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严瑞也暂时离开了安然山,渭宁与上官怜儿等人除了又多了一份牵挂,生活依旧按部就班,平静如水。这般的,又是半月过去。这回,没过多久,严瑞就来信了,信上说,玉佩果然是二叔渭清源所寄,渭清源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他果然在外面闯了大祸被人所囚不得脱身他无。

    计可施逼不得已方始向渭流门寄玉求救的,师父离山不久,就找到了渭清源,但在搭救渭清源的过程中,不幸却遭人暗算身中剧毒如今师父亦被安置在蜀山拔毒疗伤。

    待得伤愈不日即归勿念。渭宁收到严瑞的来信,得到了父亲的消息,其心大慰消息虽然不够完美父亲受伤了但幸得性命无虞唉还。

    好身上有伤但终究会治好的,保得性命,才是万幸只要活着才有希望只有活着才有团圆只有活着也。

    才会有触手可及的亲情与幸福!渭宁受到严瑞来信的鼓舞,每日里眺望父归,练功也愈发的勤奋了,他想让父亲回来之时因为见到一个积极上进的儿子而欢喜欣慰翌日。

    渭宁与上官怜儿在院子里,合练一套剑法,小憩之时,渭宁倒了一杯凉茶递在上官怜儿的手中思忖一下淡然一笑道“怜儿再过数日便是你的生辰了。

    我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不知你想不想要啊!”上官怜儿眼眸一亮一口将茶水饮尽搁下茶杯站在渭宁的跟前双掌。

    并拢摊开着手掌平伸到渭宁的面前,嘻嘻一笑一脸小激动地叫道“什么好东西呀快给我瞅瞅快给我瞅瞅。

    ”渭宁犹疑一下还是自衣袖里取出一把匕首来,重重地按在上官怜儿的手上他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意目光幽幽定定地凝视着上官怜儿。

    上官怜儿兴致盎然地欣赏匕首,一瞥之下,一愣,脸色微变,秀眉一蹙,有些恼怒瞪着渭宁叫喊起来“渭宁你怎么乱翻我的东西你、你太。

    过分了吧”“谁乱翻你的东西了,我去你屋内寻你,在你床头瞅见了这把匕首有些眼熟一时好奇才拿来瞅瞅的”渭宁见上官怜儿对匕首如。

    此在乎心里一阵酸涩登时火起,不禁眉头一皱,囔了起来,但他随即觉察自己的态度有些恶劣神色一敛脸色和缓了下来强忍着不快阴阳怪气地说道。

    “哟拿了你的心上人的定情之物,心里不痛快了这是要跟我翻脸吗”上官怜儿见渭宁冷着脸说话怪腔怪。

    调的满嘴的醋味她原本对渭宁翻看她的东西的行为有些恼火,但她心智早熟,冰雪聪明念头一转瞬间明白渭宁这股无名之火是由何而来她心中。

    的不快登时立马就烟消云散,化为乌有了,心里反而翻涌着无尽的喜悦与甜蜜来她歪着脑袋斜睨着渭宁嘻嘻一笑戏谑地反问“。

    咦宁哥哥你说话可真是稀奇古怪、莫名奇妙,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而已,你怎么确定它就是定情之物了”渭宁哂的一声不屑地道“切怜儿。

    你当我眼瞎呀刀身上不是刻有铭文吗?‘雎鸠’一一一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意思不是明摆著的吗不是定。

    情之物又是什么”上官怜儿翻了一个白眼,反驳道:“呵呵!恐怕是你想多了吧!只是一把匕首而已防身之用至于刀身上的铭文巧合而已那有那么。

    多的弯弯绕绕的”渭宁摇摇头,断然叫道:“怜儿,你休要骗我,这把匕首,其实是严瑞的我见过的如今他把‘雎鸠’送给你那就是在向你表白心迹。

    你当我不懂吗”上官怜儿瘪瘪嘴,唔唔一声,点头笑道:“哦!宁哥哥原来你什么都明白呀这么说来你也还没有愚蠢到无可救药的。

    地步嘛”渭宁见上官怜儿这没心没肺,嬉皮笑脸的样子,有些气恼,但是他随即一想亦知这男女之间的情事既不能强求更不能急。

    躁一切都得柔和着来于是,他神色一凝,脸色变得和蔼可亲,他正面定定地瞅着上官怜儿眼中柔情似水轻咳一声轻轻地问道“哎。

    怜儿严瑞向你示情表爱,你究竟是什么态度?你有没有答应他啊!”他说的甚是小心,神色有些紧张好像害怕碰碎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似的上官怜儿面淡如水。

    摇头晃脑轻快地反问“你猜!”渭宁噎得差点背过气去,这算什么回答嘛打太极吗但他深知上官怜儿古灵精怪、活泼诙谐。

    虚虚实实难辨其真他呵呵一笑,脸上露出一个让人想抽的贱笑来双手捉住上官怜儿的一只手掌不停地摇。

    晃着用甜腻的声音央求道:“怜儿,怜儿,我的好怜儿!你就别作弄我了,你快告诉了,你究竟有没有答应严瑞那个混蛋呀”上官怜儿本欲还要戏弄一下渭宁但见渭宁表。

    面上对她撒娇卖萌故作轻松,其实,其内心一定犹如火上喷油,备受煎熬,便于心不忍她神色一敛捻了一下垂至胸口的秀发思忖一下幽幽一叹。

    喃喃地道“唉大师兄这次离山,自忖前路凶险祸福难测我跟他这一别亦可能即是永诀所以他才会鼓。

    起勇气向我一一一一但他走的太急,我还来不及拒绝,也不忍心拒绝我想待他平安归来我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再将匕首。

    还给他的我只希望他得了这个结果,到时候不要太过伤心难过,更不要恨我才是”说罢脸上露出了一丝歉疚与忧伤来渭宁听了。

    上官怜儿之言一颗七上八下的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在了实处,踏实多了,他长舒了一口气欢喜不已但他面上也不好太过显露必究他与上官。

    怜儿的感情之中还牵扯到可亲可敬的严瑞师兄,他便神色一敛慨然一叹唏嘘着喃喃地道:“啊大师兄他这个人呀敦厚热。

    情正直善良对我们也是有情有义,照拂有加,是一个好人;我们呢,也一直希望他一生心想事成,幸福美满只是一一一一只是爱情这等事情却是勉强不来的只能。

    各凭缘份顺其自然了”上官怜儿生性豁达,不是一个多愁之人亦知面对严瑞的一腔痴情自己实在是莫可奈何无能为力。

    她惆怅忧伤了一下一个转念,随即释怀,她斜眼瞥了一眼感慨之中的渭宁,噗嗤轻笑撇了撇嘴一脸鄙夷地道“呵呵宁哥哥这话自你嘴里说出。

    来我怎么感觉这么滑稽可笑呢,我看你这是得了便宜又卖乖,先前是谁一口一个严瑞一口一个混蛋的现在呢见人家没戏了立马改口了。

    亲热地叫起师兄来想想你这脸变的也忒快了吧还有没有一点做人的节操啊”。

章节目录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夜行焉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