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的一声厉风把那沉重的狼牙棍头扔在了朱僜的条案上,逼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二殿下,这是我斩落的敌人大将兵器。那些蒙古蛮子也实在是太大胆了一些,区区三千人就敢向我的五万兵马冲击结果硬是被我教训了一通回去了斩了他的兵器杀了他的战马。

    哈哈”朱僜的脸上多了一条细小的伤痕,血痂还没有脱落的看得厉风在自己面前表功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军务官记上厉大人的功劳。”顿了一顿,他拿起那赤蒙儿丢下的狼牙棍的头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这才冷笑到“。

    果然是那蛮子的兵器厉大人,你好厉害的本事,居然能逼那混蛋丢弃自己的得意兵器。”厉风的脸上稍微有点发烧的感觉他连忙补充到“厉风自知才学浅薄无法承担指。

    挥大军的任务因而一切事务愿听殿下吩咐。”这是厉风在来的时候就盘算好了的一切听朱僜的安排如果赢了。

    那是自己的功劳如果输了,那是朱僜的过错。总之,便宜一定要占,亏是半点不吃。经过和赤蒙儿的一番较量厉风清楚的、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对于军阵纯粹是一个白痴。

    如果靠自己来指挥战斗五万兵马不全被吃掉才怪了。朱僜呆了一下看着厉风发了一下楞这才狠狠点头“也好厉大人都这么说了。

    朱僜就却之不恭了留下一卫兵马作为厉大人的亲军,其他九卫人马在我营侧驻扎,听候命令今年这些蛮子实在是来的太早了一些还天寒地冻的就开始。

    骚扰我们了倒是不知道他们发了什么疯癫。而且他们的战力也很是强大我们还有些对付不了”朱僜在打仗这一方。

    面还是很有点原则性的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错误,很坦白的说到:“那赤蒙儿是个厉害的家伙,如果长时间僵持也许我会败给他我的力量不如他他的手下有五狼将。

    居然慕容天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这就很是有点棘手了。打仗拼的就是将领然后再拼兵可是我们这边还难得找出一个可以。

    克制他们的人来”厉风在心底疯狂的咆哮着:“我要人,我要一个猛将一级的人物一个可以让我放心的心腹一个在力量上可以胜过。

    赤蒙儿实力可以横行天下的猛将级别的人物,否则小爷我一辈子不可能在军阵上出头的莫非要小爷我做文官出身么那简直就是太丢脸了”任天虎轻。

    轻的咳嗽了一声低声询问到:“殿下,我们还有点好奇,第一次是敌人劫营吃了点小亏,但是第二次却是如何失利的这草原上的狼群难道有袭击兵马的习。

    惯么”朱僜身边的一个将领满脸的苦笑:“这位大人,我是当地驻军首领林震这狼群袭击我们兵马的事情倒是实在是古。

    怪得紧那赤蒙儿带五百人来挑衅,我们五千骑兵出发追击,后方大军压上接应,结果骑兵刚刚追杀了三十里路就突起了风暴随后就是无数恶狼开始扑击我们。

    前方的骑兵队伍等我们后方步卒赶到的时候,那一群儿郎的衣甲都被扒光了”厉风皱眉他突然想起了赤蒙儿手上的那白骨骷髅。

    心里冒出了一丝不怎么好的感觉。懒洋洋的举起手,厉风叹息到“如果厉风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我们要请白云老道或者僧。

    道衍来支援我们了如果他们使用的是邪法,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抵抗的事情。”朱僜猛的站了起来大声叫骂起来“没错一定是邪法那元蒙的蛮子在他们还。

    在中原的时候就喜欢养一群稀奇古怪的和尚在宫廷里面,现在那赤蒙儿的老师据说就是以前元蒙国师的弟子说不定他们用了什么法术来对。

    付我们来人阿给我写一封告援的信函,三百里加急的送给父王。”在朱僜在那里诈唬的时候厉风身后的常铁低声说到“大人大人”。

    他轻轻的碰了一下厉风的身体。正在歪着脑袋不知道想什么的厉风猛的回过神来,回头问到:“什么事?”常铁低声说到“小人也许可以猜出那些元蒙遗党为什么今年这么早就。

    开始侵袭了今年的风雪特别大,他们在草原上的牲畜肯定死伤众多,说不定还损失了一些部族的成员所以他们必须靠劫掠才能得到足够的粮草过活”厉。

    风楞了一下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常铁恭敬的拱手说到:“末将名为常铁乃是当朝大将军常遇春的后人算起辈分来常将军还是。

