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墨止颜听了秋怀慈貌似的警告,摇头苦笑,因为她刚才心里就是这么盘算的,谁知道,居然被秋怀慈看穿了。北墨止颜见秋怀慈走了,枯站一下,几息时间,叹息一声,匆忙出门,向二师姐元凤焉的住所走去虽然南藏玉伤害了她但是他终究是她孩子的父亲看在孩。

    子的情份上她还是要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的秋怀慈找到了奄冲之时奄冲正在批阅情报奄冲见到秋怀慈一怔回过神来。

    霍然起身跳到秋怀慈的面前,抱住秋怀慈哈哈大笑欣喜若狂激动万分他还以为秋怀慈想通了这是要回归宗门了。

    但是奄冲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当他自秋怀慈口中听了南藏玉与北墨止颜之事,笑容一滞脸色一沉又是震惊又是愤恨心里登时又凉了半截尔后当。

    奄冲知晓秋怀慈这次回宗门乃是为了接走北墨止颜母子的,他皱眉耷脸,甚是难过思忖一下心里虽有千般不舍万分不甘终究还是点头默然。

    没有劝阻唉掌门师弟为人固执,又讲情义,打定了主意百折不回看来让他回归宗门之事又得缓一缓了秋。

    怀慈见奄冲没有反对他带走北墨止颜母子,惊讶之余,又很是感激,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横生枝节他连夜就带着北墨止颜母子离开了天守宗门秋怀慈这。

    次回到天守带走北墨止颜母子,行动迅速隐秘,除了知会了大师兄奄冲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因此离开天守一时只有奄冲想。

    送奄冲不顾秋怀慈与北墨止颜的劝阻,一路相送,直致送出了老远的路程,方才停下脚步然后眼眶湿润神色哀伤地瞅着秋怀慈与北墨止颜母子。

    直到对方彻底地消失星光里。奄冲枯站了一会,渐渐地眼中闪烁起寒芒脸色也变得异常的凶戾面目狰狞将牙齿咬的。

    咯咯作响如此这般稍顿。奄冲身子突地在空中一翻,临空下跃,借着身子坠地之势他左掌一挥极力一劈便激发出一道暴烈的掌力随着。

    轰隆一声巨响一个山包被掌力劈成了粉碎。飞沙走石烟尘滚滚而待得烟尘散去在一片灰烬之中便站着一。

    个瘦高的身躯奄冲将拳头捏着咯咯作响,就像受伤的猛兽似的咬牙切齿,厉声嘶吼:“南藏玉,你这个卑鄙自私无耻下流的畜牲你毁了阿颜你毁了阿慈你毁了天。

    守你真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秋怀慈将北墨止颜母子带到了爱居山安置在自己住所的旁边也就是以前供小时候。

    南郊居住的那间厢房北墨止颜是既来之则安之,能有安身之所,已经不错了,而她的一对儿女南朝阳与南玉突然来到一个风景如画的新地方很是稀奇加之因为秋。

    怀慈英俊帅气亲切和蔼让他们很是喜欢,平日又有夕草与方福安跟他们玩耍没过几天他们呆在爱居山就。

    乐不思蜀了……秋怀慈到拓跋世家招收拓跋宏为徒的同时,拜托拓跋秀帮他将夕草与方福安送回爱居山所以夕草与方福安才会在爱居山的秋。

    怀慈在山上陪伴北墨止颜母子,让她们习惯了一下爱居山的生活,叮嘱了北墨止颜几句然后他便又下山去了…………秦淮河乌衣巷彩衣楼内。

    院最贵的也是最隐蔽的一个包厢之内,此刻,一个样貌俊雅,一袭白衣的男子,正在仔细地欣赏着书画大师人谓书画双绝苏谓的《北国风光图》这个男人不。

    是别人正是秋怀慈稍顿,一个浓妆艳抹,妩媚妖艳,样貌精致,身材苗条的中年妇人动作轻盈地推开了房门猫一样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妇人是彩衣楼。

