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回神念沈衣雪缓缓睁开了眼睛,瞬间映入眼帘的,就是轩辕昰焦急关切的目光:“丫头……”沈衣雪勉强扯出一个微笑,这才觉得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头痛欲裂,想必是最后被桃花姥姥和那鬼雾凝聚的男子双方天道之力的碰撞,被迫从葬神渊上空离开的时候受到的损伤心中了然的同时又是一阵后怕这天道之力果然非。

    同凡响竟然连自己的神念也可伤到。轩辕昰见少女脸色苍白,身子也摇摇欲坠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扶关切问道“你怎么样”沈衣雪这才。

    稳住了身形正要回答孔微海急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情况如何?”轩辕昰皱眉,忍不住出言讽刺:“你就只关心那个桃花姥姥么”然而对于轩辕昰的不满孔微海却是完全。

    视而不见只是一脸殷切地盯着沈衣雪,让沈衣雪都不由生出一种若是再不赶紧回答就罪大恶极般的感觉来可沈衣。

    雪后来被桃花姥姥和鬼雾凝聚的男子形象,双方天道之力碰撞之下将神念反弹出葬神山至于后来的情形更是一无所知又如何回答孔。

    微海的问题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沈衣雪沉吟了片刻,将自己神念进入葬神山之后所看到的情景一一详细叙述了出来到后来就连道空和言寂也凑上前来跟。

    着孔微海一起听“天道之力的碰撞,实在是太可怕了”沈衣雪苍白着小脸心有余悸“竟然能将我的神念也。

    反弹出来”言寂与道空不同,就算也在关注着葬神山的情景,眼角的余光却从未从沈衣雪的身上离开过,只是不想激怒轩辕昰这才一直都做出目不斜视的表情来在听到沈衣雪。

    说能她的神念能够缓缓进入葬神山的范围时,就忍不住流露出了诧异之色,同时又觉得在情理之中,毕竟方才那能够阻挡神念的鬼雾却是阻不住这丫头的神念的而自。

    己和道空孔微海的神念还没有到葬神山就被反弹了回来整个心神都受到了剧烈震荡以至于七窍流血简直是要多狼狈有。

    多狼狈而这丫头的神念却还能散发到葬神渊的上空,这本身就说明了她的神念之强大。呵……这丫头。言寂将最后两个字在唇齿间慢慢细品似乎这两个字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

    让他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尔后又摇了摇头,试图将心底莫名的情绪一并甩离,然而却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根本就是徒劳在心底轻叹一声竟是愈发坚。

    定了要将一身真气散入神界的想法。至于轩辕昰的敌意,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或者说,一开始就根本不曾重要过他在意的是她而不是轩辕昰道空的脸色却是最为难。

    看的一个或者说也是变化次数最多,最为精彩的一个:“你说什么?那个妖修……不,桃花姥姥说她最多只能坚持三天”轩辕昰看了道空一眼冷哼一声竟是。

    抢在了沈衣雪之前开口“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们神界佛宗,多么高高在上,简直就是无所不能哪里还需要来询问一个死对头”这话一出道空的脸色就。

    更是如同调色盘一般红了白,白了青,青了再紫最后涨成了猪肝颜色所以沈衣雪想要回答的话一时也就。

    没有说出来而在听明白一切,收敛了情绪的孔微海,竟也趁机再次发挥了毒舌之能事“衣雪师侄是我方才记错了还是现在听错了。

    我记得有人说过神魔对立,不可调和,若是求到你这天魔女的头上,是会让神界中人寒心的哦。”话音未落便不由分说朝着轩辕昰使了个眼色二人如同心有灵。

    犀一般竟是不由分说一左一右将沈衣雪给架了起来,一个驭气,另一个施展轻功,直接朝着界河对岸就飞了过去只剩下了言寂和道空两个道空还想开口。

    才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了人影,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忍不住朝着言寂抱怨道“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道宗的人。

    一声不响就自立门户还……还勾结天魔女,狼狈……”剩下“为奸”二字还灭有出口,道空就觉得眼前一花一道银色的流光闪过定睛看时言寂人已经在半空当中朝。

    着孔微海和轩辕昰沈衣雪的方向追了过去,只留个他一个背影道空几乎都要将心肺气炸恨恨地盯着界河上空三前一后四个人。

    竟是再也维持不住一宗之主的风度,忍不住跺脚破口大骂……沈衣雪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位曾经的微海师伯竟然还有如此顽劣的一面更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与轩辕昰达成共。

