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意在等”沈衣雪几乎是立刻从历劫的话中捕捉到了别样的含义,当即抬头怒瞪着粉蝶儿,“你在利用我们?”本来,经过昨夜和今日上午之事,沈衣雪对于粉蝶儿的印象已经有所改观甚至还觉得他心中良知尚存并非如同传言那般十恶不赦可。

    是此刻历劫却说粉蝶儿是特意在那棵树上等着他们的!而且粉蝶儿自己也承认,他亲眼看到李家那棵桃树吸干了一个人的鲜血却没有出面阻止这怎么能不让。

    沈衣雪感到震惊震惊之余,就是深深地愤怒和失望。她失望的眼神,甚至比愤怒的眼神更加伤人,粉蝶儿几乎是瞬间就慌了神急切地开始分辩“不沈姑娘你不。

    要误会事情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那是怎样?”沈衣雪深吸了口气想到那下落不明的可怜祖孙二人心中似有灵光一闪“。

    那个人应该就是那老婆婆唯一的儿子,那小男孩的父亲,对么”“你亲眼看着他死其实就等于断送他们整家人”沈衣雪的。

    声音有些激愤“老来丧子,幼时丧父,还有什么比这更悲惨的么?”还有一点,中年丧偶沈衣雪没有说出来不过那小男孩始终都没有母亲出现也就。

    可想而知粉蝶儿最先看到的那个被李府桃树害死的人,大约就是中年丧偶了。而她自己不也正是因为新婚之夜夫君的离奇失踪才有了后来的种种。

    遭遇才有了今日的种种么?当时,倘若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一句公道话倘若有一个人肯挺身而出原铭又怎么会最终沦落到成为剑魂的命。

    运而她又怎么会成为一个面对着夫君守寡的尴尬境地?由己推人,沈衣雪对于粉蝶儿见死不救的行为也就更加地愤怒“丫头”历劫见她神色悲戚中。

    带着愤怒目光更是恨不得要杀人,几乎是立刻既猜到了她此刻的想法,心中不由一疼,不顾粉蝶儿在场,伸臂就将她紧紧搂入自己怀中他用力将她的小脸按到自己胸前试图。

    用自己的胸膛温暖她此刻心中的哀凉,用自己的心跳化解她此刻心中的怨恨:“丫头,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都在一直都在……”历劫以为当初在经历过。

    司莲心的事情之后她已经可以打开心结,却不想都轮回了一世,却仍旧是不可化解的心魔她仍旧是看不得太多的人间悲剧更看不得女子因为姻缘有误而导。

    致的凄凉孤苦甚至在她今世的真魂与前世的躯壳融合之后,从他收集了那三颗眼泪之后就再不曾流泪的她因为真魂曾经轮回过。

    一世眼泪又再一次回来了。如今,此刻,已经浸湿了他胸前的衣襟!历劫手臂的力量很大动作却又十分轻柔不让她挣脱却又不至于勒疼她只将。

    她紧紧地禁锢在自己怀中不肯让她离开。沈衣雪挣扎两下没有挣脱,也就逐渐放弃,在历劫的怀里逐渐安静下来许久抬起头来问历劫“你会一直都在。

    是么”声音凄惶而无助让历劫的心头再次一疼忍不住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是我会一直都在”这个世间。

    最做不得准的就是誓言哪怕是许下的那一刻心中无比坚定,随着世易时移,也就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更何况天意弄人越是坚定的誓言就越回经历重重。

    的考验历劫从一开始的犹豫,纠结,到此刻的坚定,不知经历多少。然而却不知,当他决定一直都在她身边的时候即使是曾经属于他的机会也未必仍在原处这。

    一点历劫不知道沈衣雪也不知道。只是,在得到历劫肯定的回答之后,沈衣雪总算是完全地安静下来安静下来之后也就冷静了下来能够继续冷静地分析问题。

    她深吸了一口气擦干眼泪,抬头望向粉蝶儿,被泪水浸润过的眼睛似乎格外的清澈明亮“然后呢”粉蝶儿看着仍在历劫。

    怀中的女子只觉得这一瞬间,她整个人似乎都发生了某种变化,虽然仍旧还是那样风华绝代的眉目然而气度风华却似与方才截然不同倘若说方才的沈衣雪还是。

    一个宛如小鸟般依人的小女子,这一刻她的身上就多了一种神圣而凛然的气质让人不敢直视心中只剩下了深深的敬畏粉蝶儿甚。

    至生出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来,所有是私心杂念也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听到沈衣雪的问话下意识地回答“或许我的确是见死不救不过当时。

