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藤大佐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他心里有些烦躁.他给美岛川子打电话了.“嗨.木藤大佐.有什么指示么.”美岛川子听见木藤大佐的声音.赶紧不自觉地挺了挺胸.“木孤岛一的情况.你过來向我汇报.我不想在电话里听.”“嗨.我这就过去.”美岛川子放下电话。

    .心里嘀咕起來.汇报木孤岛一的情况.我不是跟你说了.他暂时醒不过來么.我还汇报什么情况.你不会是想……美岛川子想到木藤大佐昨天晚上对自己虐。

    待后说的话.心里一动.他让我去.不是汇报木孤岛一的情况.而是……但愿他这次不要……美岛川子也是刚吃了晚饭.还沒有洗浴。

    .她想.自己应该洗浴后简单地打扮下.这样.木藤大佐心情好.自己也免得受罪.美岛川子洗浴后.对着镜子开始了打扮.她故意把自己打扮得性感些.她的心里有种an.一种。

    被爱抚而不是被虐待的an.美岛川子到了宪兵队.直接到木藤大佐的办公室喊了报告.“进來.”木藤大佐的声音很温和.美岛川子听到他。

    温和的声音.心放松了一些.她想.木藤大佐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发疯了.美岛川子走进去.到了木藤大佐面前.看着。

    他“木藤大佐.我來了.”木藤大佐心想.我当然知道你來了.你怎么说废话了.他看着美岛川子.发现她穿的衣服有些紧身.胸特。

    别有型.还闻着了淡淡了清香.“知道我让你來干什么.”木藤大佐看着她.表情冷冷的.美岛川子心里一惊.难道他不是想跟我……他真要让我汇报。

    木孤岛一的情况.我怎么汇报.我今天可沒有去过医院.我只知道.木孤岛一还沒有醒过來.他像植物人一样.我能说我沒有去。

    过医院么.“看你.怎么了.”木藤大佐笑了.“逗你的.你那么怕我么.我说了不会那么对你的了.我只想跟你好好地温存.”美岛川子听木藤大佐说只想跟她温存.又。

    见他表情高兴.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她扭着腰肢走到木藤大佐面前.媚笑着“木藤大佐.我好想跟你鸳鸯浴了。

    .我给你搓背.”“好.给我搓背.你真是我的小乖乖.也是我的开心果.”木藤大佐先捏了捏美岛川子的脸蛋儿.然后手。

    滑下.在她的凸挺的胸前停住了.“别急嘛.”美岛川子媚笑着.双手围着木藤大佐的脖子.看着他.嘟着嘴.显得更性~感了.木。

    藤大佐很久沒有这样跟女人温存了.自从赛花香走后.他对女人都是暴力开始.只是在中途的时候表现出一点玲香惜玉來.“好.不急.我们文火煮雨.让细雨飘洒.。

    浓情溢出.”木藤大佐笑着说出了文绉绉的隐喻來.“木藤大佐.你的手段我知道.只要你开心.女人会升天的.”美岛川子嘻嘻笑着.她知道.这样表现出。

    对他的崇拜赞誉.会满足他的心理需求.他才会很好地表现.让自己不受到伤害.只有快乐.“來.我抱着你去浴缸.”木藤大佐果然顺着美岛川子的。

    意思开始行动了.“好.抱着我.你抱着我.边走我边亲你.我要吃你的耳朵.”美岛川子在木藤大佐的怀抱里开始了献媚.。

    她的嘴唇轻轻地碰着木藤大佐的耳朵.然后.真的把他的耳轮吃在嘴里.滋润着他的耳轮.让木藤大佐觉得酥软.舒服.木藤大佐低头看着美。

    岛川子.他想.这个女人其实很妖媚.很讨男人欢心的.只是.自己有时候对她太过分了.导致自己也沒有享受到她的温。

    柔.他想.对待女人.应该先温柔.后冲动.微波过后再掀起大浪.女人跟自己才会达到波浪的顶峰.美岛川子的眉毛被木藤大佐轻轻地吻了下.她心里那根。

    细微的神经被拨动了.她开心地笑起來:“木藤大佐.放下我.我给你宽衣解带.”木藤大佐放下了美岛川子.笑看着她.他觉得美岛。

    川子今天晚上特别的可爱.特别的温顺.特别地妖艳.还特别的性~感.医院里.机关长在走廊上來回走着.他白天休息了会儿.不放心.又亲自來了.他來回走了会。

    儿.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他看见门边的守卫有点沒精打采的样子.他走过去“你们两人给我打起精神來.不要以为一个植物。

