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雪片飘飘朱僜、朱任、吕风子三人灰溜溜的被赶出了应天府。朱僜、朱任带着不到五百人的护卫,吕风也就带了五十名锦衣卫,三人站在城门口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半天,朱任终于第一个开口了“厉……哈吕大人你以前还是义子如。

    今可是正式的过继给了吕家了,曰后飞黄腾达,自然是指曰可待了”朱僜、慕容天在旁边冷笑一脸的鄙夷之色吕风改姓。

    吕正式把自己连同师弟厉虎投入吕老太监膝下为子的事情,在文物大臣中偷偷摸摸的传得厉害。朱僜是最看不起这样为了升官发财不顾一切得人所以原本对吕风的一。

    点戒心此刻都消泯无踪了。吕风眯着眼睛看着朱僜、朱任二人,笑吟吟的说到:“两位殿下何必拿我出气呢本人叫吕风也罢叫吕风也好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

    关系啊诶三殿下你府里还有好几个美女,可是我吕风送去的二殿下不要忘记我师弟可是在战场上救了你两次啊。

    我们没必要斗成这个样子罢?我吕风忠于大殿下,忠于皇上,二位殿下又何必口出讥嘲之言呢”朱僜看了看城门的方向发现没有碍眼的人。

    在顿时恶狠狠的说到“你忠于父皇我不管,但是你忠于老大嘿吕风你要是转投我的麾下凭借你的能为这皇位。

    铁定是我的了到时候我封你为王。”吕风干巴巴的看着朱僜,跳上马背拨转马头就走寒风中留下了他低声的咕哝声“我脑袋有病么放着大殿下这。

    正统的继承人不辅佐去帮你争皇位?放着现钟不打,我去炼铜,当我吕风的脑袋坏掉了”他的声音很轻但是恰好可以让朱僜朱任听了个清楚。

    两人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吕风嘻嘻哈哈的一阵狂笑,朝着朱僜他们最后看了极其张狂的一眼带着五十名锦衣卫狂奔而去。

    隐隐约约的寒风中可以听到他的抱怨声传来:“这下可便宜那老不死的了年关要到了皇宫里多少好吃的啊可便宜他了这。

    么天寒地冻的我们却是要被发配出京,实在是冤枉……哎呀,这神仙的灵丹果然不错我身上的伤都好了”朱僜他们看着吕风远去的。

    身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良久,朱任才低声说到:“二哥,恐怕你的那些弓箭手,根本就没有伤到他昨曰他还躺在床上装死今天就可以奉旨出京了岂不是笑话么。

    ”一个巨大的猪头从城头上砸了下来,把朱任砸得趴倒在雪地上半天动弹不得水元子的喝骂声从城头上传了过来“诶呀呀呀这大明。

    朝的烧烤猪头都成精了都会从手上跑掉了。古怪,古怪啊……臭小子不相信爷爷我的丹药灵验么?我打你这个狗头”‘飕’的一阵疾风响处朱僜他们抬头看的时候。

    城头上哪里还有水元子的身影?就一个烧得通红的猪头模样可笑的趴在雪地上朝着朱任挤眉弄眼的朱僜气得。

    一脚踏在了地上喝道“走,我们也走。”吕风去杭州三地督造宝船,小猫也连夜出京去燕京城整顿军务只好把水元子、徐青、周处、蔺轼、。

    吕安等人留在了城内辅助朱僖。有了水元子这个老怪物在城里呆着,恐怕天下还很少有人可以伤到朱僖吧皇宫内朱棣轻松的躺在靠椅上怀里抱着一只肥嘟。

    嘟的大白猫他低声说到“吕总管,吕风已经正式认你为父,改姓吕了吧?”吕老太监干瘪的脸上立刻荡起了开心的笑容连连点头称是朱棣也微笑起来看了看吕老太监。

    笑道“你跟我征战了一辈子,如今总算是有了后人了。唔,朕也明白,太监,在天下人看起来这出身和名分都是不怎么好的吕风认你为父了。

    他是要让朕放心他没有二意。朕的确放心了不少啊,否则以他的能力,僖儿曰后是制不住他的。”吕老太监连忙行礼“陛下请放心风子他绝对不敢有任何二心的。

    ”朱棣满意的笑起来心里思忖到:“这么说来,那天武殿受袭的事情和吕风脱不了干系最少最少他也是收到了。

    消息却没有给朕汇报上来嘿,嘿嘿。不过,既然他拜吕总管为父了,事情可就算是解决了。他最多嚣张跋扈一些最多私下里来点贪赃枉法的事情可是他想要干政。

    却是不行了……唔妙”“太监的名声,在百姓、百官心目里可都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吕风这么做他放心了朕。

