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秀秀跪在轩辕昰的面前以首触地,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光洁如玉的额头都是红肿一片,看得沈衣雪心中都有些不忍起来。“之前是秀秀不知实情,言辞有所冒犯。”阮秀秀一张秀气的小脸倔强地仰起来,看的轩辕昰浑身不自在“只是轩辕大哥的内力和轻功让身为魔痴的秀秀看到了希望。

    还望轩辕大哥成全不求能够如同冲儿一般,被收入门墙。只求轩辕大哥能够指点一二秀秀此生都感激不尽……”轩辕昰的脸。

    黑的不能再黑阴沉地几乎都能滴出水来,浑身更是好像被无数根软刺同时扎满说不出的不自在他就纳了闷了他自始至终也没有说几。

    个字更没有出手做什么就连阮秀秀险些跌入溪水当中也是视而不见任由沈衣雪去救人他自觉已经十分努力地降低存。

    在感了怎么就还会引起这个阮秀秀的注意来?也不管脚下的女子额头都磕破了皮,渗出了血珠,轩辕昰咬着牙不悦地瞪着阮秀秀一字字道“第一不准叫我大哥我和。

    你不熟第二我没有任何兴趣收徒!”说完这两句话,也不管众人是何表情,轩辕昰一扯身边沈衣雪的衣袖就拉着她从阮秀秀的面前离开剩下阮秀秀。

    苍白着小脸衬得上面的血珠愈发鲜艳显眼。阮向真看看轩辕昰和沈衣雪,又看了看地上自己的女儿叹了口气上前弯腰想要将阮秀秀扶起来却被阮秀秀倔。

    强推开转头朝着轩辕昰的背影道:“若是轩辕大哥不肯答应秀秀就此长跪不起”听得已经走到一旁的轩辕昰。

    脸色更黑他的话那个女人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是不是?不改口就算了还拿长跪不起来威胁他也不看看他轩辕昰是受人威。

    胁的人吗轩辕昰头也不回,冷哼一声,丢下两个字:“随你!”沈衣雪楞了一下被轩辕昰拉得一个踉跄这才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她知道轩辕昰不是个容易说话的人,对于阮秀秀更是莫名抵触,可拒绝地如此直接如此冷硬如此无情却也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忍不住回头看。

    了一眼阮秀秀竟然还真的跪在地上没有起来,阮向真连续拉了两次都没有拉动!看着阮秀秀青紫一片的额头苍白倔强的小脸沈衣雪心中愈发不忍转头再看轩辕昰一张。

    脸好像被冰层覆盖冷硬,阴沉,愤怒。“轩辕?”沈衣雪终究是心软,试探性地唤了一声“要不……”话还没有出口就被轩辕昰怒气冲冲地。

    打断“要去你去”“我……”沈衣雪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轩辕昰的怒火到底从何而来她想说她若是有内力会轻功早就答应阮秀。

    秀了哪里还会看着阮秀秀求到轩辕昰头上?只是话未出口,却想起了前世时候自己被培育成散功圣女只能积蓄内力却不能用的事情来。

    心头不由一阵黯然继而又想到颜如魅,虽然说她散功圣女的身份是其一手造成然而其对于天魔宗的忠诚却是无人可出其。

    右最后偏又落了个灰飞烟灭,真魂消散的结局。一时间心思恍惚,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却极度地黯然消沉起来轩辕昰半天没有听到沈衣。

    雪的声音终于是忍不住转头朝她看了过来,却见她神色凄楚茫然目光迷惑无助似乎陷入了某种对于往事的回忆。

    当中让他的心都不禁受到了感染,跟着一沉。“丫头……”他心中莫名一慌几乎是下意识地唤了一声同时也终于意识到方才那句话到。

    底哪里不对自从原铭的真魂完全消散,只剩下夜流觞一个真魂主导或者说自从与历劫一同出海莫名进入修真界遇到天机门的那些。

    人之后关于人界关于江湖的记忆,在不知不觉间,就变得淡薄起来!他怎么能忘记了这个丫头的前世曾经被迫服下桃花醉骨丹成为所谓“散功。

    圣女”的事情对于这个丫头来说,那该是一段多么不愉快的回忆而他却在气恼之下说出让她去教导那个阮秀秀的话来他。

    让这个丫头拿什么去教导?沈衣雪沉默着,除了目光中一片迷茫,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却让轩辕昰懊恼自责之余又开始有些心疼这种心疼。

    让他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就好像此刻正抱着小阮冲的阮向真一帮,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弄伤了,碰疼了。然而阮向真之于阮冲虽然小心翼翼却总算还知道该如何做此刻。

    的轩辕昰之于沈衣雪却是没有任何头绪!“丫头……”轩辕昰有些无措,下意识地唤了一声,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沈衣雪还在他的身边不曾远离然而却。

