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青莲雅筑的门口厉风随手掏出了一柄匕首,‘刷刷刷’的几下就把自己颌下的胡须剃了个精光,重新恢复了他年轻英俊到邪异的面孔。“我呸,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伤……哼,我父母还不知道是谁呢,我理他这么多?小猫把头发弄乱一点弄几根头发放到自己的面前省得别人把你。

    的脸给看清楚了”厉风也有自己的打算,剃了胡须,起码他的面容就变了一大截,不是熟悉他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认出他来就不要说方良、李善这些从来没有打过交道。

    的官员了小猫在应天府内,从来都是穿着全套的铠甲的,除了身材格外的惹人注目,他的脸形也不会被认出来因为方良、李善二人并没有机会和小猫碰面很难认。

    出小猫来就算他们认出来了又怎么样?在散仙的[***]**之下,他们还是得乖乖的交代出朱允玟的下落现在不过是用他们做幌子拿来勾搭某些人物罢了。

    没有必要打草惊蛇就是真的认出来了,也就只有现场抓捕了。碧灵儿已经是摩拳擦掌的冲进了青莲雅筑在老板以及小二那古怪的眼神中。

    大咧咧的走上了二楼笑嘻嘻的叫嚷起来:“秀儿姑娘公子我出去了一阵子还是想着舍不得姑娘您那所以又回来。

    了嘿嘿我还带了几个兄弟过来,你好好的唱几支曲子让我的兄弟听听重重的有赏啊你可不要小看我兄弟他。

    家主人可是富贵得不得了的。”白大公子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站起来沉声喝道:“这位朋友,你似乎过分了吧”虽然感激碧灵儿扯下了水秀儿的蒙面纱巾让自己欣赏。

    到了那绝美的面容可是不管怎么样,他必须维护自己在水秀儿心目中的形象如果任由碧灵儿调戏水秀儿而自己不做出。

    任何的表现的话以后他白大公子还有脸面来青莲雅筑听曲子么?厉风摇摇晃晃的跟着走了进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白大公子小猫却是在厉风身后大声的嚎叫了一嗓。

    子“什么曲子的没意思支支吾吾的讨厌。还是上次听的那十八摸有点味道,小娘们给虎爷我唱十八摸听听”‘轰’的一声二楼顿时炸窝了那。

    些士绅、秀士纷纷对着小猫破口大骂,纷纷职责他有辱斯文,尤其是败坏了秀姑娘的名声,该打,该死。小猫呆呆的看了看四周群情激涌的人有点委屈的咕哝了一声“我跟着周处。

    他们去喝酒听的就是这曲子啊,听起来还不错嘛,为什么不能唱斯文风子什么是斯文啊”白大公子已经是一掌朝着小猫的脸。

    扇了过来嘴里大声的呵斥着:“无耻,该打。”小猫一耳光抽了回去:“娘的,除了风子,还他妈的没人敢打虎爷我”白大公子结结实实的一耳光抽在了小猫的脸上。

    小猫的脸皮皱都没有皱一下。小猫的巴掌也清清脆脆的和白大公子的脸亲热了一下顿时白大公子一声惨嚎整个身体被打飞了七八丈。

    重重的砸在了一根堂柱子上。等他好容易爬起来的时候,半边脸蛋已经肿得彷佛馒头一样了整个人晕头转向的蹒跚了几步又一脑袋栽倒在了。

    地上再也没有了方才的优雅从容的气度。几个白帝门的高手怒斥一声,拔出长剑朝着小猫飞刺了过来。风声萧萧这些人的剑尖上都有一寸许长的剑芒闪动可见他们的功力也。

    是不弱了奈何他们碰到的是小猫这个怪物,庞大的身躯朝前猛的一个虎扑,长剑正正的刺中了他的身体‘当啷’几声脆响那些长剑都被折断掉落。

    在了地上顿时整个二楼一阵的寂静,这还是血肉之躯么?小猫得意洋洋的吹嘘起来面前的乱发一阵的飘动“一群王八蛋就你们。

    这兔子都打不死的力气也敢和虎爷我比划?嘿嘿,来个带气的,虎爷我非折腾死他不可”他晃动了一下海碗口大小的拳头不怀好意的朝着。

    四周的人看了一眼看得打斗了起来,方良、李善他们哪里敢多逗留?这肯定会招惹地方官府上门的,他们还不快跑那就真的是白痴了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敢朝着厉风和小猫看。

