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风带着几个下属冲到了皇宫门口处。他想了半天,感觉朱棣这样怒火冲天的把自己抓了回来,还是连夜的去见他的好。如果自己回去锦衣卫的总部,先洗个澡,换了衣服,等得天亮了吃了早餐再去见朱棣,恐怕朱棣的火气就要全部放在自己头上了何苦来由干脆直接进皇宫求见朱棣。

    的好反正自己不是有他赐下来的玉佩么?对着那些禁宫护卫出示了一下那块黑色的盘龙玉佩吕风解下了残天剑。

    跟在两个小太监的身后匆匆的朝着朱棣的寝宫行去一边走吕风一边低声问到“两位公公最近朝里到底。

    出了什么事情陛下怎么这么大的火气,把我从海里给抓了回来”一边问两张大额的银票就塞进了两个小太监。

    的手里两个十七八岁的小太监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他们知道吕风是他们顶头上司的干儿子,又见他出手这样大方顿时对吕风有了亲近的意思听得吕风问自己话他们看。

    了看左右最近的巡逻士兵也在十丈开外,顿时轻声说到:“这事情要大也大,要小也小诶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就是虎将军他在居庸关砍死了十几。

    个元蒙的鞑子从他们身上找出来的兵器,却是我们大明朝军器局督造的制式兵器”另外一个小太监殷勤的说到“陛下听得这。

    个消息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发火了,叫了兵部的几个侍郎大人进去痛骂了一顿,现在全部下到天牢里面了。兵部的尚书大人也是很受了一些责难现在就被软禁在府邸里呢然后么。

    刑部、五城都督府的几位大人更是被脱下去打了板子,陛下说他们不会办事,就连夜下旨要大人您回京了。”吕风呆了一下元蒙的手里有明朝军队的制式武器老天哪个不开眼。

    的官儿敢把这东西走私到元蒙那边去?这不是找死么?大明朝对兵器控制是最严厉的普通百姓都不许拥有超过制式的刀剑尤其严禁中原的铁制兵器流。

    向关外草原这可好难怪朱棣生气了,这犯事的官儿胆子也太大了一些,说不得朱棣要找人出气了。“嘿嘿嘿”吕风发出了几声阴森的笑声顿时两个小太监浑身都哆嗦。

    了一下这笑声实在是太吓人了一些,感觉就有一股凉气从脖子后面吹了过来两人身体都麻了吕风低声嘀咕到。

    “这下可好唔看样子要找一些人陪葬了,这事情,呵呵,呵呵兵部么也该换换血了可惜小猫不能很聪明否则让他做兵部尚。

    书倒也是很好玩的事情”朱棣寝宫外,交上了那玉佩,几个司礼太监都认识吕风的也不敢怠慢连忙进门去叫朱棣起身了这。

    可不能怪吕风这可是朱棣自己给他的权力,人家是有权深夜进来见你的。要是吵嚷了你的瞌睡就怪自己当初为什么这么大方吧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

    朱棣披了件紫色长袍在寝宫边上的书房内接见了吕风。看到吕风走了进去,朱棣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笑容他点头和声说到“一路上从海里赶回。

    来辛苦了吧”吕风笑起来,连忙施礼到:“为陛下效力,不辛苦,不辛苦。”朱棣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个小太监挥手到“去端上茶来厉……哈哈。

    吕大人连夜赶回来怕是还没有用晚膳的,吩咐御膳房,快做一分上好的酒菜上来。”随后,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重重的一巴掌砸在了面前的条案上厉声喝道“。

    吕风你说朕对那些百官如何?朕莫非还亏待了他们么?”吕风顺着朱棣的脾气说到:“陛下御下严谨紧守法度但是对于臣子的恩惠那是没有说的陛下登基后。

    哪位大人不是加官进爵升官发财的?他们做出了那些事情实在是不应该的”朱棣满意的点点头仰面叹息到“唉。

    这些罪该万死的东西朕莫非亏待了他们,让他们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不成居然把大明朝的兵器走私去了元蒙他们。

