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之夜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坐了两个小时,抢救室的灯才被关闭,顾夜锦被护士从抢救室里推出来。董之夜从椅子上站起来,拦住抢救顾夜锦的医生:“医生,顾夜锦她没有什么问题吧。”医生把自己脸上的口罩摘下来:“病人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锁骨断了,不过这个骨头还是很容易修养好的但是最严重的还是顾夜锦的腿因为受到了车辆带。

    给她的挤压腿部有些骨折。你是……”看董之夜这个年龄,应该是顾夜锦的男朋友“我是顾夜锦的男朋友”“我觉得还是叫一。

    下病人的家属尤其是女生,因为这个腿部受伤上卫生间也是一个问题”医生和董之夜说着话“打了麻药病人应该会在明天早上醒。

    过来病人有些轻微脑震荡,明天早上起来可能会有些头痛。”时间已经很晚了,医生也没有什么耐心在和董之夜站在这里耗着“明天早上我回去看一下。

    我明天还有一台手术我先休息去了。”董之夜点了点头,跟着护士进了位于三楼的骨科治疗室。房间里的病人已经休息唯独靠在床在那里的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还在那里坐着。

    看见病房的门看了一眼董之夜:“又是车祸。”董之夜点了点头。老男人叹了一口气:“最近车祸真的是很多”董之夜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董之夜也不知道自己该如。

    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夜静如水,顾夜锦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没了往日的叽叽喳喳,此刻安静的顾夜锦让董之夜多少有些不习惯把旁边的暖水壶拿起来去了医院。

    三楼水房最深处的水房打了一暖和水。回到房间的时候老男人正坐在病房外面的走廊“你这个男朋友真的是很棒”老。

    男人看了一眼董之夜“现在这样照顾人的人不多了。”董之夜看着他笑了笑。回了房间董之夜发现病房里似乎少了很多东西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凌晨。

    两点现在很多超市应该已经关门了。林城森第二天起的很早,睡了一觉出了很多汗,林城森进了浴室洗了一个澡祁北感觉床就是一个神奇的魔力硬是让自己有赖床了。

    十分钟打开手机新闻头条弹出了一条新闻推送点击看一眼竟然又是车祸而且这次车祸的地点你自己竟然。

    这么近迫不及待的想要给林城森普及一些安全知识,打开浴室的门赤裸裸的林城森把挂在架子上的浴巾扔向祁北“我。

    在洗澡给我出去”祁北立马解释:“普及完安全只是我就离开,你知道吗?昨天你回来不久在我们就带你不远处就发生了一个车祸对了这次车。

    祸受伤的还有一个女记者叫顾某某。”瞬间愣在那里,顾某某,这个名字好像自己听到过,记者?不会是顾夜锦吧刚想从浴室出去林城森一步上前把祁北手里的手机抢了。

    过去“你的水还开着我的手机不会进水吧。”林城森:“如果你现在还想让你的手机完好无损就给我闭嘴”祁北一直以来相信林城森说到做到的能力。

    闭嘴站在浴室的一角静静的观望着自己的手机,有些心疼自己的手机哎手机呀不要怪我你的命运真的太命运多。

    舛了林城森把水关掉把新闻里的照片放大,看着照片上的车牌号信息看不清但是好像又可以看清几个数字。

    和昨天自己坐回来的车的车牌号恰好重复。心里一颤,不会真的是顾夜锦受伤了吧从祁北的身上把自己的浴巾拿过来围在自己的腰间。

    匆忙的走到自己的床头柜拿起的手机,打开自己的微信记不清顾夜锦的微信名字但是记得顾夜锦的微信头像是一。

    个卷着头发的小男孩点击开,林城森又不知道要和顾夜锦说些什么,总不能上来就问你是不是出车祸这样的事情吧祁北脸从角落出伸出来“。

    你是不是在担心顾夜锦”林城森把手机的屏幕摁灭,看了一眼祁北:“谁说我在担心顾夜锦了,我没什么事情担心顾夜锦干什么”祁北“你就嘴硬明明就是很担心人家。

    那你就直接说就行了”“我真的没有担心顾夜锦,那个微信只不过是和她的微信头像撞了”林城森继续发挥自己嘴硬的特点祁北心里暗自笑着没想。

    到这个常年不开花的铁树竟然会开花了。顾夜锦,这个女人真的是不简单啊“哟哟哟还说不在意明明就是很担心人家。

    这个世界上即使头像可以撞了,微信的名字也不能撞了。”林城森把自己的球拍从角落拿起来“我跟你说现在已经很晚了要训练了。

    ”明明就是害羞还在故意转移话题。酒店房间的门被关上,祁北看了一眼时间,林城森说的没错现在已经很晚了不能迟到迟到要让教练陈承骂的顾夜锦醒来的时候头有些。

    痛董之夜趴在床边睡着觉,这里好像很安静的样子,这里不会是天堂吧。可是自己好像还没有活够,阎王爷在哪里我要申诉我要重回人间许是动作太大的原因趴。

    在床边的董之夜被摇了起来。看着顾夜锦,有些发懵,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清醒。“你醒了”不对呀董之夜怎么也会在这里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出现任。

    何错误的话但是车上应该不会出现董之夜。如果记得没错的话自己出车祸应该是因为要送林城森回酒店吧可是自己是在去送。

    的时候还是回来的时候发生的车祸,顾夜锦真的是记不清楚了。“你现在哪里不舒服吗”董之夜问着一直躺在那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顾夜锦想把身子坐直一点,但是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些不对劲,自己的下半身好像有些用不上力了不会是自己要做一个残疾鬼吧不行不行。

    董之夜看的出顾夜锦想要做起来,把床调起来看了一眼把枕头放好把顾夜锦扶起来“这样舒服一点了吧”顾。

    夜锦点了点头病房的门被护士打开。“病人醒了,我们来做一下检查。”检查?病人?难道这里不是天堂,是医院把董之夜的胳膊拉过来在胳膊上咬了一口董之夜被突如其。

    来的事情痛的叫出声音来。居然会痛,自己在上看见的天堂不都是忘记了疼痛这里不是天堂是医院自己没有死而。

    是还活着有点小确幸自己不用再去求什么阎王爷了,还活着就开心了。床单被掀起来,顾夜锦才看到了自己腿上绑着的绷带“护士我的腿”护士笑了笑“不用担心你这。

    条腿还是能治好的”做完相应的检查,护士嘱咐了董之夜几句就离开了“你昨天可真的是把吓坏了”董之。

    夜假意埋怨着顾夜锦实则在果篮里拿了一个苹果坐在椅子上给顾夜锦削着苹果。“那是我能掌握的事情吗又不是我开车我只是一个坐车的”顾夜锦觉得自。

    己说的不是没道理一个坐车的怎么可以掌握车祸的发生与否。“就你嘴硬,明明说了不让你去送了。早知道我就应该坚持我的想法了这样你也不会出什么车祸了”董之夜把苹。

    果递给顾夜锦“好不容易立了个功现在自己的腿都要废了我还没看见过那个记者的腿是瘸的”。

章节目录

他那么酷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滑稽戏里的小丑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他那么酷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