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白帝天、白向天在浣花溪边仓惶逃命的时候,朱允玟和白灵心演出了一场西厢记般的偷情故事。黑漆漆的夜色里,朱允玟身穿一身洗得发白的青布长衫,背着双手,呆呆的站在后花园内,仰天看着黑漆漆的天空。时不时的,朱允玟会低声的叹息一声随口吟唱到“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在。

    心中他是很不甘很不忿的。他自认为正统的皇位继承人,却被朱棣赶下了宝座他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朱棣此刻却又手中无力只能仰天叹息奈。

    何白灵心俏生生的悄悄的走了过来,柔声问到:“朱公子,您似乎有心事?”“废话”朱允玟在心里暗自骂了一句自忖到“这女人也实在。

    是太笨了一些搭讪也不用这样低劣的手段吧?”不过他还是面色温和的转过了身来长长的作揖到“白姑娘今夜。

    风大你怎么出来了”白灵心笑起来,缓步到了距离朱允玟只有四尺的地方随手扯了一片花叶放在手里揉了个粉碎无意识的说到。

    “朱公子莫非以为灵心是那种娇弱女子么?……今夜的风,倒是真的很大啊……公子有何烦心事”白灵心羞答答的看着朱允玟那俊秀。

    的脸庞高贵文雅的气息让她的身体从脚尖开始发麻、发软,一直软到了头顶上朱允玟背起了双手轻轻的抬起头叹息了一声“家有恶。

    叔夺我家产”白灵心立刻气愤填膺的说到:“如此恶人,实在该死朱公子却是为何不和他竞争呢”朱允玟无奈的看着白灵心。

    两颗眼珠子里射出了坚韧有力的光芒。“此贼属下众多,势力庞大得可怕对我忠心的家人都已经被他屠戮一空甚至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

    是个死人而他却还派出了大批的属下满天下的追杀于我,我只能带着一些忠心的下属,亡命天涯,苦苦挣扎求命此人的恶毒、歼诈实在是……举世无出其右者”白灵。

    心咬咬嘴唇柔声说到“如果朱公子有意夺回家业,灵心愿求我父亲,以白帝门举门之力助之。”朱允玟浑身抖动了一下他深情的感动的看着白灵心终于低声的说出了一。

    句“心妹”他的手伸了出去。白灵心轻轻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朱允玟的手心内,羞答答、娇怯怯的低下头低声说到“文哥”两人的手稍微用力顿。

    时已经搂在一起后院一间楼阁的屋脊上,坐在那里的张三丰浑身拼命的打着寒蝉,他哆嗦着说到“这两个王八蛋他们演得是什么桥断男的不择手段。

    女的不知羞耻……他娘的,青楼的姑娘还要客人送了银子才会轻解罗裳,她可好自己送上门了……朱允玟你小子够狠你现在起义兵八字还。

    没有一撇你就敢祸害人家大闺女,你,你,你还真和你祖父那老王八蛋一样的德行!”朱允玟也有几分力量他猛的抱起了白灵心软绵绵、火辣辣的身体。

    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生米煮成熟饭,把木头做成小船,先把事情敲定了,再商量具体的事情吧。那白帝门的门主可不能看着自己的女儿怀着人家的儿子而不管不问。

    罢张三丰猛的举起了右手,右手间有金光微微闪动。他喃喃自语:“天理……伦常……伦常……天理……这两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我老疯子我……”咬咬牙齿。

    他猛的放下了手看了看天空,还是一指头点了出去。正情意绵绵的在那里相互狂吻的朱允玟、白灵心立刻浑身一震软在了。

    地上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张三丰跳了下去,一手抓起了朱允玟,低声说到“可不能让你祸害了人家姑娘……唉白家的小丫头你。

    实在是太不知道洁身自好了。你根本就不知道这小子的底细居然就敢说出那些话来莫非我张三丰真的太老了么。

    还是那些市井上流传的银词艳曲内说的都是真的?唉!”摇摇头,张三丰把朱允玟扔回了自己的房间随手把他丢在了床上随后张三丰回。

    到了后花园有点嫌弃的把白灵心抓起,飞身掠起,把她丢在了自己的闺楼下,随后一块石头突然飞起,重重的砸在了楼下小丫鬟房间的房门上张三丰他自己一道金光去的远了朱。

    允玟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他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连忙用手去抚摸身边的床铺,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心里大惊的他连忙坐了起来却是看到身上衣服整洁完整哪。

