间紧迫除此之外我实在也找不到其他办法了。要么为难他要么为难我自己无论哪个选择都让我十分为难呆坐在房。

    中思索良久之后最终我还是觉得去问问张坎文。不管张坎文答不答应,经过此事之后我心底会给自己许下一个承诺此生必然帮助张坎文广。

    大文山一脉他肩膀上的责任,我也将分担一部分,算是弥补这次我对他的为难拿定主意之后我也不再犹豫抬脚便去了张坎文的房间。

    此时张坎文已经起床正在打坐调息,稳固自己的天师境界。我心里装着事儿,也没跟他多客套,直接了当的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本以为此时必然会让张坎文为难。

    却没想到他听完之后连片刻犹豫都没有,便一口便答应了下来他若拒绝还好直接答应反而让我更生愧疚沉。

    默片刻之后我对他抱了抱拳,郑重道,“张大哥,我知道让你把师门秘法传授给别人这个要求实在很过分但这次我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大恩不言谢以后文山一脉之事。

    便是我周易之事”见我说的郑重,张坎文却是连忙摆手苦笑对我说道“别别你误会了……这吞噬之法虽然神异。

    但却不是文山一脉的传承秘法,乃是我机缘巧合之下,从别处得来的一种手印,跟我们这一脉的传承根本没有关系你大可放心”这吞噬天罚之力的。

    秘法居然不是文山一脉的传承?我错愕的同时,心里也长舒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那实在再好不过胖子有救了张坎文也不用为难着实是两全其美。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