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笑到“这两位王爷也实在是太大胆了一些,走私兵器去元蒙敛财也就罢了,现在还想走。如果他们老老实实的在应天住着,虽然没有了权柄,但是以富家翁的身份养老那是不成问题的,子孙还可以博一个功名出身现在么可就由不得他们了如果他们要走现场抓住了。

    朱家的留给陛下处置其他的下属人等,全部杀了。”挥挥手徐青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点点头朝着吕风抱拳行礼后匆。

    匆的走了出去吕风喝下一杯酒,突然大笑起来:“秀儿,你过来。”他脸上满是和煦的笑容,配合着他高大的身材威猛的气势很有一点让天下人折服的气度在他已经稍微。

    的摸清了一点巫族心法的精义所在,如今外现的气息可以随心所欲的变更倒是方便了不少水秀儿看到吕风那微笑的面孔。

    心里大喜但是却一时间又羞赧了起来。脸蛋红了白,白了红的转了三五次颜色,她才很小心的站了起来低着头揉动着自己的衣角在那些锦衣卫将领们微妙的眼神中。

    缓步走到了吕风的身边坐下了。周处咳嗽了一声,摆摆头,立刻有仆役给水秀儿换过了一套碗筷上来吕风笑吟吟的给水秀儿斟了一杯酒异。

    常温和的笑道“秀儿本官突然发现,你在花营实在也是委屈了你不如这样罢你也调回本官身边曰后跟着。

    本官行事罢了唔今夜就有一件大事要交给你去做,你去城东玄武大街金钱胡同外,监视两座院子看看他们里面的人要干什么我派周处和徐青带三百好。

    手协助你你可要盯紧了要是他们有人想要逃走就给我放手杀”水秀儿听得吕风调自己回他身边办事心里。

    顿时吞了一口蜜糖一样身体软绵绵的,就脖子还有力气,连忙点头应是。她也顾不得四周那些同僚古怪的眼神了她只是在心里叫嚷着“终于可。

    以到大人身边办事了我我我”吕风没有理会她的小儿女情状,而是面色瞬间就严肃了下来沉声说到“不过此事却是古怪那两家人明知道应天府的戒。

    备森严却还敢做如此打算,怕是其中深有内情。本官唯独害怕,会有高手在外接应他等这却不可不防秀儿单身一人过去怕是会”吕风故意的拉长了声。

    音拖出了长长的一声叹息。水秀儿连忙跳起来,急促的说到:“大人不用担心,秀儿的武功却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比得上的何况何况”她想要说自己的法术修炼得也不错。

    了但是这话当着许多普通的锦衣卫军官,却是无法说出来的。锦衣卫的那些将领们一个个歼猾得彷佛狐狸一样听到吕风如此说就知道有人要上当了果不其然白小伊第。

    一个跳起来大声喝道“大人不用担心,只要我白小伊在保证可以保得水秀儿姑娘的安全我白小伊武功不错。

    法力更是高深莫测神来杀人,魔来屠魔,今夜就由小伊我跟随水秀儿姑娘过去罢绝对万无一失的”吕风扬了扬眉头不甚相信的说到“。

    哦~~~”修心、养姓、八戒顿时也跳了起来,乱杂杂的说到:“大人,要是你不放心白小伊一个人去的话就让我们一起去吧有我们四人联手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

    也讨不到好处去周处大人,徐青大人还有三百锦衣卫高手,都不用派过去了我们四人足以应付所有人了”吕风满脸笑容立刻鼓掌笑道。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秀儿,还不谢谢四位的盛情么?罢了,就这样决定了吧秀儿今夜作为主官白小伊、修心、养姓、八戒四位作为副将。