    我的叔祖”厉风心里狂喜,他责怪自己:“怎么就忘记这个碴儿了呢第一次碰到赤蒙儿的时候不就是这家伙在后面。

    调配兵马逼得那赤蒙儿狼狈逃窜么?手下有这么个宝贝,我怎么不会使用?居然还把自己的兵马送给了朱僜这个混蛋指挥妈的”如果是别人此刻绝对不好意思说什么的但是。

    对于厉风来说什么羞愧、羞惭之类的词语是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嘴巴一张,厉风就嘻嘻哈哈的和朱僜攀起关系来“殿下殿下赫赫战功厉风是早就钦佩不已了。

    的啊这个厉风我刚刚想起一件事情,出发的时候,大殿下他警告过我,如果我不立下一些功劳他会扣掉我今年一年的饷银的所以厉风我看殿下神威盖。

    世应该不用太多兵马就可以收拾掉那些蛮子的,所以,厉风支援您两卫兵马,补充一下前面受到的损失其他的四卫兵马么我自己统领着如何。

    ”朱僜听得差点想要拔剑杀人,刚刚对厉风有的一点点好感立刻就化为了乌有他在心里咆哮“这该死的混蛋。

    果然是一个天生喜欢过河拆桥的无赖。当我不知道你来的时候受到的折辱么?被人一棍打下了马背,连父王赐下的宝马都给抢走了哦你知道你自己没有能力统军的时候就。

    把包袱全部砸给我现在突然发现手下有个堪用的将领了,马上就翻脸?哪里有你这样的人你你”朱僜的脸瞬息之间变得铁青咬着牙。

    齿从牙缝内挤出了几个字“可以,没问题。厉大人可以在我们大营西面十里处扎营,我们相互守望则可等得天气转暖道路情况变好了我们就进发扫荡多斩杀一。

    些蛮子的头颅”厉风笑嘻嘻的答应了,随意的拱了拱手,他可不觉得送出去的东西再拿回来有什么丢脸的。厉风眯着燕京在那里笑“开什么玩笑八卫兵马四万多人啊我要是不。

    会打仗自然全部送给了你。现在我手下冒出了一个可以打仗的,那自然要把这四万多人给拿回来给你增援两卫兵马就足够了”当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了厉风带人出去就在西面选了一块平地,喝令士卒们扎下了营盘由于害怕某些奇怪的东西厉风下了死令严禁追击那些。

    来挑衅的元蒙人马老老实实的在营房里面等待积雪融化,只要那草叶长起来了,就可以去扫荡那些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了常铁指着那一张往来客商绘制。

    的草原地形图说到“这些游牧民族的特性就是,草一发芽,立刻就要分散了。一处地方的草场不足以供应他们所有族人的牲畜吃喝的所以他们。

    一个大的部族例如瓦剌会分散成上百个甚至上千个小的部落分散四周,那时候就是我们去扫荡的时机了一个个的小部落根本无力抵抗我们的扫。

    荡的”厉风皱起了眉头发问到:“既然如此简单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能灭掉他们呢”常铁苦笑“唯一的问题。

    就是在草原上我们无法得到充足的补给。那些蛮子可以一年四季吃肉食,而我们的士兵必须还要吃大米白面否则肠胃都会郁结了更加可恶的就是一旦我。

    们深入草原我们很难找到他们的踪迹,而他们各个部落随时可能聚集在一起对我们进行骚扰尤其那赤蒙儿他们这样的战士是。

    专门精选出来的部落的勇士,聚集在一起专门对付我们的大军的,他们的马好,箭术高,用游击的方式可以骚扰得我们很是头疼所以每年的扫荡只能是。

    杀掉一些蛮子抢走一些牛羊,让他们无力大规模的南下就是了。”厉风听得头疼,连连挥手叫嚷到:“也就是说只有他们聚集在一起来打我们我们没有把他们一次性围歼。

    的机会不是么那好反正军队的训练和防御,都交给你了,我自己还有自己的事情就不和你忙了”说完厉风挑开了帐篷的门帘走了出去。

    他所谓的事情就是去选一匹战马,挑选一柄长兵器,学习一点点马背上的功夫,省得下次又是被人一下子打下马去丢了他的面子而朱僜的大营里。

    面朱僜正在发着脾气一剑劈开了一张椅子,朱僜喝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让这个无赖来领兵的?居然敢当着林震的面来戏弄我把四万士兵当作礼物一样的送来送去么你们说。

    你们说这个不学无术的混蛋,父王怎么会让他领兵的?大哥再受父王的宠爱也没有办法让父王答应这样离谱的要求罢”在帐篷里面。

    急速的走了几圈朱僜看着躺在行军床上闭目养神的慕容天喝道:“慕容,你说这无赖是不是故意来气我们的哼刚开始看到他送粮草和援。

    兵到来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居然还敢戏弄我?我,我,我非要找机会砍了他的人头”慕容天闭着燕京轻声说到“殿下。

