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亥听闻手上果真有了轻微的停顿,他只是将头凑近了些,却再也没有响动。我见此,这倒是给了我时间解释,立马扯着嗓子喊道,“我有一法可证明我先前说言属实。”我明显能感觉到他的手微微一抖不过转瞬手劲儿又大了些空洞的瞳孔中似乎冒着烈火死亡。

    的气息越发的浓郁了此时我体内毫无道炁可言,不过巫炁倒还是十分的充裕。可是我深知若是我此时运用巫炁若是能挣脱开还好否则一定会。

    被王亥就地斩杀绝不会给我开口解释的机会。无暇多想,这种关头,自然还是保命要紧想罢我狠狠咬了咬舌尖让自己清醒起来随即将天。

    脉中的巫炁调动起来置于双手之上。我紧了紧有些发软的拳头,趁王亥不备,双拳直冲他面门而去王亥或是没想到我此时还有力气挣扎身子微微一愣不。

    过转瞬便躲开了我一击我当然不会认为一拳便能将他击溃只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罢了此时王亥掐着我脖颈。

    的手有些略微松动我趁此立马摆脱开来,跳到五米开外的地方我原以为王亥见我逃脱会气急败坏趁机追杀上来。

    不料他却是呆立在原地丝毫没有动作。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血肉让我无法判断此时他愣在远处是何缘由正当我心里。

    泛着嘀咕之时王亥却是收起了先前的气势,冷声问道,“身上有妖族之力……你到底是何人”他果真是认出了我体内的巫炁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

    他既然知晓了我体内有巫炁,但却没有对我动手。不过他此举必定是有他的顾虑,我自然不会说出另一个身份而是将自己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王亥。

    听完显然还是不信这倒也不全怪他,若非这种事情出现在自己身上我也绝不会相信道炁和巫炁可以共存这个事实。

    可眼下我只能这样解释至于体内有巫炁这件事情,也就只能归归结于血脉的特殊上了。王亥听完我的解释沉默了下来没有着急追问片刻之后反而是。

    自己嘀咕起来“当年先祖帝喾与妖帝夋同归于尽,据说后来尸身共体,莫非人族和妖族的能量真能共生”听到此话的我顿时心中长舒一口气既然他已经能够意识到这。

    点想必是不会再对我贸然出手了。于是我便顿了顿身子,将我所知晓的事情说了出来,“当年大战之后,帝喾与妖帝夋同时陨落除了尸身共体之外他们的魂魄也交织在了一起。

    千载不分而我便是帝喾和妖帝夋的转世……所以我既是帝喾,也是妖帝夋。”事实上,从当初南宫交给我轩辕剑时写的那个纸条我就对自己的来历有了朦胧认知再结合先。

    前在殷商王陵中看到的半人半兽雕像,以及后来祭祀恶灵的话语等等到此时我心里已经完全知晓了一切我的确。

    是帝喾和妖帝夋的转世当年妖帝夋与帝喾同归于尽,尸身共体之后,人族为弱妖帝之力这才用血祭之法将能寻到的太岁全部转化为真龙。

    脉一直到文王演周易利用《周易》之力,将妖帝夋与帝喾纠缠的灵魂送入轮回之后此事才算有了了结而父母为我取名“周易”实在是冥冥之中。

    早已注定想明白一切之后,我曾试图以此去询问火神庙内尊称我为父皇的银瞳人但一直不得空闲此时遇到了同样是帝喾后人的王亥我犹豫片刻。

    便将一切说了出来想看看他是否知情。王亥听完我的话之后,身子猛地一震。空洞的瞳孔中满是惊骇不用问我也明白了他根本就不知此事说出来这些之。

    后我心里也有些忐忑不知道他面对这种情况会是什么态度。但瞧他此时模样,至少没有像刚才那样立刻再朝我出手这便是好现象从实力来看我。

    根本不是王亥的对手此时有没有外力可以依仗,我唯一的活路只有让王亥接受我的身份沉默许久之后王亥目光之中。

    带着些挣扎又对我问道“我怎知你不是在故意欺瞒?”他目光挣扎多半已经是信了我的话但依旧如此询问估计是心里无。

    法接受我苦笑着道“你也知道道巫不能共存,除了这种情况之外,其他谁还能同时修行道巫二炁”王亥犹自不信的摇了摇头“世间之事诡。

    奇难测者数不胜数同时修炼道巫二炁,并不能说明什么。”他这么说就有些不讲理了但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略一思索我便又道。