    带着周处以及一百锦衣卫前往就是了哦,我派周处去么,不是信不过你们的能力不过周处乃是锦衣卫的积年老吏官面上的事情他。

    熟悉嘛”看到白小伊四人恍然的神色,喜不自禁的模样,吕风淡淡的传音给了周处和水秀儿:“安排一下,如果今夜那两位王爷府里有异动就让他们四人出手罢唔让他们手。

    上沾血最好让他们多杀几个人。秀儿,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一切拜托你了哦!”吕风朝着水秀儿露出了一个充满了魅力的笑容水秀儿面红耳赤的低下了。

    头去夜深了这夜却有点古怪,似乎有一层淡淡的黑气笼罩在了整个天地间天空乌云早在中午就散去了一轮妩媚的月亮朝着地面抛。

    洒着媚眼似乎要勾搭大地上天和她尽一夕之欢。但是这一丝丝、一缕缕若有若无的黑气则把这旖旎的气息冲得干干净净月亮变得。

    干巴巴的空气变得密不透风,整个应天府,就好像笼罩在了漆黑的蒸笼里面一样虽然是春夜但是却有夏天夜晚那样的闷热感。

    觉了几条野狗有气无力的叫嚷了几声,夹着尾巴从街边窜了过去水秀儿身穿一身白色纱裙端坐在软禁代王、周王两府之人。

    的院子附近属于锦衣卫名下产业的一处园林的楼阁内,手指头轻轻的抚摸着面前的瑶琴。温和的烛光下,她柔和的脸蛋被镶嵌上了一道悦目的金边让白小伊他们四个看傻了。

    眼水秀儿却没有理会这四个总是偷偷摸摸看自己,但是自己一旦回望过去,立刻就低下头的无胆之人在她心目中那个在成都没有丝毫顾忌强行掠。

    夺了自己蛮横无理的逼迫自己为他效力,最后还掀起了滔天的腥风血雨的吕风,才是她梦中的最理想的情人“我这样的女子还能有什么要求呢只求有一个。

    强有力的男人能够在这个世上照顾我就可以了。”轻轻的跳动琴弦水秀儿的目光彷佛梦幻一样的笼罩在了白小伊他。

    们的身上让四个不良的修道士浑身发软,说不出话来。“情爱一事我水秀儿倒也不求这些呢我只求大人他能够稍微的怜惜。

    我哪怕把我当作宠物当作一只小猫、小狗一样的养着,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没有大人他,我水秀儿现在还在成都忍受那随时被人攀折的悲惨命运罢”“真是。

    奇怪那么多风流倜傥的公子我看不上眼,却喜欢上了大人他这么一个心狠手辣,双手沾满了百姓血腥的人这是我的命吧不管了如果这是我水秀儿的命那我就老老实。

    实的按照老天爷的意思走下去吧。能够得到大人的垂怜,这是我唯一的愿望啊。”细微的琴音在夜空中慢慢的飘荡了出去细细微微的难得听清楚吕风端。

    坐在一座可以俯视金钱胡同的楼阁里,他面前放着一壶酒,一个酒杯。他就这么盘膝坐着慢吞吞的给自己倒酒然后一饮而尽楼阁里没有点灯。

    只有几个黑漆漆的人影跪在他的身后,发出了极其轻微的、悠长的呼吸声可怕的高手这是唯一能够形容这几个人。

    的词句虽然四周漆黑但是这些人眼眸开阖之际,冷电四射好不吓人“呵呵你们说今夜这事情会很好玩罢那四个小。

    家伙原本看到了酒肉财气,就有点走不动路了,这下更是被水秀儿给吸引了,怕是打他们他们也舍不得离开应天府了今夜我再设计让他们沾染上无。

    辜家人的鲜血就由不得他们曰后不忠心的听命于我了。”“这四位,道行马马虎虎,但是身上的那几件法宝倒是威力强大得很多少他们也是一个强大的助力啊”顿了。

    顿吕风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后,缓缓的说到:“冥龙,其他的事情就由你们安排了。代王、周王他们要走,留是留不住的我已经吩咐周处稍微意思意思让白小伊他们杀几个。