    何必着急呢等得他碰到赤蒙儿,多吃一点苦头了,他就没有精力翻腾了。大殿下那边,派他过来不就是给自己在军队里面造声势以后好方便他继位么可是如果我。

    们看得那厉风打几个败仗的话,他们还能有什么作为?”慕容天的脸上,挂起了一丝冷笑。朱僜***着自己长出了一层细密的胡须渣子的下巴点头应到“没错父王以。

    军阵闻名天下老大他肯定是不甘心自己一点军功都没有,所以刻意的培养这厉风哼哼我就要让他看看我朱僜才是朱家最骁勇的子孙。

    我才是最应该接管王位的燕王世子。”朱僜得意的在大帐内上下蹦跳了几下看着慕容天问到“慕容你的伤势没关系吧。

    ”慕容天睁开了眼睛眼里精光四射:“殿下,放心吧。我主要是被厉风那小子一脚伤了元气,所以才被那两个蛮子拣了便宜劈了我一刀现在我丹田上的淤塞已经快消除了。

    只要我内力一恢复些许外伤丝毫不成问题。。。这一次说来倒是要感激那厉风,我的‘扛山劲’已经有三年没有寸进了这一次破而后立居然让我冲破了瓶。

    颈接近了大成境界哼哼。”慕容天举起右手,一拳推出。‘呜’的一声,一根白色气柱朝着朱僜当胸劈了过去朱僜‘哈哈’一声先是用右手去接‘轰’的一。

    声朱僜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他连忙把左手也迎了上去,两只手同时用力,这才抵消了这一股气劲朱僜大喜“妙啊你果然是功力大进了妙啊”慕。

    容天露出了阴森的笑容“那厉风么,我会找他算帐的,我要在燕京城万千百姓面前,狠狠的折辱他。。。但是现在军阵之中我们以大局为重由得他打败仗无所谓但是如果。

    殿下找茬子斩了他恐怕军心不稳,那就不好了。。。等得春暖草长,我们狠狠的铲灭他们几个部落到时候就可以班师凯旋庆功大会上我要让那厉。

    风明白他不堪一击”‘噗’的一声,厉风再次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狼狈的溅起了漫天的泥浆。他对面的那小小的骑兵把总一脸痴呆的看着厉风小心翼翼的问到“大人。

    大人您您没事吧”厉风拖泥带水的爬起来,抓起了自己的那柄沉重的点钢枪爬上了马背重新坐稳后连连说到。

    “没事没事继续来。妈的,倒是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把总硬是把小爷我打翻了十九次不行你一个小小的把。

    总怎么能够把小爷我打翻这么多次?小爷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么?”厉风歪着脑袋看着那把总沉思起来那把总浑身一个哆嗦顿时在心里。

    疯狂的诅咒起自己“妈的,我今天是脑袋有病了不是干吗和厉大人过不去厉大人说要我全力进攻我还真的当。

    真了么人家是都指挥使动动小指头,我全家都要死光的我我我干吗在数千战士面前丢他的面子”厉风突然大。

    笑起来“哈这样吧你再把老子打翻一次,我就升你做百户能够把小爷我打倒这么多次的起码也应该是一个百。

    户啊驾看枪”厉风策马狂奔,右手举起长枪,冲着那把总的胸口刺去。那把总闻言大喜,随意的偏身让过了厉风的刺杀手中长枪轻轻的一扭狠狠的在厉风身上砸了。

    一下厉风坐立不稳顿时又狼狈的栽倒了下去。厉风气得呜哇乱叫,在泥水里乱蹦跳一阵后,再次的爬上了马背叫嚷起来“百户来吧”那把总得意洋洋的冲着四周欢呼。

    的士兵挥动了一下手臂笑着叫道:“大人,末将来了。”那边任天虎正被一骑兵千户一锤子砸在了后背上彷佛麻袋一样的翻了。

    下去任天虎的身边他的弟弟任天麒更是被三个普通骑兵夹击,一人一脚踢在了他大腿上生生的把任天麒从马背上踢飞了三尺高。

    重重的大头朝下的落在了一尺深的泥潭之中。中军大帐门口,穿着狐狸皮袄子,手里端着热腾腾的香茶的沙山、沙水两老头一本正经的坐在两张太师椅上沙山低。

    声叹息“唉这年头想要做军官,不容易啊。”沙水也是连连摇头的叹息:“唉,这年头,求一个富贵,不容易啊”五方煞神、十三血手修罗也是连连摇头不已他们看到自己。

    的两名少宫主居然如许的落魄,被那些弹弹手指就可以杀掉的骑兵如许的折磨心里大是不以为然但是他们看到可以和沙山、。

    沙水两个老怪物拼一个平手的厉风也是不断的被打下马来顿时心里无比的平衡。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