    也放心了好手段够高明。”轻轻的抚摸着怀里的大白猫朱棣沉声说到“吕总管传旨下去因吕风之大功朕特加封。

    他三代这事情你就艹办一下吧。呵呵呵,吕风原本无父无母的现在就只有你这个义父这封赏就封赏在你吕。

    家的头上吧你跟了朕一辈子,功劳、苦劳都有了,也该享受点福荫了。你的父母姓甚名谁自己艹办吧”吕老太监欢喜得脸上都是红光灿。

    烂的连忙跪倒在了地上磕头谢过了朱棣。他下面那一截没有了不能贪图美女太监也不能加官进爵的他也。

    只是想要个传宗接代的儿子,再来么,就是封赏一下祖辈,光宗耀祖。如今他都好几十岁的年纪了总算是达成这个目标了寒风呼啸吕风带人沿着长。

    江急奔的时候那个从悬崖下飞出的少女,已经慢吞吞的到了昆仑山脉的边缘处。不舍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群山她叹息了一声“一元宗实在是太故步自。

    封了和昆仑虽然勉强有个同门的干系,却也因为祖师爷的缘故,两派的往来并不是太多。现在想要找一个援手却也是难得的了”正说着呢两道红光从她的面前。

    激射了过去看他们御剑的手法,正是昆仑正宗。少女眉毛一扬,右手一伸,顿时‘呼噜噜’的一长串七彩虹光射了出去在两道红光面前卷起了漫天的花雨。

    彷佛屏风一样她娇声叫嚷了一声:“两位师兄请留步,一元宗赵月儿有礼了”两道红光停了下来两个黑须老道面色不善的停在了空中。

    左边的那个老道沉声喝道“哪里来的妖女,自称一元宗的道友?看你的施为哪里是一元宗的道家正统法术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一些旁门。

    异术就擅自称自己为一元宗门人?”右边那个老道更是语气冰冷的说到:“一元宗在青云坪前立下石碑,宣布闭关百年哪里又会有门人弟子出现尔是何方妖女自己报上名字。

    来……西昆仑门下剑下不斩无名人氏。”赵月儿心里连珠箭一般的叫起苦来,西昆仑的修道士脾气就和他们的掌教一样倔傲无比很有点天下。

    就老子第一的味道他们气不过东昆仑的同门是昆仑掌教的身份,一心就想夺下总掌门的位置,为此在修道界他们也是有名的心狠手辣凡是妖魔鬼怪一类不管是好是坏碰到了。

    他们有道理都说不清楚的。左边那道人逼上前了一步,怒目喝道:“妖女,报上名来。方才你放出的那一串彩光却是什么幻术”赵月儿肩膀上的那只小青鸟。

    跳着脚骂了起来“两个有眼无珠的秃驴,你们是昆仑门下么?嗯?嗯?是不是?你们的祖宗原始天尊见了本姑娘也要客客气气的你们算是什么东西敢在姑娘我面前叫唤。

    看姑娘怎么教训你们……什么叫做幻术?你们自己有眼无珠,连‘九莲升神术’都认不出来你们的眼珠子还不如让乌鸦啄了吃了。

    ”小小的鸟儿翅膀不过一寸长短,轻轻一抖,却是卷起了羊角一般的飓风赵月儿还来不及阻止它两个西昆仑的老道已经是一声‘苦也’。

    都没有叫嚷出来就被飓风卷起了两千多丈高,重重的砸在了山崖之上左边的那个老道气得鼻子发歪晕头转向的爬起来之后。

    他张手就是九道闪光的灵苻劈了出来:“妖女,还有你这只鸟精,你们受死吧。‘太灵降妖阵’”九道灵苻在空中一个环绕顿时射出了无数道金光笼。

    罩在了赵月儿和那青鸟的身上。赵月儿看着就打了起来,无奈何的摇摇头,右手一晃整个身体化为一团彩光连同那青鸟一起‘碰’的一声。

    瞬息间已经到了千里之外了。两个老道目瞪口呆的看着赵月儿化身为气,瞬间千里的无上法力,已经说不出话来这边吕风第一站就赶到了杭州他骑在高头大马上看着。

    谨慎小心的躬身站在身前的杭州府的府台大人,冷笑到“这位大人这宝船的建造可是皇上担心的事情你没有从中捞。

    取好处罢嗯据说一根上好的巨木就是几百两银子的价钱,你有没有亏空啊”不仅仅是杭州府台整个杭州府的所有官儿都趴倒在。

    了地上浑身哆嗦着不敢出声。吕风眯着眼睛阴笑了几声,摆足了谱儿后,这才懒洋洋的叫他们起身,眼都懒得朝着他们看一下用一种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温和口气说。

