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历劫还是一脸别扭地想要离开,却被沈衣雪死死拉住了衣袖,“拖”到了二楼的房间前。粉蝶儿打发了客栈的伙计,这才转身看向正在拉拉扯扯地二人,道:“这样的天气,客房不多,也只能暂时委屈二位了。”对于沈衣雪与历劫之间的小动作,他像是根本没有看到,说完这番客套话又朝着二人拱了拱手径自转身回了他之前订的客房去了历劫。

    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沈衣雪一把扯进了房间之内,再一甩衣袖,将房门也带了起来。“丫头!”历劫这才找到开口说话的机会他拧着眉头如压低了声音“这里不是保命。

    客栈”沈衣雪有些无奈“谁告诉你这里是保命客栈的?”历劫道:“可是,粉蝶儿不是说他现在为那个保命客栈做事吗”“可是粉蝶儿也没有说就要带你我去保。

    命客栈你若想找保命客栈,等这件事情查清楚了,我带你去”沈衣雪学着他的语气道“那个地方我也去过”然后不。

    等历劫开口她又道“我知道你怀疑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也的确是有诸多古怪……”“你去过?”历劫有些意外随即又急急追问“有什么古怪”沈衣雪道“我就是。

    在那个地方结识了这个粉蝶儿。”历劫又问:“什么时候的事?”沈衣雪垂下眼睑,默然半晌“算是前世的事吧”历劫怔了一怔突然就明白过来沈衣雪话中。

    含义神色间不觉浮现出一抹愧疚,随即又变得黯然,一时之间竟是不知该如何再追问下去提到前世沈衣雪自然难免又想到至今仍旧下。

    落不明的轩辕昰然而在看到历劫的神色之后,也就不忍心再问。前世她都已经拥有了两个“前世”两种截然不同的记忆以至于到。

    了现在有些地方仍旧混乱着。沈衣雪不是不想将所有的记忆理顺,只是一想到要同时面对历劫和轩辕昰两个人,两段截然不同的感情就觉得头皮发麻于是就如同鸵鸟一般选择。

    了逃避能逃避一时是一时,等逃不掉的时候,再说。客房不大,因为外面暴雨的缘故,窗户都关了起来本来就有些气闷再加上两个人的同时沉默气氛就更加。

    地压抑起来许久历劫走到窗前,随手将窗户支起来,一道淡薄的,肉眼难以察觉的真气从掌心弥漫挡住了外面的风雨的同时却也将外面清新的空气放了。

    进来房间之内的空气终于不再那么憋闷,就连压抑的气氛也被冲淡了许多沈衣雪抬头看了站在窗边的白衣男子一。

    眼也走到窗边随手挥出一道七彩混沌之气。历劫那一道用于阻隔风雨的真气就被了起来,瞬间疾风骤雨猛扑而入又在她的周身氤氲起一层淡淡的七彩光华让她整个人。

    看起来如同笼罩在雨后的彩虹当中一般。自然同样的打在了历劫的身上不染纤尘的白衣上面瞬间被溅上了七八颗雨珠然。

    后迅速洇开历劫皱了皱眉,不解地看向对面的女子,却听她轻叹一声:“那个粉蝶儿已经在怀疑你我了”“怀疑怀疑什么”历劫还是有些不解“倘若你担心。

    今日西城门口发生的事情不如就先放手不管?”沈衣雪轻轻摇头却又有些无奈“他在怀疑你我不是普通人”历劫一怔。

    神色微变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袖上的那一小片雨渍突然就明白了过来从如此的狂风暴雨当中一路奔来粉蝶儿早已。

    成了落汤鸡而他和沈雨雪身上却依旧干净清爽,恐怕是个人都会怀疑他们有问题的倘若不是此刻避雨投宿的人多客栈里的掌柜和。

    伙计应接不暇只怕谁要将他和沈衣雪当做怪物了在神魔界或者说天界的时间日久随时运转真气已经成为了本。

    能这突然换到了人界要“假装”一个普通人,竟然有些不习惯起来他这样的滴水不侵在天界修真界或者妖界自然是再正。

    常不过可到了人界却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继而又想,他是不是当真已经问完全忘记了护天道人这个身份也忘记了这个身份的职责。

    甚至连一些本能地几乎都刻在了骨子里的习惯,一时都忘记了。比如在一个域界当中就自觉地遵守这个域界相应的规则不到万不得已。

    无法收拾的地步绝对不会动用超越这个域界承受能力的力量。历劫的心中突然有些无措,又有种说不出的茫然如同一个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前行目标的孩子孤独地。

