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对南宫的了解他和崂山掌教之间不该会有仇怨,那么他这么做很可能和巫族有关。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测,想弄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得找到南宫才行。我将心中所想告知祭祀恶灵,顺便提起自己想要去寻南宫祭祀恶灵听完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也没说话南宫此人向来行。

    踪诡秘此时也不知道他身在何处,不过他既然是胖子的师叔,或许能从占验派那边得到点消息。想到这里我给胖子打了个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兴许是先前和妙觉。

    和尚争斗的时候摔坏了吧不过胖子身上应该留着我之前给他的传音符用传音符应该能联系上他我掏出传音符询问胖子南宫是否。

    在山上顺便问下他的伤势如何了。可是消息送出去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复。莫非传音符被他弄丢了还是说他伤势加重了没办法察觉到传音符的异动我不禁有。

    些担心起胖子的安慰决定立马动身连夜前往黄冠山。青岛离胖子的师门黄冠山并不算太远,一路上我都试着用传音符和胖子联系可始终得不到回应我心中焦急促。

    催着司机快一点可还是花了足足十个小时才到达黄冠山脚下。此时正是清晨整座黄冠山都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中我和祭祀恶灵一下车。

    就着急的往山上走没走两步,就发现前面站着一个人,我走近了才发现,那人是胖子见到胖子安然无恙我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我走上前去和。

    他打招呼问他为何不回我消息。他挠了挠头解释,他手机和传音符都弄坏了,所以没办法收到我的消息不过他师父告知他今日我便会来所以让他在。

    山下等我听他这意思他师父还特意为我卜了一卦。这管真人平时可不是随意卜卦的人难不成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向胖子问及其中缘由他摇。

    摇头表示不知我暂且将此事搁置一旁,询问胖子伤势如何。他听完我的话面色有些沉重一直未开口回我我看他这模样心。

    中也猜出了大概看来胖子的伤势比我想象中要棘手些。我怕影响胖子的心情,也没在提这事转而问起他南宫可在山上胖子也没问我找他何事。

    只是说他师叔这人行踪飘忽不定,他回来之后也没见过,自己也不敢确定他是否在山中我点点头没做回应既然胖子不知一会儿询问管真人便知晓。

    了结束了和胖子的交谈之后,我们便到了天乙观。胖子让我自己去大殿,说是他师父在那等我,而自己似有什么事忙去了我先前来过这黄冠山对周围的建筑倒也不。

    陌生我带着祭祀恶灵很快就找到了胖子口中的大殿。大殿里面闭眼端坐着一位素袍布衣的老者,这老者便是胖子的师父管真人我站在门前整了整自己的衣物朝。

    着屋内躬身道“晚辈周易,拜见管真人。”管真人听到我的声音缓缓睁开眼来示意我不要拘礼进屋一叙他。

    让我们落座随后吩咐弟子上茶。喝完一口茶,我也没再和他客套,直接问起了南宫的下落得到管真人否定的答案之后我并没有觉得。

    失落此次前来也只是碰碰运气罢了。主要目的还是担心胖子的伤势。他听我提起胖子的伤势,脸上的表情有些沉重看样子和我预想的差不多他朝我拱了拱手说道。

    “劣徒的事情还要多多拜托周贤侄。”我见他如此客套,心中有些受惊,连忙问及缘由管真人轻叹一声良久之后才解释道“实不相瞒劣徒。

    的伤势着实有些严重不仅是筋脉的问题,他的天脉也被击碎了。如若此次贤侄不来老夫也打算前去寻你”听到他这话我眉头紧皱我原以。

    为胖子筋脉尽断又从北京赶回来,长途跋涉导致伤势加重了些罢了却没想到他的情况会这么严重不过听管真人先前话中的意思。

    似乎这件事非要我出手相帮不可,难不成他都没办法解决吗那我又岂能有办法若是胖子只是筋脉尽断我倒是能够从王。

    屋山找到真龙涎可他现在连天脉都被毁了,恐怕真龙涎都无法修复他的伤势。管真人或是看出了我心中疑问轻抚了下胡须解释道“劣徒的天脉若是。

    两年内无法恢复恐怕他这辈子都无法继续修行了。只可惜老夫修为不够只能暂时帮他稳住伤势但时间一长保不齐会出现什。

    么变故不过若是找到妖丹,或许劣徒还能有救。”说起这妖丹,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听上去似乎和妖族有什么关联如果真的如此那我兴许有办法拿到这东西毕竟。

