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总算是回到了原点历劫和夜天纵的脸色,却也同时变得凝重起来。这一次先开口的竟然是历劫,他说:“原本,我的确因为发现言寂离开了洞府才追出去的。结果一出洞府的大门,就遇到了急匆匆赶来的这位魔帝陛下……”“魔帝陛下”这四个字若是从其他魔界修者口中说出来那自然。

    是无比高贵尊重可从历劫这个护天道人的口中说出来,却好像完全变了味道就是夜天纵性子再粗犷也听出了嘲讽之意于是忍不住打断“历。

    劫你什么意思”历劫神情淡淡,似乎夜天纵突然爆发出来的怒火根本就影响不到他:“不然呢”夜天纵一愣随即也有些泄气这个问题还的确是个问题。

    让历劫和沈衣雪一样称呼他“大哥”?就算历劫愿意,他夜天纵也不愿意可正如历劫所言他不称呼他“魔帝陛下”又应该称呼他。

    什么这个问题竟然还真的将夜天纵为难住了。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夜天纵就烦乱地一挥大手,没好气地道“你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反正你身份特别怎么。

    样都行”沈衣雪有些无奈地看着两个人:“现在,是纠结一个称呼的时候吗?”夜天纵恍如醍醐灌顶又如大梦初醒一拍脑门“哎呀我怎么将如此重要。

    的事情都给忘了”一开始的时候曾经提到过,因为魔界中人对于幻如魔帝的洞府有着说不出的忌讳而幻如魔帝又是女子居住的。

    洞府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有些不太适合夜天纵所以夜天纵是在圣山周围重新开辟出来的洞府而历劫也。

    就刚刚从幻如魔帝的洞府当中追出来,环顾四周,结果还没有发现悄然离开幻如魔帝洞府的言寂,就看到了迎面驭气飞来的夜天纵因为对方的身份历劫也不得不暂时停下寻。

    找言寂的脚步迎上了急匆匆的赶来的夜天纵。结果,夜天纵连平日的见面时候的客套都没有直接拉着历劫就往圣山的方向飞“圣。

    山出大事了时间紧迫路上再说!”历劫一愣,但是见对方神色凝重又无比急切同时神念又感觉到圣山上空那紫色的。

    真魔气云层也的确是翻滚涌动地有些异常,心中直觉不好,于是也就跟这夜天纵飞到了圣山之上两个人身形如电迅速穿过真魔气云层却发现那云层竟好像比之。

    前稀薄了不少说到这里沈衣雪忍不住出言打断,问道:“你们的意思是说魔界的真魔气在减少”夜天纵皱起眉头目光中却又罕见地。

    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来他没有回答沈衣雪的问题,之色轻轻地摇了摇头。摇头的意思可不少否认魔界真魔气在减少而是在告诉沈衣雪他根本就不知。

    道魔界的真魔气为何就突然减少了,到现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圣山的山巅,在紫色真魔气云层的包围当中却又十分玄妙地形成一个以圣山的山巅为中心并不算大的空间。

    也就是此刻沈衣雪历劫和夜天纵三人所处的云层之上。实际上,在他们的头顶上空不足一丈的地方仍然还是翻滚的紫色真魔气就连四。

    周在肉眼可见的范围之内,也仍然被真魔气云层所充斥着历劫随着夜天纵飞到圣山的山巅二人也就刚刚在山巅。

    的平地上落足就感觉头顶上的紫色云团好像受到了某种攻击,以二人头顶上空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深深的旋涡出来四周的真魔气好像受到了某种吸引瞬间就朝着那旋涡。

    的中疯狂地涌了过去因为云层涌动的速度太快,以圣山的山巅为中心,竟然还形成了一股力道不消的旋风吹得二人的衣袍都猎猎飞扬眼看着那些真魔气如同陷入黑洞。

    一般地有去无回夜天纵也急了,双手翻飞,一道又一道紫色的真气,朝着四面八方打出去将圣山四周的真魔气云层瞬间就与头顶上的旋。

    涡分离开来那旋涡自然是不甘,突然暴涨,继续吸收着周围的真魔气,夜天纵不得已之下只能先将分离开来的云层朝着圣山的山脚下压去而历劫自然也。

    没有闲着在头顶旋涡形成的一瞬,金色的真气笼罩全身,整个人就如同一柄金色的利剑直刺入二人头顶当中的旋涡当中一瞬间历劫只觉得自。

    己好像到了旋涡的中心满眼都是朝着一个方向急速涌动的真魔气云团满眼都是紫色他继续朝上冲不多时一。

    股强烈的阴冷邪恶的气息突然就当头罩了下来!历劫身上,金光流转,继续硬着那阴冷邪恶的气息向上,一路上如同披荆斩棘所到之处阴冷邪恶的气息纷纷被他身上温暖祥和的。

    金色真气冲散这样他就升高了一段距离,眼见紫色的真魔气云层当中,竟然开始出现丝丝缕缕的青黑色的雾气沈衣雪计划是立刻就想到了曾经肆虐整个神界的鬼雾。

    1当时的历劫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金色的真气再一次满溢而出,瞬间充满旋涡的中心。在这一片温暖心祥和的光芒当中青黑色的雾气如同烟云般消散就连那朝着同一个反方。