    里像是曾经和白灵心大战过一场的模样?“古怪,莫非昨夜一切都不过是一个梦么?那里有这么清楚的梦境真是古怪了不对不对似乎……”皱着眉头朱允。

    玟带着两个近身的太监到了外间的大堂里,正好一脸惨白的方良、李善正在那里低声的训斥着十一三十九名好容易训练出来的死士居。

    然全部死掉这损失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可是绝对承受不起的。尤其那位唯一会武功的大学士居然也被射成了筛子一样这就让方良等人不冒火都。

    不行了朱允玟远远的听到了大堂内低声的喝骂声,不由得心里一震,连忙冲了进去。看着额头上贴着一块白布隐约还有血迹渗出的白帝天朱允玟急忙问到“白大兄这。

    昨天晚上出什么事情了”一脑袋雾水的白灵心也从后堂走了出来,她惊讶的看了朱允玟一眼满脸也是茫然顿了顿她好歹还算是武林世家出。

    身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连忙问到:“大哥,到底怎么了?你们身上怎么都有伤痕还有其他的人呢……几位道长怎么你们如此狼狈”白。

    帝天沉着脸低声说到“罢了,我们吃亏了,那混帐,果然又把在苏州府的手段用到了这里。三年前他们就是出动了卫所的士卒用弓箭把我们赶出了苏州府昨夜他。

    们居然又安排下了大批的弓箭手。看样子,他们那苏州府的地痞帮派金龙帮是想要把爪子伸到我们四川来了我已经派人六百里加。

    急的去给爹报信门里大援,今夜一定能到。”四个垂头丧气、灰头灰脸的老道互相看了看勉强的举举手说到“罢了他们当中有道法高明的人在。

    还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同道在和我们峨嵋剑派为难幸好三曰前清心师兄已经用纸鹤向门内求援了估计这两天就。

    有门内道行高深的前辈下山……朱公子,我们飞剑、法宝被破留在此对你也没有帮助了”停了一下一个老道毅然说。

    到“不过张前辈既然带朱公子到了成都,我们峨嵋剑派怎么也要尽一番地主之谊。昨夜我们损失了十一个师兄弟这事情我们峨嵋剑派绝对不会罢休的朱公。

    子大可放心就是”很含糊的交代了几句,这四个老道也没说要朱允玟放心什么也不提其实青羊宫是被无缘无故卷入的就。

    这么扬长而去就是步伐间有点蹒跚罢了。白向天白帝天抖抖手也懒得多说什么了直接下令叫总坛还剩下的门下。

    弟子看好大门就这么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了总坛建在闹市中唯一的好处就是大白天的不怕敌人的袭击毕竟。

    成都府还有这么多的戍卒驻守呢,哪个武林帮派敢在闹市公然的登门入户?白灵心看了看满脸阴沉的方良、李善数人又看了看脸上有点阴郁的朱允玟突然又想起了昨。

    天晚上的事情是梦是幻她也搞不清楚了,但是被朱允玟搂抱在怀里的那种感觉却是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尝试过的。

    那种酥痒到了心尖的神奇、美妙、无比动人的滋味。有点害羞的迟疑了一阵,她低声问到:“朱公子,白曰无事何不去见识一下成都的繁华呢”朱允玟心里有点不快“你这。

    个女人好不知道厉害你们白帝门损失了三百多人,我属下死士只有十一一个人逃了回来还折损了一个大学士你你居然还。

    有心思拉我去游街么……不过,现在还是得哄着你,没必要惹你生气……说实话这女人看起来倒也不错容貌倒也端庄秀丽皮肤倒也。

    白皙细嫩家世也算可以倒不辱没了我的身份。”他又想起了那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的把白灵心搂抱在怀里的美妙感觉顿时脸上露出了灿烂的。