    的老鸨姓度人不但长得美貌,姿容不输少女,别有韵味,而且,为人圆滑机敏,八面玲珑,擅长人情世故迎来送往人人都叫她美娘真实的名字却无人知晓度。

    美娘掩上房门上的近前与秋怀慈并肩而立,斜眼瞥了秋怀慈一眼,眼睛一亮有那么一刻竟被秋怀慈的风采晃的有一丝失神几息时间度美娘。

    回过神来嫣然一笑向秋怀慈微微一福,声音娇柔地问道:“客官,恕美娘眼拙,对您眼生的紧您可是第一次来我彩衣楼”秋怀慈终于将目光自画上收了回来。

    淡淡地道“度美娘没想到在你这个偏僻之所居然能够见到书画双绝苏香洲的真迹看来你这个地方真的是不简单啊。

    ”度美娘笑道“客官这幅字画乃是一个倒腾古董的商人为了讨得奴家的欢心送给奴家的奴家觉得好看。

    就挂在这里添些气氛有些人说它是个宝贝,可是,我觉得除了养眼,也识不得别的什么妙处来”秋怀慈点点头道“你能觉得这副字画养眼眼光已经很不错。

    了”“谢谢客官夸赞您请坐!”度美娘见秋怀慈没有就坐倒一杯香茶走到近前将茶水递向秋怀慈笑问道“客。

    官不知您今日来我彩衣楼是寻花问柳,还是耍钱@彩?是喝酒听曲,还是洽谈生意又或者得罪了官府朝廷以及豪门大派特意想找我这么一个。

    清净的地方隐身避祸来了?”秋怀慈没有接过对方的茶水,道:“你去把你彩衣楼最金贵的女人叫来”度美娘见秋怀慈不接茶水就将茶杯搁回了桌子又问“客官。

    我彩衣楼金贵的女人可多了,有南面来的酥梨姑娘,北面来的千雪姑娘,有西面来的脱脱姑娘,还有东面来的水清姑娘不知您想要哪一位呀”秋怀慈道“把你。

    们的宗主月媚儿叫来”度美娘一愣,几息时间,脸上又恢复了柔美的笑容,缓缓摇头,道:“客官你可能走错地方了我们这里可是让男人快活的风流院可。

    不是那些打打杀杀的什么宗门教派,在我这里的姑娘之中,更没有一个什么叫月媚儿的女人!”秋怀慈哼了一声冷冷地道“度美娘我给你五十息的时间你要是没有将。

    你们的宗主月媚儿找来我就拆了她的彩衣楼,我要让她苦心经营了几百年专门搜集情报的眼楼瞬间飞灰湮灭化为乌有”度美娘终究笑不出来了。

    略一思忖眉头一蹙道:“秋盟主,我们宗主不在这里五十息之内我到哪里去给你找人去”秋怀慈瞥了度美娘。

    一眼讥讽地道“怎么这回又认识秋某了?”度美娘讪讪一笑,道:“秋盟主您样貌长的非凡又是玄门第一人我们是走眼线的若是连你这。

    样显赫的大人物都不认识岂不是白混了吗?”秋怀慈点点头淡淡地道“你还有四十息”度美娘一愣立即一。

    脸苦笑道“秋盟主我们宗主真的不在这里,您给的时间太短了我根本不可能把人给您找回来您能否宽限几日。

    安心在这里等她”秋怀慈冷冷地道:“还有三十息!”度美娘急了,忿忿地大声叫道“秋盟主您是玄门仙道您凡事都得讲一个理字我们宗。

    主的确不在这里这么短的时间,她就算收到我们的讯息她也根本无法赶到这里您就算再怎么逼迫于我也是没有用的。

    ”金光一闪昊天剑横着悬立在度美娘的面前,剑尖距其喉咙不过一寸,剑身微颤,剑鸣声声剑刃之上闪烁着耀眼的寒芒秋怀慈的眼中闪烁一丝寒芒眉头。

    竖立起来语中不带一丝感情色彩,淡淡地道:“你还有二十息!”度美娘自皮肤上感受到一股凌厉的杀气这一刻她毫不怀疑五十。

    息时间一过抵住她喉咙的这把利剑会毫不犹豫地割破她那白皙嫩滑的脖子。度美娘一时不敢动弹,心里虽然害死汗毛都竖起来了但是她终究是训练有素的谍报人。

    员一个狠人面上却不动声色,淡若止水,叫屈地道:“秋盟主,我家宗主真的不在这里,您就算杀了我,也是没有用的”秋怀慈不为所动依旧淡淡地道“还有二十息。

    ”度美娘秋波荡漾的眼睛定定地盯着秋怀慈,她不但感受到昊天剑上的杀意她还自秋怀慈澄澈的眼睛之中感受对方的。

    杀意她心里登时凉了半截,一片绝望,知道她完了这回真的完了度美娘脸色苍白身子颤抖双眼泪流她叹息。

    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引首受戳。秋怀慈见到度美娘楚楚可怜的样子,毫不怜惜,冷哼一声手掌催发玄力指挥昊天剑便要诛杀度美娘“秋盟主。

    在这红烛锦香风花雪月的温柔乡里,你居然冷脸冷心,辣手摧花,莫免也太不解风情了吧”就在度美娘间不容发即将香消玉殒之际随着一声柔。

    媚的娇笑一声慵懒的慨叹,房门自动地推开玉足轻移蜂腰扭动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便缓缓地走了进来。

章节目录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夜行焉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