    瑶瑶在青丘一族的地位不低,况且那大祭司认为我和胖子是狐王派下来的神使。若是以这种身份前去索要妖丹问题应该不大管真人见我迟迟不接话再次开口说道。

    “这妖丹乃是妖物体内精元所化,毕生修为都在这妖丹之中,其中包含的能量巨大对治疗劣徒的伤势有极大的好处只是这妖丹。

    很难凝结一般来说只有阳神天师修为的妖物体内才会有妖丹。”听完他这话,我心中一惊没想到这妖丹还有这般功效而且看上去十分珍贵先前我。

    去过青丘国对那些狐妖的实力有所了解。虽说他们普遍的实力不强,但要说阳神天师应该有两个一个是青丘一族的族长先前她对我动手时我就察觉。

    到她的实力不凡只不过她具体是何修为,我当时还没来得及查看,她便被胖子收入炼妖壶中了。不过据我推测她应该是至少是阳神天师的境界另一个则是那黑衣大祭司那青。

    丘族的族长也对他十分尊敬。能在妖族中有这般地位的人实力应该不会弱或许也是阳神天师的修为只是想要从。

    他们手中拿到妖丹恐怕有些难度。即使我是以神使的身份去要想必他们也不会轻易给我毕竟这东西关系到他们的毕生修为。

    不过这青丘一族发展数千年,说不定保留了先前那些阳神天师修为的妖丹到时候再找瑶瑶出面拿到妖丹也未尝不可心中有了决定便。

    立即将此事应承下来况且胖子出了这事,我有很大部分责任,能够帮助他度过这一劫我心里也会好受些管真人见我答应下来向我说了几句客套的话。

    让我再次稍等片刻自己则是吩咐弟子们准备早饭去了。待他走后,我询问起祭祀恶灵看他对此事有何看法上古之战乃是祭祀恶灵与妖族共。

    同迎敌他也是妖帝夋手下大将,与妖族之间的情谊可想而知。既然此次我们要前往青丘寻找妖丹,那此事还是要听听他的意思祭祀恶灵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听完之后。

    略作思索便开口道“只要不伤及性命,皆无妨。”得到了他的支持,倒是给了我几分底气。胖子此时被管真人叫了过来说是要带我们去吃早饭这天乙观用膳有。

    特定的地点离这大殿有五六分钟的路程。路上,胖子问及我和他师父交谈了什么。从他眉宇之间,我察觉到了几丝好奇恐怕他意识到了他师父和我交谈的事情与他有关虽说他。

    已经有所察觉但这件事情我并不打算告诉他。此次前去青丘国并不能保证一定能将妖丹拿回来即使拿回了妖丹管真人也。

    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将他治好。况且他天赋异禀,得到了管真人的真传,不慎遭此劫难修为尽失对他而言其中痛苦丝毫不亚于当年我被废的情况所以与其让他。

    空欢喜一场倒不如闭口不提此事。吃过早饭之后,我们便向管真人辞行打算立即动身前往青丘国管真人知我心中所。

    想也没有留我们反倒是胖子有些不高兴,说我难得来一次,应该在山上好好呆几天,这山中灵气充盈,很适合修行我知道胖子这是好意可管真人说过胖子身上的伤势。

    不能拖太久不然难免发生变故。我只好拒绝了胖子的请求,他见我再三推辞也不再做挽留只好将我们送下山去出了黄冠山我和祭祀恶灵一路往泗。

    水县而去到了地方又马不停蹄的赶往泉林镇。此时天色已晚,我们奔波一天也有些疲惫打算第二天一早才去往青丘国夜里便在镇上的一家宾馆落脚趁。

    这机会我也跟祭祀恶灵说起了青丘国的情况。将第一次去到青丘国的经过告知祭祀恶灵之后他一边听一边似乎琢磨着什么事情听完之后他面色。

    明显带着几分欣慰这青丘一族也算是为数不多还存留在人间的妖族可想而知祭祀恶灵对它们有多么的重视。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