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这家伙身材非常高大魁梧,骑在小单车的样子,就跟个大马猴似的,看起来非常的滑稽,但是廖晨兴跟罗睺还有一帮炼狱的人却没有能笑得出来。因为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无形中的压力,就像是一个人站在悬崖下,头顶上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虽然石头没有掉下来但是站在这里就能分明的感。

    受到一个无形的压迫感屠夫虽然在炼狱当过教官,但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廖晨兴估计刚刚从娘胎里出来而当时。

    炼狱的大老板也不是廖文山,所以廖晨兴虽然偶尔听人提起过屠夫这个传奇人物但是却没有见过屠夫的真容这会儿他也不知道眼前的花衬衫大叔。

    就是传说中的屠夫他错愕的说:“这家伙是谁,我们不是安排了两个精英战士在外面充当暗哨望风了的吗这人怎么闯了进来我们那两个暗哨干什么。

    吃的”罗睺知道外面两个暗哨肯定已经被屠夫搞定了,他缓缓的站了起来,语气有点沉重的对廖晨兴说“这家伙是屠夫没想到他终究是来了”廖晨兴闻言吃。

    了一惊屠夫在东南亚那边名气很大,虽然这十多年已经渐渐销声匿迹了很少在听人提起过他的近况但是廖晨兴听。

    说眼前这人就是屠夫的时候,他却不敢再有半点大意了,甚至毫不犹豫的就转头吩咐身后那几个手下“开枪杀掉他”几个猛虎营的战士毫不犹豫的就伸手往腰。

    畔掏枪屠夫却仿若未觉大大咧咧的推着小自行车到角落里放好就像是一个在工厂打工下班的落魄大叔骑着自行车。

    回到家门口把车子推到车库里放好一样。养狗场远在大门左侧是个堆放木头木板的地方屠夫推着单车就朝着那里过去似乎要在那里停放。

    单车几个猛虎营战士动作麻利的拔出手枪,拉动保险栓枪口对着屠夫的时候屠夫却刚刚推着自行车走到一块旧木门版后。

    面这块竖在木头木板杂物堆里的烂门板堪堪遮掩住了众人的视线,不过几个猛虎营战士却毫不犹豫的对着门板就开枪了“砰砰砰……”几个人一点。

    都不吝啬子弹瞬间木门板上被打得千疮百孔,木板后面的自行车也晃当的翻到在地上连自行车都被流弹打到了好几处一只。

    车轮直接从车上脱离滚了出来,然后摇晃了两下跌倒在地。但是门板后面的屠夫却不知道是死是活廖晨兴跟罗睺对视了一眼廖晨兴低声说应该是死了吧说。

    着就对其中一个手下说“差求,你过去看看!”那个名字叫差求的家伙闻言,只好硬着头皮拎着手枪走过去想看看屠夫死了没有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刚刚走到门板。

    边上时候忽然一直强壮有力的手臂猛然从门板后面伸出来一下子掐住他的脖子屠夫如同鬼魅般出来一手掐。

    住差求另外一只手夺过对方的手枪,枪口对着廖晨兴身边的手下。屠夫嘭嘭嘭的连开七枪瞬间把手枪里的七颗子弹全部打出去七个炼狱猛虎营的。

    战士死不瞑目的睁大眼睛倒了下去。差求这会儿已经被掐得窒息,不停的挣扎反抗用拳头砸屠夫却就跟被老虎咬住的小老鼠般老鼠无论如何用。

    爪子挠老虎都无济于事最后差求慢慢的没有了动静,硬生生的被屠夫给捏死了屠夫扔掉没有子弹的手枪也随手把差求的尸体往他。

    前面的地上一扔撇撇嘴望着罗睺说:“炼狱的人已经变得这么废了吗?”廖晨兴没想到屠夫竟然这么彪悍不但在枪林弹雨里活了下来而且还掐是他一个手下夺枪杀了七。

    个猛虎战士他看到屠夫这份大大咧咧的样子,眼睛里就多了一抹厉色。自从屠夫出现之后所有人的目光跟注意力都被屠夫给吸引了过去。

    所以我这会儿虽然还倒在地上,但是却发现了廖晨兴的鬼鬼祟祟,这家伙突然伸手摸向他腰间的配枪准备把枪干掉屠夫我一个鲤鱼打挺弹跳起来廖。

    晨兴的手枪刚刚拔出一半就被我用力一下子按回了枪套里他又惊又怒的望着我罗睺这会儿也顾不得再玩猫虐老鼠。

    的游戏一手刀朝着我后脑勺砍来,准备先击杀掉我再说可是屠夫在罗睺动手的刹那他已经飞起一脚踢在地上那把。

    没有子弹的手枪上手枪就如同炮弹般呼啸的破空而来砸向罗睺那颗锃亮的光头这手枪有两斤重如果被砸到的。

    话估计就算罗睺脑袋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章节目录

我是丑八怪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白玉求瑕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我是丑八怪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