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两个球谁先落地各种职业都能在临淄里找到组织。这是城主留给大家的方便。各种消息几乎都能在临淄里打探得到。这是临淄的魅力。城东南的小巷子里是各种各样的小店以及各色各样的人。这里是三教九流汇聚之地那些本来并不怎么富裕却想长住在城里的人大多都蜗居在此既然。

    是蜗居那环境自然也就不怎么怡人了。不过即便如此,或许也比在城外颠沛流离要好得多崔薛一行人穿梭在巷子里寻找着。

    自己需要的信息一路上都有暗娼在招揽生意。崔薛禁不住皱了皱眉他原以为整个青楼生意都被城主掌控了到此刻才知道原来。

    无论如何这些私底下的东西也是禁绝不了的。原因很简单,这些人需要钱,所以他们必须寻找到各种可能的营生。许多人没有别的挣钱方法又达不到官营青楼的要求那便只能做暗。

    娼了崔薛相信这只是少数。除了这些暗娼外,各色的生意同样在这个地方进行着,尤其是信息的买卖穿过了不知道多少的小巷子一行人终于在一个看似弄堂的小地方。

    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五个金币,这就是价钱。出门来,杰克叹了口气:“在这个地方弄个小屋子住下或许也比整日杀地精或者被巨魔杀要来得。

    舒心呢”崔薛没有说话杰克的表弟玛丁啐了一句:“这可真没出息!要住就住好地方”杰克又是手起手落扇在了玛丁的后脑勺上玛。

    丁胖胖的脸又抖了两抖露出了一个不太舒爽的神情,但却没有回嘴。看来玛丁对自己的表哥还是有些敬畏的小巷子里的人家也有自己的生活虽然此刻早。

    过了午餐时间却还有人在忙着准备午饭。“今天的牛肉又贵了不少啊!”“啊,是啊。牛肉是贵了,但白面包却便宜了一些一个金币可以买二十条面包呢”“今儿个城里。

    运来了不少大宋的丝绸那玩意儿,穿着可舒服了!”“鲍勃,你这炖牛肉的手艺又有长进。好香啊~”“呃~你个手贱的小毛贼又偷我的牛肉”“大妈您这头发哪做的很。

    时髦啊~”一路上都是这样家长里短的对话。崔薛听着心里舒坦了一些,不由得微笑了一下心想这样的生活才是过日子啊只不过这里的日。

    子着实太奢侈了一些从小巷子出来,崔薛便说道:“咱们今日就离开默克。”“这么快就走?”玛丁有些舍不得他还想着晚上再风流一夜呢“早点做完买卖早点回来过好日。

    子”崔薛拍了拍玛丁的肩膀说道。老吉点点头:“我也赞同。那咱们回去客栈退房?”早上从妓院出来,刚开的房间崔薛想了想“老吉你带着陶冶回去退房我带着他们。

    往西边逛逛咱们在西边的那个高塔碰面。你们快去快来,别错过了关城门的时间。”老吉和陶冶翻身上马“误不了咱们的马快”崔薛望着两人离去的。

    身影看了看手腕高塔确实很高。这是临淄里最高的建筑了此刻日头已经开始有些西斜但高塔前还围着有许。

    多人不知道在议论什么老吉和陶冶退完房已经归队,但看样子崔薛没有立即离开的意思于是一行人跟着崔薛继续闲逛“城门关闭是六点。

    一刻”崔薛漫不经心地问道。老吉嗯了一声,也漫不经心地回道“城中心有个日晷反正上面的时间是六点一刻的时候城门就。

    得关了”老吉不明白崔薛问这个有什么意义,这个世界上的人判断时间都是看太阳的,一会儿城门要关的时候,自然就关了若是耽误了出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几个金。

    币的旅馆花销罢了此刻老吉担心的不是时间,而是那两支盯着自己的游侠部队。他担心游侠们会跟着自己出城然后伺机吞并自己甚至可能会杀人劫货谁叫。

    现在陶铸三兄弟带了不少金币预备路上使用,同时在城里购置了不少好装备呢崔薛毫不在意似乎根本不担心那。

    些游侠会追踪自己只管看热闹。“叽咕,叽咕。这是什么?”叽咕骑在老吉的身上看见那高塔前面有贴在墙上的告示有人回头说道“你。

    们是外地来的吧这是城主每月一次的疑难赌斗。”“什么是疑难赌斗?”崔薛来了些兴趣。“疑难赌斗就是每个月城主都会出个难题给大家几个选项然后让。

    大家出钱赌斗结果如果赌对了结果自然是赢钱了,如果输了自然是赔钱了。”崔薛点点头,心头微动:“这个城主还真是妙人这玩意不就是买彩票吗”心里想着身子则往前。

    挤了挤好看清难题是什么看完题目,崔薛不由觉得好笑,心说这是什么狗屁题目?这不是初中物理题目吗原来那题目就是问如果一大一小两个铁球。

    同时从高塔上扔下来哪个球会先着地。“该着我挣钱呢!”崔薛心中狂喜,一招手把老吉叫来:“咱们也下注赢他一些钱”叽咕嘀咕了一句问道“你知道结果。

    ”崔薛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自然知道。叽咕。你说哪个球先落地?”叽咕想了想“照理说自然是该大球先落地但城主不会问这么简单的问。

    题所以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算计。那我猜小球落地好了。”“聪明!”老吉点点头,深以为是。崔薛摇了摇头“不对”玛丁一脸惶惑“难道是大球先落地”“也。

    不对”崔薛又摇了摇头一行人都迷糊了。“可是,只有这两个选项啊!”陶铸插了句嘴说道“什么只有这两个选项”崔薛定睛一看能赌斗的结果还真。

    是只有这两个“妈的城主太不厚道!”崔薛骂了一句,扭头分开人群就走。“怎么不赌了”老吉追问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崔薛突然就生气。

    了“不赌了”崔薛忿忿不平地吼道:“这城主要么是无知要么就是无耻”声音不小不少人都听见了城主名声那么好自然。

    有人会出来打抱不平“小子,怎么说话的呢?自己猜不到答案,怪城主?真是混账至极!”崔薛扭头恶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那人被崔薛‘凶恶’的眼神吓退但嘴里依旧不依不饶。

    “这是临淄你说城主无知无耻,总得说点道理出来!”崔薛一皱眉头,暗道你丫肯定是城主的眼线想到此看了看手腕冷笑一声“。

    两个铁球无论大小必定是同时落地。但选择赌斗的答案,却没有这一条。你说城主是无知啊还是无耻啊”说完快步离开陶冶和三弟陶辉正在人群。

    外照看着马匹如果城主不知道两个铁球是同时落地,那说明城主无知。如果城主知道,那自然是无耻。崔薛的话滴水不漏叽咕皱着眉“为什么两个铁球会同时落地”是。

    啊为什么会同时落地啊人群里听见崔薛话的人都生出了这个疑问为什么两个铁球会同时落地人们纷纷这样疑惑崔薛。

    不知道人群里的议论也不在乎人们的议论。他只是看了看两个方位,以及那两个方位百米开外盯着自己的游侠突然喊道“上马出城”老吉几人闻声身子一颤各自翻身。

    上马马蹄朝天绝尘而去这里离西城门只有一百米十秒足够了。

章节目录

即冬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袁四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即冬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