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沈衣雪等三人言寂独自在山谷上方的悬浮着,沈衣雪与轩辕昰则是在山谷之外悬浮,三个人的下方,是山谷草地。而突然沙沙作响的,则是不远处的几个小树!三个人同时一愣,下意识地朝着那那几棵小树看了过去,这才发现那几棵好像正在遭受狂风洗礼的竟然是几棵小柳树因为晃得。

    太厉害就连叶片都根本着落下来不少。只是,现在,此刻,哪里来的狂风?三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不解突然言寂就变了脸色失声道“不。

    对柳无眠”沈衣雪突然就想了起来,还有个留在葬神山前的柳无眠。桃花姥姥说她的本体遍布六界所以能够知道六界的一切事情而柳无眠的实力不如桃花姥。

    姥无法遍布六界想必遍布一个神界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如今这几棵小柳树无风自动,几乎能把自己晃断难道竟然是柳无眠在通过本体在神界的分身朝着他们。

    呼救能威胁柳无眠的也就只有葬神渊中那个缩在点星楼里面的白玉沉再想到山谷中央突然涌出来的将保护幻。

    如魔帝意识的真魔气几乎吞噬殆尽的鬼雾,此刻柳无眠通过通过本体分身,来向他们三人发出求救信号,也就不足为奇了一想到白玉沉很可能已经从他的“乌龟壳”里面冒。

    了出来轩辕昰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现在马上赶回去”随即另一个问题立刻就摆在了他们的面前来的时候先是。

    轩辕昰与沈衣雪驭气而行了整整四天,而后沈衣雪心中动疑被轩辕打晕一直暗中跟踪的言寂出现三人又走了差不多四天。

    前后一共是八天的时间就算是如今情况紧急,三人全速赶路,比来时的速度快上一杯,那也得走四天的时间而依着之前那鬼雾的蔓延速度再加上现在佛道二宗恐。

    怕连个压制白玉沉的修者都没有。不要说四天,就是四个时辰,恐怕葬神山周围,都会完全被那鬼雾所侵占到那个时候恐怕他们尚未返回葬神山找到白。

    玉沉就先陷入了鬼雾当中!对于这个问题,轩辕昰是无所谓,毕竟他的目的是要返回去找白玉沉算账而不是挽救神界的佛道二宗可。

    是对于言寂却是不同了就算他对于道宗的修者心中失望,然而毕竟还是神界众人是无论如何不也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神界沦为一片鬼蜮而就。

    在他们三个人因为返回的问题而意见无法统一,各执一词的时候那几棵剧烈摇晃几乎连树叶都要晃得掉光的小柳树就。

    开始枯萎不过一转眼的工夫,竟然好像经历了一场寒冬,再也看不到一丝生机!枯黄萎败,甚至有些发黑的纸条在一片青葱绿意当中分外显眼也分外触目惊。

    心看得言寂的脸色也如那枝条一般枯黄萎败下去。言寂深深地叹了口气趁着动用神界本源之力的时间尚未结束青蒙蒙的光芒与银。

    白色的真气同时耀出混杂在一起,银中微微泛青,转瞬之间将三人再次包裹起来驭气而起沈衣雪只觉得言寂所释。

    放出来的银青色的光芒当中,似乎蕴藏着某种极大的力量,一瞬间似乎都有种这一片天地当中,自己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感觉银青色的光芒笼罩之下感觉不到一。

    丝罡风甚至就连视线也被那银青色的光芒所阻,看不到外面的风景。然而,也不过是三五个呼吸的光景沈衣雪就觉得那银青色的光芒骤然散去重新显露出外面的风景来。

    让她连动用神念窥探外界的时间,都没有找到!银青色光芒甫一消退,沈衣雪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但是她就是轩辕昰似乎也有些不敢。

    相信时间的眼睛葬神山的方向,一朵青黑色的,状如蘑菇的云团,上面夹杂着丝丝缕缕宛如血丝一样的血色雾气突兀地出现了二人的视。

    线当中几乎是近在咫尺突然,那青黑色的鬼雾一阵翻腾,一片翠绿色的光芒,尖锐如刀,从鬼雾下方刺穿露出尖锐锋利的刀尖来然而转眼却又被鬼雾淹没下去只。

    是不过片刻的工夫他们竟然离葬神山这样的近了?沈衣雪心中有些疑惑,忍不住转头,正要开口,在看到身旁的言寂时不由又是一愣如果说先前在那山谷上方的镜像消失以。

    后言寂还只是满身浓浓的疲惫,那么现在的言寂,竟然好像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十几年的岁月对于寿命漫长的神界修者还说实在算不得什。

