询问完吴越之后她在我身后站定,沉默了一会儿,转而开口问我柳如絮的情况。此时柳如絮已被我呆在身旁,不过眼下这般情况着实不好让他们夫妻二人见面,我将情况告诉她之后,吴越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我俩正交谈之不远处站在瑶瑶身后的蛇王却一脸阴沉的盯着我瞧他这模。

    样不用开口我也知晓他应该是发现了我便是当日闯进柳族之人。此一时彼一时,他发现了也没什么用,以他冲举修为我可能不敌但有瑶瑶在他也只能咽下这口气说起瑶。

    瑶我心里对她进阶冲举之事依旧好,方才她刚来时,众人目光都集在她身,我不便与她沟通但此时众人目光散去我却不妨开口询问一下当然。

    我没有直接走过去询问瑶瑶,而是暗施展秘法,传音给了她。瑶瑶听到我的传音,也未惊讶,脸色不变,依旧站在原地也给我传音过来告诉我说她自从进阶阳神之后体内便。

    结成了妖丹但是这妖丹与青丘族其他人不同。她体内的妖丹,裹着一层血红雾气最初她也颇为惊愕不知晓那团血雾是为何物但随着。

    她不断修行发现那血雾并未对她造成损伤,反倒是加快了她的修炼速度。后来经过一番探索她才领悟那团血雾乃是当初她进阶印章之时所获。

    得的狐王精血当初那狐王精血入她体内之后,虽然促进了修为,但却并未完全发挥作用待她结成妖丹之后这狐王精血的威能才彻底体现出来所以。

    她能够如此之快进阶冲举除却当初修行了那秘法之外,全凭狐王精血的支撑听她这么一说我心也便释然这狐王精血本是妖。

    帝夋离去之前留在青丘族的一滴精血。妖帝夋乃是古神袛,其精血内自然有神袛之力,瑶瑶能够将之吸收实力大涨也合乎情理这么说来瑶瑶吸收了狐王。

    精血之后自身体内也便有了神袛之力,其精血或多或少也有神袛之威能。用她的精血解决了青丘一族的血脉问题确实可行正思索间远处。

    忽有一朵祥云遥遥飞来初时极远,转瞬便到了跟前还未等我有所反应远处玄学会和龙虎山的人已经跪拜了下。

    去我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李老会长和张天师他们来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心跳也不由快了一拍。张天师暂且不论这李老会长……从我接触玄学会之后发生的许多。

    事情都跟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很多时候,他跟南宫和祭祀恶灵他们也没有多少区别,一直暗支配着我的许多事情但诡异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竟然从未。

    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思忖间,那片祥云已经落在众人之。抬眼望去,那祥云之赫然站着五人一兽。除却其站立着的叶翩翩与另外一位与之一模一样的女子之外其余三人之两人。

    皆是白发长须而另外一人身着休闲装,看相貌似乎与我年纪相仿面色坚毅却又带着几分仙风道骨而在他们身前站着一只五彩斑。

    斓的异兽身形之依稀还能认出正是我许久未见的麒麟,但相貌已经有了极大转变。我心微微吃惊当初离开蓬莱仙境时麒麟并未随我离去当时我还在推测。

    那蓬莱之主到底有何打算却是没曾想,再见到麒麟时,它竟变成了这般模样。麒麟之变我不知缘由,眼下也不过分深究目光重新回到那三人之其两位长者皆是一身长袍一人乃。

    是我先前见过的蓬莱之主而另一位则是梳着发髻,戴着玉簪手持一把浮尘看这打扮想必便是龙虎山的张天师了但是另外那位青年我对。

    他的身份迟迟不敢下定论无论样貌还是穿着,皆是与我心预想的李老会长的模样大相径庭。我站在远处面容凝重不敢轻举妄动但叶翩翩却是率先发现了我遥。

    遥的朝我点了点头我这才缓过来劲,也微微点头回应。这时,叶翩翩身旁那青年模样之人,却忽然也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他眼神之透着的那股力量我只在祭。

    祀恶灵身见过即便当初被那蓬莱之主盯,也未曾有过这般强烈的感觉只是这一眼我便认定了他的身份他这般修为定是玄学会的李。

    老会长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深吸了口气,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老半天没回过神来。而那祥云的几人则是已经分开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阵营之蓬莱之主留在原。

