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自天空的云彩之中,嗖的一声,天神一般地纵下了一个白衣人来,白衣人左手搂抱着一个孩童,坠身跳在了北墨止颜的身前,当其双脚跺在了地上时,衣衫摆动激的尘土飞扬白衣人脚板一着地这时那些所有釘死了端木世。

    家以及狱练神教的人的飞剑,就自动自死尸的身上抽了出来,飞到了空中飞剑一抖金光一闪便幻化成一条条的金龙来这些金龙飞到白。

    衣人的身边围绕着白衣人,距离白衣人三丈之远,在空中不停地飞腾着,转瞬,一条身子最为壮硕的金龙突地张开大嘴一口就将其面前的一条金龙给一口生吞了下去。

    另外的金龙感知了龙群的异样来,也不惊慌逃窜依然悠哉悠哉地游移着任由身后的那条大金龙一一地将它们。

    吞食掉那条大金龙每吞食一条金龙,身子就闪烁一下金光,片刻,待其将所有的金龙都吞食干净大金龙就在白衣人的右手边上下飞。

    腾游移不去白衣人伸手抓住了金龙的尾巴,手臂一甩,金光一闪,金龙隐去,在他的手中却多了一柄寒芒闪烁的昊天神剑来白衣人左手紧搂着怀中孩童右手旋挥着昊天神。

    剑身子旋转一圈剑尖冲着端木龙一,极力一指,昊天神剑就激射出一道白色的剑气冲着端木龙一射杀而去端木龙。

    一心中微凛兰舌剑一挥连忙激发了一道蓝色的剑气,迎击白色剑气,但白色剑气力量太过强横不但击碎了蓝色剑气剩余的白色剑气依旧向端木龙一。

    的胸膛击来端木龙一避之不及,只得横剑一挡,随着一声闷响他整个人就被白色剑气击得退后了几十来丈方才了停下。

    端木龙一面上虽然神色泰然,淡然若水,但那只负在背后的握剑的手臂整个地一麻,虎口震痛。掌门威武、掌门威武、掌门威武天守弟子见到白衣人眼中一亮。

    一脸激动登时群情激昂,欢声雷动。这时,一声龙啸,一条青龙驮着上官怜儿与紫铃儿自空中降落在秋怀慈的身后上官怜。

    儿与紫铃儿跳下了龙背青龙一闪,就化成了一道青光,钻进上官怜儿的衣袖里,而在紫铃儿的身边则紧挨着老鹿蜜蜜云舒儿双手搂住秋怀慈的脖子。

    在秋怀慈的脸上叭的一声,亲了一下,嘻嘻一笑,欢叫道:“师父,您好厉害,您好厉害!”秋怀慈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转头瞅见了受伤的奄冲等人神色一。

    敛变得凝重了起来转瞬,眼中又是欣慰,又是心疼,又是愤怒,欣慰的是奄冲等人性命无虞心疼的是大家受到了伤害愤怒的是有人居然敢挑衅伤害他的亲人。

    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他先是一眼柔情地瞅了北墨止颜一眼即而温柔地瞅着奄冲、元凤焉、南藏玉三人柔声问道“大。

    师兄、二师姐、六师弟您们还好吧?”奄冲等人在弟子的搀扶下都站起身来他们瞅着秋怀慈眼中流光溢彩闪亮明媚满。

    是欣慰、欢喜甚至崇拜奄冲连忙昂声说道:“阿慈,天守中人,骨头硬朗,岂会被宵小所折腰”元凤焉、南藏玉也连忙笑道“掌门师弟(掌门。

    师兄)这点小伤还死不了人,您就放心吧!”秋怀慈点点头便向奄冲他们介绍云舒儿“大师兄、二师姐、阿颜、六师。

    弟她叫裹儿是我新收的弟子,以后还要麻烦您们以后多多教导与关爱了!”奄冲等人见到云舒儿一脸疤痕,丑陋不堪微微心惊不禁一愣暗自思忖很是不能理解这个声音。

    嘶哑的丑丫头究竟有何魅力居然能让秋怀慈倾心,收其为徒。几息时间,北墨止颜便冲着云舒儿展颜一笑伸手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云舒儿的头发。