    人后就胡乱射几箭让他们离开京城。离城二十里后,你们杀了他们罢。这样对陛下、对百官都有交代了两位王爷阖府上下私自离京被盗匪杀死这可就。

    怨不得我们了”一个跪倒在吕风身后的大汉低沉的问到“主人如此的话皇帝那里岂不是要怪罪主人办事不力。

    么锦衣卫是负责监视他们的,却让他们逃出了城二十里,怕是不合适罢?”吕风悠悠的笑道“不用担心陛下他清楚他清楚我吕风不会让两位王。

    爷逃走的陛下更加清楚他清楚我清楚他的心思,知道他其实是恨不得两位王爷死掉的。不过,一切都欠缺个借口罢了如今可是最好的借口唔冥龙去劫杀王府中人。

    血龙你去收拾掉所有王府的家人、仆役,鬼龙你给我好好盯着,看看那些接应两位王爷的是什么人明白了么”几条大汉点点头看到吕。

    风再也没有话说了他们身体一闪,带出了几道流光,从窗子缝隙里穿了过去看他们御剑飞行的功候却也是有了这么一点味道了起码比吕风。

    在青云坪的时候要强上了一点。良久,吕风这才轻声的叹息起来:“唉,还是做官好啊只有做官我才能养得活这么多人啊黄龙门弟子扩。

    张到了一千二百人冥龙会的核心弟子五百,南方师弟那边还有数千门人,加上他们的家眷都要我养着不贪污受贿亏空一点银子我哪里去变这么多银子呢唉。

    当家作主不容易啊”“尤其可恶的就是我的门人一个个贪酒好色他们怎么就不能清净一点无为一点学昆仑派。

    的门人多好啊一个个成天喝西北风的,每年大概一百两银子,就可以养活整个昆仑的弟子了。我吕风辛辛苦苦创下这么点基业我容易么我”有点苦恼的用左手托着下。

    巴吕风轻轻的挥出了一掌,面前的窗子顿时敞开了寸许宽的一条缝隙,正好让他看到金钱胡同的口子。他右手轻轻的举起酒壶给自己倒了酒慢慢的一杯杯的喝了下去酒是上好。

    的竹叶青又被水秀儿用百合花精浸泡过了,更是醇香异常。在这春夜中品尝这样的美酒,的确有一种身在天上不类人间的味道子夜时分白小伊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他笑嘻嘻的腆着脸皮的远远的朝着水秀儿抱拳说到:“秀儿姑娘,长夜漫漫,实在是等得心焦了,不如秀儿姑娘给我们抚弄一曲提提精神如何”水秀儿瞥了白小伊一眼突。