    识一个眼神的交换竟然能将自己给架到了半空中。她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挣扎,然而又想到这两个人是孔微海和轩辕昰对于自己也没有恶意再加上身。

    出半空脚下就是突然变得湍急起来的界河河水,也就老实了下来,也不问二人的目的为何,只说了一句“我自己能够驭气”孔微海自然是没有意见闻言立刻松开。

    了沈衣雪的手臂于是也就只剩下了另一边的轩辕昰还架着沈衣雪的手臂不肯松开。沈衣雪自知拗不过轩辕昰于是也就由着他去了却不料刚松开她手臂的孔微海突然。

    轻轻地“咦”了一声随即就是一声轻嗤:“看来,还真脸皮够厚的。”沈衣雪一愣,身边的轩辕昰已经顺着孔微海的视线扭头往回看过去于是就看到了正追上来的。

    言寂英挺的长眉微微皱起,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还真是死皮赖脸!”这……言寂竟然丢下了道空也追了上来正寻思的工夫言寂银发飞扬衣。

    袂飘飞人已经来到三人背后,看了看面沉死水的轩辕昰,又看了看一脸探究和戏谑的孔微海,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满脸迷惑不解的沈衣雪身上道“道空宗主与你所。

    签订的血契我不知然而我自己所签血契却是再明白不过整个道空修者的命运如今全都系于你一人只身……”一提到这件。

    事情轩辕昰顿时不耐烦起来:“还不是丫头心软,被你算计了!”言寂却是充耳不闻只是目真诚地看向沈衣雪“我知道我再多解释你也会认为只是。

    借口所以我也不解释什么,只是前来表明态度:不管佛宗如何道空如何我言寂我道宗修者必定站在你这边”这话说的字。

    字铿锵掷地有声甚至在提到道空的时候连后面的“宗主”二字也省略语气中却又带着前所未有的决绝让沈衣。

    雪一时都不禁为之动容就连孔微海,也将下面要说的讽刺言语悄然收回只有轩辕昰脸色更加阴沉好像即将喷发的火山重重地冷哼。

    一声听得沈衣雪的心都跟着一缩,不知道哪里又招惹地他不高兴了不过言寂却是视而不见又好像熟视无睹神态自若地跟在沈衣雪。

    身后保持着两三人的距离。四个人很快到了界河对岸,也就是孔微海刚刚宣布建立的妖宗境内此刻妖宗那些修者也都集中到了界河岸边眼见孔微海到来一。

    个个自然是躬身施礼齐齐口称“宗主”。孔微海的目光一一从这些修者身上掠过,总共也就只有二三百人的样子比不得佛宗更比不得道宗人数众多。

    妖修飞升之艰难由此也可见一斑。“妖宗成立匆忙,又逢神界处于多事之秋”孔微海的声音不高不低恰到好处地展现出了他作为宗主的威严。

    来“冠冕堂皇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现在问你们,已经领悟了天道之力的修者,有多少”那些妖修不知道孔微海突然问出这个问题是何意在呆愣了一。

    下之后立刻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孔微海也不制止,就由着他们小声相护交流,反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后来跟上来的言寂却见对方一脸沉思陷入也。

    在思索自己方才那个问题的真正用意。那葬神渊中的鬼雾,蕴含着类似与天道气息的力量唯有以天道之力对抗然而这神界中的。

    修者大能其中的任何一个,所感悟出来的天道之力,在那鬼雾面前被克制本来就没有任何优势那力量就更是渺小如同萤火皓月根本。

    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就连桃花姥姥那样,与神界同寿,感悟天道之力最早,时间最长的修者大能也只敢说最多压制那鬼雾三天那鬼雾所蕴含的类似于天道气息的。

    力量之强大也就可想而知。所以,想要对抗鬼雾,彻底将其驱逐,保住神界,也就只有将那些修者大能所感悟出来的天道之力集于一人之身或许才可。

    有与鬼雾正面一战的能力可不同的修者大能,因为所修法门不同所感悟出来的天道之力自然也是有所不同就。

    算都肯贡献出来又有什么人能够兼容并蓄,将这些不同的天道之力完全包容并转换成自身的天道之力呢想到这里言寂的目光不由。

    自主地落在了处于他正前方的沈衣雪身上,想到这个少女身上那七彩绚丽如同彩虹一般的混沌之气在随着少女的纤纤素手挥洒而。

    出时就好像随手从天边牵来一道彩虹,让本来就风姿绝艳的少女,更添了几分瑰丽梦幻的美好是那样的惊心动魄混沌之气可包容。

    一切。

章节目录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三世历劫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