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塘里鲤鱼在轻松的吐着泡泡。十几条白身红斑的鲤鱼,在水面下追逐着,偶尔一片落叶飘入水中,顿时吓得他们四散奔逃,但是顷刻间又簇在了一起。池塘的水彷佛水晶一样,就这么干干净净的一大块,里面的鱼儿,水面上的落叶,看得是清清楚楚,近乎被镶嵌在了里面一样背着手站在池塘边上厉风看着身边的张。

    龙缓缓的点头说到“明白为什么周处他们可以叫我师尊,你却只能叫我师祖么?就是因为你的脑袋还不够精明还不够精细你做事的手段还不够狠”。

    微微撇撇嘴角看看在那边和小猫打成一团在争夺一只烤鸡的水元子厉风轻声到“现在峨嵋、青城这些修道门派的事情已经和我们。

    无关了由得无涯老祖他们去忙呼就是。给他们一块调兵的令牌万一需要就让他们调集五千以下的兵马去山上驻扎就是一切事。

    情让他们去忙我们在旁边看热闹就是了。”“这事情,和我们锦衣卫没有任何关系的抢几座山头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一两银子的收益。

    他们海外的这帮修道士能抢下来就抢,在陛下面前我们也是一件功劳他们要是碰到铁板被人教训了一顿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和。

    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不过是一群普通人,那些中原道门的人再厉害,把无涯老祖他们赶走后,莫非还能向我们出手不成怎么着我们继续太太平平的做我们的官儿。

    啊”厉风阴笑着“这种时候,由得他们去闹腾就足够啦,我们在旁边做自己的事情,把自己拖进臭水坑那才是最白痴的作为”顿了顿厉风总结到“总之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他们修道之人打死打活,死了多少人,我们最多意思意思,给他们送点最商品的棺材过去莫非还要我调动大军帮他们火并不成。

    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好好学着,张龙。要知道,黄龙门三代弟子中,我干吗让你作头啊?就是看你还勘造就自己多学学在锦衣卫里面做事就记得一件最基。

    本的宗旨便宜一定要占吃亏绝对不能。明白了么”张龙对厉风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忙点头哈腰的说到“师祖。

    您果然是智珠在握啊可不是么?那些海外的老道,他们赢了,我们有面子他们输了我们是朝廷官方上的人中原的那些老道也不敢把我们。

    怎么的所以我们只要在旁边看热闹,到了最后如果还有好处,就去拿好处就是,何必自己亲自动手?”他摩擦了一下双掌笑着问到“那弟子就去把调兵的手令给他们”厉。

    风的眉毛挑了一下背过身体去看池塘里面的鱼儿。张龙立刻明白了过来他笑着说到“是是是弟子马上命令那胡。

    大人签署一分调兵的首领让胡大人交给他们。嘿!师祖,您果然高明啊!”厉风淡淡的说到“唔罢了你总算是开窍了这海外修士抢夺名山。

    大川的事情我们帮他们也帮到了极点了。只要他们不是太蠢,不要做得太过分了总还是能够在西南一带打下自己的基业的所以我。

    们的人手全部抽出不再管了,我们也管不了……倒是那朱允玟的事情嘿居然有个老尼姑救了他给我继续追查看看他。

    们去了哪里”“要是朱允玟就这么跑了,我们可就多少要领个罪名啊。不过,罪名倒也不是太大这可是修道之人的手段我们锦衣卫哪里有这么强的力量去阻拦。

    那老尼姑嘿嘿……这么说来,无涯老祖他们死的人是越多越好,这样才能证明中原道门的强大朱允玟的逃走看起来也就不怎么刺眼了不是”张龙。

    弯着腰笑嘻嘻的说到“不过,师祖,这关头,中原道门还有力量驱赶海外的这帮大老爷们么”厉风轻轻的弹了弹。

    手指冷哼到“谁说得准呢?中原道门,嘿,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他们……几十万修道士啊,怎么着也要有一些出奇的高手吧这三年来出面和海外的这帮人比划的可就只有不。

    到两万人要是中原道门倾巢而出,压都压死了他们。”张龙不敢多说了,弯着腰退了出去。他心里就是奇怪一点这厉风怎么知道中原道门有几十万人的莫非锦。

    衣卫还在中原道门里面安插了密探不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厉风可就真的是英明神武到了极点运筹帷幄无所不能了想到这里张。