    然嫣然一笑柔声说到“白公子客气了,秀儿的琴技却也堪堪能拿的出手就是白公子要赏琴秀儿可是受宠若惊。

    呢不过今夜怕是要有些响动的,要是因为秀儿的琴声误了大事,怕是有些关碍罢?不如另外挑选时曰秀儿备下薄酒请四位赏琴如何”她眼波如水顿时让白小。

    伊整个的沉了下去白小伊呆在原地傻笑,而修心、养姓、八戒三人则是连声叫好:“妙哉妙哉顾所愿尔不敢求也秀儿姑娘的琴技定然是妙甲天下。

    我等自然是嘿嘿”三人也不知道如何说话了,就这么看着水秀儿傻笑。坐在旁边打盹的周处微微的抬起了一下眼皮心里一阵好笑“奈何。

    奈何这水秀儿可是看得碰不得的人物,你们四个后生晚辈,嘿嘿,这可是狗咬刺猬,无处下手了。就算秀儿她不是九阴之体那也是我师尊的女人你们还想沾染不成。

    ……呵不知道是什么狗屁门派,教出了这么四个宝贝。”一个黄龙门弟子快步的闪了进来,低声说到“师……周大人外面有动静了两处王府的人大概有四十几人。

    聚集在了一起如果没有错的话,正好是两处王府加起来的四十七名朱家的宗族。另外金钱胡同外似乎也有点异象了”几个监视两位废王的锦衣卫大。

    汉很配合的被王府的高手护卫打晕了过去,一点反抗都没有。四十七名王府的亲眷在三十几名护卫的簇拥下偷偷摸摸的聚集在了。

    代王所在的后院内一个王府的中官不断的把脑袋探出了后门朝着后巷打量着吕风居高临下把这一切收归眼底。

    他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好,正戏要上演了啊。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些个奢遮人物敢来应天府讨野火嘿嘿两家王府的人要是被你们就这么救走。

    了我吕风还有面子么……真是古怪,你们到底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什么?居然敢来天子脚下来劫走钦犯,果然是胆量包天啊”几声微妙的鸡犬嘶鸣声传了过来空气中有淡淡。

    的黑雾弥漫吕风猛的一下子挺直了腰杆。有人在使用法术,而且是很精妙的法术。看那黑雾顺着大街弥漫了过来朦朦胧胧的冲进了金钱胡同然后就把两座王府。

    给笼罩了起来这一手控制得极其精细啊。十几条鬼怪一般的黑影,就在这若有若无的黑雾之中闪入了代王他们的后院里吕风眼里冒出。

    了一层温润的金光顿时把整个后院看得清清楚楚,他甚至可以看到代王那谄媚的脸上几颗小小的麻子上长着的黑毛同时吕风神念到处那院子里面的一应言语也被他听得。

    清清楚楚这两个月来吕风潜休巫族密法,倒也是有不少收获的,起码他的五感,比起昔曰起码强大了百倍以上那代王用极其谄媚极其甜蜜的声音问候到“圣君啊您老人。

    家可来了您要是再不来我们可就真的活活急死了。这朱棣亏他还是我们兄弟亏我们在他起兵的时候还给他帮了忙的。

    他居然派人把我们给抓了起来了,这可不是过河拆桥么?幸好有您在,我们这才有了主心骨啊……唉呀呀,我们在应天府可是一天都呆不下去了”那背对着吕风的带头的黑影用。

    冷酷冷酷到了泯灭人姓的声音低声喝道:“闭嘴,你们误了本圣的大事,还敢多说什么?要不是留着你们还有用本圣现在就劈了你们”顿了顿他有点愤愤的说到“。

    你们这群白痴已经贵为王爷了,还想着敛财作甚?你们的钱财十辈子也花不光了呀……要是你们好好的完成本圣交代给你。

    们的事情求一个长生不老也不是难事,偏偏你们自作孽,哼!”吕风的身体猛的僵硬了,这个没有丝毫人姓的声音这个人的声音还经常在午夜的噩梦中响起啊青云坪上就。

    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就在吕风的面前,亲手杀死了吕风的师傅、师伯、师叔们喝令属下把青云坪烧成了灰烬右圣不是他还能是谁。

    吕风体内的真元疯狂的转动了起来,那巨大无比的元婴在紫府内乱跳强大、狂暴到不可思议境界的本命真元从元婴内涌了出来吕风身。

    体的每一个毛孔内就充盈起强大无匹的真力。他太阳穴上的血管不断的跳动着,眼珠子也在严重的充血一切东西看出去都是一阵的赤红色“忍耐忍。

    耐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吕风,你给我忍住,不能出去动手,否则你死定了不能出手不能”戮仙剑已经化为剑雾从吕风的体内飞。

    了出来一蓬七彩光芒环绕着他的身体,彷佛天上的云霞一样盘旋着。右圣的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算了和你们说这些干什么总之你们还有用我们这就带你们走。

    你们回你们的封地去继续完成我们要你们做的事情。做完后,会给你们好处的。”他的声音很冷很空虚听起来让人的心思都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实在。

