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不相瞒百年前我曾与尊师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我尚年幼,被人追杀至弱水湖上的一处孤岛,遇到了玄武尊者。当时全赖他出手,我才逃得性命,事后他还开口指点我的修行,才使我有了今日修为……你既是玄武尊者的弟子以尊者之能在你体内留下一股神祗之力助。

    你体悟更高层力量倒也是寻常之事。”乌九锥脸上带着几分追忆,说起了自己的一段往事同时把我身上的嫌疑彻底洗清了松了口气的同时我心里颇有。

    些嫉妒当日我在弱水湖上遇到玄武的时候,怎么没遇到这种好事?也不知玄武那老乌龟怎么就看上了乌九锥不过也正是他的这段经历才让他彻底相信了我胡诌的一番。

    话毕竟玄武化身孤岛这种事情,可不是谁都知道的。有了这样一段莫名的“渊源”乌九锥看我的目光都柔和了许多还颇有几。

    分亲近之感而一旁的普莱尔大帝则是沉默着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估计是对玄武那老乌龟有些别样心思这时候反倒是一旁的乌桓又。

    开口了他对我抱拳道“多吉兄,这次比斗我不是你的对手狮族公主自然就是你的了即使没有狮族公主的处子花冠。

    我也会在不久的将来晋升妖帝,到时你我再比过。”刚才这小子就要开口认输被乌九锥阻止之后到此时才终于说出口看得出来他十分自。

    信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能晋升妖帝,对薇薇安的处子花冠似乎根本不屑一顾,倒是有几分年轻人的朝气我笑了笑也拱手道“那边多谢乌兄成人之美了”乌桓直。

    截了当的退出乌九锥也不再纠缠,普莱尔大帝自然也乐见其成,神情温和的对我道,“既然如此你今日便随我回到宫内与小女见上一面虽说婚约一事。

    你我便能全权定下但我这女儿,自幼娇惯,明日大婚之前,你们先接触一下,彼此都有好处”看来他还不知道我跟薇薇安的关系我对他拱手施礼道。

    “妖帝大人数年之前我在北方行省岩石城时,便与薇薇安熟识,彼此颇有几分情义,今日方才冒昧出手挑战乌兄按照咱们妖域规矩结亲之前一整日。

    的抢亲守擂总是要完成的今日我便不进宫叨扰,继续守完这一日擂台完成婚礼后我便跟薇薇安一起进宫拜见大人”普莱尔。

    的话里颇有几分亲近的意思,多半想从我身上掏些玄武的信息但我只为薇薇安而来早日搞定婚礼才是正事我的拒绝并未让普。

    莱尔恼怒他反而一脸乐呵,跟一旁的乌九锥调笑道,“这小家伙倒是着急,行了咱们两个老头子也别留在这里坏人好事去休去休”说罢他和。

    乌九锥便大笑着离开了乌桓也随之而去,露台上只剩下我一人而露台之下看热闹的王城居民却是越聚越多多数人脸。

    上都带着几分潮红神情震惊而激动,显然对此时的结果没有任何预料,兴奋的各自讨论着。很快有几个侍女走了过来带着我去前方的木屋内休息跟之前的乌桓一样这所谓的抢。

    亲挑战实际上就是走个过场,接下来显然不可能再有人挑战,只需熬完这一日便可进行婚礼到了下午时分守擂的时间还未结束但已经来了。

    数百宫廷侍卫在露台上布置起来,不一会儿,无数火红的鲜花烛台便让原本空荡荡的露台完全变了模样等布置完后薇薇安也来到了木屋。

    内此时她身着一身造型繁琐的金色衣袍,显然是婚礼用的礼服。见到我后她脸色微微有些羞红但满脸的欢愉却掩藏不住盯着我看了一眼。

    然后羞赧的低下头小声问我道,“多吉,你们狗头族结婚的礼服是什么?之前忘记准备了,我让人抓紧时间做一套现在应该还来得及”狗头人的礼服……我瞬间想起。

    了纳姆胯下吊着的大铁环心里一阵恶寒,连忙摇了摇头,“不用了不用了狗头人的婚礼没这么讲究我就穿……嗯就穿你们狮族的礼。

    服吧”我本来想说就说便装的,但想了想,这毕竟是薇薇安的婚礼,即便是演戏,也尽量演的完美一点,让她少一些遗憾很快便有侍女拿来了狮族的礼服帮我更换完毕。

    相对于狗头人的礼服来说狮族的礼服高雅华贵了无数倍男装也是金黄色基调但没有薇薇安穿的女装那么繁琐整体。

    来看有点像轻薄贴身的铠甲,穿到身上,即便我现在这个狗头人的形象,也颇有几分英武之气展露出来跟人间界的婚礼不同妖域所有种族。

    的婚礼都是一场盛大的狂欢,所以时间都是选择黄昏之时这一点倒是颇为契合“婚礼”二字的原意到了傍晚时分露。

    台四周几乎整个王城的人都来了,遍布在露台四周的牛油烛台尽数点燃将四周照的一片明亮无数宫廷侍卫将各色食物。

    美酒抬到人群中去引出阵阵欢呼,而露台上,普莱尔大帝和乌九锥再次到来薇薇安和我也站到了露台正中妖域婚礼的流程不同在。

    普莱尔大帝的主持下一开始先祭拜宗祖,恳请狮族和狗头族先祖赐福,祭祀牺牲十分丰盛,看得我颇为感慨也不知道这些狗头人祖宗们有没有享受过这么丰盛的。

    祭品当年绿水村的比尔村长若能见到这一幕,一定会老怀大慰。祭祀之后,接下来的流程简单了不少,普莱尔大帝手写了婚约文书烧给先祖一份给我们存留一份然后端。

    来两碗酒让我们各自将掌心血滴入酒碗中,再交换喝下,婚礼的仪式便算是完成了我微微有些皱眉虽然心里想尽量把这场戏演好但这种仪式感十。

    足的行为依旧让我难以接受,犹豫了一下,我最终还是喝下了混合着薇薇安血液的酒水,但并未吞咽,到了口中之后便找了个机会用妖气将其烘烤蒸发简单的仪式之后接下。

    来便是狂欢时间无数的篝火堆、无数的美食美酒,让所有的王城居民都迷醉其中,甚至之前忙碌的侍卫宫女们也加入了进去根本没有人约束入眼所及。

    所有人都开始了醉酒狂歌。普莱尔和乌九锥他们不见踪影,而薇薇安则是拉着我指了指露台后方的内城里,距离此处不远的一个宫殿很明显那里是我们今晚的新房忙活了一。

    整天最终便是为了这春宵一刻,但我心里却沉重了起来,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方才随着薇薇安一道往那宫殿行去笙箫曼舞良辰短一夜时光转瞬即逝第二日天还未亮我。

    便离开了内城宫殿一路疾行,去到王城之外极远处的弱水湖面上。薇薇安的处子花冠的确能让人修为提升一个等级但这个提升并非一瞬之间完成的更。

    像是一个药丸吞进了体内需要等待药丸溶解之后,药效才能发挥出来。当然,药丸溶解的时间并不会很慢我匆忙来到弱水之上便是感觉到体内积蓄的。

    力量已经到达了临界点霞举飞升片刻便要到来。远处天光隐现,弱水湖面一片空旷神识散出确定方圆百里之内尽皆安全之后我才盘膝。

    在水面上坐下静静的等待着。

章节目录

死人经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洛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死人经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