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让祁北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两个人之间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林城森的肌肉好像却是比自己的身材好上很多。两个人从健身房里面出来,这座城市的夜晚已经来临了,林城森选择旁边的一家餐厅要了一些青菜类的食物,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等待着服务员上菜这家餐厅的环境真的很。

    不错有很多外国人来这里吃饭,祁北一直用眼睛打量着餐厅里面的环境对那个放在中间的小鹿角祁北来了兴趣“你不觉。

    得那个小鹿角还挺可爱的吗?也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不是真的,这样的话小鹿该有多痛。”祁北难得有爱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群可恶的人站在一个。

    幼小的鹿面前拿着手里的刀,一下下的割在小鹿的角上。林城森从水壶里倒了一杯热水喝了一口“看不出来那个东西是假的吗”被林城森。

    这么一说祁北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要说些什么。林城森,这个人真的是一个话题的终结者。菜上来的时候林城森从筷子篓里拿了一双筷子用餐巾纸擦了擦递。

    给祁北“这家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吗?”祁北尝了一口,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不愧是两个城市之间的GDP之间存在一定差距。

    而且差距还是很大的在餐厅上的差距都很大。从餐厅出来,祁北才发现最近的商场里正在播放着最新电影的预告片外国的武打大。

    片最近训练严格祁北好久没有出去玩过了。今天正好有时间“林城森今天可不可以陪我去看看电影”祁北站在林城森的。

    身边声音有些恳求的意思,像撒娇。林城森没有回话,而是站在那里看着商场外面的荧光屏上正在播放的电影宣传片好像自己也好久没有看电影了微微点。

    了点头祁北简直开心的像一个孩子。不对祁北就是一个孩子。买票进场从检票员那里把3D眼镜拿了过来好久没有看过电影。

    了坐在电影院的座椅上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顾夜锦。林城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顾夜锦发照片但是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似乎产生了一。

    点点依赖林城森不知道这是朋友的感觉还是什么?准确来说,他林城森好像对顾夜锦有一些心动了顾夜锦正坐在煤气灶前煮着面条燃面是。

    自己在四川宜宾的小伙伴给自己寄来的,腿没受伤之前一直忙着林城森的独家专访后来又出了车祸腿受了伤只好现在。

    才能煮客厅里元宵正在和烧卖玩闹着,现在真的是连动物都开始虐狗了顾夜锦这只单身狗有一瞬间真的想把元宵和烧卖绑起。

    来扔进自己楼下的垃圾桶。煮完面,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今天下午的时候顾夜锦给主编齐晨打过电话表示自己的腿已经好了可以工作谈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主编齐晨才点头答应了顾夜锦的请求。顾夜锦之所以要去上班,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在家呆的的确很是无聊,另一方面自己真的有些害怕自己这么久不上班会不会把自己在《体育。

    风尚》杂志社除名自己这种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上一次杂志社里面的李念可就是因为自己受伤的缘故请了半个月假回。

    来的时候就被告知自己已经被杂志社开除了。顾夜锦可不向这种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自己可不想变成无业游民。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才发现林城森给自己发过来了微信。是一张饭菜的照片。“你在吃饭”顾夜锦回复短信的时间林城森已经吃完饭了正在回宿舍的路。

    上这些年林城森吃饭的速度都变快了很多,这大概是当运动员的一种职业通病吧。“吃完了。”“我也在吃饭”两个人之间的谈话变得越来越熟悉渐渐开始喜欢起。

    来了闲聊顾夜锦拿着手机的照片给林城森发了一张照片。“第一次煮燃面还不错。”燃面的味道还算是不错的林城森上电梯的时候手机的信号变得有。

    些不好从电梯里面出来得时候,看见顾夜锦发给自己得照片林城森嘴角微微笑了一下祁北的腰伤最近犯了有些不舒服。

    回来的时候祁北并没有和林城森一起回来,自己去了按摩店。拿出房卡开门,进屋,倒在自己的床上把电视机打开《时间里面的旅行》已经播放了半集了总。

    算还是赶上了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渐渐形成了一种习惯“在干什么”林城森自然而然的问出问题顾夜锦吃了。

    一口面拿起自己的手机“再看电视剧。”真的有时候还是很心疼元宵的烧卖这个母猫现在的状态特别像是正在。

    处于更年期的女人喜怒无常,两个东西刚刚还玩的很好,转眼间就在自己的电视机前面打了起来。明天自己一定要把自己家里的电视机在往高弄一弄不然自己家的电视机迟早。

    会下岗“那你看吧”林城森很害怕自己的聊天会耽误到顾夜锦看电视。顾夜锦点了点头,发了一个表情把手机放下呵斥了元宵和烧卖两句果然这两个人真。

    的安静了很多拿起自己的燃面,吃了两口,麻辣的感觉让顾夜锦觉得很舒服因为自己的腿伤的原因自己这个。

    无辣不欢的人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辣的东西了。还真的是很想念这种辣辣的味道祁北回来的时候电视机里的电视。

    剧还没有播完“跟我说实话,你是我不是和顾夜锦有不一样的关系”这个问题祁北已经问过很多遍了林城森看了。

    祁北一眼“你有算过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我多少遍了,下次如果再问这种无聊的问题”说完林城森把手攥紧祁北坐在自己床上把自己的外套。

    脱下刚刚在按摩店做了一下按摩自己的腰身好受了不少。明明就是和顾夜锦的关系有些不一样会看顾夜锦喜欢的电视剧会在吃饭的时候给顾夜锦。

    拍照甚至很多时候林城森总是会第一时间选择和顾夜锦分享。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还装作什么都没有祁北在心里。

    呵呵笑了笑看你到底能装多久。翌日,就是石岩羽毛球队,第一次在正式比赛的场地上进行训练还是需要很多事情要做的负责这次训。

    练的是刘蓉教练教练陈承因为有事情要和晋潇潇商量,所以今天会晚到一些。“根据国内锦标赛的安排我们会在赛前有两次在这里进行训练这次我们的训练时间大。

    概是两个小时所以你们一定要认真对待这次的训练。”刘蓉说完看了一眼祁北:“祁北一会你出来一下”祁北伸手指了指自己然后把眼神转向林城森。

    在求救刘蓉教练叫自己不会是质问自己吧。祁北真的有些怕林城森表示很同情祁北但是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去阻止刘蓉教练的决定祁北跟在刘蓉的身后进了转角:“腰没事了吧。”有些受宠若惊,祁北真的没有想到刘蓉教练居然会关心自己的腰伤祁北点了点头“好。

    多了”“昨天我看见你去按摩店,就猜出来你腰伤的老毛病应该又犯了。”刘蓉虽然平时对待他们严厉很多但是很多时候还是很关注他们的。

    

章节目录

他那么酷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滑稽戏里的小丑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他那么酷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