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高山对着电话那端道:“程老,您跟这个魏家是不是有过节啊?您觉得魏中城这个举动是什么想法?”随着高山的问话,电话里面程焕真老爷子却是呵呵一笑,啐道:“臭小子,你这是在套我的话吧。你觉得我程焕真就是这么小心眼?容不得别人”高山讪笑着道“哪能呢”其实高山就是这么想的。

    从程焕真的话语来看当年魏中城既然能够和他的医术水平不相上下。这也说明了魏中城的能力强悍突然退隐呵呵哪里有那么多的突然退。

    隐在高山看来或许是程焕真使了什么手段。别看程焕真程老如今一心为了中医这是现在人年纪大了所思所想都是不同的别说。

    程老就真的是完美无缺的圣人。当年年轻气盛。谁知道程老当年是怎么样的人无完人程老在年轻的时候未必就没有。

    争胜之心逼退魏中城让魏中城无地自容的黯然离开,这也是有可能的。当然了,高山之所以这么问,其实也想好了如果真的跟程老有过节那说不得自己就要站在程老这。

    边了自己现在的地位和身份,固然是来自于医门传承。可在外界看来,程焕真为了高山放弃了定南这个根据地宁愿去京城跟周元道混在一。

    起这是一份恩情高山和程焕真的关系是分不了的。程焕真此刻却是缓缓道:“你小子,抖什么机灵呢这么说吧当年我和魏中城的确有一些意见上的分歧可分歧主要。

    在于门户之争我觉得中医想要发展,除了固守好中医自身的东西之外西医的一些有用的实用的技术和手段也可以融入进来魏中城。

    的想法是非黑即白他觉得中医就是中医。所有西医的东西都要丢掉。他觉得这样的中医才纯粹才完美”听到这高山基本上就明白了别说以前了。

    现在魏中城的这个理论恐怕更加行不通了。就比如糖尿病。中医去治疗,如果完全摒弃西医客观的数据就只能依靠切脉来做个大概的估计和预判哪有血。

    糖仪来得精准西医能够发展。有时候并不仅仅只是侥幸。客观的数据实际的情况都是西医能够兴盛的原因只不过如今的西医已经。

    进入到了瓶颈各种癌症的治疗停滞不前、艾滋病更是束手无策西医的方向转向基因这其实跟中医殊途同归任何的病症最终。

    还是要回到人体自身高山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这个魏子翔和魏中城真的有联系。如果他们就是针对程老而来那自己不管什么情况都要站在程老这边程焕真人老精、鬼老灵。

    似乎猜到了高山的想法缓缓道:“小高,这个事情你不要管了。魏家能够重新出来。我很高兴。魏子翔的那个报到我也看到了我觉得还行有理有据还有很多的病例作为。

    佐证如果真能治愈糖尿病。这无疑是医学界的幸事。个人荣辱得失算什么?相比中医的崛起太渺小相比国家利益太不值得一提了”说到这程。

    老沉默了一下道“如果他能造福中医。我给魏中城道歉也是可以的这个事情你不要管你现在要安心你自己的事情。

    招生现在都在进行了我可是听叶成林说了。你这边还没动静。今年第一批招生,你到底怎么想的”高山有些震撼高风亮节、大公无私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程焕。

    真丝毫不为过可仔细想想。这也是必然。以程老的地位身份该有的该得到的都得到了说是看破名利也不为过了。

    “程老我的想法是这次的招生我亲自去面试。除了成绩,我决定增加一场面试的内容。人贵精不贵多如果就这么草率发出录取通知书这是对学生的不负责。

    任我不想那么做”高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是从大学刚刚走出来不到一年的人。因为医门传承。高山取得了别人十年都不一定能取得的荣誉教授、院长、博士、博士生导师。