    地张天师带着那个与叶翩翩相貌一致的女子走到了龙虎山众人之前,那青年则与我设想的一样带着叶翩翩回到了玄学会之我这时心里才回。

    过神只觉得匪夷所思这老会长从年龄看,无论如何也是耄耋之人但面容模样却维持成这样着实太过怪修行之。

    人法门诸多若说驻颜有术,也没什么稀的,但以老会长这种修为,早已与仙人无异自然不会注意外貌这种东西所展现出来的必然是。

    自己原本相貌这一点毋庸置疑。思索片刻,我没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而是思索老会长、张真人以及那蓬莱之主他们的具体修为从实力看此时。

    此地修为最高者无非他们三人,所以,弄清楚他们的真实力量很有必要于是我便开口询问祭祀恶灵是否能看出他们的修为祭祀。

    恶灵点了点头告诉我道“这三人修为与我相仿,都在半步霞举境界。”半步霞举?我愣了一下,旋即便明白过来应该是冲举圆满之只差一毫便能霞举飞升当初去蓬莱仙境。

    的时候我一度认为那里便是真正的仙境,蓬莱之主也是仙人,不过后来心里实际也明白过来了同居世间哪怕蓬莱仙境在天也终究不是真正的。

    仙境所以他们的修为如此,实际也与我推测的一致。正沉思间祭祀恶灵又继续道“人间仙缘已尽这些人将山海界称。

    为长生门的确也有几分道理。”他话里说的是肯定之意,但却带着无尽嘲讽,我瞬间便明白过来祭祀恶灵是说这些人之所以一心想开山海界目的。

    便是寻求仙缘真正的霞举飞升……想来也是,以他们的修为在人世间已经是真正的仙人了再想进一步只能是真正的霞举飞。

    升所以他们恐怕是最想开启山海界的几个人。至于我担忧的妖族之事他们估计根本不在意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当。

    初南宫的态度他和这些人,似乎都根本不在意山海界开启之后究竟会给人间带来什么,都只在计算着自己的得失说起这些我忍不住又看了一旁的祭祀恶灵一眼他也是一心想。

    开山海界之人但他与旁人皆不相同,他是想接山海界内妖族出来。尽管我对他的目的十分排斥但从某种意义来说他才是最纯粹的那个人事到如今我心。

    里也是一片杂乱对山海界开启之事只能抱着一种听之任之的态度,究竟如何只等开启之后再做考虑了我思索着这些事情之时远处那青年。

    模样的老会长却忽然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看到他的动作,我第一个反应是震惊心里斟酌了片刻之后才深吸了口气抬脚走了过去才刚走出去。

    一步祭祀恶灵在身后忽然开口道,“你自过去,无须紧张。”很明显,他意思是会盯住老会长让我不用害怕有了他的保证我的确安心了。

    不少收了收心思便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待到李老会长身前时我整理了一下衣衫对他躬身抱拳恭敬的叫了一。

    声“老会长”虽然心绪复杂,但他先前毕竟对我有恩,更曾多次照拂于我,不管他是出于何种目的这一点是不能抹煞的他似是很满意我的态度。

    笑着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放松些,勿要这般多礼。唤你过来,只是觉得你我总得见一面。”老会长虽然是一副青年人的相貌但言语之沧桑之意却与蓬莱之主等人无异。

    我不知道该如何接他的话心里依旧惴惴,这时他却忽然从怀掏出一张酷似玉盘模样的东西开口询问我道“你可识得此物”低头一看。

    此物之镌刻着龙纹还有一些人脸模样的简绘,只是一眼,我便认出,此物正是十大神器之一的崆峒印据传崆峒印乃是东海氐人国的守护神器此印早在古时期便已。

    存在其刻塑有五方天帝形貌,分别为太昊、炎帝、少昊、颛顼掌东、南、西、北以及央的黄帝并有金玉龙盘绕其传。

    说它能让人不老不死自古许多方士纷纷出海找寻此印,但最后都只是踏不归之路。李老会长行事一贯高深所以他手里掌握着一件神器我并不意外只是不知他。

    为何要展示给我看正思考着要不要询问时,远处一直沉默着的南宫此时却忽然高声呼喊了一声“时辰已到”听到这个声音我心。

    头蓦地一震跟在场的所有人一样,目光全都转向南宫而去。山海界即将开启,我也顾不得老会长这边的情况了便欲开口与他告辞但不等我开口老会长却是冲我一笑伸。

    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温声道,“小子,切莫让我失望。”我闻言一愣,依旧不明白他是何用意但也不及多想点了点头便回到了南宫身旁落地之。

    后我面色不由紧张南宫却是面容平静,甚至还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勿要紧张一切听从他的指挥便是/bk。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