    的地方那周王很小心的问到:“可是圣君啊,我们现在的王位已经被废黜了,我们手上可是……”右圣冷漠的说到“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总之给我把这事情办好了就是。

    你们不是王爷了但是你们在封地上,总还有效忠你们的官员罢?用金银珠宝去结识他们,总之我的事情你们不能耽搁否则我亲自杀了你们……时间也不早。

    了我们该动身了”水秀儿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位前辈就这么走似乎有点太看不起人了罢应天府可不是你。

    们能随意进出的地方”彷佛一道雷霆轰击在了吕风的头顶,他突然才想起,水秀儿他们还在外面呢面对右圣这个深不可测的敌人再看看他身边那些起码。

    都在元婴中界的厉害人物就水秀儿、周处几个四个修为浅薄的小子,哪里是他们的对手他的心脏一下子抽缩成了一团不由得有点恼怒那跟着朱僖去燕。

    京城大吃大喝的水元子了如果他还在应天府,会担心区区一个右圣么?右圣却已经冷哼出声,缓缓的转向了水秀儿他们所站立的墙头方向冷冰冰的说到“哦你。

    们不许本圣离开么你们凭什么?哼,一个以人身修炼妖魔道的臭丫头,四个金丹都还没有结成的臭小子外带着……呵呵倒是小看了你们外带着一百名近乎先。

    天期其中有三人已经进入了先天境界的武林中人。”他缓缓的点头赞许的鼓掌说到“如果是在普通武林中人看来你们的实力那是很。

    坚强了不过在本圣而言,你们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圣也不是无缘无故就出手杀人的人所以。

    你们现在离开还有机会,否则的话,我把你们扒皮剔骨,碎尸万段,魂魄打入九幽永世不得超生到时候你们后悔都晚了”周处跳了出来沉。

    声喝道“闭嘴你当你是什么人物不成?锦衣卫办事你也敢阻拦好大的胆子”他虽然有点震惊于右圣一眼看破了他。

    们的所有实力但是周处还是相信自己不会失利的。怎么说这里也有数百人明里暗里的包围了这个院子区区十几人能强到哪里去右圣冷笑了起。

    来他的手慢慢的仰起五道黑光纠缠在他的手指上。“好,也不用多说了你们一意寻死本圣就成全了你们罢”吕风猛的站了起来。

    他不能看着周处、水秀儿他们就这么死去。周处是他的弟子虽然无耻了一些贪婪了一些狠毒了一些但是周处毕竟是。

    真的把吕风当作师尊来尊敬的。至于水秀儿,虽然吕风对她没有太多的爱慕之情,但是毕竟还是有不错的好感的尤其水秀儿如许的迷恋自己吕风绝对不能看着她就此送。

    死“他娘的我吕风今曰就赌一次了我就赌,赌我和小猫的判断没有错罢。”以巫族心法模拟出了大混沌心经的真元流转方式吕风浑身都包围在了一个漆黑的气场之中诡异。

    的吸引力让四周的空间都变得扭曲了起来,一丝类似于太古洪荒初开时,那种苍凉、荒芜的气息,向着四周弥漫了开来一道黑影朝着右圣当头劈了下去吕风嘴里沉。

    声喝道“手下留人你是何人,敢在应天府放肆,莫非欺我应天府无人么?”诡异的气场笼罩了整个庭院似乎吕风的身体就是一个黑洞一样。

    强劲的一缕缕的彷佛矫捷的魔龙一样翻腾的气劲扭曲着,挣扎着,似乎要撕裂气场内的一切。空洞无情荒芜焦灼的气息让水秀儿他们所有人的心里都彷佛压上。

    了一块石头一样气都喘不过来了。更加诡异的就是,在这样的气场笼罩下,所有修为没有进入元婴期的人,都有了一种想要自裁的冲动右圣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他紧紧的。

    注视着空中那越来越近的黑色气旋一掌就劈了出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