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墨凉烟跟秋怀慈耳语了几句,就退在了一边,冷冷地盯着秋怀慈,眼神又是残忍,又是怜悯。秋怀慈听了北墨凉烟之言,脑袋就像遭受了铁锤的重击一般,一阵天旋地转,剧痛无比,他连打几个趔趄,方才站稳了身子。秋怀慈双手捂住胸口,身子颤抖,大汗淋漓,脸色苍白嘴唇抽搐嘴巴大张无声而泣那泪水犹如泉涌滚滚而下止。

    也止不住奄冲等人都在揣测北墨凉烟跟秋怀慈所说的秘密会是什么,待得见到秋怀慈听了北墨凉烟之言似是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一般样。

    子非常的痛苦大吃一惊奄冲关心则乱,怒视着北墨凉烟沉声问道“北墨凉烟你跟我掌门师弟说了什么。

    竟然让他如此伤心”韩天成眉头一皱,对奄冲密语传音:“小冲,你就别问了,既然是秘密自有不能说的理由想来一定是一些阿颜与阿慈两人的感情之事。

    现在阿颜以为人妻咱们再扯那些陈年旧事,你难道嫌我天守还不够丢人吗?”奄冲见韩天成语中见责恍然醒悟登时一愣一脸尴尬连忙点头歉然。

    道“师侄孟浪师叔斥责的对!”北墨凉烟瞅着秋怀慈,见到秋怀慈那痛苦的样子,心里一阵颤抖一阵心疼她脑子里突然想了很多的事情没有理睬奄冲阿颜。

    对不起不要怪大姐没有替你保守秘密,我也知道秋怀慈是一个好人,他是无辜的我也不想伤害他但是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不破不立我这样做。

    也是为了你好你不能再那样不堪地活下去了!云舒儿见到秋怀慈如此伤心一阵心疼便上前捉住秋怀慈手掌侧着脑袋瞅着秋。

    怀慈的脸色一脸着急柔声问道:“师父,你还好吧!”秋怀慈此刻心痛如绞,愧疚自责、悲伤绝望意识被愤怒折磨的都有些模糊了他听得身边有人叫喊却听不起。

    对方在说些什么只觉得那声音就像蚊子一样嗡嗡嗡的,让他心烦意乱,他无意识地手臂一甩,登时便将云舒儿给推开了云舒儿身子被秋怀慈一甩身子便被一股大力给推送着就。

    似柳絮一样在空中倒飞了起来。“小心!”“裹儿妹妹,裹儿妹妹!”一声大喝一声尖叫云牧天飞身跃起接住在空中飞着的云舒儿。

    身子一旋便安稳落地他将云舒儿放下,连忙用神力探查女儿的伤情,紧张地问道:“女儿你没受伤吧”云舒儿嘿嘿一笑摇头道“爹爹你不必紧张。

    我没事我没事”云牧天听得云舒儿叫他爹爹,这可是自云舒儿失踪之后十年以来也是云舒儿成年之后的喊他的第一声爹爹而且那。

    么亲切自然他登时一愣待得反应过来,心花怒放,喜不自禁,心里那个喜悦甜蜜,无可名状。云牧天一手侧搂着云舒儿的手臂一手就像小时候一样不自禁伸手在云舒。

    儿的鼻子上爱怜地掐了一把,哈哈哈地开怀大笑,叫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南郊冲上前来一脸不快拿开云牧天那搂着云舒儿手臂的手掌一把推开云牧天。

    仔细瞅了云舒儿一下见云舒儿没事,松了一口气,即儿,想起师父,便指着秋怀慈,又是心疼,又是关怀惊惶之极带着哭腔地叫道“裹儿师父师父他怎么啦。

    怎么啦”“不”就像掉入陷阱,身负重伤,垂死挣扎的猛兽一般,发出哀伤愤怒的嘶吼。秋怀慈突地双脚一蹬身子冲天而起在飞天的过程之中手臂一挥昊天神剑飞。

    出衣袖在空中旋飞着剑身闪烁金光,不停地衍生出无数的金龙剑魂来,片刻,金龙剑魂满天飞腾遮天蔽日那些金龙剑魂冲着爱居山上的所有人嘶声怒吼。

    龇牙咧嘴挥舞龙爪端的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只需秋怀慈的一声令下就会毫不犹豫地杀向山上之人秋怀慈凝立在虚空之中。

