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风坐上了燕王赏赐下来的那匹宝马。赤蒙儿被僧道衍一指击败,根本来不及抢回这匹马儿,结果被僧道衍带到了厉风的大营内,重新交给了厉风。这匹马很享受在蒙古大草原上的迅猛奔驰正一边欢快的嘶叫着一边彷佛风一样的朝着无垠的草原深。

    处狂奔身后的五千精锐骑兵也无法赶上厉风的步伐,只能听得常铁发出了无奈的叫嚷声“厉大人您停一下”厉风带领麾。

    下所有高手加上朱僜手下的慕容天、雷啸天以及十几名得力的将领,连同身后五千最精锐的轻骑在一起组成了这一个香气诱人无比的鱼饵那一身的威风容貌堂。

    堂的马和手持长刀依旧穿着他那一身大红色的太监袍子,跟在了队伍的中间这马和还引起了厉风老大的一通感慨“好好的一个汉子。

    怎么作了太监了呢”假装到根本没有听到后方常铁的呼喊声厉风策马在草原上疯狂的奔跑他实在太兴奋了长到这么。

    大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足足尺许长的青草,绵延直到天边,风一吹,那草就好像波浪一般的起伏着尤其现在天气渐渐和暖无数的野花也生长了出来一抹。

    子的绿色之中就夹杂了无数的红黄蓝,竟然有点像是燕王府那最上好的波斯地毯一般了天是瓦蓝瓦蓝的地是一片。

    碧绿的风是轻柔而芬芳的,厉风整个人的魂灵儿都飘散了出去。随着风,厉风似乎已经开始在云端漫步俯视着这个天这个地他似乎要把整个天地都要抓进手中一。

    般无意之中厉风带起了一溜儿清风,那风亲热的缠绕着厉风,迟迟不愿离去,有如一条温柔的小狗一般穿着一身普通的士兵皮甲很是委屈的骑在马。

    上的僧道衍惊诧的抬起了头,他呆呆的看向了厉风那个方向他的肉眼能够清晰的看到厉风在马背上左摇右晃的但是在。

    他的‘天眼通’神通之内他却只能看到那匹马儿,看不到厉风了僧道衍微微的掐动了一下手中的佛珠低声叹道“妙啊厉大人。

    原来已经是到了这个境界想不到他又在草原上大悟,看来他的功力又进一步了”他身边的沙山缓缓点头“这乱糟糟的草。

    和花有什么好看的这小子居然这样兴奋,居然在马背上达到了老夫要静坐冥思好几天才能打倒的空冥之境实在是想不通啊”僧道衍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手上佛珠飞快的抖进了袖子里面,说到:“想不通,就不要想。个人有个人的缘法适合厉大人的不见得适合沙老前辈呵天地造物。

    自然有他的道理咦这厉大人现在在干什么?”厉风此刻心情高兴只觉身边天地灵气无比的清晰无比的充沛于是他。

    开始强力的吸纳那些元气直冲自己丹田,一层层的加深自己的真元。他兴奋之余,已经忘记了用一元宗的心法呵天地沟通之后自然而然的让元气充沛全身而是用一种野蛮。

    的方式强行的吸纳元气入体。如果有神念强大的人,就可以感觉到厉风此刻身体彷佛就是一黑洞一般四周的天地元气‘滴溜溜’。

    的全部被他吸得一干二净而且一丝一毫都没有遗散出来僧道衍的手微微的颤抖起来用一种发现了奇珍异宝一般的。

    眼光看向了厉风他自然是拥有足够强大神念的人,他也自然的发现了厉风吸纳元气的时候的异象他嘴角挂起了一丝微笑低声说到。

    “都指挥使这个官职太小了一点啊。”那种虚无的,高深莫测的,彷佛隔着一层迷雾一般的笑容再次的出现在了他的脸上厉风神游天外的举。

    动被几只呼啸而来的利箭打破了,他所有的神思都回到了体内,却惊喜的发现,自己的真元增加了很多很多比起平时运用一元宗的心法不断的修炼十天能够增加的真元还多。

    了十倍以上厉风挥指弹开了那几只利箭,不断的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个天才么?发现了一个新的修炼方法一元宗道法自然一切自然而我刚才的举动完全的。