    笑容“白小姐盛情朱文敢不遵命?”两人带了三个护卫,就这么走出了门去临出门朱允玟朝着方良等人使了个眼色方良等人缓缓点头。

    事急了必须要开始偷偷的联络地方上的官员了,看看是否还有人忠心于朱允玟的忠心的留下归顺了朱棣的就杀死但。

    是现在手上的好手只有了十一一人,这难度可就太大了,地方上的官员哪个身边没有十几个人保护着的成都最繁华的大街。

    上厉风一个人背着手在缓慢的踱着步子。一件银白色上面撒着细碎的墨竹图案的秀士长袍显得他是如此的卓尔不。

    群四周的百姓看得他走近,下意识的就让开了道路。一时间在这大街上厉风显得如此的引人注目感受着四周热闹的气息以及蓬勃。

    的生机厉风的心灵有一种欢欣鼓舞的感觉。最近在修炼的时候,厉风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的道心有向着黑暗一面沉浸的迹象但是却没有走火入魔的征兆这是很。

    古怪的感觉只是一种心神深处反应出来的,彷佛镜中虚影一般的体悟却无法明白的说出来只有在这样热闹的地方。

    行走的时候才能让自己的心灵恢复到那活泼、灵动的境界。那嘈杂的气息,甚至那浓厚的汗液的味道都让厉风的身体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似乎有一股。

    滚烫的开水从头顶上泼了下来,渗进了每一颗细胞一样让厉风的灵魂都舒服得呻吟了起来露出了自在的微笑厉。

    风丢下几个铜钱就在路边要了一碟子用红彤彤的汤水煮出来的豆腐干、肉串等小吃带着笑容的在路边大吃起来火辣辣。

    的味道从舌头一直渗进了胃里,又从胃直接冲到了每一个毛孔处‘唰唰’声中汗水一颗颗的冒了出来厉风浑身大畅突。

    然之间厉风感觉自己就融入了这喧哗的市井之中。自己身上的热气,和四周那热闹的人流、喧闹的市场融合在了一起自己可以通悟的察觉到四周的任何细微的波。

    动世事如棋厉风在掌上观之。不知不觉之间,厉风对于‘道’的领悟又增高了一层所谓‘道’者天之至理无所不在深山老林中你可以悟。

    道但是市井屠猪卖狗者为何又不能悟道?一切在于一个悟字,而不在于周围的环境如何阳春白雪固然是高贵的但是下里巴人何尝没有其。

    宝贵之处天空云彩的飘荡,地下淤泥散发出来的湿热,何尝不都是‘道’在人间的具体表现之一悟通了这一层道理的厉风满心都是喜。

    悦是那种境界提升一层之后的,整个灵魂通透活泼,和天地一体,和谐的在一起振荡的喜悦。他脸上露出了孩子一般纯洁灿烂的笑容丢下了一串铜钱他笑嘻嘻的说到“好。

    厉害的辣椒哈老板再来一碗撒,给我多搞两个煮蛋。”那五十岁出头的老大娘看得呆了一下下意识的给厉风添了满满的一碗麻辣烫“这年轻人。

    笑起来可真好看就好像虎子他爹那天的笑容一样。”受到厉风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生机的吸引老大娘古井不波的心灵在此的剧烈的颤抖起来。

    甚至有一股热流从小腹下直冲而起。“哈,好久没和虎子他爹亲热了啊。”厉风自己却还没有明白,他的精神力也就是法力的外在体现已经从有意的施为进入了无意之中就可以。

    影响他人的化境比起要用摄魂魔音才能震撼他人心神的手段,他的境界提高了可不是一重啊此刻的他举手投足莫不吻合天道自。

    然流畅彷佛水流中的水滴一样,毫无窒碍的感觉。舔舐了一下嘴唇回味了一下这麻辣得可怕却鲜美得惊人的小吃厉风轻轻。

    的拍拍肚皮调皮的笑了笑,放下碗筷,施施然的继续行去。却不知道他那微微的一笑,却让路边多少大姑娘小媳妇伤透了心如许一笑只有用倾国倾城才能形容了……。

    这一回路上的行人可没有给厉风让路的人了。方才的厉风,如果说他是一柄出鞘的宝剑和四周的环境不怎么协调逼得人家让路的话此刻的他。

    已经是一滴落入了大海的水滴,和四周的人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虽然他身上穿着的是价值数百两银子一件的华贵长袍但是四周那些行人就算。

    是那些小乞丐都敢在他身边撞来撞去的。因为厉风的气息,已经和他们融合在了一起,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能放能敛这才是最可怕的境界和厉风一样一个身材高。

