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声二道暴烈的的真气在空中相撞,发出了巨响,一时形成了圆形气流,气流犹如湖面的涟漪一般,在虚空之中,激荡开来。渭宁衣袖一挥,激发真气,挡住了扑面而来的玄力,免受波及,即儿,双脚连连倒点,后退了几十丈待得站定身子检查了一下自己居然毫无损伤原来亦。

    就在奄冲的真气将要击中渭宁的那间不容发之际,在渭宁的身后突地射出来一道真气来击碎了奄冲的掌力挡下来奄冲的杀招。

    接着一个黑色人影自渭宁的身后飞身跃出,挡在了渭宁的身前,迎上奄冲嘿嘿一笑大声叫道“奄冲上人有话好说且慢动手。

    ”渭宁听了声音甚是耳熟,背影也有些眼熟,定睛一看,登时心头大震,颤抖不已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此刻这个救下他的人不是别人。

    竟然是他这些年苦寻无果音讯全无的,在这世间唯一的血脉至亲,也就是害得渭门门破三宝被夺亲人惨死的元凶之一让他此生最恨也最想诛杀的。

    仇人……渭清源奄冲刚才暴怒之下,使出了八成的功力,却被渭清源轻易挡下知道来人手段了得非同一般不敢小觑身子缓缓降落地。

    面站稳了脚跟瞪着渭清源,冷着一张脸,沉声问道:“你是何人”渭清源拱拱手笑道“鄙人渭清源乃是渭宁的叔。

    叔拜见奄冲上人”奄冲见渭清源态度恭敬,脸色缓和了一些,问道:“原来你是渭流门的人你就是他的倚仗”渭清源点点头笑道“对我是渭宁的。

    叔叔他今日有难我自然会是他的倚仗了!”奄冲瞅了渭宁一眼,沉声呵斥:“怎么说,渭宁偷练禁术之事,你是知道的啰”“什么偷练禁术”渭清源一愣回头冲着渭宁讶。

    然问道“你偷练禁术了没有走火入魔吧?”渭宁哼了一声,犯了一个白眼并没有理睬渭清源渭清源回头瞅着奄冲耸耸肩一脸无奈苦。

    笑着叫道“奄冲上人我这个侄子对我有些误会,心有嫌隙,他的事情从来不会告诉我的,所以,你也看到了关于他修炼禁术之事我确实不知”奄冲不知渭清源之。

    言是否真伪也不想知道于是,淡淡地说道“既然你不知情一切就好说话渭宁偷练禁术堕入魔道我要。

    将他抓回接受处罚希望你不要无事生非,横加阻挡”“处罚”渭清源嘿嘿一笑问道“嘿嘿什么处罚怎。

    么处罚”奄冲瞪着渭宁缓缓地道:“废其修为,幽禁天守,诵经理道,皈依正途!”渭清源唇角一抽冷哼一声呵呵地道“奄冲上人你要是废了渭宁的修为那我。

    侄儿就成了一个废人如此一来,这对他来说无异于生不如死既然活着都不痛快了还诵个鸟经理个鬼道再说了刚才。

    我瞅着你这架势那可是明明是想杀人取命的呀?”奄冲若不是因为对渭清源不知底细心存忌惮否则早就动手了他见渭清源。

    阴阳怪气的冷言冷语心生不快,眉头一挑,脸色一沉,冷冷地道:“偷练禁术,居心不良,按照门规理应处死”“放屁”渭清源挥挥手臂眉头一皱一脸。

    戾气恼怒地斥道“不就是偷练禁术,私学了一门功夫吗?又没有奸@掳掠,杀人放火用的着这么较真吗一点小错而已就杀人夺命如此手段莫免。

    也太过残酷了吧”奄冲见渭清源出言不逊,眼中闪烁一丝寒芒,冷冷地道“这么说来你今日是要胡搅蛮缠多管闲事了”渭清源。

    点点头眉头一挑目露凶光,冷硬地说道:“不错!渭宁乃是我的侄儿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你要是动他一根汗毛我就要了。

    你的狗命”渭宁听了渭清源之言,见他如此维护自己,心头一暖,颇有一丝感动,但是,随即想起他对宗门的背叛与残害心里一沉又生出了恨意来他瞅着渭清。

    源的背影念头闪烁心情复杂,一时很是不能理解渭清源的行为,看不清对方的真实面目来他对自己究竟是真是假是正是邪“找死”奄冲。

    早就失去了耐心见渭清源这是要与他杠到底了,登时面色一寒,目露杀意一手立掌一手捏拳暴喝一声势如疯虎便向渭清源冲来。

    渭清源目光阴鸷唇角一撇,冷哼一声,也不应战,却是朗声叫道:“奄冲上人,渭某今日前来可不是想跟你打架的而是专程来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

    秘密关系到你们天守派接下来的生死存亡,荣辱兴衰,不知你可有兴趣听一听呀!”奄冲听了渭清源之言,见了对方那泰然自若的样子心念一动伸出的拳头距离渭清源的面门五尺。

    之远停了下来拳风激荡吹的渭清源的头发一散,一阵飘舞。奄冲收束身形,凝步一站瞪着渭清源思忖一下冷冷地问道“嘿嘿渭清源我。

    知道你想救下你的侄子不过,我倒想看看,你究竟能耍出什么花样来?”渭清源嘿嘿一笑说道“奄冲上人渭某忙得很可没有什么闲工夫跟你鬼扯。

    我今日前来的确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一件关系到你天守荣辱存亡的大事!”奄冲见渭清源说得神秘反倒有些不相信哦了一声淡淡地问道。

    “什么大事”渭清源反问:“奄冲,我问你,你说实话,现在的天守在玄门是个什么地位在世人的心中又是一个什么地位”奄冲眉头微皱沉。

    声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渭清源盯着奄冲,神色一敛,缓缓地道:“奄冲上人,恕我直言你们天守现在虽然还是天下第一派底蕴还在但是却是后劲。

    乏力日显颓势而别的很多门派正在强势崛起,世人对你们已经开始没有了敬畏之心,各大门派对你们那是虎视眈眈蠢蠢欲动若不是秋怀慈的余威还在你们。

    的盟主之位恐怕早就保不住了吧!”奄冲心中微凛瞅着渭清源犹豫一下道“你不妨接着说”渭清源反问“。

    奄冲上人你们天守由盛转衰由强变弱不过短短十来年你可知这是为何吗”。

章节目录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夜行焉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