    那样的情况下我即使出面,也不过是让那棵桃树多吸收一个人的鲜血根本就救不了那人……”沈衣雪一怔随即就醒悟。

    过来粉蝶儿也只是个普通人,没有真气不懂修炼又如何能够对付得了那样一个诡异的桃树倘若非得用见死不救。

    来道德绑架对方不多是平添一条人命而已!粉蝶儿的过往种种决定了他凡事的谨小慎微将那个人的遗体抗到李府的大门。

    口就已经是他能够为死者所做的最大的善事了。毕竟粉蝶儿和那个死者,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能够为一个陌生人冒险就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了否则只怕。

    到现在那老妪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不在人世!想通这些,沈衣雪也就不好再埋怨粉蝶儿什么了安静地听着对方继续往下讲述只是这一次粉蝶儿却是。

    再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将那人的遗体放到李府的大门口之后,第二日的李府门前是如何的热闹粉蝶儿并不知道因为他惊魂未定地返回客栈之。

    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保命客栈的掌柜汇报那一棵桃树的情况!在没有得到保命客栈掌柜的明确答复之前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做任何事。

    情所以之后李府发生的事情,粉蝶儿也是他暂时投宿的客栈伙计口中听到了只言片语。事情也是巧合了,粉蝶儿将那人的遗体放到李府大门口的第二日下午那老妪就携着孙。

    儿找到了李府门前得知了自己儿子的死讯,进而大闹了一场甚至扬言要将李家告上公堂后来更有李府中派人暗中。

    劝说说李府与县太爷之间有干亲,她就是告也是白告!再说了,人死不能复生何况她的儿子死状蹊跷说不定是遇到了什么山精树怪被吸干。

    了鲜血恰巧死在了李府门前,也未必就是李府中人所为而且李府中人已经答应为其子发丧也算是十分的仁义了她。

    还想要如何更何况人死不能复生,她不答应下来,得罪一个李府事小,可若得罪了县太爷,她一个孤老婆子以后还如何在宝应城立足就算她老了死了可还有个孙儿。

    就算是为了她的孙儿那老妪也只能是强行忍了下来。这些虽然只是粉蝶儿从客栈伙计口中听来的不过却也八九不离十了毕竟沈衣雪可是曾经亲。

    耳听到那位李家小姐管县太爷叫“干爹”的,那神色言语当中的暧昧只要不是个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听到这里沈衣雪不。

    禁再次担心起那位先后失去了儿子和孙子的老妪,昨夜她随着那桃树一同消失,也不知今夜又是否会再次随着那桃树出现前提是在经过昨夜她和历劫的。

    一番搅和之后那棵桃树还肯再出现。想到这里沈衣雪又不禁有些心烦意乱就连眉头也皱了起来正要再次开口发问历劫已经沉声开口。

    “那保命客栈的掌柜又是如何答复你的?”沈衣雪一愣,她只顾着怜悯那老妪一家人竟是将粉蝶儿以及他背后的保命客栈都。

    给忘了粉蝶儿倒也不隐瞒,苦笑一声:“掌柜给的我的答复很简单务必得到那棵桃树”历劫又问“明知道那桃树会吸人血十。

    分危险也一定要以拿到”粉蝶儿:“是。”“他就不怕你不但拿不到桃树,反而丢了性命?”粉蝶儿道“这个问题我自然也问了掌柜的说让我稍安勿躁会有贵人出现。

    相助”“贵人”沈衣雪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会是指我们吧?”她本是一句无意的玩笑,却不料历劫却是陡然了脸色再看向粉蝶儿的时候就连一向温和的目光。

    当中也不禁多了一丝凌厉:“你是何时收到答复的?”历劫给粉蝶儿的印象,虽然有些沉默寡言甚至不同人情世故但整个人的气场却是相当平和此刻。

    陡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让他顿时有些无所适从,几乎下意识地答道:“三日之前”三日之前沈衣雪心中一动三日之前不正是她和历劫。

    先后出现在西山寺的时候么?历劫又继续追问粉蝶儿:“具体是什么时辰”这一次粉蝶儿完全愣住了不过是一个答复时间的。

    问题对方竟然问得如此详细?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还是皱眉思索了片刻到“五天之前我来到宝应城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打听和观。

    察地形当天晚上就去了李府,看到了那样诡异恐怖的一幕随后我将那人留下的尸体放到了李府的门口回到客栈的。

    时候天色就已经亮了我惊魂未定,几乎是立刻就给掌柜的传了信,随后足足等了一天。这一天当中,我听到了关于李府门前突然冒出来一具死尸的消息不过却窝在客栈里没有。

    出去直到后半夜的时候才收到了答复收到答复之后我就跑到李府围墙边上那棵夜合树下去等了”。

章节目录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三世历劫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