    始终没有得到一丝回应不得已,轩辕昰只得提高了声音,再次唤她:“丫头”沈衣雪又楞了片刻终于是回了神只是看向轩辕昰的眼。

    神茫然中带着说不出的疏离,让轩辕昰心疼地几乎要滴血,连手脚该往哪里放都不知道了!又沉默了片刻,沈衣雪终于是幽幽开口“轩辕我没有内力也不会轻功恐怕教不。

    了那位阮秀秀姑娘”她说的无比认真,却又不带丝毫情绪,不管是恼怒的,还是哀伤的情绪,统统都没有就好像在陈述一个与己无关的事实“我……”这样的沈衣雪让。

    轩辕昰慌乱而无措心疼又懊恼,想要开口解释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只是觉得眼前的女子分明还是那样美得惊心动魄的眉目却又疏离陌。

    生地让他心惊肉跳沈衣雪的目光,却已经越过轩辕昰,落在不远处的阮秀秀身上。阮秀秀并没有因为轩辕昰的转身离去而放弃反而当真如同她说的那般长跪不起不。

    但长跪不起而且还一下一下,用力地朝着轩辕昰的方向叩首,每一下都能听到她额头撞到地面的声音原本额头上海只是红肿一片现在早。

    就血肉模糊只是女子倔强的眼神,却是没有丝毫改变,就连站在旁边若有所思的夜天纵面上都浮现出一丝不忍之色来沈衣雪的心。

    中也有些不忍几乎都要忍不住开口,替阮秀秀去求轩辕昰。然而她终究是没有开口,阮秀秀的确是足够倔强坚持看着也的确是让人心中不忍可沈衣雪。

    心里也清楚她也许只要开口动动嘴皮子,可日后的轩辕昰可能会面临无穷无尽的麻烦更何况轩辕昰心不甘情不。

    愿的就算此刻勉强应下也必定不会真心传授阮秀秀武功,到时候对哪一方恐怕都不好。因此,在看了阮秀秀一眼之后沈衣雪叹息一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选择了沉。

    默然而此刻对于此刻的轩辕昰来说,就算沈衣雪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开口求他,也好过现在的沉默疏冷!阮秀秀朝着轩辕昰的方向磕了多少头恐怕连她自己都记不清轩辕。

    昰阮向真和沈衣雪只能看到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鲜血从额头蜿蜒下来只有一双漆黑的眼睛依旧闪烁着坚持的光芒摇摇欲坠。

    的身子始终不肯放弃阮向真不知何时已经将阮冲送回了洞府当中想必是送到了阮家娘子怀中吃奶去了此刻站在阮秀。

    秀身边心疼的直掉眼泪“秀秀,你这是何苦?何苦!魔痴之体又如何,我和你娘不也平安喜乐地过了这多半生还有了你和你弟弟两个你弟弟还。

    得到魔帝垂青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为何非要如此执拗,你这不是在为难人家么?”然而,阮秀秀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晃了晃身子再一次以首触地她额头与地。

    面接触的地方最早的血迹,都已经开始干涸。阮向真见劝不动阮秀秀,干脆也如同阮秀秀一般“扑通”一声朝着轩辕昰的方向跪了下来“这位轩辕。

    ……尊者小女年幼还望您大人大量,不要与她一般见识。不愿收她为徒没有关系只望你能开口让小女起身吧这样下去怕是要出。

    人命的……”轩辕昰满心都是沈衣雪的疏冷态度,哪里还有心思管这父女两个当下手中的战天剑重重一顿就要开口“你们……”他本想说“。

    你们的死活与我何干”然而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身边女子目光中的一抹不忍之色于是又将话生生地咽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气压。

    下心头的烦躁火气朝着阮秀秀道:“我才疏学浅,又非魔界中人,不会在此逗留太久所以也不会收任何弟子你阮秀秀是吧承蒙你看得起我这。

    雕虫小技不过这里是魔界,你还是另寻名师吧!”虽然语气依旧冰冷,但是比之方才却已经是柔软了许多而且也勉强给了阮秀秀理由算是给了对方个台阶下夜天纵的。

    目光从轩辕昰的身上终于是落到阮秀秀的身上,目光深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上前一步竟是挡在了阮秀秀的面前。

    沉声道“阮秀秀既然他不肯收徒,你又何必非得强人所难。你若再坚持下去,表明的,也未必就是你的诚意”——那其实更是一种要挟以对方的名声。

    来要挟对方答应自己的要求!阮秀秀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整个人的意识都已经开始模糊闻言楞了楞垂下头去似乎是在思。

    索半晌终于再次抬头朝夜天纵道:“小女子谨遵魔帝之命……”话音未落白眼一翻阮秀秀的人已经晕死过去。

章节目录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三世历劫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