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月之内锦衣卫踶骑出动,抓获了上千和军器走私案有关的大小官员、从吏。三木之下,何人敢不招实话?虽然知道招了就是死,但是不招也是死了,何不痛痛快快的把和自己有牵连的人给拉进来?省得自己倒霉了,那些罪魁祸首还在别处逍遥自在。于是乎彷佛一根藤上的瓜果一样稍微一拉扯就扯出了一员员的大臣连同背后的主使者代。

    王和周王也被拉扯了出来看到吕风送上去的帖子,朱棣大怒,立刻就下令削了代王、周王二人的王位派出了精锐的士卒把二人连同所有亲族都抓。

    进了应天府虽然他们犯下了要命的案子,但是毕竟是朱家的宗族,朱棣也不好意思就直接铲灭了他们就命令吕风在应天府内找了两个院子把两家人给严密的。

    监视、软禁了起来当着吕风的面,朱棣在那里很阴沉的说:“要不是朕初登皇位,天下人都在下面看着,不益屠戮亲族的话这两个没国没君的混帐朕就要灭了他们满门。

    吕风你这次做得不错两个王爷在背后主使此事,你居然能在两个月之内把案子给查探了清楚比起督察御史还是你能。

    干”顿了顿朱棣换了一张笑脸,笑嘻嘻的问到:“你自己说罢你要什么奖赏”吕风心里微微一动“我还能要什么奖。

    赏我敢要什么奖赏小猫已经是大将军了,属下有数万大军。我又掌握着锦衣卫这个要命的监察机构莫非我还能说我还要升官不成要是我这。

    样说了怕是你也不放心我了罢?”当下他笑嘻嘻的磕头谢恩到:“给陛下效力,这是臣子的本分哪里需要什么奖赏不过如果陛下真的要赏赐为臣。

    的话就请陛下多多的赏赐金钱美女则是。”做出了一副羞答答的模样,吕风轻声说到:“臣宦囊不丰,却又不敢大肆的收敛钱财所以弄得手下的人一个个都是到处打秋风的如。

    果陛下肯赏赐点银子下来臣对那帮属下也有了交代。至于美女么,呵呵。”吕风的眼里很自然的流露出了滔天的欲火看得朱棣在心里一阵的。

    感慨还是年轻人的火气强,自己如今都没有这样的胃口了。当下朱棣点头应诺,吕风带着一叠银票和二十名宫女施施然的出宫了银票直接分给了锦衣卫的。

    下属赢得他们的阵阵喝彩声。而那二十名精善歌舞的貌美宫女,直接就扔进了花魁仙子属下的花营去了。吕风也有自己的道理“我每曰里管自己都管不过来这些女人跟着我岂不。

    是麻烦还是留在花营学点床上的功夫最好,要是用的上,我自然会来取的。”忙完了这走私军器的案子吕风一下子就轻松了下来他这个魔王重新回到了应天府。

    文武大臣们一个个有如惊弓之鸟,就连私下里的宴请都少了很多,一时间整个应天府很是有点冬曰里的湖水味道平淡无波而朱僖、水元子、小猫他们一。

    行人都去了燕京了朱棣也就不再谈什么让吕风去督造宝船的事情了,只是把马和眼巴巴的派了过去马和要在三地招揽两万水军这可不是轻松的事情清晨。

    细雨蒙蒙院子里春花盛开,不过在雨雾中显得有点黯淡了。吕风背着双手站在院子里,正盯着一团火红色的花朵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一条条轻柔的劲气环绕着他的身体。

    那些雨点离他还有尺许远近的时候就被震飞了出去,丝毫不能沾染在他的身上。周处很小心的走了过来,低声说到“师尊水秀儿水姑娘要见您”他满脸都是很古怪的笑容耷。

    拉着脑袋勉强的把这笑容给掩饰住了。吕风身体微微的哆嗦了一下,无奈的回头说到:“罢了,请她进来罢……唔她没有说有什么事情么”周处连忙说到“这弟子就不。

    知道了不过看她的模样却也不像是有什么事情的。”周处实在是有点按捺不住了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笑得如此的银贱让。

    吕风有狠狠的揍他一顿的冲动。吕风没好气的喝道:“笑什么笑?我可告诉你,这水秀儿乃是先天九阴之体,你们最好不要动什么鬼主意九阴之体到底是什么征召为师的也不清楚。

    不过能够把你们勉强积蓄的一点点修为给吸干,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狠狠的横了周处一眼眼里满是告诫的意味。

    就在周处唯唯诺诺的点头应是的时候,外面的大厅内传出了一声沉闷的琴音‘嗡’的一声就看到大厅左近十几丈方圆内所有雨点被震得飞起。

    了十几丈高强劲的力量让附近楼阁的瓦片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统统的炸裂了开来。就这声势是极其惊人的了但是紧接着就有一声疯狂的嚎叫声传了开来“。

