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与静和齐襦天在江上兜兜转转许久,终于在京城某处的河岸旁停脚。向船家致谢后,二人站在岸旁,眺望着京城繁华的面貌。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江与静的肚子也不听使唤开始叫唤起来。气氛中明显有着一丝丝尴尬,她不好意思挠挠头“呵呵那个什么饿了吧我请你去酒楼搓一顿。

    吧”饿的应该是江与静一个吧,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齐襦天只好给她台阶下:“嗯,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的菜与酒都是上品怎么样走吗”齐襦天眸子含笑。

    看着她窘迫的样子觉得她愈发的迷人和好笑江与静听着感觉他在挑衅自己没钱一样豪爽应下“走啊怎么。

    不走走走走你带路”她不耐烦地催促着他,钱事小,饿死事大,没钱她也得喂饱自己先反正身边跟了个亲王不至于吃霸王餐到了齐襦。

    天所说的地方江与静被那酒楼的名字和装潢震惊到了。醉仙楼?看上去好像很贵的样子这厮真的打算大宰她一顿了吧江与静还没踏入。

    那半步就感觉钱在流失心在滴血。江与静之前把话说满了,硬着头皮也得把这顿饭请了进了里面她叫来店小二愣是没看菜单一眼“去把。

    你们店里的招牌都拿来再上两壶淡酒。”懒得计较这里有多贵,需要砸多少钱,江与静放弃挣扎直接喊了这醉仙楼的招牌菜来要知道最贵的就属这。

    招牌菜了店小二见他们衣着打扮不错,腰间的玉佩也是价值连城的那种,便毕恭毕敬直直按照江与静说的给他们上菜上酒饭饱酒足后江与静叫来店小二。

    准备结账在知道数额后难免还是被吓到了。她默默掏钱,发现还是足够的便松了口气。面子没丢还是可以的只是花了那么多银子她心疼肉疼出了醉仙楼江与静。

    没回江府而是被齐襦天带到辛亲王府小聚。看到偌大的王府,江与静突然想起许久未见的齐君清来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不如。

    她去他府上看看江与静抿了几口茶,起身对齐襦天说道“齐襦天我现在要去汝贤王府找齐君清就先告辞了”齐襦天。

    心中猛然一震脸色沉下来,语气也没再柔和:“不行!”他怒喝一声让江与静吓得身形一抖,感觉莫名其妙便开口问道“为什么”怎么每次在他面前提及齐君清他情绪就有。

    这么大波动他们不是兄弟吗?手足之情莫非竟是这般不好?齐襦天没再说什么,只是让人将她软禁在自己府内的客房里要知道他怎么会将自己心属的女子拱手。

    相让而且对方还是他一直很看不爽的齐君清。他就不明白了,他处处比他好为何又要处处和他争处处和他抢江与静被齐襦天软禁的那一。

    刻心里是懵逼的她不觉得自己哪里有惹到他怎么说关她就关了要不是她脾气好这次又是他帮了她很多。

    她可能会直接当场反抗把齐襦天狠狠揍一遍解气再说。现在除了想办法逃离这里剩下的就是坐以待毙了而她可不愿做。

    坐以待毙的人江与静在一个小婢女给她送饭的时候,假装哪里痛叫唤出声那小婢女也是天真信以为真开了门急忙上前查看她。

    然后就被江与静猝不及防的一记手刀,敲晕在地。看着婢女晕在地上,江与静俏皮吐舌,抱歉啦和婢女换了身衣着江与静畅通无阻地从辛亲王府溜了出来离开。

    之际她回眸含笑看了那王府一眼,这点小事能困惑到她?笑话。江与静凭着记忆来到了齐君清所在的汝贤王府她让门外的侍卫不用通报。

    她自己进去便可那些侍卫都见过江与静,便都没阻拦,也没到里面通报齐君清。江与静抱着忐忑不安的心入了汝贤王府开始寻找齐君请的身影来。

    最后在他府邸的花园见到了他。不过不是他一个人,还有那李赫之女李梦。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格外刺眼。齐君清一向清冷可这时脸上却浮着淡淡的笑意江与静不知为何。

