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黑龙江一座稍显杂乱的矮山上,有一座更显落魄的道观。道观内,只有一老道和一头壮硕怪猪。就在王易风仰天嘶吼之时,这位身穿麻衣道袍的老道瞬间有感,望天长叹:“唉,终于是要醒了么……”次日清晨老道从静坐中起身直立遥望西方。

    面有疑云“无佛寺三位神僧出世下山,好大的场面啊,他们发现了什么?”“老道,你又在乱感慨什么啊,早饭呢”就在此时一头长有浓密黑亮毛发的怪猪跑了过来原来。

    竟是它口吐人言“虽然你做的饭真的很难吃,但好歹也能凑合着挡饿啊。”壮硕怪猪又以极小的声音嘟囔着“哈哈老猪啊你这下可有的吃了不单是早饭连午饭、晚。

    饭都有着落了无佛寺动了,咱们也该活动、活动了。只是在这之前,却是要先寻人来镇守那妖邪啊”麻衣老道拍着怪猪那硕大的猪头笑道显然。

    那极小声的牢骚被他听到了。怪猪猛甩它那颗硕大的猪头,直甩的两只大耳啪啪作响好像很是反感麻衣老道拍它的脑袋只听它口吐人言。

    扯着嗓门大叫道“你说那群秃瓢?你要找谁来镇守啊?”“嘘禁声小心被那东西听了去它可是能俯地听百里仰首嗅近千啊。

    这等本事比起老猪你来可是要厉害多了。”麻衣老道说话之际,随手又是两掌拍在了那硕大的猪头上“哼别拍我脑袋我可是名牌大学的苗子。

    我们不就在百里开外么”怪猪摇头大吼。“是!百里开外了一里!你老猪的体重每天都在直线攀升它的道行就不会长了么这都不明白就。

    你这猪头还大学还名牌?”话语间,麻衣老道又是两掌拍了下去。壮硕怪猪猛地一顿摇头晃脑终是挣脱了麻衣老道随即它连连摆头向远处跑走口中。

    很是不满的嚷嚷道“哼老道,你少来,有能耐你降了那东西去啊!欺负我老猪算什么本事想当年老猪我自从跟了你你可是没少欺负我”说着摇头甩。

    泪竟是伤心的落下了泪来。麻衣老道见状却是一笑,伸手摇指壮硕怪猪口中絮叨不断“哎老猪你这么说话可就不太仗。

    义了啊想当年是谁、差点被做成年菜啊,是谁、被一大帮人追打着来到了我这破山又是谁在刀口下救了你这头猪又是谁教你的修炼之。

    法啊又是谁......”“打住、打住,都是些陈年烂谷子的芝麻小事,你这老道怎么总拿出来说事啊老猪我不要脸面的啊说吧你又有。

    啥事要我去跑腿了”怪猪硕大的脑袋上的一双小眼睛,竟很人性化的做出一副鄙视模样来,而此时它眼中已再无半滴泪水“去帮我看看那个小子的身边都有。

    些什么人”“就这啊就这还值得劳我老猪的大架?老道,你不是能掐会算嘛,我不掐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父母不在身边那就只有爷爷奶奶和老师同学喽”怪猪再次鄙。

    夷“你那是猪蹄是一道美味的……哎,老猪,你别再撕我衣服了,这件再给我撕坏喽,老道我可就没衣服穿下山见人了”麻衣老道一句话还未说完怪猪便。

    已冲到近前张开大嘴冲着他的道袍就是一顿撕扯“没衣服穿正好那就和我一起不穿……”怪猪嘴中一边撕扯着。

    老道的麻衣道袍一边出声叫嚷。“那你先扒了这身猪皮……”老道不甘示弱二人动起了手来......一阵人猪大战后。

    老道的麻衣道袍上又被撕出了一条大口子,上面还有一排硕大的牙印而那怪猪浑身浓密黑亮的毛发在屁股的部位也是少了一。

    撮儿“去查看一下他身边有什么特别的人出现。”麻衣老道遥望西方,面带忧色,正色出言。“好嘞,老猪去也”怪猪应了一声转身跑走留下道道虚影速度竟是极快。

    三日后怪猪再次出现而那麻衣老道却还在向西遥望,好像根本不曾动过。“也没发现啥啊,不过,好像有位白衣仙子姐姐一闪而过老猪我也没看清”怪猪扭着它那浑。

    圆的身体慢悠悠地晃到了麻衣老道身旁。说话之时,竟还自嘴角流出了口水来。眼见麻衣老道没有搭理它怪猪扫了他一眼又开了口“要不是她修为有点高一闪即。

    逝老猪我还真想去要个号码、交个朋友啥的。”“若是不想要你这条猪命了,你可以去试试不过提前和我说声我也好给自己物色个长脑子的伴。

    儿”麻衣老道转身回头满是鄙视。不想,那壮硕怪猪扫了麻衣老道一眼,随即竟是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哼哼老道那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不会是你的私。