    站在空旷的原野中幸好现在的他,并不孤独。幸好,她还在。历劫的手掌带着些微的凉意虽然力道很大却在微微颤抖着紧紧地将沈衣。

    雪的一只手握了起来他说:“丫头,我现在,只有你了。”沈衣雪闻声抬头,正对上男子略显茫然失措的眼睛一颗心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柔软了起来于是也就没有挣扎。

    任由他心底的无助透过掌心传过来。二人之间的气氛,不再沉闷压抑,空气当中浮动着的竟然是一层淡淡的哀伤历劫握住她的手很用力几乎要将她。

    的骨头都捏碎一般沈衣雪试图动弹一下,换来的却是他更大的力量,因此到了最后也只好放弃夏日的雨往往来得急去得也快眼看着雨势渐小。

    风也不知何时停下只是天色却也完全地黯淡了下来。沈衣雪抬头,看向第一次流露出彷徨神色来的男子,心中轻叹只觉得接下来想要继续逃避下去自己都会不忍心了转而。

    再次想到下落不明的轩辕昰,又觉得对他太过不公平,于是头皮又是一阵发麻她正想着如何打破二人之间的这种古怪气氛。

    就觉得眼前的窗户突然被人整个地打开,紧跟着一道人影带着窗外雨水的气息灵活地好像一条蛇就钻了进来沈衣雪。

    和历劫本能地后退两步这才看清楚来人。粉蝶儿落地的时候,如同一只灵动的猫般竟是没有发出一一丝声音来他的身子蜷缩起来也就比个酒。

    坛略大上一圈再就地一滚,就站在了沈衣雪和历劫的面前。他应当是换了衣服,只是那衣服也不知道是何种材质雨滴落在上面不但没有打湿布料反而是如同荷叶。

    上的露珠一般滚了两滚就滴落在了他的脚下,形成了一小滩水渍。当然,他的头发还是湿的此刻更是有水珠滴下来让他整个人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看到沈衣雪和历劫两个人四双眼睛都在看着他,粉蝶儿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干笑了两声站起来的时候目光却正落在了两个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掌上于。

    是还没有开口尴尬的人就由粉蝶儿变成了沈衣雪和历劫。历劫的神色虽然依旧有些不自然不过却仍旧紧紧地握着沈衣雪的手。

    掌没有一丝要松开的迹象。反而是沈衣雪,在粉蝶儿略带促狭的目光注视下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当下红了脸却偏又故意冷着声音“放着好好的门不走为。

    何要走窗户”粉蝶儿也就将目光收了回来,干咳了一声,正色看着二人问道“雨就快停了正是夜行的好时机不知道二。

    位是否还有兴趣”沈衣雪和历劫对视了一眼,这才明白过来粉蝶儿这是准备要趁着骤雨渐停天色已暗的时候再探。

    李府去偷那棵桃树所以,他才没有光明正大地敲门进来而是用了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了沈衣雪和历劫的面前。

    沈衣雪和历劫自然是不会拒绝,于是也就在粉蝶儿的指导下,反锁好了房门,然后随着粉蝶儿一起从窗户当中再次离开了这家客栈雨后的空气十分。

    清新只是因为雨还没有完全停下来,所以街道上连一个行人都没有,再借着夜色掩映,三个人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就再次返回了之前容身的那一棵夜合树下经过这。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原本如同粉色云霞一般的花朵落了一地,一朵朵狼狈地陷在泥泞当中空气当中还弥漫这夜合花特有的清香三个人谁也没有心思怜惜。

    那些零落成尘的粉色花朵一个个纵身跃了围墙,在湿漉漉的树冠当中稍作停留就悄无声息地落到了地面上因为粉蝶儿换了那一身可以避水。

    的衣服所以沈衣雪和历劫的身上再滴水不沾也就没有那么突兀了沈衣雪虽然心中好奇粉蝶儿那一身衣衫的材。

    质不过却不想被粉蝶儿反问,因此也就强忍着心中的好奇,没有追问对方一身衣服的事情不过这一次沈衣雪总算是见识到了粉蝶儿的。

    轻功落地轻盈如猫行走间如同猿猴,轻盈地如同燕子,更好像一片羽毛,悄无声息,连鞋底偶尔轻踏屋顶上的瓦片都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李府不算大却也不算小。

    三个人仗着夜色掩映不过半个时辰,就将这李府的里里外外摸了一遍。李府当中各个院落甚至色道路两旁也种植了不少花木甚至还有有个后。

    花园里面种植了不少的花草,也有三五株比较珍稀的品种只是三个人从头到尾却没有发现一棵桃花树前面不。

    远处就是李府的大门三个人藏身在一片修竹丛中,沈衣雪正想要开口询问是不是粉蝶儿哪里弄错了这里根本就没有桃树好么只是还。

    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见不远处的大门方向传来一阵“哐哐”的砸门声。

章节目录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三世历劫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