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何婧欢连脱鞋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刚吃过饭,可体力还没回复,她实在太累了,倚在在鞋柜上站了一会儿,才使劲的提掉鞋子。她打开玄关的灯,尽量放轻手脚,她走进厨房拉开冰箱从里面拿了一瓶矿泉水咬牙拧开盖子仰头一下子喝了半瓶“回来啦”。

    陆华容忽然推门出来她睡眼惺忪,裹紧睡袍也走向厨房。何婧欢吓了一跳一口气呛进上衣她扶着椅背激烈了咳嗽可很久才勉强止。

    住“你慢点”陆华容拍了拍她的背,语气责怪。“还不是你吓的”。何婧欢没好气她推开陆华容的手丝毫不领情陆华容讨了个没趣她吧。

    嗒了一下嘴又问“饿不饿?要不我给你弄点吃的?”“不用,我刚才吃过了”。何婧欢摆手,随手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你哥他怎么样”陆华容虽然不抱期待可。

    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何婧欢犹豫了一下,说:“我哥他醒了”“什么”陆华容忽然提高了音量何婧欢无奈。

    的闭上眼睛摊了摊手“你哥他真的醒了”。陆华容不管不顾,她抓住何婧欢的手腕摇晃了两下心情急切“您小点声我爸还睡着呢别把他吓。

    得心脏病犯了”何婧欢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陆华容冷静一下。“少说废话”。陆华容根本不听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了陆归南醒了的喜悦中“是醒了”何。

    婧欢拉长微音她打开客厅的灯,又走到主卧室门口,将离了一条缝隙的门拉上“不行我得去一趟医院”欣喜过后陆华。

    容又突发奇想“你去医院干嘛?”“这都几点了?”何婧欢扶额,气的太阳穴发胀。“我去看一下你哥”陆华容想也不想的回答“您看看这都几点了医。

    院已经禁止探视了”何婧欢指了指墙壁上的挂钟。陆华容顺着看了一眼,有些丧气。“那我就明天早上再去吧”她说“嗯”何婧欢冷着脸想了想又说“不过。

    我得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我哥他暂时失去了记忆,别到时候见到了他不认识你,你再一惊一乍的”“嗯”“怎么会”陆华容刚高兴一会儿一抹担忧又浮上。

    心头“医生说是出车祸时撞伤了脑子”。何婧欢如实说道。“那不会永远都想不起来了吧”“别乌鸦嘴”“医生说明天做个细致的检查才能。

    下结论”何婧欢解释“哦”。陆华容叹了口气表情有些落寞“应该没什么大事”“至少我哥他清醒过来了。

    要是一辈子也想不来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命保住了才是最重要的”。何婧欢怕陆华容多想开口安慰“也是”陆华容点头何婧欢伸了。

    个懒腰说“我先去睡了,累死我了”。“嗯”。“对了,我和你爸商量了,这两天你带肖旭来家里一趟”。陆华容握住门把刚想拧开又顿住她转头说“干什么”何婧欢。

    警惕的问“我是见过他了,你爸不是还没见过嘛”。陆华容不耐烦的说何婧欢一听扯起了嘴角追问“这么说您是真的接受。

    他了”“我这关算是过了,不过还有你爸”。说完,陆华容拧开门把,回了卧室。何婧欢一撇嘴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我爸还不是听你的”她实在。

    太累了不想洗澡什么都不想干,只勉强的脱掉身上的衣服,便缩进了被子开始会周公。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日上三竿何婧欢才睁开眼睛她抬手遮挡了一下。

    听到轻缓的敲门声她恼火,喊了一句:“干嘛?”陆华容听到,才推开门,将脑袋伸进来“都几点了还不起来”何婧欢无语攥着拳头锤了。

    锤床垫“别耍脾气赶紧起来跟我去医院”。陆华容没有心情搭理何婧欢,她现在快点到医院去看看陆归南“知道了”何婧欢皱了皱眉单手撑着床沿儿坐起身她。

    拨了拨凌乱的头发才掀开被子下了床,简单的洗漱之后,她无精打采的坐到餐桌旁陆华容添了一碗粥给她何婧欢捏起勺子抿了一小口她又。

    想到陆归南于是转头看了一眼灶上放着的瓷煲,问:“这粥还有剩吗?”“有,怎么了?”陆华容以为何婧欢要带一些给肖旭不悦的挑了挑眉她悉心呵护了二十几年的。

    娇花这么就被人给采了她怎么想怎么不甘心。“那你找个保温饭盒装上,待会儿给我哥和舅妈带过去我哥他好几天没有进食了现在只能吃一些清淡的流食外面做的。

    总比不上家里的”何婧欢又抿了一口粥,含糊着说。“嗯”。“他们的我早就准备好了”听何婧欢这么说陆华容舒坦了不少“咱们走吧”何。

    婧欢没什么胃口她抽了一张纸巾抹了抹嘴角,将勺子扔进碗里“就吃这么点”陆华容看着碗里还剩下的大半碗粥担心何婧。

    欢的撑不过整个上午“我又没病可消化不了这清粥小菜的”。何婧欢翻了个白眼,表示嫌弃。“毛病”陆华容拎起保温桶瞪了何婧欢一眼“那还不是您惯的”。

    何婧欢踩上鞋毫不示弱的回嘴,然后,她推开防盗门率先走了出去“死丫头”陆华容也迅速穿戴好跟了出。

    去车子被何父开走了她们只能乘坐出租车,大早上的,又是冬天,所以,出租车几乎都坐满了陆华容在路边来回转悠了两圈鼻尖儿冻的通红想了想她问。

    “肖旭住的地方离咱们这远吗?”“不太远,开车的话十几分钟”。何婧欢随口回答,话音未落她又觉得不对劲古怪的看了陆华容一眼问“你什么意思。

    ”“你问他在没在家要是在家的话来接我们一趟”。陆华容说的很自然,反正,她现在已经同意了何婧欢和肖旭的事那肖旭就等于她的半个女婿了。

    所以她身为长辈支使一下他也是应该的。“你怎么这样?拿人家当免费司机了”何婧欢不满的嚷嚷她抬手摆了摆眼睁睁的。

    看着一辆出于车从面前开过。“死丫头,还没嫁给人家就胳膊肘往外拐了”“赔钱的货”陆华容的业务熟练骂起自己的女儿来。

    也毫不含糊“他现在也算是我半个女婿,我拿他当免费司机怎么了”“半个女婿”何婧欢一听这话乐了她抬起。

    手臂搭在陆华容的肩膀上笑嘻嘻的说:“真的?你真拿他当女婿了”“离我远点”陆华容用手肘顶来何婧欢又说“你到底打不。

    打”“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当然得打”。何婧欢调皮的冲陆华容眨了眨眼睛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肖旭的电。

    话忙音只响了一下便被接通:“喂?”“是我”。“你在家吗?”因为陆华容在身旁的缘故何婧欢故意提高了音量来表现自己的力度“嗯在家”肖。

    旭正在刷牙他吐了一口白沫,拧开了水头头开始漱口。“那你到我家小区的门口来接我们一趟”“我妈也在你最好快一点”说这话时何婧欢稍微压低了声音。

    “嗯”肖旭一愣“十分钟”反应过来肖旭立刻挂断了电话。

章节目录

轻风归南时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鱼水之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轻风归南时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