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怀慈俯视着楚承龙唇角一翘,一脸不屑。云舒儿见楚承龙亲自上场,对上官怜儿嘿嘿笑道:“嗯!师姐,看这姓楚的架势,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非得弄的自己灰头土脸,颜面丧尽不可啊”上官怜儿瞅着楚承龙等人一脸怜惜苦笑着摇摇。

    头喃喃地道“唉又不是生死仇敌,又没有什么化不开的仇怨,用得着这么拼命吗?当时候弄的下不来台又是何必呢”楚承龙等人摆开架势念动咒。

    语释放玄力驱动万魂剑阵。片刻,大地就像地震了一般突地树折石崩地动山摇了起来地面上瞬间出现了龟。

    状一样巨大的裂缝来裂缝里冒出了滚滚灰尘。即儿,巨龙遁地的不远的地面上便骤然拱起了一个巨大的山包来山包居然在慢慢地移动着那样子就像有一条巨。

    大的虫子在泥土之中蠕动一般,甚是骇人。如此这般,转瞬,山包轰的塌陷,地面露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来,窟窿之内黑漆漆的一片深不见底云舒儿笑着问道“师姐你猜猜。

    这个洞里面究竟又会飞出个什么样的怪物来呀?”上官怜儿摇摇头:“不知道”南郊道却插口道“以我的猜测应该不是飞禽之类可。

    能是爬行之类的动物”云舒儿笑问:“为什么呀?”南郊笑道“飞禽不会钻地”上官怜儿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南郊思。

    忖一下道“可能是虫子之类的怪物!”“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云舒儿嘿嘿一笑突地兴奋地叫了起来南郊神色一敛眼睛死死地盯。

    着深坑几息时间深坑里便传来了清晰的沉闷的颤颤的低鸣声,仔细一听,那声音倒像是老牛负重前行的喘息声云舒儿听到那奇怪的声音与南郊对视一眼吐了。

    一个舌头扮了一个鬼脸嘿嘿一笑。真的出来了,随着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万魂剑阵的剑魂终于爬上了地面云舒儿满怀好奇当她瞅着剑截门的万魂剑。

    阵幻化出来的剑魂那个自深坑里爬出来怪物之时惊讶之余稍稍地有那么少许的失望虫子这一次剑截门的万魂。

    剑阵所召唤出来了剑魂居然会是一个虫子。这条虫子就像一条肥蛆,通体白嫩,皮肤还带有一丝婴儿一样的微红晶莹剔透唯一与蛆虫不同的是虫子不但体型巨大犹如山。

    岳胸前还长着一对海豹一样能够爬行的鳍脚,同时,巨虫没有眼鼻,却长了一张血盆大口大嘴里有着鲨鱼一样密集锋利的牙齿一条血红的大舌。

    头在嘴巴里搅动着当它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张嘴嘶吼之时,嘴巴比自己的身子还大口里有着黏糊的口液口液横流散发着阵阵的腥臭。

    云舒儿耳闻着巨虫的古怪的嘶吼,瞅着它那丑陋的样子,除了恶心同时还在巨虫的身上感到一股彻骨的杀气让她不自禁地打。

    了一个寒颤心生恐惧“饕餮!”上官怜儿脸色一变惊呼出声“饕餮”云舒儿一愣仔细地端详了一下巨虫讶然。

    问道“师姐这就是饕餮?难道这个丑八怪就是传说之中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的饕餮?”上官怜儿点点头,说道:“对咱们面前的这个怪物就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的饕餮饕餮生性。

    凶残专害良善噬杀成性,其欲吞天,剑截门的万魂剑阵能够幻化召唤出此等凶兽实力一定非同一般啊”云舒儿点。

    点头笑着说道“这可是人家的底牌了,能不厉害吗”饕餮爬出了深坑昂起了头来嗅了一嗅当它闻到了屹立在天。

    空之中秋怀慈的气息之时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冲着秋怀慈摇头扭尾一阵嘶吼片刻见秋怀慈没有理睬登时怒了狂暴了起来。

    一个扭头冲着身边探头一咬,一口就咬下了一个小山包,再冲着秋怀慈一面嘶吼,一面挑衅地嚼着泥土,一张大嘴里登时泥沙搅动灰尘滚滚秋怀慈俯视着饕餮眉头一竖。

    一脸的鄙夷轻叹一声喃喃说道:“唉!为人不修正果,练不出祥瑞之物,却偏生喜欢整些魍魉异兽我还以为会召唤出什么神兽来原来竟然炼化出这。

    个贪残的蠢货来真是可惜了这一番的心血了啊!”秋怀慈言毕,手臂轻轻一抛金色的昊天剑飞出凝立在虚空之中他默念咒语使起神通昊。

    天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极,不停地衍生出青色的分身来,一眨眼的功夫,天空之中,飞蝗一般,布满了飞剑秋怀慈停止释放飞剑尔后双掌竖起轻轻一合那些青色飞剑。

    纷纷被剑群中央的那把金色飞剑所吸引,纷纷纠缠在一起,数息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剑球来,那些飞剑就像银蛇一般在这个巨大的剑球上时左时右时内时外不停地钻进钻。

    出在球面上游走着互相摩擦,滋滋有声,剑头簇簇,火花闪烁。秋怀慈右臂高举,手指一张微微摇晃昊天剑球就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牵扯着似的。

    自转着的犹如流星锤一般在空中不停地飞旋转圈着,每转了一个圈子体型就大了一倍如此这般待得秋怀慈的手臂停止了晃动昊。

    天剑球便也停止了飞旋不停自转着,巨日似的悬立于天空之中。“破!”秋怀慈声音低沉喝了一声高举过顶的手臂自上而下在空中。

    用力一划昊天剑球受到了指令,登时呼啸着流星一般,向地面上的饕餮临头砸了下来“开”楚承龙见之神色一凛目露寒芒暴喝。

    一声默念咒语带动剑师们,拼尽玄力,驱动起凶兽饕餮来饕餮抬头见到秋怀慈砸下来的剑球不思躲闪反而扭动肥硕。

    的身子嘶吼更烈愈加兴奋狂暴,待得剑球飞近,它急不可耐,弹跳而起,一个鱼跃张开血盆大口居然一口咬住了剑球吞进嘴里摔倒在地。

    钻进土里在地里游走几圈,又爬出了地面,便死命咬嚼起剑球来秋怀慈见昊天剑阵掉进了饕餮的口里不敢小觑便双。

    掌合十手掌不停地凝结法印,默念咒语,驱动昊天剑球与饕餮对抗,殊死搏杀。饕餮对秋怀慈的剑球一阵疯狂的撕咬咀嚼嚼的嘴巴里黑烟滚滚火花四溅轰隆作响。

    但是这整了半天的它却始终也没有咬碎秋怀慈的剑球来。又过了一会,饕餮还在撕咬咀嚼剑球但却一直不能撕碎秋怀慈的剑阵莫可奈何不由。

    动作慢了它想将剑球吐了出来,却又不甘心,害怕秋怀慈的剑阵得了自由就不好控制了一个转念骤起贪残之心亦。

    不深思居然将剑球@@咽下吞进了肚子里。

章节目录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夜行焉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