    此刻只见他长发飘散如墨如瀑,衣袖鼓起,衣带飘飘,五指曲张,犹如鹰爪,他嘴唇抽搐,面目狰狞,一双眼睛赤红一片俯视着身下之人眼中透出浓浓的恨意与杀气秋。

    怀慈瞪着身下之人口中喃喃自语,声音嘶哑地怒吼着:“畜牲,畜牲,我要杀你我要杀了你”无论仙道玄门还是魔门圣教见到秋怀慈突。

    然凶性大发犹如疯癫瞅着他那狰狞恐怖的样子,同就惴惴,待得感受到那些剑魂身上那毁天灭地的能力与凌厉的杀气更是一片哗然。

    脸色大变除了那些绝世高手,尽皆心慌意乱,惊悚恐惧!奄冲也是脸色大变有些惊慌大声叫道“不好我掌门师弟受到刺激神智不清。

    心生怨念存了杀心大家需要小心!”那些本领低微,胆子甚小的人听得武功天下第一的人要发疯杀人料不得好登时。

    吓得不轻不由得连忙后退,缩在别人背后。奄冲、端木龙一、拓跋秀等人见到秋怀慈的异状,秀眉一拧,忧急如焚连忙冲着秋怀慈叫喊了起来“掌门师弟……”“秋。

    怀慈……”“秋大哥……!”“…………!”上官怜儿本来还在为秋怀慈收了云舒儿为徒却一直瞒着她的事而心怀怨念此刻见秋怀慈。

    精神失常神志不清恐怕要暴起伤人,也是慌了,连忙寻思着唤醒秋怀慈之法,但一时半刻却又计不得出正自着急待得瞥见云舒儿念头一闪知道。

    云舒儿古灵精怪很有急智,一时也顾不得对方是仇人之女了,便冲着云舒儿,叫喊了起来“裹儿裹儿你快想想办法帮帮师父帮帮师父”。

    云舒儿见秋怀慈那犹如疯癫的样子,也是忧急如焚,听得上官怜儿的叫喊,念头急闪,瞬间便有了主意,一把拽近南郊对南郊耳语几句南郊听了云舒儿的主意眼睛一亮瞥。

    了师父秋怀慈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来,即儿,身子闪烁快步如飞一路狂奔跑回了随意殿云舒儿不理云牧天的劝说。

    甩开父亲拽拉着她的手掌慢慢上前,站在秋怀慈的身下双手叉腰仰头瞅着秋怀慈停顿一下嫣然一笑柔。

    声问道“秋怀慈你这是怎么啦?是谁欺负你了吗?或者,是谁欺负你心疼的人啦?”秋怀慈听得云舒儿之言虽然神智迷糊听不清楚云舒儿在说些什么但是云舒。

    儿的声音却是有些沙哑特别地醒耳,而且,倍感熟悉与亲切,他登时停止了嘶吼,定定地盯着云舒儿,眼中满是疑惑与迷茫似乎陷入了沉思元凤焉等人见秋怀慈在云舒儿的。

    询问下登时冷静一些微微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云舒儿道“秋怀慈你怎么不说话怎么不信任我吗我可是。

    你最最疼爱的徒弟我可是你的曹裹儿,我们可是一伙的。你若是受了欺负,受了委屈,你就跟我说说那我们师徒就一起去报复他去杀了他呀要是那人是你的。

    熟人你不好意思跟他翻脸,那就由我动手好了。为了给你出气,我要将他,就,我就将他掏心挖肺抽筋扒皮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然后把他的骨。

    灰倒在茅坑里我让他就算能够投胎,下辈子那也只能变成一只浑身恶臭,让人讨厌的小蛆蛆而已”众人听得云舒儿的报复手段真是又稀奇又恶毒不。

    禁莞尔心里想着真是魔女,整人的法子也是这么奇怪恶毒啊!云舒儿眉头一蹙,叫道:“秋怀慈你眉头干嘛皱起来你不相信我吗你的武功天下第一我可。

    是你的亲传弟子我的本事虽然比不得你这个师父,可是,也是蛮厉害的呀再说了要是我打不过你不是给了我一个件这世上最最厉。

    害的法器吗只要我将法器祭出去,试问天下,何人能够抵挡!”秋怀慈依旧定定地盯着云舒儿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云舒儿道“怎么你连你给我的那件法器。

    都忘了好好好你等着等你的徒弟二徒弟南郊将我的那件法器取了来,我再演示给你瞅瞅看它究竟是厉不厉害”云舒儿眉头一蹙侧头。

    冲着随意殿大声叫喊起来“南郊哥哥,东西都在阁楼里,你快一点找来啊!”众人听了云舒儿之言心里稀奇不知道南郊取来的会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器究竟会。

    有多么厉害“别急别急,来了,来了!”南郊大声答应着,身子闪烁,自随意殿又是一阵风驰电挚地跑了回来来到云舒儿的身边将一个小布袋递给了云舒儿抹着额头的。

    汗珠气喘吁吁地道“裹儿,真的是一顿好找,我把你的小时候的那些宝贝全都拿来了,你觉得那个有用就用哪个吧”云舒儿在布袋里一阵翻找即儿眼睛一亮脸上露。

    出了笑容欢喜地道“天不灭曹,幸亏还有二个!”然后,就自布袋里拿出二个暗红色的鸟蛋大少的东西来那东西的表面就像橘子皮一样皱皱巴巴的看那样子倒。

    像是一种红铜制品云舒儿将手中的宝贝冲着秋怀慈扬了一扬笑问道“师父还记得这是什么宝贝吗”秋怀慈刚才。

    经过云舒儿这一顿的叽叽歪歪,分散了他的注意力,狂躁的情绪得到了一些缓解神智慢慢地恢复了一丝清醒他瞅着云舒儿又瞅瞅云舒儿。

    手中的东西先是点点头即儿,又摇了摇头。云舒儿眉头一蹙,讶然叫道:“师父,你又不是七老八十又没有精神衰弱记性怎么这么不好这二件东。

    西可是你为我专门锻造的护身法器,威力无穷,怎么,你都忘了,你要是真的忘了,要不要我把把东西扔给你让你自己瞅瞅呀”秋怀慈犹豫一下点了。

    点头云舒儿见秋怀慈答应,连忙手臂一挥,手中的两个圆溜溜的小东西便飞向了秋怀慈同时她唇角一翘脸上露出了一。

    丝诡异阴险的笑容来。

章节目录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夜行焉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