    “你若不信我还有一法,可以证明身份。”我也是急中生智忽然想起了当初在家时我为了整治周老赖在他家。

    祖坟里布下了一个阵法名为寻祖阵,可辨血脉亲疏。我将此阵法的功效告知王亥,他听完之后,沉默片刻点点头道“那便以此法验证你我关系”说完他身体往后一。

    退沉默着不再言语在布阵之前我告知王亥自己需要时间先恢复体内的道炁一来是我不敢断定这阵法在锁灵塔中是。

    否有效如若阵法失效保不齐王亥会对我出手,到时候我也能有体内与他对抗。二来,我也需要调用道炁画符虽说我体内的巫炁也能够画符不过用巫炁画符代价太大并不划算。

    过了约莫一小时我体内的道炁终于是充盈,这才拿出狼毫笔和符纸在地上认真的画起符箓来。以我现在的境界画这种低级的符箓根本是手到擒来不过接下来的要做。

    的事情却是让我有些犹豫当初在祖坟布阵的时候,我用到了桃木和槐木这两种阴阳属性的木枝通过这两种木枝才能引动祖气可眼下在这。

    锁灵塔中别说是木枝就连一颗石子都没有。思索片刻之后,我心里有了主意寻祖阵是《死人经》上篇里记载的阵法以我当初识。

    曜修为只能照搬照用但到了天师境界之后,我却可以通过现象看到本质之所以用到桃木和槐木无非是借其内的阴阳。

    二气沟通阵法而已没有这两种东西,我直接操弄阴阳二气,应该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如此想着,我便调动体内道炁分出阴阳二气往布好的寻祖阵内送去道炁本。

    质偏阳气照理来说我应该把瞳瞳唤出,自己操控阳气,让瞳瞳调出纯阴之气来配合我才最妥当,但王亥此时还未表明态度我自然不能让瞳瞳出来与我一同冒险送入。

    阴阳二气之后寻祖阵终是成型,不过想辨明血脉亲疏,还须最后一步,那便是将我和王亥的血液送入阵中我转动道炁从指尖逼出一滴鲜血送入阵中。

    然后转头将需求告知王亥。王亥是骸骨之身,遍体也寻不出一滴鲜血但血由髓生用他身上的骸骨也是一样的听完我的话王。

    亥也未犹豫直接将一截臂骨扔到了阵法之中,然后询问我道,“这样如何”我点点头没再说话跟王亥一起紧盯着寻祖阵此时阵。

    法之中已经升腾起大片鹅黄色烟雾,我先前滴进去的那滴鲜血已经紧紧依附在王亥的臂骨之上,那鹅黄色的烟雾正是从鲜血附着在臂骨之处冒出来的除了这烟雾之外。

    那滴鲜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臂骨中侵蚀而去,不多时,体积便小了一半,但臂骨之上却未留下痕迹,依旧光洁只是依稀比其他部位更加莹润了些与此同时我心里也忽然。

    涌出一股温热转头再看向王亥时,莫名便带了几分亲切,似乎早就与他相识一般。我不知道王亥此时有没有这种感觉但血溶于骨的情形却是他亲眼所见不用我多解释他应。

    该也能看明白结果正当我松了口气时,王亥却是猛地一拳捶到了地上压抑的声音怒吼道“怎会如此”他显然是无法。

    接受这种情况这一拳含恨而发,全身的力量都爆发了出来,转瞬间,这里便像是发生了一场地震般尘土飞扬地上也震颤不已我眼前的寻祖阵一瞬。

    间便崩溃开来就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住身形,往后倒飞出去,哪怕全力调动体内道炁护佑,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我早知王亥的强大但也没想到竟然恐怖到如此程度。

    现在看来他方才并未直接对我下死手,否则的话,恐怕我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万幸的是我布置寻祖阵的时候王亥退出去了一些距离我。

    倒飞出去数米之后勉强还是受住了这拳风的波及,没有受到重创。但不知为何,王亥此时却是一声闷哼胸口之处传来劈啪声响我转头一看他胸口的胸骨莫名断了两。

    根以王亥的修为他的骨头说是坚逾金铁毫不为过,根本不见有什么动静胸骨平白无故的为什么会断裂我没想明白王亥自己也是。

    面色剧变看着四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时我脑子里灵光一闪,转头看着地上已经散碎的寻祖阵回想起了当初我布阵之后周老赖的窘态。

    莫非是寻祖阵内我和王亥的血脉刚刚相溶,力量被催发出来,他伤到我就相当于以子伤父有违天和遭了跟当初周老赖一样的。

    罪罚。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