    龙对厉风可就是从崇拜到了盲目的信仰,精神状态足足上升了一个层次了。秦道子彷佛老鼠一样的溜达了进来他笑嘻嘻的低头搭眼的说到“师兄外面的事。

    情可也处置好了成都城方圆五百里内,所有的道观、寺庙、尼姑庵都给打了个干干净净一个出家人都没有了那些居家的居士。

    人数不是太多师弟我可就按照师兄的吩咐,把他们给,嘿嘿,下到了大牢里面了”厉风稍微的兴奋了起来“哦也就是说方圆五百里之内。

    没有出家人了”秦道子眯着眼睛傻笑:“可不是么?所有的和尚、尼姑、道士、道姑的都被四川卫所的士卒给赶了出去几个老家伙死活不。

    肯挪窝的可就被当场砍了脑袋了。”他摸了摸袖子里面的暗袋心里一阵的得意这些道观啊、寺庙啊什么的。

    他们的地契、银票可就是落入他秦大仙长的手中了。厉风点点头,低声说到:“妙啊,这事情可办的好。唔”正在这里沉吟的关头四川府台赵大人兴冲冲的跑了过来他。

    手里捏着几份地契笑着说到:“大人,大人,厉大人呀!浣花溪附近可都是于军民无扰没有主子的地皮嘿嘿下官今儿个就把。

    那附近五百亩最好的土地的地契,给大人拿过来了。这价钱可是便宜,那一片地根本就不值钱的五百亩地合计三两银子”秦道子重重的吞。

    了一口口水他呆住了浣花溪旁边的地皮,可是最漂亮的山林地,尤其他选定的那一块,把浣花溪的精华地段都给包揽了进去了居然只要三两银子他他总算是明白了。

    什么叫做权势什么叫做官商了。厉风买这五百亩地,不过要三两银子要是换了另外一个主子没有三万两、三十万两。

    你碰都别想碰那块地厉风看着那些地契,也不去接,悠然问到“哦那几块地似乎有一些是城内大户人家的土地吧”那赵大。

    人的额头上不知不觉的渗出了一颗冷汗,秦道子感觉着奇怪,这赵大人,怎么就突然的冒汗了?那赵大人点头哈腰的半天不敢直起身体来他小心翼翼的说到“大人。

    这有几块地皮本来是有主的。不过,这次白帝门作乱,那成都城内的富豪,可都被杀了个干净了,他们的家人也被乱兵给杀死了这个么这些地皮可都是无主儿的了。

    ”厉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既然是无主之地,那么取之无妨。道子啊,以后你可要学会了我们就算是要用什么东西可也万万不能扰民的才是正理所。

    以嘛就算我们看上了那块土地,也是一定要选那种无主的地皮才好”秦道子的额头上一层的冷汗他总算是明白了厉风自从。

    进了成都城就开始算计人了。当他在青莲雅筑,看到成都城的富商都喜欢捧水秀儿的场,立刻就定下了用水秀儿引诱这些富商的计策至于如何安排这些富商死。

    在白帝门的手下这还不是狠容易的事情么?这一层层的盘算下来,厉风收拾了白帝门、清理了峨嵋、逼走了朱允玟、干掉了成都的富商一箭四雕啊屈指轻轻的弹了一下那些发。

    黄的地契厉风悠然的笑起来,眼里射出了阴寒的光芒。“既然那些富商家已经断子绝孙了,他们的土地可就是没有主儿的了收归官有么也不好人家还要说官府要。

    这么多的土地干什么尤其是与民争利,这可是死罪啊……赵大人不如我找个人出面把这一摊子地皮都给接收过来曰后每年的。

    收益算你赵大人的一成利润,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敢说不好么那赵大人立刻就跪了下去几乎是抱着厉风。

    的大腿在那里哆嗦着“厉大人,帮你做点小事算什么?下官,下官怎么还敢要红利呢这这不过是小事罢了大人您放心这事情下官一定办得。

    妥妥当当的……厉大人下官为官十几年,才碰到了您这样英明的上官啊下官下官我……”厉风彷佛拍打哈巴狗一。

    样的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赵大人的脑袋,有气无力的说到:“诶哟混了十几年才是一个知府啊实在是委屈了赵大人你的能为。

    啊这样吧你在成都府再作三年,三年后,我调你入京,如何?这督察御史,似乎有缺儿啊。赵大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尤其是清廉如水心明似镜的倒是正。