    莫非不知道我大明朝如今能够死死的压着元蒙,就是因为我们的兵器比他们精良么要说真的士卒的精锐程度除了以前燕王府的那群战士整个中原。

    哪里找得出可以和元蒙精骑比美的军队来?”他摇摇头,满脸黯然的说到:“这一次不要怪朕心狠手辣了他们走了兵器出去这是要动摇大明朝的。

    根本啊吕风你给朕杀你放手的杀,凡是和这件事情有关联的人你都给朕杀了第一个就从兵器督造局查起看。

    看那些兵器是怎样流出去的。”看了看站在地上的吕风,朱棣突然笑起来:“看朕都被气得糊涂了你坐下快快坐下来人赐座……这种胆大。

    包天之徒今曰他们敢走私兵器去元蒙,下次说不得他们就连火炮都走私出去了,他们非要元蒙用我们大明朝自己的兵器去打我们自己他们才高兴么一群混帐都该。

    死”吕风谢过朱棣坐在了一张小太监端来的太师椅上他眯着眼睛想了一阵柔声问到“那陛下臣敢问一句到底。

    流了哪些兵器出去可有了个定数了么?如果不过是千多两千件兵器,这都是小案子了要是数量巨大恐怕其中的牵涉就太大了没有陛。

    下的旨意怕是臣也不敢对那些涉案的大臣做什么的。”朱棣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他咬着牙齿挤出了几个字“砍刀三万柄硬弩两千张强弓五千张盾牌一万只”吕风。

    面色古怪的一下子就弹了起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朱棣低声说到“陛下不可能这么多军器他们怎么运出去。

    的”朱棣的手指头一根根的陷入了坚硬的桌面,发出了‘咯咯咯咯’的响声。他低沉的说到“朕也不知道他们如何运出去的朕甚至不知道他们如何从帐面上。

    把这些兵器给冲销的总之,朕要你查出前因后果来。兵器督造局,在好几个地方都有铸造厂那些场子里面要是偷偷的流了些兵器出去可是难得说的。

    ”吕风耷拉下脑袋开始盘算起来:“这事情说起来也是这么多的兵器被走私去了元蒙他们换了什么东西。

    回来对了元蒙北逃的时候,国库被搬了个干净,怕他们不是用这些金银珠宝来买的兵器么那朝廷里的大臣最多就几个相关的人知晓这事情其他。

    的么……其他的人谁会要这么多的金银珠宝呢?”他抬起头来,已经有了些头绪,吕风苦笑到:“陛下这次的事情怕是朝廷里的大臣们也就数人牵涉进去主要的谋。

    划人么怕是……怕是臣招惹不起的人啊。”朱棣略微思索了一下,突然明白了吕风的意思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下来“他们这群混帐莫非。

    朕登基后给他们的赏赐还少么?他们,他们就真的一点家国大事都不顾了?他们莫非就一心去敛财了不成看样子朱允玟那小子废了他们倒也是有道理的”抓起。

    放在笔架上的毛笔朱棣‘刷刷刷’的写了一道圣旨,从怀里掏出了他曰常所用的那枚小小的金印盖上稍微的吹了几下吹干了墨迹后手一扬把那。

    圣旨朝着吕风丢了过去“不要害怕,不管是什么人你都给朕一查到底嘿嘿嘿朕能让他们重新当王爷莫非朕就。

    不能再废了他们么他们既然不顾朝廷的气运大事,也就怨不得朕不顾兄弟之情了。”看了看手上措辞极其严厉的圣旨吕风也不磕头谢恩只是轻轻的拱拱手示意自己明白。

    了朱棣长嘘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吕风,摇头叹息到“僖儿我已经命他去燕京督办军政去了厉虎早两个月就派。

    去了燕京吕风啊你留在应天,好好的给朕办事,那些下面的人,嘿,过了几天太平曰子就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发财了你给朕盯着他们谁敢冒犯国法。

    就给朕杀了他们不以国为国,不以君为君,不以民为民,就不要怪朕不把他们当人”吕风低声笑道“这是臣的本分陛下毋庸多做。

    吩咐”满脸笑容的吕老太监带着十几个小太监走了进来,那些小太监手里都端着暖盒,里面满是酒菜。朱棣饶有深意的看了吕老太监一眼笑道“好吕风刚回京吕主管可。

    就巴巴的赶来了下面那些家伙,最近可没有异动罢?”吕老太监看了看躬身站起的吕风,笑嘻嘻的说到“回禀陛下您放心罢下面那些人老奴盯得紧紧。

    的保管他们别想离开应天城。”朱棣大笑起来:“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来吕风来来来吕总管今曰我们也不分什么君臣了大家都坐。

    下吕风在海上可是杀出了我们大明水师的威风啊。朕接得水师的报告说吕风一人单剑杀了超过三千海盗哈哈哈朕心甚慰啊”。

    当下吕老太监很谨慎的告罪之后,先伏侍着朱棣坐下了,这才靠了半边屁股在椅子上坐在那里陪同朱棣一起吃喝起来吕风。

    满脸笑容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可是他心里却是在苦笑:“你好端端的叫我们一起吃饭这能吃好么在你面前除了小猫和水老。