    向急速涌动的真魔气云团也逐渐缓和了下来。然后,旋涡开始缩小能够容身的范围也越来越小眼见青黑色的鬼雾完全消失历。

    劫才松了口气一抬头却见一点青黑色的寒芒,自上空急射而下目标赫然正是自己的头顶历劫双手飞速结印瞬间一个。

    金光灿烂的卍字轮应了上去,就听“铿”地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传来却又只在不大的旋涡中心空间内回荡紫色的真魔。

    气受到了震荡再一次开始翻涌起来。而这一次的翻涌,却不再如同方才那般朝着同一个方向,就连速度也缓慢了下来只是却开始朝着旋涡中空的地方涌来历劫只觉地。

    青黑色的寒光再次一闪等他抬头再想要看时,却发现早已失去了那青黑色寒芒的踪影满眼都被紫色的真魔气云层充斥着就在这真魔气云层的包裹当中。

    历劫依靠着身上的金色真气,又朝上飞了一段时间发现除了紫色的真魔气云团再无其他一切都恢复如常也就只。

    能先落下身形至于他的感应到沈衣雪离开幻如魔帝的洞府,其实正是冲入真魔气旋涡当中的一瞬因为知道夜天纵正在将真魔气暂时下压。

    沈衣雪体内混沌之气又面临枯竭的情况,所以历劫才会以神念告诉沈衣雪,让她先回幻如魔帝的洞府当中只是却没有料到沈衣雪根本就没有听他的话不但跑出去寻找言。

    寂还遇到了偷偷潜入圣山附近,意图求见沈衣雪的任向东等四兄弟更没有想到沈衣雪和言寂东南西北四兄弟会“恰巧”。

    深陷夜天纵全力下压的真魔气云层当中,沈衣雪无奈之下,融合同化真魔气为混沌之气造成体内混沌之气失去平衡结果历劫。

    刚刚从真魔气云团的漩涡当中,落到圣山顶上,就感觉到了沈衣雪混沌之气的变化于是就投下了自己的真气只是这个举动却引。

    起了夜天纵的不满夜天纵觉得,沈衣雪本来就是魔界的天魔女,体内的混沌之气中,代表魔修的紫色光芒更加强盛一些也是无可厚非历劫根本不应该人为干涉因此在看。

    到历劫的真气透过真魔气云层融入沈衣雪的混沌之气当中后,夜天纵愤怒之下,凝聚真气,朝着历劫劈了过去沈衣雪从真魔气云层当中探出头来的时候都已。

    经是夜天纵朝着历劫辟出的第三道真气。前面两道,都被历劫躲避了开去,因此在夜天纵第三次朝着历劫劈出真气的时候也没有察觉到沈衣雪会突然从身。

    后的云层中探出头来再之后的事情,沈衣雪自然就知道了。不过在听沈衣雪提到言寂的时候,夜天纵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直到沈衣雪将问题都问完他和历劫都回答完这才故。

    作轻松地问道“衣雪妹子,这个言寂,是跟着你从神界过来的?”沈衣雪一怔,随即抬头看向夜天纵,只见对方的眼眸深沉其中蕴含的意味却是不言而喻既然对方都已。

    经猜到了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何况这件事情,在言寂离开幻如魔帝的洞府遇到东南西北四兄弟之后也根本就隐瞒不住因此沈衣雪也就将。

    言寂的身份以及最后神界佛道二宗的修者合力一击言寂挺身相救的事情和盘托出甚至还告诉夜天纵方才那个向。

    自己祈求神界本源之力的灵虚子,就是处处排挤言寂的最主要人物!沈衣雪说完,历劫的神色再次变得不自然起来夜天纵却是沉默片刻看着历劫“那个言寂就是你当日拖在。

    身后的金色大茧”“正是,”历劫苦笑,然后又解释道“当时突然多出一个人来我也有些始料未及但一时也不可。

    能将其再送回神界又不想在魔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就只好出此下策了”夜天纵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犹豫。

    了一下看向沈衣雪“衣雪妹子,虽然事出意外,但也是情有可原。这个言寂又算是你的救命恩人按理说我是不应该多说什么的可是—。

    —”。

章节目录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三世历劫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