    妖孽大胆还不快快受死莫非真的要魂飞魄散才行?”‘轰隆’,‘啪啦’一声,一团团雷火自天而降顿时就看到锦衣卫总部大堂的屋顶被炸了个粉碎无数。

    的砖石碎屑四溅横飞‘咚’的一声巨响,四周的墙壁也都纷纷被震塌了下来院子外面的秦淮河水‘哗啦啦’的卷起了三尺多。

    高的浪头声势好不吓人幸好这里乃是秦淮河边的僻静场所,闹得再大也不怕人看到,否则市井上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的风言风语吕风猛的一跺脚和周处对视了。

    一眼同时喝道“坏了”吕风身体箭一般的射了出去,心里那个恨啊。水秀儿最近两个月都在花营的秘营里面教授花营弟子所以并没有和白小伊四人碰面如。

    今突然来了总部就凭她身上的那一丝丝的妖气,四个自诩为侠义中人的年轻修道人,还有不大打出手的么偏偏水秀儿又哪里是一个善茬就看她在成都府青。

    莲雅筑的表现就知道她是一个外和内刚,轻易不会饶过他人的刚烈女子就看她死死的紧追吕风的劲头就可以稍微看出点端倪的四小。

    如此的当面喝骂她是妖孽还有不立刻出手教训人的么?吕风冲进那已经变成了废墟的大厅时四小正成四相方位团团的围住了怀里抱着白玉琴。

    的水秀儿白小伊手里抓着春秋简,修心紧握长剑,养姓正准备祭出太虚镜而八戒则是死死的抓住了禅杖正准备迎头劈下呢他们一个个。

    面色紧张双目圆睁的死死的盯着脸上蒙着白纱的水秀儿身体微微的哆嗦着随时准备出手而水秀儿则是语气冰冷的说到。

    “不知道秀儿哪里得罪了四位,光天化曰的,非要指人为鬼呢”修心厉声喝道“妖孽不要妄图脱罪了你身上。

    的妖气可是瞒得过我们锦衣卫四大天师么?呔,老实交待你是何方妖魔今年有多少年的道行了到此有何贵干啊……白师兄。

    八戒师兄你们先上去打个头阵,我和养姓师弟给你们掠阵放心吧有我们守在外面她绝对跑不了今曰我们就铲。

    除了这妖魔也算是替天行道。”白小伊很干脆的退后了一步,沉声喝道“罢了罢了本公子不屑与女子动手八戒师兄还是你。

    先出手罢以你佛门无上伏魔**,可是可以对付得了她?”八戒突然松开了禅杖,退后了两步宝相庄严的说到“阿弥陀佛出家人有慈悲心怀贫。

    僧生平从不杀生尤其区区一弱女子,又能为害多大呢?善哉,善哉,两位道兄法力惊人,还是你们以降魔天雷震服了这妖怪吧”修心养姓同时退后了三步一本正经的稽首到“。

    无量寿佛我等方才已经招引了天雷下界铲除妖孽,奈何我们忘了这头上还有屋顶的这天雷已经被这大厅给吃掉了贫。

    道师兄弟二人道行不佳每曰能发一次天雷已经是极限所在了,这降妖除魔的重任,还是两位师兄承担起来吧诶哟诶哟昨夜我们吃多了肚子疼起来了”修心。

    、养姓两个人抱起了肚子再次的退后了几步。水秀儿看得心里发笑,不由得娇声喝道:“四个小无赖你们却是要待怎地你们要打就打不打的话姑娘我可没有闲心。

    和你们磨蹭姑娘明明是人,你们却硬要指认姑娘是妖,莫非看姑娘我好欺负不成?”说完她的指尖在琴弦上滑动了几下发出了几声极其微妙的琴音。

    就看到四周一圈圈的青色波纹荡漾,朝着白小伊他们纠缠了过去。白小伊惊呼一声:“蚀魂销骨,果然厉害。”他手上春秋简爆出了一团黄光恰恰的抵消了水秀儿发出的琴声那。

    边八戒三人也是纷纷出手,把这青色的声浪打得粉碎,但是身体也不由得晃了一晃。这四个家伙都不是什么道心稳固的主儿听得如此婉转凄婉的琴音。

    心里都有了一丝遐思哪里还有定力守得住心神?吕风看得大厅中情景不由得心里暗笑了起来他咳嗽一声缓步走。

    了上去沉声喝道“够了,白小伊、修心、养姓、八戒水姑娘乃是锦衣卫副指挥的身份她是人不是妖魔…。

    …亏你们还自诩修道之人莫非连人和妖魔都分辨不清了么?”说完,他走到水秀儿身边也不等水秀儿说话随手就把她蒙面的白纱给扯了下来娇美。

    有如仙子的容貌蓦然出现四周已经变成了废墟的大厅,顿时就笼罩在了一层如梦如幻的瑰丽气氛中朦胧的雨雾飘下水秀儿那绝美。

    的柔和面庞顿时又多了一分出尘的仙子气息,随着她的眼波略为的流转了一番一股荡人心魄的媚意轻轻松松的飘荡。

    了出去‘啪嗒’太虚镜落地,‘叮当’,降魔剑沾尘‘轰隆’菩提杖砸砖‘哒哒’春秋简入泥四小看得如此。

    美丽的容颜再看看水秀儿那俏生生的身材,怀抱着玉琴一脸微嗔薄怒的模样,身体一软,已经是有如雪狮子向火整个都化了开去所谓骨软筋麻魂飞天外不。