    么何况他们一个个都不但单纯地只依靠外表就能断定年龄。就比如言寂,外表虽然一直都是二十多岁,将近三十的样子实际上在神界就都已经有好几千年了而这一刻的苍老却。

    是改变的外貌让言寂瞬间从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变成了一个满面沧桑的中年大叔形象如果不是那一头银色的长发还有那一身熟悉。

    的白衣还有全身那种弄得化不开的孤寂,沈衣雪几乎都要以为自己的身边突然换了一个人似乎是感觉到了沈衣雪略带诧。

    异的目光言寂的嘴角浮起一抹苦笑,然而却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只是一指半空当中的鬼雾“此地离葬神渊已经。

    不足百里”其实他都不用说,因为不管是轩辕昰,还是沈衣雪,都已经看到了那近得快要道眼前的鬼雾所以竟是丝毫都没有想到言寂突然在此地停下来并非。

    是因为力竭而知以为有此刻葬神渊的情况,已经无法再继续前进了。不足百里,对于一个神界修者来说,在全力驭气的情况下也不过是盏茶的时间轩辕昰看了一眼正一脸。

    诧异地打量着言寂的沈衣雪,心中突然泛起一丝无力感。身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身看向翻腾涌动着朝四面八方扩散的鬼雾一咬牙纵。

    身掠起手中的战天剑直接就是一剑劈了出去!剑气纵横,煌煌然浩气冲天凛凛然不可侵犯轩辕昰也紧跟着那剑气而起。

    恍如一道黑色的闪电顺着被战天剑劈开的鬼雾,直奔葬神山方向心中的憋屈怒火他不能也不忍朝着身边的女子发作但是。

    找白玉沉发作一番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沈衣雪没有想到轩辕昰竟然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就直冲葬神山而去楞了片刻。

    才反应过来然而在经历过幻如魔帝埋骨山谷中的种种,二人之间,似乎生出了一层无形的隔阂只是却又无人愿意直面虽然只剩下了她和言寂二人然而气。

    氛似乎却比眼前正滚滚而来的鬼雾更加压抑。沈衣雪本来想问言寂为何瞬间苍老,然而就因为轩辕昰一言不发地离开也就没有问出来沉默了片刻又犹豫了许久终。

    究是拿不定主意是否该追上前去。轩辕昰与白玉沉之间的恩怨,可以从今生追溯到前世,是名副其实的新仇旧恨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沈衣雪觉得就算是自己追上去轩辕。

    昰也未必肯领情然而眼前的鬼雾滚滚,翻腾如同海浪,比之前几次加起来更加来势汹汹,她又不能不担忧因此一时间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犹豫在了那里言。

    寂见她犹豫沉默了半晌终于是试探地唤了一声:“丫头?”沈衣雪一愣没有想到言寂竟然也如同轩辕昰和历劫一般不敬自己同意如。

    此自然地就将这个称呼给拿来运用,然而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刻意忽略含糊地应了一声言寂问“轩辕昰与那葬。

    神渊中冒出来的鬼雾人之间,是否曾今有过什么恩怨?”然后也不等沈衣雪回答,好像自言自语一般地又道“之前我见他一见到那鬼雾人突然就性情大变好。

    像成另外一个人甚至都不许你插手,不是又深仇大恨,又是什么?”杀身,囚魂,当然是深仇大恨,简直就是不共戴天何况还以此来威胁沈衣雪让沈衣雪以真魂换真魂不。

    过言寂说了这么多沈衣雪也总算是明白了他真正想要说的那就轩辕昰与白玉沉之间的恩怨她并不适合插手对。

    此沈衣雪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默然半晌,问:“那你呢你准备去哪里”言寂道“我去道宗看看情况也……”“做个。

    了结”四个字他没有对沈衣雪说出来,然而神色中的决然却已经说明了一切。沈衣雪自然是不知他心中所想,点了点头“那你自己去吧我还是去葬神山”她只是不插手白玉沉。

    与轩辕昰之间的恩怨然而却不代表她会远离轩辕昰,远离轩辕昰与白玉沉交战之处。言寂要去道宗,要想经过佛宗境内到达葬神山越过界河而沈衣雪要追着轩辕昰而去。

    自然也是要先经过佛宗然后才能到葬神山,只是到了葬神山之后不再越过界河而已所以这两个人虽然目的地不同但。

    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沈衣雪与言寂的方向还是一致的。青黑色的鬼雾中间夹杂这丝丝缕缕鲜红色的血雾铺天盖地而来。

    沈衣雪与言寂转瞬之间就进入了鬼雾当中。七彩光芒凝聚的护罩,瞬间将这二人包围同时也将那鬼雾隔绝在外不过沈衣雪很快就。

    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章节目录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三世历劫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