    逆反了自然天地元气不是和我自然的彷佛清风liu水一般的交流,而是被我强迫的拉进来的。。。”厉风突然有了一个解释“对了按照一元宗的心法修炼和那天地那。

    是***所谓***那是偷偷摸摸的来的,拿到的好处自然少诶我现在自己发明的法门那是**这个天地。

    啊**么自然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哈哈哈,自然好处大大的”厉风恍然他立刻下了决心既然一元宗的心法已经没有办。

    法给自己更多的帮助了他就按照自己的突然悟出的法门继续修炼吧那种掌握了天地想要掌控一切让天地之中的所。

    有事物都落入己手的感觉让厉风悟出了自己独特的和一元宗的法门背道而驰的炼气心诀厉风把它命名为“吞噬天地”这种法诀正。

    好应征了那么一句话“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疯狂的吸取,但是却完全没有和自然的交流只有索取没有回报厉风定下神来看到了。

    前方一条小河流边上十几座帐篷组成的营地前方,二十几个青年男子手持长弓,小心翼翼的对准了自己厉风嚣张至极的笑了起来“你们快快投降交出五千头。

    羊来小爷我就饶了你们否则小爷我大军一到你们后悔可就来不及了”最前方的那个体格雄壮的青年大声呵斥。

    起来“你那南方蛮子你脑袋晕了么?你的神魂被魔鬼拿走了么你是不是犯了热病让你糊涂了你向我们要求五。

    千头羊你觉得可能么你这么瘦弱的羊羔,想要从我们这些猛虎的手里拿走食物么?”如果不是看到厉风方才一指头弹飞了他们射出的箭矢他们才懒得和厉风。

    多说对他们来讲南方蛮子都是该死的,没有什么好罗嗦的。厉风抽出了青冥剑,腾空扑飞了下去。那二十几个青年大惊看得厉风突然腾空十几丈高立刻搭弓射向。

    了厉风厉风哈哈一笑按照刚才悟出的法门,一指头按了出去。如是一刻钟前厉风一指按出将会是没有丝毫烟火气息的一道指劲浑。

    然天成劈开那些箭矢可是现在,厉风有意的运用了‘吞噬天地’一股诡异的气场出现在他身体四周那些箭矢被气流吸。

    引全部朝着厉风的指头射了出去,随后被阴柔的力量震成了粉碎。最前面的那个大汉站不住脚步只觉得厉风彷佛一个漩涡一样把自己的身体朝着厉风吸了过。

    去大汉惊骇得大叫而落下地的厉风,已经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腹上,把这汉子踢得跪倒在了地上抱着小腹半天动弹不得僧道衍一马当先的冲了过来他。