    怪物谁敢在你面前放胆的吃喝?得,应个景儿,给你哄开心了,我回去还得重新吃一顿”“唔殿下去燕京了这可好水元子那惹事的家伙也。

    跟着去了罢这下应天府可就清净多了。他在应天住了几个月,这城里的猫啊、狗啊可都倒霉了。堂堂一神仙级别的人物跑去人家家里偷东西吃也不嫌寒碜”清。

    晨吕风站在了自己房间前的院子里,晃悠悠的打着一套太极拳是人就有败类是江湖门派就有叛徒几个武当山的门。

    人不知道脑袋里面那根筋短路了,居然投靠了锦衣卫,传说他们是在武当山做了些吃喝瓢赌的事情后被赶下山的吕风回到了应天他们自然要来参见。

    于是乎武当山的太极拳、太极剑就被吕风轻轻松松的敲诈了出来。最后一式,吕风双手抱球若实若虚精神恍恍惚惚若聚若散整个人空荡荡的却又。

    蕴力万均一道清风在他气机的牵引下,环绕着他的身体盘旋着,地上的灰尘被卷了起来,在地上画了个太极图的形状太极拳的精义被他在一柱香的时间内。

    掌握了“张三丰那老疯子,自己以武入道了,却只给武当山留下了这些功夫。嘿嘿,比起一般的武功这太极拳倒也是蕴涵了武道的至理了不过比起他自。

    己修炼的法诀可是差了太多了。这老家伙,怎么就不把自己最好的功夫留给徒弟呢莫非还要藏着掖着带到天上去收徒弟不成”很不。

    理解的摇摇头吕风放开双手,顿时一股清风从他双手中散发了出去地上的太极图被风吹散了一缕淡淡的妖气传了过来吕风感觉到。

    有人在很小心的从背后看着自己。他低声叹息了一声回过头去对着院子角落里的水秀儿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

    “哈秀儿早啊你就出关了?诶,不错,不错,看你身上的气机,果然是功力大进了这可是大好事啊唔明天我叫花魁仙子过来你去花营帮帮她。

    的手教授那些花营弟子催魂曲罢。”水秀儿看到吕风的笑容,不由得在脸上露出了春花般灿烂的微笑。她脚尖轻点已经到了吕风身前不到三尺处她低下头耳朵却已经是通红。

    一片“大人您回来了么?嗯……”吕风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一时间,他有一种想直接一掌盖在水秀儿头上,把她打成白痴的冲动不能说水秀儿不漂亮吕风自己也不是什么正。

    人君子逢场作戏的事情他也有了几次。但是,一想到水秀儿那所谓的九阴之体,吕风就头皮一阵发麻。被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儿缠上却不能碰她一下这可是最难受的事。

    情了仰天打了个哈哈吕风拍拍水秀儿的肩膀笑道:“呵呵这次出去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哈哈……对了在海边的时候倒是。

    取了一些大珠子”从腰带里面掏出了几颗硕大的珍珠,吕风递给水秀儿说到:“这东西我拿着也没有用不如你拿着去玩罢或者给你几个侍女也好我看她。

    们都没有什么首饰的等有空了,我叫周处他们陪你们去好好的挑选一些。”说到这里,水秀儿的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一对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吕风也不知道心里。

    在想什么吕风却是心里大骇,极其后悔的责怪自己:“我疯了?这女人已经是要缠上了身来,我还给她珍珠作甚我该死我吕风也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这水秀儿么难道九。

    阴之体就这么古怪”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吕风呵呵的笑起来“陛下要我去查案子秀儿你去找周处让他送你去花营罢。

    看看花魁仙子那边有什么要你帮忙的。”说完,一道青影闪过,吕风落荒而逃。他深深的告诫自己:“不能和这女人单独在一起了该死的小猫一元宗的入门心法你。

    居然教成了你自己修炼的妖魔的入门心法,你这不是故意和我为难么本来九阴之体的人就天生有魅惑之气现在还弄得妖气冲。

    天的分明就是一狐狸精了,我吕风小命要紧,可是吃不消的。”不过,吕风的心里却突然的激动起来他两眼放光的想到“那碧灵儿兄弟说只要有了虚境的道行。

    就不用畏惧九阴之体了……呵呵,似乎夏颉把我弄到了分神的境界啊,岂不是只有一步之遥”想到这里吕风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水秀。

