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辐射”医者眼神闪烁,面露狐疑。在械族一脉,其封号都与自身特征相符,而医者擅医术和生物学,对种种械兽专研颇深。但以它的见地,却从未听说过可释放热辐射的械蚁。何况,其释放的磅礴热能已可融金化铁这种械蚁似乎和“饕餮”是同一路数属生。

    物兵器“人工培育还是基因编辑?”医者念头几闪,很快回过神来,“很有趣……不过等拿下你后一切自然都清楚了”“你有这本事么”赵潜。

    嘴上不客气表情却十分警惕。他忽地低头,喃喃道:“天谕,看样子,得靠你了……”面板上,无数幽光浮动轮转似在回应着赵潜巨响骤起打破这肃静轰。

    轰轰武曲双臂抬起磁暴重炮连连咆号,滚滚雷暴汹涌而出,恍若无数头螭龙当空乱舞声势磅礴摧枯拉朽是苏韵寒率先发难她。

    要先发制人“哟看不出你一个女人,性格倒是暴烈得很……我喜欢这种风格!”医者谈笑自若,灵活地抽出两根钢钎却并未用来伤敌而是插在自己的双腿上嗖残。

    影尚在而医者本体消失无踪!下一刹,它直袭奔腾,伴随着一溜浮沉不定的残影,避开磁暴的来回扫荡,轨迹不定地扑向武曲“这是什么手段”赵潜凝神望去心头暗惊。

    “穴道么硅基生物也有穴道?太古怪了……”他心头不解医者的钢钎自残有点像那“刺激穴道”的手段竟能激发生。

    命潜力令其双腿力量暴增!沓!沓!沓!地上脚印如刻,医者的动作飘逸迅猛,甚至带着股“八步赶蟾”的凌厉几步已在武曲面前“好快”苏韵寒眼。

    神一凛却并不慌乱“不过,来得好!”医者低喝一声,一双钢钎刺空,快逾闪电又刁钻无比直取武曲的关节要害“——如意”苏韵寒大吼。

    武曲右掌虚握激荡电芒和幽暗铁流于掌间流转,先化为一杆金属短矛,接着猝然拉长,裹挟着破空尖啸扎向医者胸口它身兼军火库和圣械库手段远近皆宜。

    自然不惧近身搏杀“咦?有趣……”医者轻“咦”一声,身躯一抖,遍体骨骼噼啪作响而体表条条青筋如游龙纠缠似乎一下被注入暴虐力量动作。

    快了一倍肉眼难逐嗖其身形摇摆似若无骨,避开矛击的同时,竟如同游蛇般蜿蜒而上再次拉近距离钢钎角度诡谲直插武曲胸腹“不好”苏韵。

    寒大惊医者猝然爆发其力量和速度狂涨,已远超她的估量!“放心,杀人是我的专长……”医者笑容森冷手下毫不留情“你会死得很快没有半点痛苦——嗯”伴。

    随着一声低呼它脸上的得意凝固,表情僵硬。嗡!医者面前,一帘猩红横掠而过,如同血雾浸染虚空凝为一道红色光幕横在两者之间阻隔了医者和武曲钢钎扎入。

    深红光幕再次泛红消融钢水竟滴落地面,又凝为一个个金属小球。两根钢钎发烫,不得已,医者再次松手“谢了”苏韵寒松了口气又问“这是……什么手段。

    ”“热辐射还能形成光幕?”医者猛地转头,神情错愕,“这可比技击还要繁复万倍不止你你是怎么做到的”灾厄主祭虽由千万械蚁组成但让。

    每一只械蚁精准有序地释放热能辐射,最终凝为防御光幕,其难度系数之高,简直无法以言语形容“——蒸发帷幔”赵潜淡淡一笑却不多说“怎么没。

    见过么不过你没见过的可多了……”“不开口是吧?我有的是办法”医者冷笑一声在身上重拍一下浑身骨骼又是劈啪作响。

    血筋如群龙乱舞气势节节攀升,杀意逼人。“嗯?”赵潜微微一惊。他窥出一点门道医者的身体里竟有一根根黑色钢钉深埋和钢钎的效果近似。

    刺激其身体穴道激发生命潜力。赵潜不清楚,这有没有副作用,但有一点能确定,钢钉刺激下医者可短时间内爆发处数倍战力嗡医者袭来它再拔两。

    根钢钎奔踏间钢钎狂击似两头魔蛇当空游曳,气象生猛暴虐,锋不可挡!它并无技击伴身,但一招一式都巧若天成招招衔接如浪涛滚滚令人目不暇接“——残。

    月凋零”驾驶舱中赵潜一声断喝,而灾厄主祭的身上,竟有无数潋滟月刃浮现其周身上下肩、肘、腕、膝都浮现弧形光刃瞬间武。

    装到了牙齿如同刺猬一般,不可靠近。铛!铛!铛!连串脆响不断,灾厄主祭身姿翩然,恍若一曲行云流水的战舞而医者的一双钢钎被斩断坠落于地“。

    什么”医者再次惊住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令生物脉冲凝为能量锋刃,而且毫厘不差地分布于周身上下其难度之恐怖已经无法估量区区人类怎能有这样的技术。