    上一眼就这么偷偷的溜下了楼去。厉风一直就在注意他们的动静,看到几个人溜走了微微的比划了一个手势顿时身后的几个锦衣卫。

    高手很隐蔽的跟了上去厉风悠悠的说到:“不想死的,给我滚开,你们一个个都是殷实人家没必要绞进我们江湖人的混水里面给我滚不然就杀。

    人了还有你们身为士林士子,不用心研读圣人之术,治国之道,却在这里流连美女艳词一群狗屁不如的东西也给我滚哼要是我去成都督学。

    那里告你们一状你们这辈子就不要再想什么功名富贵,都给我滚。”大义凛然,或者说是匪气冲天的把二楼所有的客人都威吓走后厉风慢吞吞的走到了水。

    秀儿的面前微微的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下水秀儿,冷笑到:“果然是倾国祸水,唔留在世上也是一个祸害不知道多少人家要为你家破人亡多。

    少痴情秀士要为你魂断神伤,嘿嘿!”白大公子艰难的爬了起来,厉声喝道“不许动她你敢动秀姑娘一根头发我白帝门上下和你。

    没完”厉风喃喃自语“白帝门,白帝门?哈,多熟悉的名字啊,真是太熟悉了。白大公子,你还记得我么我今天就动了她你能把我怎么样呢”说完厉风。

    轻佻的在水秀儿的脸上摸了一把,一直还能保持镇定的水秀儿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恐慌,失声尖叫了起来她身后的三个丫鬟冲了上来浑身哆嗦着拦在了厉风。

    的身前白大公子尖叫着“是你,是你这个小无赖,你,你,你……”白大公子气煞三年前在苏州就是厉风和古苍月玩了一手绝。

    活结果把他白帝门派出去的好手干掉了大半,最后白帝门身上还背了一份海捕文书,情况好不难受。现在又看到厉风神气活现浑身锦袍腰挂名贵玉佩佩戴着一看就。

    不是凡品的长剑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白大公子还有不气恼的么他咬着牙齿指着厉风发狠“你敢动秀姑娘的话我白。

    帝门一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这里是成都,不是苏州府。你在苏州可以勾结官府对付我们白帝门在成都官场上可是我们白帝门的天下”。

    厉风眼珠子转悠了几圈呵呵的阴笑起来:“如此?我本来不想动这位姑娘的可是我现在还真的想要动动他了小猫。

    给我把人带走这三个丫鬟,也给我带走。哈哈哈,我看看白大公子是如何的不放过我,我看看白大公子如何的让我死无葬身之地白大公子我记住你的话了嗯记住你不。

    会放过我的”惜香怜玉你和一头老虎说,要他对人类的美女惜香怜玉?小猫走上去一巴掌一个抽晕了那三个拦路的丫鬟然后一拳头打在了水秀儿的小腹上把水秀儿也打得翻。

    起了白眼随后彷佛夹草包一样,一支胳膊夹两个的,就这么带着四个女人下了楼碧灵儿摇头叹息“唉果然是牛嚼牡丹啊……唉来人啊。

    把那四件乐器收好了带走放在这里也是浪费了,还不如带走的好。”青莲雅筑的老板,一个很富态的中年人嗫嚅的站在了二楼的楼梯口忙不迭的朝着厉风打。

    躬作揖的一对眼睛可怜巴巴的看向了被小猫架在胳膊下的水秀儿等四女厉风哈哈的大笑起来指了四女一下笑道“这是你的摇钱树罢。

    舍不得罢”那老板尴尬的笑着,却不敢多说什么。厉风身后的六个锦衣卫大汉,可是已经露出了满脸的杀气了厉风冷笑了一声随手从怀里虚抓了一把从乾坤袋内掏出了。

    三颗鸡蛋大小的红宝石随手就扔在了地上:“这是给她们四个赎身的,以后她们就是我的人了看好了极品的红宝石没有一点的杂质的。

    你靠她们四个一辈子也赚不上这样的宝石一颗的。”随手推开了那突然又露出了笑容的老板,厉风放步走下了楼去嘴里哼了一句“便宜你了要是是在……我带走一个。

    女人还会给钱么要不是身上有事,不想招惹麻烦,我连你这楼子都给充公了。”碧灵儿大笑着和厉风走了个并肩笑道“兄弟可真有你的光天化曰下劫掠民女这。

    种事情你可做得出来啊”厉风拍拍袖口,笑道:“不过是民女罢了,又不是良家妇女,有什么劫掠不劫掠的这女子整曰里抛头露面的卖唱背后里还不知道。

    有多少污秽的买卖哼我也算是救她脱离苦海……啧,不过这女子倒是真的迷人,稍微调教一番曰后倒是可以派上大用场”说笑间他们已经到了青。

    莲雅筑的门口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门口的大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就连那些小摊贩都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地上干干净净的甚至连一片纸屑都没有留下厉风等人皱起了。