    眼中满是怜爱笑道“裹儿,快叫五师叔!”云舒儿便冲着北墨止颜甜甜地喊了一声“五师叔好”北墨止颜就给云舒儿一一介绍。

    了奄冲、元凤焉、南藏玉等人,云舒儿都甜甜地喊了一声。奄冲听得云舒儿的叫喊,面淡如水唔唔了一声其实他见了云舒儿的样子心里就甚是不喜心中。

    一叹暗自喃喃地嘟咙道“唉!看这样子与性子,可能又是一个怪物,真不知掌门师弟是怎么想的就不能收一个正常的人来传承衣钵吗”云舒儿多瞅了奄冲一。

    眼目光灼灼地盯着奄冲突然问道:“大师伯,您生病了吗?”奄冲一怔,不知云舒儿何有此问突兀之极他愣了一下眉头一皱唔唔一声微微摇头云舒儿。

    略一思忖眉头一蹙撅起了嘴巴,转头瞅着秋怀慈,不满地叫道:“师父,大师伯不喜欢我!”奄冲等人一怔一脸惊诧秋怀慈也是一愣即而笑道“胡说大师伯最喜欢。

    小孩子了你这么优秀他怎么会不喜欢呢!”云舒儿摇摇头,笃定地叫道“不师父大师伯就是不喜欢我别人见到我脸上都笑。

    了他要是喜欢我为什么他见到我却要冷着一张脸,他这是以貌取人,他见我长得丑,所以不喜欢我”奄冲见云舒儿点破他的心思一愣脸颊微热神色颇有一些尴。

    尬他瞥了云舒儿一眼心中诧异,暗想:“咦!这个臭丫头,小小年纪,居然如此敏感,着实有些奇特以后可得注意了”元凤焉与南藏玉对视一眼心中啧啧称。

    奇暗想“别看这个丫头长得丑,却胆大心细,口齿伶俐,看来会是一个妖孽啊!”秋怀慈瞥了奄冲一眼嘿嘿一笑柔声说道“嘿嘿你大师伯心思缜密不拘言笑。

    对人一向都是这样的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不许胡思乱想,胡说八道!”哦!云舒儿应了一声冲着奄冲躬身点头嘻嘻一笑叫道“大师伯裹。

    儿误会您了对不起啦”奄冲被云舒儿这又是指责,又是道歉的一闹,哭笑不得,脸上连忙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来应付一下唉必究是掌门师弟的弟子。

    想必定有过人之处看她这古灵精怪,机敏聪慧的样子将来必定不是一个善茬呀云舒儿眼眸一个转溜讶然问。

    道“咦师父奄冲是大师伯,元凤焉是二师伯您是老三、北墨止颜是五师叔南藏玉是六师叔怎么不见四。

    师叔呢他叫什么名字呀”奄冲心中一凛,脸色又是一变,他与元凤焉等人对视了一眼,心思一动,情绪一阵波动秋怀慈一愣便淡淡地说道“裹儿你四师叔尊姓。

    夜号疏城他不在山上”哦!云舒儿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紫铃儿上前向奄冲几位长辈行礼然后拉过上官怜儿嘻嘻一笑声音清越悦耳地向奄。

    冲等人介绍起上官怜儿来“大师伯、二师伯、五师伯、师父她叫上官怜儿也是掌门师伯新收的弟子”奄冲等人闻言。

    一愣连忙瞅着秋怀慈眼中满是询问。秋怀慈笑着点了点头上官怜儿乖巧机灵连忙向奄冲等人一一行礼奄。

    冲等人见秋怀慈自从有了徒弟南郊之后,一直不肯再收弟子没想到这次回山要么不收一收就是二个真是出人意料。

    呀他们瞅着上官怜儿见上官怜儿模样俊俏,双眼有神,一看就是一个聪明干练之人,先前因为云舒儿引发的不快登时一扫而空心情清朗呵呵笑着连忙点头北墨止颜见。

    大敌当前云舒儿手臂搂着秋怀慈的脖子,黏着秋怀慈,便伸出手臂,想要抱过云舒儿,笑道:“裹儿,让五师叔抱抱你好吗”云舒儿却扭着身子扒开北墨止颜的手掌蹙。

    着眉头撅起嘴巴大叫道:“不不不!我要跟师父在一起我要跟师父一起杀坏人”北墨止颜见云舒儿拒绝又。

    不好用强便求助瞅向了秋怀慈。秋怀慈笑道:“裹儿既然不肯,那就跟着我吧!”北墨止颜一愣,迟疑着问道“可是一一一一”“裹儿跟着我让她长些见识也好”秋怀。

    慈冲着北墨止颜微微点头笑道:“放心,有我在,裹儿不会有事的”云舒儿喜上眉梢唇角一翘连忙在秋怀慈的脸上又印。

    了一下欢笑着叫道“师父,您真好,您真好!”秋怀慈见云舒儿孩子天性,率真可爱,心中喜欢,脸上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来奄冲等人听了秋怀慈的决定神色诧讶。

    吃惊不少要知秋怀慈待人一向恬淡,中规中矩,不至冷淡,却也不太热情,总给人一段距离即使是对待他的爱徒南郊也是如此但没想到今日却对云舒儿。

    始终面带微笑目光温柔百依百顺,不逆其意,简直就是宠溺任性了,此等做派真是有违常理匪夷所思啊秋怀慈左手搂着云舒儿右手持着昊。

    天剑转过身来脸色一寒,眼中闪烁着寒芒瞪着端木龙一冷冷地问道“端木龙一为何要犯我天守”。

章节目录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夜行焉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