    它不解更是不信但事实摆在面前,却又不得不信。轰!轰!轰!炮轰声又起。这一次武曲不止自己出手又释放两座蛇形守卫互成犄角之势其速射。

    激光炮绵延发射腹部垂挂的导弹也连连击出!沓!医者飞踏而起,几个空翻,动作轻灵避开炮轰“没完没了了……”它怒哼一声心头则暗暗惊诧眼。

    前这两架机甲和它以往见过的机甲都截然不同,手段层出不穷,且技术精深连它都难窥端倪尤其是那架群蚁机甲手段诡异已经完全超出。

    了它的想象“——夔影天池!”灾厄主祭再次出手一叠雷鸣炸响其双臂上下飘摇数十道粗大雷弧激射而出循着。

    道道弧线轨迹隐然成阵八面合围,竟封锁了医者闪转腾挪的空间狂雷猛击绵延不断“给我破”医者狂喝一声一双钢。

    钎横扯竖劈碎裂道道电弧,但也被电弧所伤,掌心浮现道道焦黑,身体麻痹无力。它又惊又怒。前方,灾厄主祭中赵潜则面沉如水低语道“有效……”蒸发帷幕、残月凋零、。

    夔影天池这些招式之繁琐精巧,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技击而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存在或许能称之为——“神通”这些。

    招式并非来自战神图录而是天谕!灾厄主祭的驾驶舱,和天谕保持着时刻通讯,实时共享信息而天谕的推算与其说是推演更遑论是推理其计。

    算能力强大针对性极强完全是针对医者,演算出了强悍莫测的招式“短时间内这家伙可能不好拿下……”医者视线闪烁。

    心中已有定计猛地转身抬臂,一记钢钎飞袭灾厄主祭。“黔驴技穷了”赵潜冷哼一声咔灾厄主祭故技重施身形轰然垮塌避。

    开钢钎此时医者却蓦然转身,几步疾行,直逼武曲而去!“哼!”苏韵寒面有怒意医者如此做派显然将她当做了“弱点”她虽恼火。

    但也清楚轻重缓急不愿拖累赵潜。武曲双掌抬起,一面盾牌绽放开来,稳稳挡于身前铛盾牌上火星飞溅武曲脚下踉跄守御依旧稳固丝毫。

    不乱“动作太慢了”医者却猛地一矮身,钢钎横抡回旋,直取武曲双腿撕拉武曲逼退不及左腿勉强抬起而右腿则从中而断重。

    心大乱斜斜歪倒在地“——杀!”医者居高狞笑,钢钎由上而下,狠狠落下。“你敢伤她,我一定弄死你”赵潜关心则乱灾厄主祭尚未凝形已如蛇蟒般蜿蜒迅速。

    扑了上去“早等着你了……”医者却早有预料,动作一停,身形蓦地回旋一记钢钎扎下它出手果断精准直指灾厄主祭的驾驶舱。

    显然这是个精心布置的陷阱!“不好!”赵潜脸色大变。呼!钢钎将落,狂风呼啸声响起!“该死!”医者察觉了什么低骂一句后退数步它退开后数道冰冷霜流呼啸而过。

    封冻虚空无数雪花飘落。“霜暴战锤?是孟磊?”赵潜双眼一亮。果然就在不远处一架突营肩扛幽蓝战锤大步奔腾而来“还有我呢。

    ”一道战意昂然的声音响起。突营的身后,一架深红机甲踏步如飞,脚下如同踩着弹簧,很快超过了它狠狠冲向医者——刑徒“哦援军来了”医者。

    脚下连退迟疑片刻后冷冷一笑,“算了,今天先放你们一马……反正等到‘净化日’时你们都得死”“净化日”赵潜表情微动“哼你也太托大。

    了吧……”刑徒中曾子石眼神凌厉,“我们这么多人你能逃得掉吗”“谁说只有你有援军”医者冷哼一声。

    似笑非笑道“我也有”它话音未落,狂野深处,有兽吼声绵亘一头头机械巨兽冒出其颈部插着钢钎竟都被医者所操控。

章节目录

机甲定制大师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刻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机甲定制大师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