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股巨大的神识威压从法台下弥漫而出,张三被这股神识一压,其身周的神识防御便就弱了下去。赫连狂风大笑一声,“族长好手段!”此刻,他的神识终于可以隐隐约约的捕捉到张三的方位,喝道:“诸位听我号令,同时催动法盘!封住此人”……沐青身周的光罩并未破开但作为得到了田晴儿阵。

    法传承之人他已经将这光罩看的明白。此物乃是借着法阵之力以寒气凝聚而成,在法阵尚存的情况下,除非修为足够强否则一般的术法根本破不开但是若是自己全力催。

    动燃魂灯中的火灵精火又或是用上银甲赤炼,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破开这光罩虽然找到了破开光罩的办法但沐青并未立刻就这样。

    做因为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那个很可能是慕容雪伪装的蓝袍女子,不也在光罩中静静的等待吗刚才张三放出了二十多名修士不正是之前暗中联络的那。

    些人吗眼前的形势越来越明朗,也越来越有趣了……但是,沐青心中又同时产生了两个疑惑第一个疑惑来自寒骁族他们费尽心机布了如此一个局就是。

    要抽取冰寒本源之力那么,这些冰寒本源之力拿来做何用途呢?拿来突破境界?提升寿元?又或许……和玄冰之核有关第二个疑惑更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按理说张三以一具。

    化身骗得对方法阵攻击落空之后,接下来最恰当、最合理的战术是趁着那位灵神期的寒舞族长还未出手以雷霆手段第一时间。

    灭杀寒骁族这些灵元修士极大的削弱对方的有生力量。但是他呢?却只冲着法台撒气又偷偷将那些人放了出来这是何意呢这些人虽然有灵晶期。

    也有灵元期但人数毕竟不多,能帮上他多大的忙呢?看刚才的形势,那位寒舞族长应该就藏身在这法台之下张三是要逼她现身但是逼对方现身也不是只有破。

    坏法台这一个办法啊他一位灵神期的大修士,会想不到这一点?……寒舞分心守护玄寒破冰阵,又分出神识对抗张三吸取冰寒本源之力的速度大大减缓只见其脸。

    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额头汗珠隐现,就立刻被寒气冻住,在皮肤表面凝成一层晶莹的冰霜……二十七道白光再度向张三身上射去冰天雪舞阵第二次催动。

    此刻张三刚刚又一次跃起,白光罩身之时,身躯猛然一滞,脸上的表情终于由戏谑一收带上了一丝怒意就在那数十道冰雪洪流向其扑去。

    的同时张三猛然双肩一抖,喝道:“小崽子们,还真以为老子怕了这三九冰天阵?看来,不给你们点颜色尝尝是不成了”听张三喊出“三九冰天阵”的名字赫连狂风心头一颤。

    心道这法阵乃是我寒骁族不传秘术,不到生死存亡之际,绝少拿出来对敌,甚至近千年来都未曾用过一次此人怎会知晓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并未妨碍其施。

    法但是另一个绝对想不到的异变刹那而至只见这白光中的十二道突然消失不见一侧有一人高喊“这位前。

    辈可是复姓诸葛”发声之人,竟然是现任雪族族长——雪长河张三停了刚刚催动的一个法诀脸上的怒色瞬间冰消雪融又换。

    做满脸的戏谑笑道“呀呵?雪山族的娃娃,还知道老夫的名讳?雪傲老弟就是嘴快,定是他给说漏了!”雪长河等十二名雪族修士同时停止施法那冰天雪舞大阵立时催动不下去。

    刚刚凝聚而出的数十道冰雪洪流瞬间溃散。赫连狂风和赫连暴雪同时怒吼道“雪长河你干什么”雪长河傲然一笑冷冷的道“赫。

    连兄弟我干什么你们说我干什么?我雪长河忍辱负重,就是等这一天!”说罢,将自己面前的法盘收入掌中一拍而碎取出其中那块万年玄冰收入储物袋中。

    又是一张手一柄冰魄长刀横在胸前,大喝一声,“雪山族人听令,为我那惨死的兄长报仇,为我族雪耻”说罢长刀化做漫天刀影向赫连狂风攻去另外十一名。

    雪山族修士一般不二将那法盘拍碎,各自祭出法宝,各个双目血红疯了一般向空中寒骁族人攻去……张三又恢复了刚才的。

    做法一边跳跃着踏击法台,一边道:“寒舞,还不出来吗?这里可乱起来了!好有趣的!”又道“雪长河你们雪山族老子没看错你更是大大的不错别光。

    顾着斗法快说说你究竟是怎么回事?相信一定更有趣!”雪长河一上来就是搏命的打法竟以一己之力对敌同样是灵元后期。

    的赫连狂风和赫连暴雪两人。冰魄长刀寒气纵横,每一刀劈下,如雪山崩塌,带着万钧之力,显然是催动了某种秘法调用了本源之力一时间将赫连狂风和赫连暴。

    雪逼的节节败退听张三开口询问,雪长河并不回答反而喊道“前辈你所料不错寒舞就在这法台之下凌家的小。

    姑娘也在前辈的那件东西也在!”张三瞟了雪长河一眼,笑道:“这还用你说!你不用这么拼命,缠斗即可死了可就亏大了有老子在他们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的”说着。

    又向一个方位踏去…………就在雪长河喊出“诸葛前辈”之时,沐青和玉坤心头同时一紧心道(大哥)果然猜对了此人就是诸葛豪无疑那。

    么他留在玄冰之核中的东西,九成九就是土灵了!但是,他为何要将土灵放在玄冰之核中呢?这件事怕是只有亲口问他才行了……一直在下方观阵的那位寒族红袍修。

    士——寒锋面色阴沉他受寒舞指派,今日不管别的,就盯住凌香,有机会就擒下此女。但之前几番变故张三始终没离开法台附近他怕自己冒然出手不但完不。

    成族长交代的任务还会引来杀身之祸,所以,一直都没出手。但是现在雪山族反了虽然以十二敌十五从人数上看自己这边占优。

    从整体修为境界上看自己这边也要高于雪山族,但雪山族这种拼命的打法却是打了自己这边一个措手不及而邱族修士又在全力守护法阵运行此刻他不得。

    不做点什么了寒锋断喝一声,道:“寒骁族人听令!雪族背叛,这‘八字胡’对我族图谋不轨!那法阵吸取冰寒本源之事的原因事后族长会亲自跟大家解释大家先。

    合力平定叛乱擒杀这‘八字胡’!”本来,那些前来观礼的寒骁诸族修士在动乱一起之时就应该出手相助但就是因为邱池等人不分敌。

    我的困住了那些寒骁族晚辈子弟,强吸他们的本源之力,令在场的这些族长、长老们大为恼火这些人虽然还不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但明摆着自己这些小家族被蒙在鼓里,被族长和四大家族摆了一道被利用了被坑了但是此刻寒锋的话不无道。

    理眼前的乱局若是处理不当,很有可能导致寒骁族从此败落,刚刚一统池坨三族的大好局面就此终结矛盾之中每个人的选择是不同的……。

章节目录

灵缘界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谢十叁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灵缘界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