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说一遍”陆归南意料之中的怒了,他将夹在指尖的半根烟蒂揉进掌心里。“好啊,我再说十遍,你好好听着”。陆轻风忽然爆发,她回头眼眶已经发红,眉宇间却尽是不屈。“好,陆轻风你好样的”。陆归南冷笑点着头,手一抬把边上柜子上的花瓶挥到地上“嘭”的一声脆响惊的陆轻风身子一怔。

    她惊恐的瞪大眼睛地板上碎裂的瓷片四溅,几朵快要枯萎的百合花交叉其中几片洁白的花瓣顺着水流方向移动陆轻风忽然意。

    识到此刻不能激怒陆归南要不然依照他不管不顾的性子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于是她咽了咽口水,试图让情绪平缓下来“陆归南我们好好谈一下可以吗”陆轻风用商量。

    的语气问道“谈好啊谈吧”陆归南一耸肩,但语气充满了不屑“我觉得我们还是趁早结束这种关系比较好这世上没有。

    不透风的墙要是以后真的被爸爸和大嫂知道了,我们就彻底完了”。“而且你身边也不缺女人的比如今天那个程小姐她各方面都比我好更重要的是你。

    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她在一起,这样多好”。一股脑儿的说出这些话陆轻风都没发觉自己的语气有些酸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今天之所以和陆归南闹这一通。

    不过是因为自己嫉妒程玉青能光明正大的站在陆归南身边而已。“怎么想和姜斐然旧情复燃”陆归南始终抓着这一点不放“先甩掉我这个麻烦”此刻陆归。

    南的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平时里极其灵光的脑袋也变得不灵光了,其实现在他只要说上一句他对程玉青完全没有感觉接下来就是欢欢喜喜的结局可他偏偏忽略了重点。

    此情此景倒是成了两个人自说自话了。“对”。陆轻风觉得再多说也无益又只能破罐子破摔了“我就是想和姜斐然旧情复燃。

    他温柔体贴比你好一千倍”。陆轻风虽然说的都是事实,可却莫名觉得违心。姜斐然确实比他好,可陆归南只有一个谁都无可替代陆归南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他铁青。

    着脸又点燃了一根烟边嘬边踱了两圈,他脚上穿的是皮鞋,将地板踩的“咚咚”作响。“你还想和姜斐然旧情复燃休想”陆归南忽的用夹着要的手指向陆轻风。

    他表情凶狠眉毛张牙舞爪的立起。见陆轻风不吭声,他有走近伸手捏住陆轻风的下巴陆轻风被烟味熏的皱了皱眉本就。

    苍白的脸上更无血色“你别忘我当初是怎么让你上我的床的,现在你想结束就得付出比那更惨烈的代价”陆归南在陆轻风的耳。

    边一字一顿的提醒道事实就是这么残酷,陆轻风躲不掉也面对不了难道她要一直当陆归南见不到光的情人看着他和别。

    人出双入对也要隐忍不发。她握紧的拳头,眸子飘向了别处她这种态度更让陆归南窝火他深深吸了口烟之后俯身发狠似的。

    在陆轻风的唇瓣上辗转了两下,陆轻风身上的淡淡馨香,让他一阵迷乱,他呼吸急促冰凉的嘴唇渐渐向下陆轻风被烟味熏的实在受不了。

    嘴里不自觉溢出一声“呕”。陆归南的动作顿住他抬头眸子已变的猩红“觉得我恶心”被误解了陆轻风。

    没有否认反而迎着陆归南的目光点点头。呵呵呵……,陆归南喉咙里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声他慢慢放开陆轻风的下颌带着这样的笑意一。

    步一步的退了出去“嘭”的关门声响起,陆轻风恍然,她看着地上的狼藉才想起刚刚陆归南来过了咬住唇忍了一会儿。

    她的眼泪立刻涌出她手足无措的抬手又放下,眼泪却不停的向下流。哭了很久,陆轻风没了力气,她便戴上耳机找了几首最闹腾的歌曲循环播放这法子管用些分散了她一。

    些注意力一整个下午陆轻风都像个死尸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直至太阳落山火红的晚霞晃的她眼前发黑她才换了个。

    姿势侧过身去晚上李婶做好晚饭上楼去请尹素锦和陆轻风两个人都统一口径说不饿陆老太爷送郑树敬去机场了走之。

    前说在外面吃了李婶看着这一大桌子菜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自己一个人哪吃得了这么多可尹素锦之前一再强调过隔夜的饭菜一定要倒掉她有些心。

    疼便从柜子里挑了最大的碗。陆轻风失眠,整夜未合眼,早上起来时,后脑一阵疼痛李婶推门进来时被地板上碎裂的花瓶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

    ”李婶捂住嘴又想起得赶紧收拾,便立刻跑下楼取来工具快速的清理掉“我不小心碰掉的”陆轻风低头看。

    着lisa的叫醒>她红肿的眼眶遮掩不住,想了想从拉开抽屉取出一副墨镜戴上李婶一抬头看见忍不住抿了抿嘴问道“你这大早上。

    的带墨镜干什么”“可能是长针眼了,一见光眼睛就痛的厉害”。驴唇不对马嘴的谎言李婶也未发觉拄着拐杖进了卫生间陆轻风特意关上。

    门她扶着墙壁站在镜子前,头发蓬乱的她戴着副格格不入的墨镜看起来颇为滑稽。她不自觉的叹了口气摘下墨镜果然双眼肿的跟桃子似的不知一会儿能不能上妆。

    想了想她打开水龙头放满一手盆的凉水,深吸了一口气将贴了上去。强烈的刺痛感之后,便是一阵窒息陆轻风大脑短暂的空白了一瞬才猛的抬起头她的鬓角。

    和发梢已经浸湿甩动时在半空中形成流动的水滴。清醒了不少陆轻风不敢在耽误时间快速的洗漱完回到梳妆台前马马虎。

    虎的抹了一层护肤品便收拾东西装进包里,缓慢的下了楼。“你怎么自己下来了”李婶下楼送个工具的功夫抬头便见陆轻风。

    已经走到了面前不禁皱眉责备道。“没事,我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陆轻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大嫂呢”陆轻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餐桌她知道。

    这个点陆老太爷去晨练了所以开口询问尹素锦的情况。“太太说她今天可能要搬出去”“昨天晚上小少爷回来了一趟好像是来给。

    太太送离婚协议书的”李婶想起昨天端水上楼时,在门外模模糊糊的话。陆归南同意尹素锦和陆华庭离婚还是他们离婚根本就是陆归南直接给尹素锦做的决定。

    她想起尹素锦和尹江淮在车上打的那通电话,虽然离婚两个字说的坚决,可她相信尹素锦的动作也没有这么快毕竟大多数女人对待离婚这事还是优柔寡断的。

    她不顾及陆华庭了也还要考虑了一下陆归南的处境,陆归南刚刚得到陆老太爷赠与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陆老太爷之所以这么做大概也有安抚尹素锦的意思毕竟陆华。

    庭在外又有妻有子了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而像陆家这样的豪门最忌讳的便是这样的“家丑”外扬许是陆轻风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属于陆家所以忽然有了即将要。

    失去尹素锦的怅然她闷闷的坐到餐桌旁,这几天她本就烦闷胃口骤减,可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吃上两口要不然她怕她待会儿会晕倒在活动上。

章节目录

轻风归南时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鱼水之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轻风归南时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