    好做一个监察御史的位置”‘崩崩崩崩’的,赵大人在地上磕头如蒜啊他可是高兴坏了他向厉风效忠呢厉风可也接受了有这么。

    一个人在朝廷上护着他赵天德曰后想不飞黄腾达那都是难事了同时他的冷汗可也把内衣给湿透了厉风轻轻松。

    松的吞并了成都府几乎所有富商的家产,这事情他可是参合了进去的如果厉风不接受他的投靠不接受他的效忠锦衣卫想要灭口。

    一个小小的知府还不容易么?赵知府心里冒出了一个极其古怪的念头“人家说伴君如伴虎这皇帝身边可是危险得狠的这厉大。

    人就已经能够让我一时惊骇一时欢喜,差点就被吓晕了过去,这要是到了皇帝身边……诶哟,这厉大人可是当今皇上最宠信的臣子他怎么就一点都不怕哪”厉风却不。

    知道这位最新投靠自己的知府心里翻滚着的念头,挥挥手,他赶走了这位趋炎附势的知府大人再次的看向了秦道子“道子我教你。

    的心法你可都记住了尤其那些五行法术,乃是仙人的传授,威力强大无比,你可以选择门下弟子优秀者、忠心者传授之本门的光大就在你的手上了”秦道子看着。

    厉风那诡秘有如雾中毒虫一般的面孔,不由得心里泛起了一丝寒意。“师兄,优秀者、忠心者,如果相比……”厉风轻轻的拍拍秦道子的肩膀柔声说到“那么我宁愿要一。

    头忠心的猪而不要一条能干却不听话的猛虎。道子啊,如果你培养出来的人,却不能为你办事,你要他有什么用呢”随手一指点向了身前的池塘厉风震碎了一条跳。

    起来的鲤鱼顿时一圈圈的血水在池塘明镜一般的水波中荡漾了开来。“越是卑鄙无耻,越是趋炎附势的你越是要大力的培养他们知道天下什么人最让别人害怕么恶。

    人你就要养一群恶人一群恶狗,一群疯狗,帮我们去咬人。那些讲究仁义道德的么,也行啊,喜欢仁义道德的弟子你就让他们去接待外人我们的门面功夫总要做好不能。

    让别人说我们是恶人是不是?”“不要害怕弟子有野心会取代你的位置,你把他们的命门掌握在手中他们还敢违背你的命令么例如他们修炼的死门所在。

    你可以在弟子中人为的让他们分成四五个小帮派,由得他们去竞争厮杀,他们斗得越厉害越好,互相厮杀得越凶越好”“见过苗疆之人养蛊么你不要把门下弟子当作人你就。

    把他们当作一批毒虫来驯养。这些门人弟子,嘿嘿,不要把他们当人,他们就是我们挑选出来的狗,帮我们做打手的狗我们的打手我们的走狗越多我们积蓄的钱财就越多。

    积蓄的钱财越多我们就可以有更多更强的走狗。只要我们有了势力道子金银珠宝、绝世美女还不是源源不绝的往我们身边涌。

    么”秦道子听得血脉奋张,整个脸蛋都冒出了红光。但是他很快的泄气了,他有气无力的问厉风:“可是师兄你要道子在四川创下这么大的一个基业真的就是为了。

    光大本门么”厉风温和的看着秦道子,温和的说到:“道子啊,有些事情呢,你做,就成了放心我不会害你犯下杀头的罪名的我厉风又不想当皇帝所。

    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你创下的基业会被用来干什么。至于,你问我到底我厉风想要做什么,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暂时你不需要知道”厉风的眼里射出了凌厉的寒光“不告诉你。

    是为了你好我不想哪一天突然看到一个人,把你的尸体往我的面前突然的一扔。”秦道子哆嗦了一下,不敢再开口了点点头厉风看向了水元子和小猫的方向那边小。

    猫正在挣扎着嘶吼他被水元子坐在了肚子上,根本就挣扎不起来而水元子的手里呢则是捧着战利品正在嘻嘻哈哈。

    的狂啃“我说小猫啊你打不过我,还敢和我抢东西吃?哼,哼哼哼不要说一个你了就是一千个你也别想从我手里抢走任何的。

    肉”厉风突然问到“道子,你看这人,到底如何?”秦道子皱起了眉头,无奈的看向了水元子,叹息到“按照道子这么多年的阅历他倒不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混进。

    来的而是么此人他的脾气却是有如孩童一样水元子的道行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这可是师兄说的不过。

    他的姓格大概就是三五岁小孩的水准吧,虽然他经历的事情不少似乎没有长任何教训的”默默的点头厉风回忆起了水元子自己。

    的介绍他生于水无父无母,年龄似乎也有数万年的岁数了,却一副的小孩子脾气实在是古怪“不过只要和自己无碍管他这么多干什么呢。

    ”厉风默默的思忖着摇摇手说到:“罢了,道子,你下去忙吧。招揽民工,平整地基的这些事情可就要你负责了……你的牛皮不妨吹大些就说你原本。

    浪荡江湖救渡世人奈何世人愚昧,不知好歹。最近得神仙点化要你在成都兴建道观作为传道的所在明白了么。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