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缠绵之后卢迎姗如同一滩水般枕着我的手臂躺在我身边,半响,她才缓过来,睁开眼眸望着我的侧脸,轻声的问:“王耀阳已经被抓捕,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摇摇头说“那家伙是经过特训的而且他当雇佣兵的时候也经常。

    审讯别人所以想要撬开他的嘴问出同光会的犯罪事实还有弄清楚这里有多少人被他们买通关系估计不容易”卢迎。

    姗倒是很自信“除了那些有信仰,而且对自己信仰很虔诚的人,不然的话基本上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的嘴巴是撬不开的也没有问不出的消息只看审讯的手段有没有用对而已。

    ”我原先以为荣清涟让我跟她一起调查这边的贪污受贿事件,是个立功的好机会,不过在逮捕了王耀阳之后我就忽然发现并不是这样子因为这水比我想象中的还。

    要深尤其是今晚潘家威的出现,更是暗暗敲响了我的警钟。我对卢迎姗从来都不藏着掖着此时就把自己的担忧给说了“王耀阳被。

    抓捕之后潘家威夤夜来访,嘴里说是来看望荣清涟,但是言语中却对王耀阳的事情旁敲侧击,我感觉这家伙有问题”卢迎姗丹凤眼微微睁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潘家威好像。

    是南宁二把手吧”我点了点头说:“另外,潘家威跟荣家还是亲戚,他是荣老的外甥,这他妈的才是最讥讽的事情”卢迎姗这次俏脸上真的有点露出傻住的。

    表情“荣清涟之所以调查这些事情,肯定问过她爷爷荣老的意见的,现在查来查去,最后荣老发现自己外甥有问题我估计这件事不好办了”我苦笑的说“这也是我。

    最为担心的地方荣老估计开始也没有想到这事情牵涉得这么广,甚至他的外甥也有问题。我怀疑等下他知道了之后这件事会低调处理也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许会。

    象征性的处理一下一些无关要紧的基层人员,但是调查到了潘家威那里,可能会暗示我们不准再查下去”潘家威毕竟是荣老的人荣老没理由自断臂膀的。

    卢迎姗也失望了“我本以为王耀阳被抓,能从他这里迅速打开突破口,受贿案跟御米走私案一起破,能把同光会跟这里那些受贿的家伙全部一网打尽看来是我太乐观了”我。

    笑了笑说“同光会先不说布鲁斯那些人,就是王家跟李家,王学才是燕京地下教父他在燕京经营了几十年人脉自然强大了去还有李永廉是香江赫。

    赫有名的豪商想要把他们给一网打尽,王耀阳这里的证据,远远不足顶多只会给他们带来一点小麻烦”卢迎姗搂着我低声的说。

    “现在这件事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是继续大刀阔斧调查,要看上头的意思了不用我们来担忧先等等看上头这两天什么动静再说”……。

    荣清涟眼睛里是揉不得沙子的,在抓到王耀阳之后,她就已经带领她的得力手下连续几天几夜对王耀阳展开审讯工作不过不得不说的是王耀阳确实很硬气保卫部门那。

    些审讯手段虽是整得他很疲惫不堪,把他折磨得不要不要的,但硬是没有能撬开他的嘴巴,荣清涟一时半会没有能从王耀阳嘴巴里挖出点东西来把她气得不行我看见荣清涟是玩。

    真的加上这两三天上头也没有什么动静,于是我就跟荣清涟出主意:王耀阳是毛坑的石头又臭又硬,但是我们可以另外寻找突破口比如王学才王学才是同光会的七巨头之。

    一身份比王耀阳更高而且身为同光会的决策人之一,而且他还是同好会在内地最为依赖的人物估计收买关系很多时候都是由王家来出面搞定所以我相信王。

    学才手里也掌握着这边所有受贿人员的名单。我的办法就是直接跟王学才谈,威胁他交出这边受贿人员的名单不但的话他仅剩的儿子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荣清涟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我:“这样用王耀阳的性命威胁王学才合乎规定吗”我振振有词的说“现在非常时期办理非。

    常案子有什么不可以的而且我们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他们都是毒枭每个月走私进来的御米不知道要害得多少。

    人家破人亡你跟毒枭讲仁慈讲道理,那么那些被御米害惨了的人,谁来对他们仁慈”荣清涟开始是不同意用这些不合规定的手段来弄。

    到犯罪证据的但是被我搬出那些被御米祸害的家庭之后,她的心瞬间就坚硬了许多不过还是有点犹豫我就说道“这件事有点不合乎规定。

    而且是得罪人的事情所以荣少校你别管了,交给我去跟王学才谈判处理就好比较我是民兵而且我不按规矩办事经常闯祸是出了。

    名的上头罚我也不怕你是荣老的孙女,而且是在部队保卫部门工作,不适合做这些坏事。”荣清涟闻言忍不住朝着我翻了个白眼这古板的跟数学女老师般的女子在。

    翻白眼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还是很有女人味的。她权衡再三,最终还是同意了“行反正你是混世小魔王嘛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

    ”王学才是华夏道上四大家族之一,我要弄到他的联系方式还是信手拈来,我当天就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那段是他的秘书接的电话询问我是谁“我是夜皇陈成。

    让王学才跟我通话”王学才的秘书听到夜皇陈成几个字瞬间就沉默了下去然后立即匆匆忙忙的去把手机递给正在后院里练太极拳的。

    王学才原来自从王琼死了,我去参加丧礼还开枪打伤王学才的脚,用王学才当人质救走罗睺之后王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的名字王学才知道自己儿子出事。

    这几天正担忧不已他已经两次去拜访梁厚仁,希望梁厚仁能说句话,解除儿子现在的危机。但是这几年炙手可热的梁厚仁在这件事上表现得非常的谨慎似乎不想。

    掺和王耀阳的事情毕竟王耀阳底子不干不净,人家梁厚仁不久就要竞选下一任总里了可不想惹事上身授人把柄不过梁厚仁跟王学才。

    关系还是可以的虽然不直接插手这件事,但是他表示会去见见荣老,从荣老那里探探口风也会在荣老面前替王家说两句好话如果荣清涟跟我。

    调查这些事荣老肯定是默许了的,梁厚仁希望能说服荣老低调处理王耀阳这件事。荣老如果要放过王耀阳很简单只吩咐荣清涟把王耀阳交给国际刑警让非洲的国际刑警。

    把王耀阳带走带回非洲国际审判王耀阳在那边犯下的罪行就k了反正大家都知道这些所谓的国际刑警其实就。

    是王家找来的目的不是抓王耀阳去非洲审判罪行,而是变相的从这里救走王耀阳。王学才正在等梁厚仁跟荣老的消息没想到我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陈成。

    你又玩什么花样”我笑了笑:“你儿子嘴巴很硬,荣清涟用了很多问话手段你儿子都挺过去了他准备由我来接手。

    我跟我的手下亲自审讯不过相比较荣清涟的那些审讯手段我的办法要血腥残忍一些所以打个电话来跟你先知会一声。

    ”王学才勃然大怒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没有什么意思,就是你儿子如果嘴巴太硬的话我担心他在我手下撑不过去”“你威胁我”“我。

    是给你提前有心理准备免得突然听说最后一个儿子死了,你会承受不了。”“你敢”“呵呵我有什么不敢军方秘密调查罪犯死个把犯人很。

    正常的事根本不用给你们交代。”王学才闻言,很久才缓缓的问道:“你想怎么样?”*子网首新更q广告少s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m.。

章节目录

我是丑八怪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白玉求瑕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我是丑八怪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