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夜锦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自己现在不再杂志社,有些事情也是听自己师傅董之夜说的,并不一定是正确的。挂断电话,顾夜锦躺在床上刷着新闻。最近国内的娱乐圈似乎出奇的安静,不想上个月那样,被网友戏称是“黑暗的分手月”这个月份好像狗仔们也开始了休息娱乐圈这一。

    个月就没有任何明星爆出恋情什么,甚至一而再再而三被人说是“渣男”的男人,也没有爆出任何出轨的消息顾夜锦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无聊。

    把手机关闭自己倒在一旁,总觉得祁北似乎有些事情没有说清楚,既然没有受伤,林城森为什么会来医院莫非是祁北生病了越想越不安索性不去思考拿了一。

    个苹果打开最近热播的一个宫廷剧,反正采访林城森的任务区最近医经完成了,以后大概和林城森见面的机会是晋潇潇的吧顾夜锦你就不要自作多。

    情的去关心那个不值得自己关心的男人——林城森。林城森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才发现教练陈承竟然站在石岩体育馆门口等着自己回来。

    “回来了”教练陈承问着林城森。林城森淡定的点了点头站在体育馆里的祁北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情况林城森越。

    是淡定的样子祁北反倒越担心。没想到以往脾气暴躁的教练陈承在林城面前,也是显得异常平静祁北记得在一本书上看过这样一句话暴风雨的前。

    夕往往是一场平静的林城森向前走去,教练陈承看着林城森的背影:“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半开的门停在那里林城森回过头“是今天得事情吗”不一会体育馆的周。

    围就围了很多人教练陈承轻轻的咳了咳:“我们进办公室聊吧。”进门,教练陈承黑眼的看了一眼不训练的人“你们现在是都不需要训练的吗。

    马上要开始的国内锦标赛我想有多么重要就不需要我说了吧。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觉得参加那种赛事很没有价值的话可以和我说以。

    后你也不用参加什么比赛了。”瞬间刚刚围在门口的人,瞬间散开了,拿起自己的羽毛球拍开始了自己的训练办公室的门没有被关上教练陈承没有。

    坐下也没有看林城森“你最近为什么总去医院,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在林城森的面前教练陈承也就不必讲究什么委婉的告诫方法索性直接出。

    击林城森拿了纸杯在饮水机处打了一杯水:“就像你看见的那样子,没有什么事情可说的”“据我了解你最近经常去医院是去看那个女记者如果我没。

    记错的话应该是叫顾夜锦吧。”幸好刚刚自己在出租车上的时候,祁北和自己说了要不然自己现在应该也会很慌的吧“是他们《体育风尚》杂志。

    社的那个女记者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出了车祸受了伤。”是因为林城森出车祸受了伤,教练陈承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情况.“上一次我们进行完专访之后她开车送。

    我回来回去的途中发生了意外,出了车祸。”这么一说教练陈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坐在椅子上看着林城森“那你为。

    什么不早说明这个情况而且《体育风尚》杂志也没有和我们说这样的状况,所以这件事情就不需要你去负责了”打开邮箱看了看里面的信息“我说这次《体育风尚》杂志社为。

    什么换了一个记者”换记者?林城森看了一眼电脑上的照片虽然照片上的女孩子长的还算是不错但是和顾夜锦相比还是。

    差了一些晋潇潇一个林城森不熟悉的名字。林城森有些不明白,现在顾夜锦的腿受伤了,即使选择下一个记者也大概应该是上一次和顾夜锦来的那个女孩子——。

    董衍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体育风尚》杂志社就不拍这次吃瘪吗?“今天这件事情,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要记住你之前那场比赛也是发生过这样怪不得我。

    太过敏感”之前的事情林城森怎么可能忘记,因为那件事情的发生自己差一点就失去了当羽毛球运动员的权力只不过那个时候知道的媒体知道的还。

    不是很多教练陈承也算是保住了这个秘密的存在。“我知道,也请教练放心,那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教练陈承对于林城森的自制力还是很放心有林城森这句保证教练陈。

    承提起来的心也放下去了很多,拿出自己放在笔筒里的黑色碳素笔,晃动着。“马上就要开始国内锦标赛了这次的比赛我不允许你出现任何意外你知道吗”林城森。

    点了点头这次国内锦标赛的重要性林城森还是知道的,运动员这个职业本来就是吃着“青春饭”的东西加上这两年林城森的伤。

    病情况越发严重能不能再参加下一次的比赛是说不清楚的事情了。所以这次的比赛林城森必须要拼尽全力“这两天我们就要从石岩市出发了你知道。

    我邮箱的密码吧”林城森点了点头,很多选择采访记者的事情,虽然全部发到了教练陈承的邮箱里但是选择的时候都是林城森自己来做出的选择“我明天上午。

    给你回复”教练陈承一向欣赏林城森的工作速度,不向别人那样,林城森总会把很多事情尽早尽快的解决“那我出去了”教练陈承点了点头“。

    马上就要比赛了那个女记者的事情,你比赛结束之后再去处理就行”林城森没有说话但是沉默有的时候就是一种应允从办公室出。

    来祁北怀着歉意的拿着一杯淡盐水,递给林城森:“教练陈承没有说让你退赛什么的事情吧?”林城森喝了一口水“这就是你说的淡盐水吗最近是不是盐这种东西就像药店送。

    鸡蛋那样的事情现在盐是不是也不太值钱了”祁北用拳头再林城森的肩膀上打了一下“我在关心你你怎么。

    老要避开我的话题”林城森在祁北的头上摸了摸:“比我小两岁就是和我不一样,一道鸿沟呀。”说完拿起自己的羽毛球拍找了一个队员开始了对打训练祁北坐在那。

    里看着林城森每次都是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装什么老大哥呀,明明就是小了十九个月,离两岁还少了五个月的时间什么鸿沟他们之间压根就不存在任何差距好不好从地上站起来。

    这样的林城森也不像是有病的人,看来自己的关心在林城森那里就是多余的。距离国内锦标赛上祁北第一次比赛的时间已经不是很远了加强训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次祁北可。

    不想像上一次的那样输的那么丢人了。顾夜锦的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杂志社把之前的住院费报销了很多但是住在医院里的无聊还是让顾夜锦有些接受不。

    了问了医生的意见顾夜锦在董之夜的带领下办理了出院的手续。董之夜害怕顾夜锦无聊,特意在宠物店里买了一只纯白色的短尾猫顾夜锦第一眼看见这只猫。

    就很喜欢但是这样的猫应该售价并不是很便宜吧。“这只猫很贵吧”董之夜一向在别人面前不喜欢说钱的事情但是顾夜锦知道。

    董之夜在钱这方面也不是很充裕,之前董之夜才刚刚在石岩市买了房子现在身上还是有着房贷这样的事情。

章节目录

他那么酷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滑稽戏里的小丑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他那么酷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