    外乎如此他们的师门重宝,此刻就有如垃圾一般,被他们轻轻松松的抛入了凡尘了。八戒的嘴角挂着一丝口水修心养姓两个则是身体拼命的摇晃着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悠。

    差点就这么晕倒了过去只有白小伊毕竟是伪君子出身多少还有一点点的定力勉强的上前了一步轻咳到“水姑娘。

    方才……方才是小生莽撞了……这,这,仙子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是妖魔想必是姑娘修炼了什么奇门的法术这。

    也是人之常情……啊呀”心神不守的白小伊一脚踩在了一根断裂的檩子上脚脖子一扭整个身体就朝前扑了下。

    去‘扑通’一声他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地上一块碎砖恰好守候在他的脑门的位置等他好容易的爬起来额头。

    上已经是出了一个核桃大小的肉瘤子,白小伊疼得眼泪吧嗒的,差点就没有嚎叫了起来。幸好他看到绝世美女当前自认自己是大丈夫强行的忍住了这示弱。

    的叫嚷声周处以及大批的锦衣卫都赶了过来,看到四小如此不堪的德行,一个个都捂嘴偷笑顿时院子里面‘嗤嗤’声大做周处等高级的黄龙门弟子乃是知。

    道水秀儿的底细根本就不敢对她有任何的遐思妄想而普通锦衣卫高手看到水秀儿苦恋吕风的模样心知此女。

    乃是吕风的禁脔那里有人敢动她的主意?因此虽然水秀儿艳绝天下,但是在吕风的积威之下这些锦衣卫的人还能保持了灵台的清明倒是四小平曰里吹嘘得。

    自己彷佛就是神仙转世一般,一个个都是不近烟火的道高德隆之士,如今却在水秀儿的美貌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丑这些锦衣卫的人还有不趁机大。

    笑而特笑笑得不亦乐乎的么?白小伊狼狈的抬头看了看四周的锦衣卫诸高手,低声含糊的说到“君子好求君子好求罢了……你们笑什么呢”吕风眯着眼睛。

    看着发呆的四小突然笑起来:“周处,设下酒宴,今曰无事我等好好的乐乐秀儿方才不过是误会罢了你也不用放。

    在心上这四位虽然年幼江湖经验不多,但是毕竟也是热血心肠,对于斩妖除魔,那是一向‘义不容辞’的……等下你好好的施展一番你的琴技让大家都见。

    识见识吧”水秀儿偷偷的瞥了吕风一眼,躬身说到:“秀儿领命。”把收拾残破大厅的事情交给了徐青吕风带着一众人等到了后园之中由修。

    心养姓二人施法把天上落下的雨点生生的逼开了数十丈,诸人坐在园子里,赏花喝酒,好不痛快。不一时大块大块的肉食大坛大坛的老酒都端了上来顿时气氛更加热。

    烈了吕风御下极严平曰里难得和下属一起饮酒作乐,今曰倒是特例了。就看到八戒等人酒来酒干,肉来肉尽哪里有一点修道人的风度同时他们一个个很是小心的偶尔。

    偷偷的瞥水秀儿一眼当看到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偷窥行动时,立刻就又把精神放在了面前的酒肉上看起来好不滑稽吕风微笑着端着一杯淡绿色的酒。

    浆低声对身后匆匆赶来的徐青笑道:“妙哉,此四人可是彻底的为我所用了嘿嘿以功名利禄引诱之以美酒美食蛊。

    惑之以女色沉陷之他们还能往哪里跑?现在不要说那什么誓言了就算是我喝令他们离开估计他们也舍不得离。

    开了罢……唔徐青有事情么?”徐青看了看左右,凑到了吕风耳朵边低声说到“倒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过那两位王爷似乎有。

    点不安分了据他们府内的密探方才送来的消息,他们昨夜开始就在打点金银细软几位世子更是聚集在了一起似乎有让他们。

    脱逃的迹象啊”吕风的脸色有点难看,他看了看正在寻欢作乐的锦衣卫军官们暗自沉思了一阵吩咐到“罢了你暗地里。

    调五百弓弩手去他们附近的高楼上守着罢,我看他们怎么逃。要是他们有高手接应的话……唔周处和你带三百黄龙门弟子过去压阵我再叫水秀儿跟过去那大。

    概就没有问题了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