    只觉得心中很是生气气极之下,她不管不顾,又直接回了江府。她气势汹汹走进江府偶遇了江娴这时候她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所。

    以打算不理会径直从江娴身边走过去。哪知,江娴却阴阳怪气冷嘲热讽道“哟江与静你也知道回来莫不是被人抛弃气不过回到江府讨。

    安慰来了”江娴并不知情她看见什么遇见什么,只是想简单挑衅她几句罢了,就像平常一样江与静却怒火攻心情绪没控制好黑着脸上前给江。

    娴就是一巴掌冲动至极看来她也有被怒火支配的一天,可江与静还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她只觉得江娴的话会让她反常也顾。

    不得什么撒了气再说江娴不可置信地捂着脸,刚要骂出口,却被江与静凌冽的眼神和说出的话生生噎了回去“如若你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对你可不是一巴掌这么简。

    单的事了”江与静嘴上说的平静,可那冷厉的眸光,却让人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江娴气极,又不能拿她怎么办只好去找江婧评理江与静任由她如何在江婧面前添。

    油加醋抹黑自己因为她这次真的是太冲动了。根本,不像平日里的她啊。江婧见江与静沉默不语没有反驳什么便默认了江娴的告状可他知道江。

    与静若非反常是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的。他只好将计就计将江与静关在院子里不让她出门让她好好一个人冷静一下。

    江与静只身待在房间里细细想着之前发生的事。突然意识到,她这一天天的,好像一直再被囚禁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绝对不超过一个时辰呵呵这一天。

    过的可真是糟糕透顶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江与静终于还是静下心来禁闭解除以后她头次乖巧的待在府里。

    哪也不去在外人看来她怕是心静过头了。齐君清终于得知江与静回了京城,而且已经回了江府便在知道的第一时间来江府找她江与静冷静是冷静了但不。

    代表她已经消气躺在床上看古书的她听到这个消息后。江与静头也不抬的吩咐道:“请他回去吧就说我没那个时间没那个精力没那个心情见他”她。

    的面上没有起任何波澜仿佛齐君清和她半点干系都没有。她说的笃定,任由身旁传话的妙儿如何劝说自己“可是……小姐……”妙儿还想说什么却被江与静不耐烦打断。

    “妙儿何时这么磨叽了莫不是被那齐王爷收买了?”江与静还在气头上,就算是妙儿,她也可以一起数落妙儿委屈不好再劝解什么只能按着她说的去做。

    却在转身的时候看见了一脸漠然的齐君清。她心中一喜,终于有人来治治她家小姐了。妙儿上前欠身喊了句王爷后识相地退出房去江与静皱眉还没完没了了。

    她白了一眼齐君清渣男!便将视线锁在手中的古书上,却无心看下去,但更无心理会齐君清。齐君清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上前试探性地问道“你。

    是在生气吗怎么我来了都不理我?”而且他刚刚没听错的话她说她不想见他他不记得他哪里有惹她不高兴吧女人心海底。

    针去了一次医神谷就变成这样了?江与静则冷哼一声:“王爷说笑了,我哪敢生您的气如果王爷没事就请回吧我这里不适合王爷多待呢。

    ”她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现在说话像极了深宫怨妃,怕是受了什么刺激齐君清无奈只好继续追问“不是如果我哪里惹。

    你不开心了你和我说我认错还不行?”一向清冷的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江与静被他突如其来的妥协烦忧到将书搁置一边起身面对面对他说道“王爷请。

    回吧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说着,她便往门外走去,背影甚是潇洒。齐君清能怎么办当然是跟着求原谅啊可他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得罪这个姑。

    奶奶了齐君清跟了她一路,解释了一路,但江与静仍旧不改初衷一直赶他回去。其实他这么坚持着和自己解释心中的气愤早已有些被消磨殆尽就。

    在他不厌其烦重复第无数遍的时候,江与静本想着原谅他的。可谁知,齐君清的脾气却上来了。他面色微沉将她扯入怀中江与静还没反应过来下巴便被他硬生。

    生捏起让她不由仰视着他。下一秒齐君清低头狠狠堵住了那张一直说着拒绝他的话的红唇。

章节目录

考古娘子做皇妃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江若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考古娘子做皇妃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