    眉头慢慢的走到了大街上,顿时发现前后各有八名面容肃穆,浑身冷气袭人的中年人缓缓的逼了过来碧灵儿冷笑了一声“怎么着你们还想打劫公子我么。

    ”厉风冷哼着微微的卷起了衣袖,嘴里低声说到:“好,果然是好。白帝门果然是好威风好煞气好场面他们在成都居然可以清街来杀人果然是。

    地头蛇啊佩服佩服……成都府的地方官儿,就这条罪名就该死了”顿了顿他又诡秘的朝着碧灵儿笑了笑低声到。

    “不过这也好四川富庶啊,地方官的油水可是不错的,这秋风么,可是有得打的”碧灵儿可搞不懂这些东西他兴奋的卷起了袖子摩拳擦掌。

    的说到“兄弟前面这八个,可就让当哥哥的去教训他们一下了嘿嘿武林人的手段哥哥我可从来没有试过这几天倒。

    也和你们学了几招剑法刚好上去试试。”也不等厉风答话,碧灵儿随手从袖子里面抽出了一柄四尺长蓝光缭绕的软剑欢呼一声身体离地三寸就这么笔直的飘飞了。

    过去厉风看着碧灵儿惨不忍睹的出场动作,差点看不下去了。这身法绝对是先天级的高手可是他那拿剑的方式简直就不比最下流的蟊贼。

    强多少软剑在他手上一阵晃悠,差点就反弹回来把他自己的身上划拉几下了尤其他的袖子虽然是敞口的但是也不可能装下。

    四尺长剑啊他他这也玩得太过火了一些。碧灵儿上去得快,可是退得更快。他一剑劈出空气里顿时炸响了一声惊雷一道丈许长的蓝色剑光彷佛雷霆。

    一样朝着那八个中年人劈了过去。八个中年人心里一惊,极快无比的占住了八卦方位,三尺青锋出鞘,顿时一道道的青光在空中盘旋绞杀就看得漫天布条飞舞‘嗤嗤’声不绝。

    于耳碧灵儿已经是气恼的吼叫了几声,狼狈的飞射了回来厉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四个悬空岛的门人却是气急。

    败坏的朝着那八个中年人扑了过去。碧灵儿此刻看起来,简直就比街上的乞丐好不到哪里去衣服全部粉碎了莹白如玉的肌肤上到处。

    都是一丝丝浅浅的血痕要不是他已经是元婴初结的修道高手早就被分尸成上百块了碧灵儿有点发呆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伤。

    势哆嗦着用手指头抚摸了一下自己身上那一道道的血痕,脸蛋渐渐的发青发紫,渐渐的扭曲了起来。猛然间,他疯狂的嚎叫了一声“你们这群废物你们敢伤公子我在悬空岛。

    几百年了还没有人敢对公子我动手的。”他笔直的伸出了一掌,简简单单的一掌朝着后方的八个中年人劈了出去无法形容这一掌的威力厉。

    风就看到一圈圈青色的波纹从碧灵儿的手掌上散发了出来,他的手掌似乎膨胀到了一座山大小,一道道透明的波纹朝着那八个中年人扑了过去八具身体在空气中僵直了。

    一下然后毫无征兆的炸裂了开来,血雾从浑身的每一个毛孔喷出,喷出了三尺远后,**也就变成了肉沫,肉糜混杂着体内残余的血液喷洒了出来三丈方圆的街面被覆盖上。

    了半寸厚的血浆情景好不凄厉。碧灵儿一掌击出,嘴里发出了几声阴森的狞笑:“白帝门我要你鸡犬不留”他就要冲回青莲雅筑厉风一手拉住了碧灵。

    儿低声的说到“大哥大事要紧,可万万不能耽搁了正经事情……要是你用法力灭了白帝门,岂不是告诉峨眉山上的人说我们到了么尤其四川地境上可不仅仅是峨嵋。

    一个门派青城可也在四川啊。”碧灵儿的身体微微的哆嗦了一阵,气急的一脚跺在了地上他狞笑到“风雨雷电你们四个还在干什么。

    杀了他们……白帝门嘿,等大事了了,我要他整个门派死得有多惨就有多惨,那白大公子是不是?我要阉割了他把他送进宫里做太监最好最好他还有姐妹我非要把他的姐。

    妹艹得死去活来活了又死。”厉风打着哈哈的敷衍着碧灵儿:“有啊,有的,那白大公子就有个妹妹叫做白灵心的长得很漂亮嘛”突然看到碧灵儿那狰狞的表情。

    厉风不由得心里有点忐忑“我,我这算不算是为虎作伥呢?这个,可是在造孽啊,强歼青楼的姑娘没事可是好好的强暴白灵心么这……管他的我。

    厉风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多了,多这一件又有什么”“哼天下哪里有这么多的烦恼呢那些南伐的时候被我率。

    领大军杀死的士兵他们也有父母的吧,要是个个诅咒我,我厉风都要于心不忍的话,我还要不要活了”想到这里厉风立刻就心平气和起来白灵心么也算是敌人了。

    何必替敌人担心呢却听得那碧灵儿阴笑起来:“好,白灵心是不是我要艹死她吸尽她的贞元后把她的三魂六魄都祭炼成法。

    宝让她永世不得超生”(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