    刚好看到了厉风的那一指僧道衍不由得赞叹到:“妙啊,浑然天成,妙啊,巧夺天地之造化哈哈哈马公公你看”马和长刀一挥脸上闪出。

    了一层浓厚的煞气喝令到:“去两个百人队毁掉这个营地夺取所有的羊群、牛群、粮草能带走的就带走。

    不能带走的就地做饭吃了之后全部烧毁。”大军奔腾而出冲杀进了这些牧民的营帐数千年来就是这样北方的。

    游牧民死活要冲进南方劫掠,而南方的大军一旦出现在草原上,那就更是一片血雨腥风,烧光,杀光,抢光,不留下任何一点点可供利用的东西唯一的区别就是法令不严的军队。

    还要拼命的*一通而军令严格的军队,不过是杀死所有的人,带走所有的东西,或者掳掠一些奴隶回去交差罢了这个小小的营地瞬间化为了齑粉那些拿着弓箭对准了厉风的青。

    年人狂吼交战却被那两个精锐的百人队用马刀慢吞吞的砍成了碎片。马和满意的看着属下将士快捷的行动***了一下下巴说到“禅师我们一路上。

    挺进四百里算得是深入草原,已经毁掉了他们大大小小二十几个营地那些蛮子应该得到消息调集大军来围杀。

    我们吧”僧道衍又掏出了佛珠,轻轻得捻动着:“没错,这些蒙古蛮子最是吃不得亏元蒙分裂成了鞑靼、瓦剌两个部族人口更加分散。

    摧毁他们一个营地那就是砍走了他们心头的一块肉啊。我想他们的探子应该已经跟上了我们现在不过是在调集附近所有部落。

    的战士准备来围攻我们嘿嘿,等得他们大军出现,我看他们的那位国师的大弟子是否肯出来”厉风心里大定僧道衍可以算是算无遗漏了。

    如果那位元蒙的和尚不肯出面的话,那只要厉风他们坚守一天偷偷摸摸的跟在后方的朱僜率领的大军就可以喙突而至集中十几。

    万训练有素的大军和那些元蒙战士来一次对决。生火,做饭,厉风他们故意的做出了一副极度嚣张极度不把草原战士放在眼里的模样尤其过分的。

    就是他们在扎营做饭的时候,一个哨兵守卫都没有放出。两百多个战士闹哄哄的在小河边杀羊开膛,又有一群战士在那里乱糟糟的拆掉帐篷烧起了篝火更有一些手脚快、眼。

    睛毒辣的战士从帐篷内搜出了大桶的马奶酒,在无数欢呼声中扛了出来厉风摸着下巴坐在地上背心靠在了一头老绵。

    羊的身上笑道“这个部族的人活得还不错么,有肉、有粮食、有**酒妈的比我们的很多百姓活得还要滋润了”。

    马和坐在他身边一脸严肃的说到:“元蒙遗党,从我们中原退走的时候,掳掠了也不知道多少财宝尤其他们统治天下这么久在草原上他们的本族之内。

    还是拥有很强的力量所以朝廷才分派王爷来燕京镇守从常理上说我们对草原用兵已经二十几年了杀也杀了几十万。

    元蒙蛮子但是他们依然能够组成军队侵扰南方。。。这草原,是属于他们的”厉风抓起一片草叶放进嘴里怪声怪气的吹了一声哨子笑道。

    “如此就毁掉这草原好了。游牧民族靠的就是这草原太大,我们无法在草原上和他们捉迷藏所以才有持无恐的连连侵扰我们如果我们能够找到。

    一个办法让这草原全部变成荒漠的话,哪怕有一千万蛮子,也只能去我们南方求生活了,这样一来,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不也就不存在了么”马和和刚刚走过来的僧道衍悚然动。

    容僧道衍看了看四周那无边无际的草海,低声惊叹到“毁掉这个草原么没错游牧民族如果失去了草原他们就不再。

    是那彪捍如狼来去如风的可怕勇士了。毁掉他,多么庞大的一个计划,又是多么可怕的一个想法。毁掉这个草原天啊”僧道衍看厉风的神情里面已经充满了一种极度。

    的嗯说不出来的可以说是欣赏,但是同时有无比震惊的古怪光芒。而马和则是跳了起来,嘿然说到:“若是有需要那就毁掉这个草原吧”一眨眼的功夫马和就提出。

    了一个庞大的计划“我们只要用大量的茶砖和盐砖和他们交换羊群,诱惑他们不断的增加放牧的羊群数量等得羊儿把一片片的草根给啃吃干净了。

    这草原也就废了唔,很好的主意啊,等回到燕京我会向王爷禀告的如果我们日后真的能够消除这些蛮子的威。

    胁厉大人当记首功”厉风呆了一下,讪讪的说到:“诶,你们不会真的想要这么做吧”他扭动脖子看了看四周这草原怎么看都是没。

    办法毁掉的啊马和大声说到:“为求日后子孙平安,不再受到北方牧民的侵扰,这是最直接的办法从汉朝以来我们中原总是受到这些游牧蛮子的侵袭财力、人。

    力大量的消耗在这里唯独就是没有想到,这些蛮子依靠的就是这草原的关系只要我们能够诱使他们扩大羊群十倍、百倍、千。

    倍、万倍、十万倍他们就会自己毁掉自己。”马和昂然大声喝道:“哪怕用三百年、五百年为代价,只要我们坚持不懈的采取这个办法他们最终会自己毁掉自己民族赖以生存的基。

    础到了最后他们将不再是我们中原的祸害,因为他们已经无力为害。”厉风呆住了,他没有想到,在马和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很凶狠的人心里居然能够冒出这样的计划来用数百。

    年的时间花费软刀子慢慢的折磨一个民族,诱使他们最后走入衰落,这是一个拥有如许坚韧的神经、心肠多么坚硬的人僧道衍没有吭声只是站在他们身边不断的捻动着。

    佛珠眯着眼睛带着他那一贯的神秘微笑,眺望着前方的小小的草丘。突然间他大声喝道“大家注意了敌人来袭”厉风猛的跳了起来他。

    的屁股上也感觉到了地面在微微颤抖,那是大群马队狂冲而来的动静。正在小河边闭目养神的沙山、沙水以及幽冥宫的一众高手也连番跳起他们同时。

    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那一丝杀气。任天虎大声呼喝起来“所有人上马敌人来了给少宫主我给本将军备战备。