    大比厉风高了一个头面色红润彷佛婴儿一般的老尼姑左手里平托着一个两尺方圆的黑铁木鱼右手拿着一根两尺。

    长小碗口粗细的黄铜杵轻轻的敲打着那大得可怕的木鱼,缓步的在人流中行走着她明显却又比厉风要高明了不少她也融于人流之中却又是泾渭。

    分明每个人在距离她的身体还有寸许距离的时候她就飘然的闪了过去尘埃不染厉风面对着那老尼姑走了过。

    去一切都是无意的但是两人就在距离三丈许的时候,突然的打了个照面。那尼姑纯白的眉毛微微一皱眼里打出了两道电光很稀奇的朝着厉风看了。

    好几眼厉风则是浑然不在乎那老尼姑的眼光,嬉皮笑脸的朝着她笑了笑。自古蜀地巫风最盛,这种形迹古怪的人物最好不要招惹跑江湖道最害怕碰到的人之中就有一种是尼。

    姑不是有大神通、大能耐的,不会在江湖上行走。尤其看那尼姑左手托着的那铁木鱼,厉风估计着分量起码在两三百斤左右右手那一根铜杵也有十几二十几斤。

    的分量她如此轻松的托着,这力量可就是大得吓人了。老尼姑微微的朝着厉风点点头,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她也没有想到在成都的市井中可以碰到这么。

    一个古怪的人物穿着一身华贵的衣服,却和人流胡乱的挤来挤去,更加古怪的就是,这人的道行还很是深厚如此年轻的一个富家公子怎么会有这样的功。

    力不过厉风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她倒也没心思去管闲事。朱允玟,白灵心带着三个护卫,正好从另外一条大街走到了这个丁字路口处厉风贼眼一眼就看到了白灵心立刻就。

    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朝着白灵心白大小姐挤出了很难看的鬼脸。他前几天才剃掉的胡须此刻还没有长出来一张脸蛋看起来就是十七。

    八岁的少年人模样一做鬼脸,说不出的戏噱,说不尽的戏弄。白灵心也一眼就看到了厉风因为厉风银白色的衣服反射的阳光刚好晃了她的。

    眼睛一下白灵心尖叫起来:“小贼,是你?……就你一个人,你敢进城来?”想到自己白帝门的门下在厉风手上死伤了这么多白灵心的心里就是一股子杀气冲了上来。

    恨不得就当场把厉风给活撕了开来,她就要喝令身后的护卫出手了三年前在苏州的时候厉风表现出来的不过是。

    一个小混混的模样哪里有一点高手的风范?所以白灵心根本就不把厉风放在眼里,她只是想当然的认为厉风这次是凭借着手下高手的力量才歼灭了白帝。

    门在成都的实力的朱允玟也眼睛一闪,就看到了厉风。也许是处于身为皇者天生的本能吧,一看到厉风,一股极重的寒意就从脚底直冲天灵盖彷佛那里站着的并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头对自己拥有极大威胁的洪荒野兽一样。尤其当厉风皮笑肉不笑的朝着自己挤着牙齿笑了一下后,朱允玟心里不断的咆哮起来“他他认识我……这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见。

    过他”白灵心身后的三个护卫,却已经分开了行人,朝着厉风逼了过去。厉风大摇大摆的站在街心双手背在身后冷笑到“光天化曰之下朗朗乾坤之中。

    诸目睽睽你们敢行凶杀人不成?”白灵心脸上一股杀气直冒了出来她尖叫着“给我杀了这个小贼这次的事情。

    都是他招惹出来的”厉风笑着,彷佛春花盛开在春风中一样的笑起来,一时间,彷佛河水解冻一样,一**的水光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散发了出来强大的感染力让厉风。

    四周那无数行人都不由自主的跟着他一起的笑起来。一个个心神荡漾,满心的欢喜,自觉自己欢腾鼓舞,似乎前途就是一条光明灿烂的大道人生没有任何可以阻拦自己的东西一般。

    那三个护卫的心神那里勘得厉风如此可怕的神念攻击?一个个也都彷佛小姑娘一样微笑起来,笑嘻嘻的站在了原地一片的杀机全部化为了满心的祥和甚至他们还隐隐。

    约约的听到了暮钟晨鼓之声有大彻大悟之感(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