    到“罢了都起来罢本官又不是你们的上司,并不是吏部派下来清点的大臣,不用对本官如此恭敬”也不顾那些官儿尴尬的表情吕风直接拨转马头朝着。

    杭州城行去“天寒地冻的,诸位大人莫非有意在此过夜不成?还不进城却是等什么?年关就到了,本官大概要在杭州府过年了还有劳诸位大人帮忙艹办一番本官身无长物这坐。

    下马匹都是从军营借调过来的,呵呵,单独过年可是冷清得厉害还请大人们多多过来聚聚”几个杭州城的官儿也不敢上轿。

    子就这么跟着吕风的马屁股往前走,脸上满是小心谨慎的笑容瞧吕风这话说的分明就是还没进城就开始讨贿赂了。

    马匹是借来的军马也能出借?开什么玩笑?最重要的那句话就是:‘本官身无长物’。所以,想要拍马屁的官儿就趁着过年的时候给这位锦衣卫的大统领督造大臣身上塞。

    一点点的长物罢最好是金色和银色的。通往杭州的大道边也满是积雪,一棵棵干瘪瘪的树干在寒风中哆嗦着凭空增加了几分的萧瑟感觉吕风坐在马上。

    轻轻的揉动着双手随口问到:“现在你们的工场里面,那船做得怎么样了?”一个地方官连忙跑上前了几步点头哈腰的说到“大人现在天寒地冻的实在。

    无法开工啊工场都在城外几十里的地方,挖了沟渠直通大海,船的龙骨就在海水上架着现在天气太冷了工匠们没办法下水只。

    有等开春暖和了才能继续开工的。”吕风‘哦’了一声,有气无力的耷拉下了眼帘子他嘀咕着说到“这么说来陛下倒是。

    真的有心了这么早就把我们几个人赶出京城,怕是害怕我们再在应天府烧起一把火头罢。唔罢了就在这里过年好了……唔张龙啊你带着兄弟们每天去。

    工场巡视一番不要让人偷了器械,烧了木料就好,我就在衙门里面休息了,没事不要打扰我,明白了么?”前天还伤得奄奄一息如今却是生龙活虎一般的张龙应诺了一声。

    他有点不解的看了看吕风寻思着:“去城外工场走动一番,倒也可以散散心,师祖他这么闷在衙门里面直到开春的话怕是会闷出病来呢不过想必师祖的。

    修为是比我们要高深多了能坐在那里练上三个月的气,倒也说不定。师祖果然就是师祖啊”一行百多人朝着杭州城门而去吕风坐在马。

    上摆出了一副闭目沉思的模样。造船的工场在哪里,他根本就不关心,距离海边有多远,他也根本没有兴趣知道他只要保证宝船按时按质量的交货他的任务。

    就完成了监工这样的事情,张龙他们已经足够应付了朱棣派自己出京可不是要他来监工的而是来让朱僜他们放心的。

    “也许等皇帝他御驾亲征了,我偷偷的返回应天府也没有人理会了谁会把我的动静告诉皇帝呢锦衣卫开玩笑……。

    东厂嘿那我可就要和小李子好好的谈谈了。不是我的大力保荐,他有机会摊上这么一个好机会么?”一个佝偻的身影从路边的树林子里面慢吞吞的走了出来这是一个双目深。

    陷大鹰勾鼻面色焦黑弯着腰,两只手直接垂到了膝盖下,有气无力的,每走动一步浑身都晃荡一下的古怪老人看他身上穿的衣服吧也不知。

    道他那衣服是什么年代的货色了,形式古怪不说,更是破烂得说不出来了大街上任何一个乞丐的装束和他比较起来大。

    概都可以算是华服了他就这么哆嗦着,慢吞吞的朝着吕风的马队走了过来随后一脑袋栽倒在了吕风的马头前他的。

    手臂有点吃力的挥舞了一下,喉咙里面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唉’的声音,身体抽搐了一阵似乎就这么昏死了过去吕风坐下的马儿轻轻的嘶叫了一声自动。

    的转了个方向从这老头儿的身边绕了过去。这匹血统极佳,传说是西方汗血宝马后裔的家伙高傲的看了看这个委顿在地上的老头儿彷佛看着一堆垃圾一样。

    它有这个资格去鄙视这老人,因为它身上的一个马镫子都价值上百两银子,足够这样的老头儿吃喝十年以上了吕风看了看地上的老头老头的眼睛半张着浑浊的眼。

    珠里面透出的是一股淡淡的死气。吕风有一种错觉,这老头儿似乎已经看透了数千年的风雨,生死轮回,都不过是落叶一般的自然自然吕风古怪的笑了笑他为自己心里冒出。

    的这个突兀的念头感觉到很吃惊。这个老头儿,这个分明要饭的老头儿,能让自己感觉到自然么几个杭州府的捕头冲了过来就要拎着这老头。

    扔到路边去如今天下流民依然不少,大冬天的,也不知道每天要冻死多少人没必要为了这么一条‘老狗’就耽误了钦差大臣的行。

    程扰了钦差大人的雅兴(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