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辛苦到此时终于见到了我此行所求之物,心里自然难免激荡。我深吸口气,伸手过去,正欲将这木盒取过来查看,但在此时,眼前那牛骨头颅的鼻孔之,忽然一道乌光电射而出,紧跟着便有一个声音传过来,“住手!”我的动作随之一滞,转过头来一看,那道乌光已经飘飞到我跟前幻化出一个身着对襟黑袍的人影正是先前在血枫林。

    有过一面之缘的道子大声喝止了我的动作之后,道子却又温尔雅的对我一拱手开口解释道“此物十分古怪贸然触碰会有危险方才见先生。

    伸手欲取情急之下多有冒犯,还望先生海涵”看到道子我瞬间便回忆起方才吴越之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

    他说一阵尴尬之后还礼道,“多谢先生提醒不知此物有何危险”道子沉默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具体如。

    何危险我也说不清楚但当初我从张天师那里得到消息后来一路寻访找到这边途虽也经受过一些危险但最终也算平安。

    无事直到我找到这个东西之后,种种凶险便缤纷而至,先是在这玉殿之内莫名迷失,耗费多年才走出去之后又在那血枫林内遭遇无穷无尽的血煞围攻最终。

    功亏一篑把命丢在了血枫林里,甚至连阳神都无法逃出最终落到了如今这般境地”说起他自身遭遇死亡的经历。

    道子的话语却还一直平静似乎情绪并未波动,但说完之后,他声音却微微带了几分颤抖沉默了片刻继续道“后来我再次。

    醒来的时候却又回到了这玉殿之内,这个……这个木盒不知被谁带回了原本位置,而我,则被囚禁在这木盒四周永世无法脱身与此同时我却也有机会继续。

    研究木盒内的东西……里面的东西先前我看不懂,但后来慢慢的却能看懂很多只是看懂的越多我心内越惶恐里面的东西远远超出了。

    我的想象”虽然已经是阴魂之体,但道子的身体却极为凝实,看起来与常人无疑,说到此处他眼睛之瞳孔骤然缩了几下带着显而易见的慌乱我不知他。

    在木盒之内看到了什么但我十分确定,木盒之,一定是姽婳所说的《死人经》下卷所以对他的话我并没有十分在。

    意反而犹豫着问道“我曾经去过蚩尤肩髀冢,那里也有类似这样山洞的存在里面有诸多蚩尤传承之物虽说路也有危险。

    但最终我们一行数人顺利得到了蚩尤的种种传承。若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个蚩尤头颅冢内所遗留之物应该也是在寻找传承。

    之人如此说来这个木盒,也该被人得到才对。”道子似乎之前从未想到过我这种说法,闻言,他眉头皱了皱片刻之后忽然摇了摇头“先不说这个了阿越……她在后面。

    吗”他终于说起了吴越我心里顿时一紧,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交代。道子看到我的表情,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朝我走近了两步声音焦躁起来匆忙再问“阿越。

    她出什么事了”“我……”迟疑了片刻之后,我看着惊慌失措的道子,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终于把先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他听。

    完我的讲述之后道子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到了地,把头埋在双腿之间,良久不发一言。看着情绪濒临崩溃的道子我忍不住心叹气吴越生的十分好看道。

    子虽然现在是阴魂之体但从外貌也能看出当年是如何的风流倜傥如果吴越生而为人他们两个郎才女貌一对璧人该是多么幸福。

    的一对但可惜的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同我和姽婳相似,从一开始注定了道途艰难甚至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们我和姽婳更。

    加悲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道子,只能安静的陪着他,但因为胖子那边不能多等良久之后我看道子还没有动静忍不住凑近他身旁开。

    口对他道“吴越前辈虽然切断了自身魂脉,但寄身轩辕剑内,早晚能重新恢复过来到时你们二人再不需被伏羲琴束缚从此自由自在道子前辈莫。

    要太过伤心才是”听到我的话之后,道子总算是抬起了头脸不悲不喜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对我点了点头道“。

    周先生这一行对阿越多有照拂,这次又舍命相救,我代阿越跟你道谢。”我连忙摆摆手“吴越前辈对我也有救命之恩道子前辈切莫说谢实在是。

    折煞在下”道子倒也没跟我客气这件事,从地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道,“我生前名字叫做柳如絮周先生若不嫌弃唤我名字便是至于道子二字还请。

    莫要再讲”我一愣旋即才明白过来,这柳如絮肯定对龙虎山恨意极深道子二字乃是他在龙虎山时担任的职位心里自然不愿。

    别人再如此称呼他我连忙点点头,缓和了一些气氛道,“那行,前辈若不嫌弃我便唤前辈一声柳兄说起道子二字方才我们穿过血枫林。

    时龙虎山的人却是追了来,其一人,便是现任的道子。”“哦?”柳如絮抬了抬眼,“现任道子……呵呵又一个可怜家伙”嘴里说着他嘴角挑起了一丝嘲讽般的。

    笑容我不解其意也没多问,倒是柳如絮继续道,“龙虎山每隔些年便会换一任道子,然后会被张天师唤去……自我进入这里已有百年之久屈指算算龙虎山估计已经换。

    过不止十任道子了……”他絮絮叨叨的说着,脸半是嘲讽,半是憎恶也不知心内在想些什么而我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死人经》下。

    卷等他说完之后连忙对他拱手道,“柳兄,实不相瞒,这次我与吴越前辈结伴来这蚩尤头颅冢,主要的目的便是为了寻找这个木盒虽然柳兄说他十分凶险但它对我极其重。

    要无论如何我也要得到所以,我要拿走这木盒,还请柳兄莫要阻拦。”听我如此说柳如絮停住了口犹豫片刻之后又摇了摇头道“。

    倒不是我要阻拦当年我虽也为了这木盒而来,但百年过去,我又成了如今这般模样,寄身在木盒之内对其根本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之所以阻拦实在是不想周先生。

    你重蹈我的覆辙”他面容严肃,不似诓骗,让我心里也有些没底了,正思索间,柳如是却继续开口道,“如果周先生不急的话可以留在这里两天再等等进来我研究这木盒里。

    的东西逐渐也搞明白了一些事情……这里面的东西虽然十分神异贵重,但却似乎像方才周先生说的那般,在等待着什么人……”等待着什么人听他这么一说我眼睛顿时一亮还。

    不等开口柳如絮却继续道,“根据我的猜测,这木盒内的东西虽然包罗万象但似乎却并非完整由此推测此物在。

    等待之人必然是持有其另一半之人……也是说,持有另一半之人才有资格将其带走,否则的话,当年我所遭遇之事便是它发出的警告”等他说完我脸却是已经。

    笑开了花另一半可不是我随身携带着的《死人经》卷吗?如此说来,这《死人经》下卷根本是只在等我一人其他谁也拿不走/bk。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