    人在里面沒什么大事.告诉你们.他如果有半点闪失.你们两人就死了死了的.”“嗨.”“嗨.”两个人瞬间提起了精。

    神.一个医生走了过來.两个守门的人对医生进行了严格的检查.医生有些不耐烦.他想不明白.自己是医生.又是日本人.他们为什么对自己还不放心.医生走进病房。

    .看了看木孤岛一.进行了各项检查.看了看氧气袋和点滴瓶.转身出门了.医生刚出门.机关长拦着他“请问.木孤岛一什么时候可以醒过來.。

    ”医生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个完全是凭运气.说不定他永远醒不过來.”“你们务必让他醒过來.他对我们很重要.我们要从木孤岛一身上得到重要的情报.这事关大日。

    本帝国的利益.明白么.”机关长怕医生不重视.加重了语气.“我是医生.任何病人我们都会尽力的.你放心吧.”医生说.“好.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让他醒。

    过來.会让他说话的.”机关长说.医生看着机关长沒有再说话.他不敢保证木孤岛一能醒过來.更不敢保证他能开口说话.他转身走了。

    .机关长跟医生的对话被一个在走道上的“清洁工”听了去.这个“清洁工”想.病房里的木孤岛一到底能不能醒过來.他要是现在死了该。

    多好.真要进入病房.又不让人察觉的确是太难了.“清洁工”知道.只有假扮医生进去.但是.假扮医生进去的话.守门人也会有所察觉.医生跟平时进入房间的次数和频率不一样。

    .守门人如果问“你刚才才进去沒多久.怎么又要察看.”真正的医生如果赶到奇怪.说自己只是按时检查的话.就会露出破绽來.问題的关键不是能。

    不能干掉木孤岛一.而是要让人沒有一点察觉.这就很难了.不能假扮医生进入病房.还有什么办法呢.换药水.“清洁工”想到换药水也许是最好的办。

    法了.他想到这里.看了看周围.继续开始了清扫工作.木藤大佐的卧室里.淡红的灯光照在凌乱的衣服上.美岛川子换下的衣服在。

    地上闪着光.那是衣服上点缀的珍珠发出的光.美岛川子沒有注意到自己衣服发出美丽的光.她根本沒有看到光.。

    她正闭着眼睛哼哼着.享受着.她很长时间沒有享受过了.木藤大佐粗大的手掌在美岛川子的身子上移动着.他听着美岛川子的“哼哼”声.动作。

    时而缓慢.时而加速用点力.她看着美岛川子的身子像蛇一样扭动着.心里有了一种征服感.这种征服感让他心神愉快.让他有了惜香怜玉。

    的心情.房间里的声音很是暧昧.光线也变得跟暧昧了.灯光让两个人的影子叠起來.时而有点交错.像是艺术家在弄着情感剧。

    的皮影戏.那个声音.让人联想无穷.让人陶醉.“木藤大佐.你真会……调~情.我受不了……我要……”美岛川子有些情不自禁了.她终于。

    得到了木藤大佐的温情.男人的温情有时候比女人的温柔杀伤力更大.……声音不再单纯.独奏变成了合奏.房间里那种合奏的声音在旋转着。

    .美岛川子也觉得自己再旋转了.这种奇特的旋转让她有种飘起來的感觉.她觉得自己被云托着.在空中飘呀飘.身边是彩虹.是五彩的。

    云.她感觉非常的美妙.……美岛川子“啊”地一声大叫后.感觉到木藤大佐也停止了动作.她也赶到身子软绵绵地了.合奏声变成了粗重的呼吸声.木。

    藤大佐像一块厚重的石头压在美岛川子的身子.但是.美岛川子并不觉得难受.她死死地抱着这块笨重的“石头”.像是抱着一块无价之宝.生怕他。

    飞走了.“木藤大佐.你太能了.我……开心……真的.你太能了.”美岛川子缓过气了.娇滴滴地说.“美岛川子.我以后也会这样对你的.我不会。

    再伤害你了.你给我的感觉很美.很美.”木藤大佐大佐松开了双手.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美岛川子的身上.“真的感觉很美么.跟赛花香比怎么样.”。

    美岛川子想这样问木藤大佐.但是.话她嘴边.她忍住了.她叮嘱自己说.不要跟死去的人争宠.弄不好会恰得其反.引火烧身的.“你也很棒.我也很开心.”木藤大佐说.“我会。

    好好地侍候你的.只要你喜欢.”美岛川子的手还是沒有松开.“好.你放开我.我不想压坏你.”木藤大佐双手。

    撑了下.在美岛川子松手的时候倒在了她的身边.。

章节目录

顶级兵王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情满月出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顶级兵王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