    等等头衔这是荣誉也是责任。别的不说,从余晓青等人退出,高山就看明白了医学不是人人可学的这是一个最为辛苦最为艰辛的职业只有。

    真的热爱热在其中才能做好。现在自己可以拍脑袋决定。录取谁,毕竟分数线一划,录取前面三十人几十人这很容易可是十年的时间谁能耗得起有些考生。

    可能是脑子一热拍脑袋就进来了。有些人更是因为分数不够。只能选择其他可这种人真能学好医学么西医和中医恐怕都学不。

    好程焕真也沉默了一下道:“你准备招多少人啊?”这话有些担忧了。他怕高山这个招生的方法招不到学生可高山却是轻笑着道“没有人数。

    只看条件如果没有那就不招。招到几个是几个。”“行吧!”程老叹息一声,再次嘱咐道:“魏子翔的事情你别理会静观其变吧如果是好事这对中医都是好。

    事百花齐放这才是好的流派不同也是正常的。古代还分很多流派呢。何况现在身为医者就得要有这种博大胸怀别在意那些得失如果是骗子。

    那你就要义不容辞的出手了。中医的名声决不能毁在这些人的手中”说到最后的时候程焕真的语气也变得眼力起来这是。

    一个一辈子都扎在了中医行业的老人。他容不得有人来毁中医挂下电话高山也躺在了椅子的靠背上门外轻轻传来了。

    敲门声紧接着蒋新月就走了进来。一看到高山,蒋新月又是一阵脸红。而且自从昨天老妈又跟蒋新月聊天之后高山都发现蒋新月在自己。

    面前似乎越来越不自然了“新月啊,有事么?”高山主动开口说着。蒋新月点了点头,然后将文件放在了桌子上道“叶院长让我问你招生都快进入尾声了考试院那边打了几。

    次电话问我们的招生怎么安排。再不做,接下来就到了三本录取批次了。”高山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让叶院长去一下考试院调取今年投档。

    我们医学院的考生资料通知所有考生。后天到这边来进行面试。外地考生可以放开到五日之后发布公告出去我们是本硕博连读十年。

    的学制所以需要面试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来的,就视为放弃。”蒋新月有些愣神,一会才回过神道“啊哦好的那我去跟叶院长说了高山你。

    要喝茶么我给你泡一杯茶。”“对了!”高山继续道:“跟叶院长说一下。所有考生的面试费用。交通费和住宿安排都由我们来承担”高山突然想到如果有考生是偏远贫困。

    地区或者是贫困家庭的还真不一定能够来。这么做也是最大的限度保证真正有天赋真正合适的学生不会被遗漏。

    “啊全部都由我们来负责啊?”蒋新月惊讶的说着。看着高山道:“今年报考我们医学院的有一百多考生加上家长这费用……”高山轻笑。

    着摆了摆手道“无妨这笔费用我会让梁礼和那边来承担的。”高氏药业如今的情况很好。肾黄金持续热销今年的销售至少在二十亿以上再加上其他的一些产品。

    如今的高山可是不折不扣的富豪。虽然现钱是没有看到。可是,高山已经有资格说自己已经达到了财务自由的程度承担这点费用自己是没。

    有压力的更何况这些学生如果真能进入医学院学习。未来都将是栋梁之才,作为药业集团跟专业的人才搞好关系对梁礼和对高氏药业也有好处“。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蒋新月一如既往的温婉,一如既往的乖巧。高山看了一眼道“等一下”看着蒋新月俊俏的容颜高山心中也。