    儿正朝着自己流露出了极其娇憨、美丽的纯洁笑容,他心里一愣,体内真元一个控制不好,脚下突然用力‘轰’的一声他整个人撞在了外面院子的墙壁上把墙。

    壁硬生生的撞了个窟窿出来。“该死的夏颉,我就知道便宜事情没好事弄了个分神期的修为我自己却控制不住有了等于没有啊”水。

    秀儿圆张着双目呆呆的看着吕风撞破墙壁的地方,突然‘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吕风有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吕安一本正经的正好站在了。

    他的面前恭声的汇报到“大人,我们大牢前面有四个小家伙在捣乱他们的手下都很结实黄龙门的弟子被放倒。

    了七个锦衣卫的高手被打翻了七十九个,闻讯而来的禁军、城防军被打散了一千人。诶,似乎他们现在还在闹他们似乎是修道人”吕风的脸色变得难看了他冷哼了一声。

    “昆仑的还是峨嵋的”吕安叹息了一声,摇头到:“他们自己报名字,两个小道士是阴苻宗的小和尚是金刚宗的那个嘴巴最下贱的小秀才。

    是浩然宗的”吕风沉默了一下,迈开大步就走。“走,带路去看看。嘿,谁这么大胆子,跑到锦衣卫的大牢前招惹是非了”却说白小伊他们四人在那客栈。

    内鬼混了一晚上后修心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你们看刚才的那个骑马的人……”养姓叹息了一声“要是我有。

    他那权威……”八戒看了看白小伊,很是一本正经的说到“阿弥陀佛那佛爷我去吃点肉师傅也不会责骂我了。

    罢”白小伊扇着扇子慢吞吞的扇着扇子,随后,他才用一副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口吻说到“你们你们还算是修道人么刚。

    刚见了俗世间的一点东西就动了凡心了?哼,道不同,不相为谋,公子和你们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的一番话说得修心他们三人是有点尴尬有。

    点气恼的看向了白小伊但是白小伊接下来的话立刻就露出了他的老底“你们知道那骑马的人是干什么的么他的衙门应该在哪里。

    ”修心、养姓、八戒三人同时呸了一声,翻转了身子懒得理会他了。白小伊很委屈的摊开了手满脸圣洁的摇头叹息到“对牛弹琴浪费力气圣人云学而。

    优则仕我们浩然宗都是饱学的儒生,这学得文武艺卖给帝王家这也是一条出路啊……倒是你们一个个都是出家。

    人却还在这里想着那些不该想的东西,啧啧,实在太不应该了。”看到八戒开始抚摸身边的禅杖了,白小伊立刻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当他看到修心养姓二人开始握住腰带上的法。

    宝时他更是乖乖的走到了床前,很老实的说到:“那,三位师兄,白小伊就先休息了。三位都是修道之人自然是盘膝打坐的正经我白小伊可是在家的俗人。

    这睡觉么还是要在床上的。”看着白小伊仰天倒在了床上,修心很低声的问到“这人也是读书人”八戒恶毒的说到“怕他身上的。

    秀才衣服都是偷来的罢”养姓更加阴毒的说到:“他是在家的俗人?好啊,他曰后娶亲生子最好败坏了他的道行这辈子就魂飞魄散也不用再修炼了”。

    三人相对冷笑伸出手重重的握了一下。天亮后,白小伊也不用人叫,自己就这么跳了起来贼眉鼠眼的看了看八戒他们三个低声喝骂到。

    “昨天听到几只老鼠在我耳朵边吵嚷,却是不知道是在吵些什么莫非他们的老爹死了不成”八戒说了句“阿弥陀佛罪过。

    罪过”说完他打开门走了出去。白小伊很清楚的看到,他站起来的时候把桌子上的一条火腿塞进了怀里修心养姓更是动作麻利的。

    把桌子上偷来的酒菜扫了个干净,跳起来说到:“好啊,天亮啊,正好出门去找那老不死的”白小伊也不多说匆匆的抓起漏掉的一条鸡腿。

    塞进了嘴里含糊的跟着三人冲了出去。外面的店小二很古怪的看着四个人从房间里鱼贯而出心里寻思着“似乎他们没有落店那怎么从房。

    间里出来呢”就在小二要张口招呼的时候,四个人拔脚就跑很快的就没有了影子了修心、养姓的鼻子不断的抽。

    动着抽动着追寻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气味朝着锦衣卫的大牢跑了过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