    生子吧哎……呀卧草老道你出阴招!”原来,怪猪一个不留神儿竟被那麻衣老道一脚给踹飞了出去最后撞到一颗松。

    树才稳住身形直将那松树撞的松针猛落。“你这么激动干嘛?不会真被我老猪说中了吧。你看,老猪我用脚趾头想的都比你这老道掐算的准”怪猪起身抖了抖满身的松针。

    带着一脸的不服气再次跑到了麻衣老道身旁。“哎,老道,说真的,那少年什么人啊那么小便能引来那等东西要不是有咱俩护着他绝。

    对早就小鸟儿朝天了”“他这十年不属人间,有些坎坷磨难也属正常”“明明生长在人间却又不属人世老道你少唬。

    我天底下竟还有这种怪人?那他现在就好了呗?”怪猪眼中满是好奇。麻衣老道闻言转头瞥了它一眼,口中叹道“只怕也是不妙一介少年使得无佛五神僧下山三位祸福。

    难料啊”“话说他到底是谁啊?”怪猪眼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你真想知道?”麻衣老道突然一改先前严肃一脸和蔼可亲的看向了怪猪壮硕怪猪一见麻衣老道露出。

    这副神情顿时快步向远处跑走。“额,别介,老猪我突然又不想知道了,看你这副表情就知道准没好事老猪我可没少被你坑”看来这教。

    训还挺深刻的麻衣老道点了点头:“我得亲自走一趟了。老猪,走和我一起去见那位仙子去哎......不用去了”麻衣老。

    道伸手招过了怪猪随后好似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身上那很有‘个性’的道袍随即便是一脚踹出将那刚刚跑过来的怪。

    猪又一脚给踹飞了回去老道出脚,壮硕怪猪再次飞起,半空中传来那怪猪不屈的叫嚷“我靠老道你竟然还对我用美人。

    计你又玩阴的……”麻衣老道却是不依不饶,闪身便追了过去,口中直喊着“你这头死猪赔我的衣服看我不拔光了你的猪毛”“道长。

    真是好闲情雅兴啊”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令得正在人猪大战的二人停下了动作。一猪一老道闻声转头回望却见是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此时她就站在二人的不远处。

    但却看不清她的容貌“仙子何故来此啊?”麻衣老道开口问道。那怪猪此时不但没有再胡闹反而很是温顺乖巧的、躲在了麻衣老道的身后“。

    道长又何必明知故问我寻了他百年,不想是您在帮我保护着他紫雪先谢过道长”原来这白衣女子竟是王易风自梦境中。

    见到的白狐仙子紫雪“不需如此。老道我护他是不假,但却不是为了仙子你。”麻衣老道轻轻摆手“那道长……可是觉得对他有所亏欠”紫雪的声音。

    骤然转冷“哈哈想当年,修真诸派在关键之时背弃与他,但老道我门中的祖师,可是参与了那场道魔大战的。你说老道我何愧之有啊”麻衣老道言语间不觉负手而立口中虽。

    是大笑却难掩那份哀伤失落。“紫雪失敬,不知道长您是哪一派的传人敢问道号上下”白衣女子再施一礼“唉……都已经过去了。

    逝者已矣何必再提起他们徒添伤感呢。老道我现在就只有这老猪陪伴,此间乡民称我为猪老道。老道我也是不想让你有所误会毕竟我们才是那同路人”麻衣老道好。

    似是回忆起了什么不断叹息。随后他面色一正,道:“那无佛五神僧已出其三为了大局着想仙子和我还是不要轻易露面的好。

    ”“哼他们想怎样还想做那灭绝之事不成!”紫雪的声音骤然冷若数九寒冬躲在麻衣老道身后的怪猪闻听此言竟是不由已的接连。

    打了几个寒颤“想来应该不会,毕竟他还没有记起前世,也没有做出什么于他们不利的事来,他们不会轻易滥杀”麻衣老道皱眉摇头随即再次开口“但也不。

    可大意还需小心为妙”“如此就有劳道长了。”紫雪再施一礼“同道中人不需如此”麻衣老道回礼说完紫雪看了眼那怪。

    猪一道白芒闪过便不见了身形。眼见紫雪离开,刚刚还极为温顺乖巧的怪猪此时却是再次跳了出来“老道这女子是谁啊。

    我怎么看不清她的脸呢”“你还有脸说,你被人家跟梢了都不知道,幸好是自己人万一是敌人你就等着被下酒吧”“谁说的老猪我。

    就知道她是自己人才故意引着她来的......”怪猪自知理亏却还是嘴硬不肯承认如此又一场人猪大战爆发......。

章节目录

天谴今生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何以為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天谴今生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