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晨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现在的事情,所以今天请你过来,你也应该知道是什么事情了。”董之夜没说话,坐在椅子上没有看齐晨,而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鞋尖。“你在《体育风尚》带了这么多年,你在对外交往这件事情上一直很擅长所以现在晋潇潇发生这样的事情想问问你有什么办法”董。

    之夜抬起头看了一眼齐晨:“我是在这方面很擅长,但是现在这样的事情,让石岩羽毛球队损失的很有可能是一个得力的干将”齐晨知道董之夜说的没有错误。

    但是现在这个样子《体育风尚》杂志社同样也面临着问题,作为商人的齐晨还是要为自己考虑的“现在这个样子处理我想石岩羽毛球队已经很给我们面。

    子了如果人家现在把这件事情推到风口浪尖,我们也真的没有什么能做的了毕竟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问题”董之。

    夜看的出来齐晨想要做什么,但是现在这个情况,齐晨的设想压根就实现不了。齐晨从椅子上站起来“现在我们的记者晋潇潇被石岩羽毛球队开除了随队记者的身份。

    即使石岩羽毛球队没有扩大这个影响力,别人还是会说出去的。”“所以你的想法是什么?”整间办公室的气氛突然上升到最为爆裂的点上如果现在这个办公室里有。

    一丁点的火苗大概都会把这个办公室给引爆吧。齐晨没时间和董之夜吵架,他现在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这件事情解决掉“我的想法就是把整件事。

    情的损失降到最小化不想把这个事情搞大。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我们还可以……”接下来的话董之夜没有让齐晨说出来无非就是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想让《体育风。

    尚》杂志社发生继续承担石岩羽毛球队的随队记者的任务,不过这个可能压根就是零另一个就是让石岩羽毛球队声明林城森。

    的受伤与随队记者晋潇潇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这样的话对于石岩羽毛球队,准确的来说对于林城森来说都不是很公平“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现在既然发生了这样。

    的事情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把这件事情的危害性降低到最少,我们也必须在这件事情中吸取教训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齐晨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看的出来董之夜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很坚决的。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出去吧。”董之夜从椅子上站起来说了一声“哦”出了齐晨的办公室齐晨坐在椅子上闭上。

    眼睛他绝对不能允许现在这件事情给《体育风尚》造成更多的危害顾夜锦的脸出现在了齐晨的脑海里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一。

    次采访的时候顾夜锦和林城森聊起天来,还算是不错的。可是今天下午找顾夜锦过来的时候,可能顾夜锦也不会愿意帮忙的吧齐晨真的是很烦这大概是自己当《体育风尚》杂。

    志社最大的麻烦了吧顾夜锦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顾夜锦记得自己之前快要高考的时候自己就总是很喜欢一个。

    人在寂静的夜里看着天花板。顾夜锦真的有些担心林城森,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林城森应该不会喜欢自己的声音吧顾夜锦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林城森自。

    己也真的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也许只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关心元宵和烧卖在客厅的猫窝里打了架元宵有些伤心从。

    自己的猫窝爬上了顾夜锦的床。低声喵喵的,寻求着顾夜锦的关怀,顾夜锦还是摸了摸元宵的毛,元宵也终于平静了下去祁北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了一眼林城森林城。

    森早早的就躺在了床上但是还是没能睡着觉,虽说一直说自己伤的并不是很严重,但是自己现在还是会觉得有些痛“睡不着”祁北坐在自己的床边问。

    着林城森林城森看着祁北点了点头:“没想到还真的会有些痛。”“能不痛吗当时我都听到你骨头撞击到地板的声音了”祁北说话总是。

    带着一点夸张的语气林城森从椅子上坐起来,把电视打开,《时光里的旅行》正在晚间重播这些天祁北真的是有些受够了这部。

    电视剧里女主角近乎变态的声音(准确来说只不过是过于发嗲的声音)。祁北才想起来今天下午的事情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林城森祁北经过一系列的挣扎还是决。

    定把今天下午顾夜锦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告诉林城森“林城森”祁北叫着林城森林城森拿着电视机的遥控器。

    看向祁北“有事情”祁北点了点头:“是的,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情”“说”林城森一个人在自己面前磨磨唧唧的。

    有话就直说就好了“其实今天下午顾夜锦给我打电话了。”听到顾夜锦的名字林城森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一直以为顾夜锦。

    不会来关心自己的只是自己没有想到,顾夜锦会给别人打电话。“她说什么了?”林城森装作淡淡的样子问着祁北祁北看着林城森声音变得更加正式“你。

    保证不会打我”林城森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胳膊:“老子,他妈的现在这个胳膊都受伤了,该怎么打你”放心了“今天顾夜锦给你打电话了不过被我给挂。

    了”“她说什么了吗”林城森问着祁北。祁北从床上站起来,趁着林城森的手放松把遥控器抢过来播到了电影的频道祁北看着电视。

    和林城森说着话“也没有事情,就是问我一下你的情况。我真不知道她怎么有脸来问你的情况他们《体育风尚》杂志社做出这样的事情我。

    都替他们感到害臊”祁北还没有反应过来,林城森的拳头就落在了祁北的脸上灼热的疼祁北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鼻子里。

    有液体流出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林城森,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刚刚的那些话明明是林城森让自己说的现在居。

    然全部成了自己的错误“你是不是疯了?”祁北从床上爬起来,去了洗手间。林城森坐在自己的床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为什么当自己。

    知道那个消息的时候会那么的生气。他的心里渐渐有一个地方属于顾夜锦只是他自己不想承认罢了教练组的会议很急教练陈承来不及。

    休息就一直在会议室里开着会。“你觉得林城森还能继续参加比赛吗”虽然林城森一直说自己可以但是陈承。

    还是要为他的健康和安全考虑。队医犹豫了一下:“其实按照林城森要比赛的场次他是可以参加比赛但是你也知道林城森他有旧伤在手腕上。

    我害怕他会……”旧伤复发,四个字队医没有说出来但是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懂陈承犹豫了一下“我们一起发表一个意见吧。

    是否让林城森继续参加比赛?”刘蓉第一个说了话:“如果按照林城森的年纪的话来说这次比赛绝对是他的最佳时期上一。

    次因为一点点失误退出比赛本来就很可惜。但是现在他的伤是否能支撑他参加比赛,还是值得考虑的一件事情。”刘蓉说的话立场很中肯没有说不让林城森参加比赛也没有说让。

    林城森参加比赛这个时候她也不好做出决定虽然她在林城森面前一直坚持着不让林城森去参加比赛。

章节目录

他那么酷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滑稽戏里的小丑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他那么酷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