    颤动了一下缓缓道“新月,那个…那个我母亲的话有些过了你…别介意啊”正说着蒋新月的神情也冷了下来。

    点头道“嗯”看着蒋新月离开,高山也只能是摇头苦笑。他哪能看不出来蒋新月刚才有些不开心可是自己迈不过那道坎啊因为高山的心中还。

    有着叶岚一个下午就在这些琐碎事物之中过去了。快要下班的时候,高山的手机响了起来号码是陌生的可数字却很好除了开头的数字后面竟然。

    是七个8“喂哪位”高山接通电话沉稳说着。电话那边,立刻就传来了一个笑声,听这语气很是谦卑和谨慎“呵呵高大师您好是我啊赵一博。

    ”“赵一博”高山有些愣神,然后道:“我不认识什么赵一博啊。”赵一博呵呵笑着道:“高大师,您说笑了。前几天我还冒昧的冲撞了您我是陈总说的小赵总啊”小赵总高。

    山顿时就明白了这不就是那个有些脑残的家伙么?高山一听是这个人,立刻就不爽了。呵呵一笑道“是小赵总啊怎么着您这是要请我去彩云省么实在不好。

    意思啊我技术有限可能治不了你父亲。而且我也没有时间过去”“高大师说笑了我再次为我之前的鲁莽给您道歉”小。

    赵总很是谦虚连连赔罪然后道:“高大师,我父亲的身体已经急转直下了现在都已经无法用药物控制了我已经把他带来东河了高。

    大师今晚我想请您吃顿便饭。专门给您赔罪。您看有时间么?”“赔罪?”高山呵呵笑着道:“小赵总,赔罪就免了吧”“高大师您务必要接受我诚恳的道歉真的是对不。

    起了您看车子我都准备好了。我现在就在您楼下候着呢。”赵一博陪着小心的说着此时此刻赵一博心中想打自己几耳光的心情都有了。

    以前他觉得有钱就有一切。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多加一些钱可现在他发现真不是这样他现在明白古代为何有不为良。

    相、便为良医的说法了一个好的医生真的是了不起。这等于给自己多了一条命啊。高山走到了窗户边上看着楼下一台GMC的商务房车停在门口赵一博站在。

    太阳下面西装革履的抬头看着这边,还微笑着打起招呼高山有些无语这些有钱人真有意思这大热天的就不知道穿短。

    袖么还西装革履的就不热么?人都来了,而且还如此诚恳高山也不好不给面子了这种事情高山还是做不出。

    来的谈不上以德报怨可是杀人不过头点地。又不是特别严重的仇怨哪有解不开的如果真正什么事情都睚眦必报那自。

    己也活得累树立很多的敌人不说。还得时时提防着别人害自己。身体累,心更累。“好吧。那你等我一下。”高山想了一下答应了下来等高山走出大楼的时候唐吉德和华。

    宇都跟着了也就是说还是之前的那几个人。看到小赵总,唐吉德脸色有些玩味,轻笑着道:“哟这不是小赵总么怎么也来这里了咱们医门真的是蓬荜生辉啊。

    ”华宇盯着车子看了好久冷然道:“好车,富二代的生活果然就是不一样啊。这车子,震一下可能感觉会很不一样日本那些人太抠门了拍素人采访这种类。

    型都不知道用这种车抠抠搜搜的用日本那种车。太没有体验感了。”赵一博讪笑着,拱手对着众人都是客气道“各位教授就别拿我打趣了我有眼不识泰山。

    实在是对不住这不专门来赔罪了么?”车子很快驶入了市区,就在定南省省府的旁边不远的一个私房菜会所里面整个会所采用仿古四合院风格古香古色颇有意境。

    这一次不仅赵一博来了。陈牧也被邀请过来了。开席之后,高山等人就默不作声。陈牧也不同以往那般热情赵一博只能是亲自斟酒赔罪连喝三杯之后气氛才。

    算是融洽了起来一顿饭下来,高山也不再端着了。可态度却不会那么客气。赵一博可以原谅可不代表高山就会跟他做朋友顶多不算是敌人而已而且赵一。

    博的心思高山知道无非就是为了他老爸的疾病而已。如果没有这个事情赵一博也不会赔罪高山放下了杯子看着赵一博道“赵总。

    既然你父亲也过来了那就去看看吧”。

章节目录

医门宗师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蔡晋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医门宗师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