    战全体上马拿起武器,准备弓弩。列阵,列阵。”厉风则已经是忘记了他是这只部队名义上的统帅他一溜烟的上了自己的马。

    背操起那柄点钢枪一声呼喝‘驾’,拍马朝着那个草丘狂奔而去。百多丈的距离瞬间就到厉风策马上了丘顶看得前方里许处足足五百。

    左右的骑兵正在狂冲而来厉风狂笑一声:“哈哈哈,来吧,来吧,小爷我刚刚练好马战枪法正好拿你们开个利市”他也不等身后的大队人马。

    单身一人朝着那些骑兵冲锋了过去。他的身后不到五丈远的地方,一脸兴奋的任天麒也紧跟着他冲了过来手中那沉重的点钢枪也挺了起来斜斜的朝。

    着天空厉风冲到了对方马队之前,右手运力,狠狠的刺了出去三点带着寒光的枪影朝着最前面的那元蒙骑兵刺了过。

    去速度飞快尤其厉风幻起的那三道枪影在空中还彷佛活物一般的不断的扭动着,那骑兵整个上半身全部被笼罩在了这一枪之中哪里来得及逃脱‘噗哧’声连响厉风在他身上。

    捅了九个窟窿出来后一枪刺中了他的喉咙,狠狠的把他的尸体挑飞了起来元蒙骑兵大怒他们抽出了自己的马。

    刀三个恶狠狠的汉子同时朝着厉风冲杀了过来。厉风右手挥动沉重的枪杆一枪杆把两个对手给砸了下来左手拔出青冥剑身子微微一。

    侧让过了最后那个汉子的劈砍,剑锋轻轻的在那汉子的腋下割了一下,顿时把那汉子上半身差点就劈成了两片血泉飞涌骨骼断裂声中厉。

    风仗着马快已经是冲过了这五百多骑兵组成的队伍,远远的冲了过去路上他右手狂砸左手疯狂劈砍硬是让二十几个战士倒。

    在了他的手下厉风突然疯狂的笑了起来:“哇哈哈哈,那常山赵子龙七入七出曹营也不过是小爷这般模样了”他如许的得意。

    就彷佛他是那虎牢关前那自诩无敌的华雄一般。任天麒狠狠的呸了一声,仗着体内真气强大,把一柄长枪舞得风车一般枪尖挑枪尾捅也顺利的杀过了这一队敌兵马蹄声雷起。

    两千铁骑从后方蜂拥而来马和一马当先手持长刀在那里狂喝“兀那贼子受本官一刀是好汉的冲上来罢”他虽。

    然是一个太监身份但是那一瞬间,马前马后有着万丈的威风,无穷的杀气,纯然是一个久经沙场的猛将一般了十几个元蒙骑兵冲得太前面了已经到。

    了草丘下方看得马和带人冲了下来,自知没有时间拨转马头逃跑顿时嘴里‘哇哇’乱叫“我们都是草原上的。

    好汉我们来和你赌命”十几个战士挥动着马刀,朝着马和狂冲而去。马蹄声更响,各有一千五百名骑兵从左右两翼冲突了过来隐隐的把这一小股元蒙骑兵包。

    围在了中间那大队人马中的一个汉子顿时把手指伸进了嘴里吹了一个嘹亮的呼啸叫道“兄弟们撤退啦撤退啦。

    这群汉人蛮子太多了,我们人太少,走喽,走喽。”狂风大作,一声雷霆炸响在场的数千匹战马都受惊嘶叫起来那马和已经是跳在了空中单。

    身一人重刀斩下他面前的十六名元蒙战士,连人带马被他狂暴的刀劲砍成了碎片。马和的这一道,根本不像是刀劈出来的而彷佛是有一无敌巨人举起了山峰随后重。

    重的砸下那些元蒙汉子硬是被海浪一般疯狂的力量砸成肉酱的。‘轰’的一声,那些战士方才所在的地方方圆五丈内草屑横飞地面都下陷了三寸厉风呆住了。

    他看着那持刀屹立在大批骑兵之前的马和,偷偷的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好汉子。。。妈的,可惜怎么做了太监?”他身边的任天麒也是偷偷的比划了一个大拇指出来叹息到“的。

    确好汉子就他这股威风天下少有能及可惜了怎么做了中官”。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