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儿一愣记忆一下脑中便开始映现出一个美貌的贵妇来,从模糊到清晰,从陌生到熟悉,从疏离到亲切。那个贵妇就是她的母亲凝玉夫人。即儿,那些与母亲有关的事情如潮水一般一一在她的脑海里呈现:母亲追着她喂饭的事情母亲给她缝制衣服的事情母亲教她念书唱歌的事情母亲教。

    她辨别花卉动物的事情母亲搂着她睡觉,给她讲故事的事情母亲捉着她的手剪窗花放雷子的事情母亲带着她。

    放风筝骑马踏春的事情母亲教她练剑,她却偷懒,气得用竹条抽她手掌的事情;甚至,她与人打架烧了人家的房子母亲领着她上门赔礼道歉的事情等等等等总。

    之母亲是一个美丽、温柔、亲切、知性、有趣的人是一个极好极好的母亲啊云舒儿随着对母亲凝玉夫人的记忆的。

    加深对母亲的生活痕迹的越发细腻,想着想着,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幸福温馨的微笑,她对母亲凝玉夫人的事情记起的越来越多渐渐地她也不由得记起了十年之前所发。

    生的事情来十年之前那一年,先是仙魔大战,父亲御驾亲征,即儿,就是王城惊变嬷嬷刘昙花投敌叛主暗算凝玉夫人母亲凝玉夫人带着她逃。

    亡迂中道路上又遇上了叛贼,接着,就遇到了秋怀慈,而遇到秋怀慈之后结果……云舒儿这时记起了亲爱的母亲凝玉夫人在。

    十年之前的那场王城叛乱以及后来不幸的结局她突地身子一颤脸色大变骤然瞪着秋怀慈眼中满是惊诧与。

    恐惧她就这样愣愣地瞅着秋怀慈,咬着下嘴唇,一时泪如雨下,神色哀伤绝望云牧天见云舒儿瞪着秋怀慈神色有异心头一紧连忙颤抖着声。

    音追问起来“舒儿你、你娘亲呢?”见云舒儿没有说话,他瞥了秋怀慈一眼脸色一沉皱眉问道“舒儿娘亲是不是遭逢什么不测了”秋。

    怀慈瞅着云舒儿见云舒儿那逼视着他的眼眸之中,满是恼怒与悲伤,他的心中黯然满是愧疚与哀伤于是暗自一叹沉声说道“云教主。

    你的夫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云牧天心头一颤,脸色大变他愣了一下声音哆嗦地向云舒儿问道“舒儿你娘亲她、。

    她真的不在啦”云舒儿哭泣着点了点头。刀异男与云知为心里一颤,二人对视一眼,脸色大变神色凄苦泪水长流哀伤不已云牧天脑袋就像遭受了铁。

    锤的重锤一般头痛欲裂一阵天旋地转,他待得缓过劲来,脸色一凝,突地瞪着秋怀慈,目露凶光厉声呵斥“秋怀慈是不是你杀了我的夫人的”秋怀慈没。

    有说话而是右手中指冲着那面并未被他撤销的湖光水镜一点一段记忆化成一道金光射进了水镜之中水镜之内。

    登时出现了一段影像来这段影像就是十年之前,仙魔大战吃紧,云牧天离城没过多久混天王城就遭到了夜袭凝玉夫人中毒带着女儿云舒儿逃亡迂。

    中道上被秋怀慈拦截之后,凝玉夫人为保女儿,挥刀自裁,临终托孤之事的前后经过了所有人都仔细地瞅着湖光水镜看完了凝玉夫人托孤之事。

    很多人都不由得为凝玉夫人伟大的母爱与牺牲而唏嘘感动,同时,倒也理解了秋怀慈为什么没有诛杀云舒儿反而收了这个魔门公主为徒了云舒儿与云知为瞅着湖光。

    水镜里面的凝玉夫人真是伤心欲绝,痛不欲生,哭的愈发伤心,口里喃喃哀语:“娘亲,娘亲,娘亲……”秋怀慈将凝玉夫人不幸离世的经过与原因无声地告。

    诉了云牧天等人末了手臂一挥,便撤了湖光水镜。云牧天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是此刻确知了爱妻的死讯一时还是无法接受不由得心痛如绞伤心欲。

    绝云牧天愣了一下突地瞪着秋怀慈,双眼喷火,面目狰狞厉声嘶吼“秋怀慈你逼死我的夫人我要你偿命”说罢。

    身子一冲犹如飓风刀光一闪,墨云刀就斩向了秋怀慈。秋怀慈身子一闪,就飞到了空中,手臂一挥,俯视着云牧天歉然说道“云牧天情非得已敬请谅解”云牧天冷哼一。

    声手持双刀双脚在地上一跺,身子就飞到了空中,也不答话,又疯了一般冲向了秋怀慈,挥刀一阵狂砍由于当年秋怀慈截住了云舒儿并且执意要杀云舒儿凝玉夫人。

    为了感化秋怀慈保护女儿,方才自杀,以命换命的,如此说来,凝玉夫人说是被秋怀慈逼死的,其实也不为过二则秋怀慈将云舒儿带在身边形影不离养育教导。

    一腔心思全在云舒儿的身上,在云舒儿的小时候,他对云舒儿的感情,那是亦父亦师,而待得云舒儿长大成人他对云舒儿的感情也随之变化从亦兄亦友之中渐渐地。

    还产生了男女之情来他对云舒儿拥有如此复杂深厚的感情,可以说云舒儿如今已经是他此生最最亲爱的人了所以自己逼死了亲爱之人的母亲怎么说来终。

    究是良心有愧无法直视秋怀慈基于以上二点原因,此刻,他实在不愿意与云牧天发生冲突所以面对云牧天的疯狂攻杀他只是一味地躲闪避让连连后退。

    场外之人见云牧天与秋怀慈突然就打了起来,一片哗然,连忙仔细地观战,立场不同,关系不同感受不同他们念头闪烁心态各异有人为秋怀慈担心有人。

    为云牧天担心有些人摇头叹息,觉得二人不必如此,有人见到秋怀慈与云牧天两大高手进行血拼正合其意狂喜不已唇角一翘露出。

    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来秋怀慈虽然武功号称天下第一,但是,云牧天也是当世豪杰手段超凡入圣数一数二何况他现在对秋怀慈是恨之入骨几。

    近癫狂这番攻杀是招招狠辣,恶毒刁钻,完全的不要命儿,登时占据了上风几十招之后墨云刀就削去了秋怀慈的一片衣袖奄冲。

    见秋怀慈一味退让处处受制,形势对他非常的不利,眉头一皱,沉声叫道:“掌门师弟退无可退毋须再退难道你要轻重不分一身饲魔吗”。

章节目录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夜行焉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