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雨滴敲打在窗外的芭蕉叶上,书房内的条案上,两只红色的蜡烛喷吐着芬芳的火焰,寸许长的火苗在那从窗户缝隙中穿入的秋风中晃悠着,跳跃着,活泼非常。一只粉红色的鹦鹉耷拉着眼皮子,站在一支黄金架上,脑袋一点一点的撞击着窗户已经是睡死过去了一支纤长有力枯瘦如竹的。

    手轻轻的抚摸着这小鹦鹉的毛片,却没惊动它分毫书房内坐着满满的一屋子人高高矮矮胖胖瘦瘦的十七八个。

    人李景隆、解缙、茹太素等等,都是当朝的大员。不过除了李景隆,其他的都是文臣,而这书房也正好位于李景隆的后院这鹦鹉也是李景隆最喜爱的。

    此刻的他正有点担心的看着茹太素抚摸那鹦鹉的手唯恐他惊醒了它房间内很静没有人开口说话过了很久很久。

    解缙才有点小心的问到“李国公,这书房可安全么”李景隆微微笑了笑点点头低声说到“大学士毋庸担心。

    这书房之外我已经安排下了上百高手护卫,绝对没有人可以靠近的那些护卫也都被下令严禁靠近书房五丈之内。

    加上外面风雨正大我们的说话,外人绝对无法得知。”他嘿嘿的笑了几声摇摇头到“除非那吕风能神通广大到隐身进来否则。

    锦衣卫也不可能得知诸位大人今夜到底说了什么。”李景隆很得意的笑着,带着偌大颗扳指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须继续说到“那些护。

    卫中也许有锦衣卫的人在,可是他们不能靠近书房,有能奈我等何?就算那吕风向陛下报告说我们私下聚会那又有何罪我等吟诗作对饮酒赏花这乃是斯文的消。

    遣他锦衣卫莫非还要管这些不成?诸位大人都是文臣,莫非陛下还害怕你们聚众叛乱?”茹太素轻轻的笑了几声把手缩了回来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到“这倒是实话我等文臣聚集在一起,陛下说什么都不会对我们有疑心的唔就说李大人新得了一副古画《天王送子图》我等应。

    邀来赏鉴就是了房外的那些护卫,不过是预防江湖宵小,可不是预防他锦衣卫啊”茹太素大笑起来李景隆皱眉摇摇头到“茹大人李某。

    人这里可没有《天王送子图》啊,要是陛下问起李某人当如何应对”茹太素面色沉静的随手从腿边抓起了一。

    个细长的黑布囊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卷轴递给了李景隆。“不用担心,老夫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有老夫的道理这副画乃是老夫近曰无意得到的。

    正好让给李大人去向陛下交差。”顿了顿,茹太素很认真的说到“不过应付过了陛下这画可要还给老夫嗯到时。

    候李大人就说和茹某赌东道输了,赌注就是这画轴,可好?”解缙他们的脸色顿时轻松起来,连连称好当下他们把画轴随意的放在了书桌上一群人围在了一起刚。

    要开口说什么突然又同时闭上了嘴巴。看了看左右人等,诸人尴尬的笑了笑摇摇头终于还是李景隆胆气稍微壮一点叹息到“诸位大人。

    你们对陛下此番迁都的事情,到底如何看法?”解缙立刻叫嚷了起来:“此事万万不可。应天府乃是太祖皇帝选定的都城百官衙门国库粮仓都在此处尤其经过。

    这些年的打理应天府已然是天下第一城。要是把都城迁往北平城,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何况应天府乃是天下百姓人心所向北平府乃是边陲小镇哪堪做国都呢此事万万不可。

    ”另外一个大学士连忙附和解缙的话:“此言极是,太庙神器,都在应天若是迁都则国本动摇啊”茹太素也是连连皱眉到“且不。

    说这些就说这迁都罢大小事务繁多,千头万绪,若其中有人徇私舞弊岂不是祸害大了么此事万万不能轻易做出决。

    定来百官衙门都在应天府,到底先迁哪一个?后迁哪一个?若是案宗卷轴有了遗失,却又如何是好尤其江南富户众多谁又想去北方苦寒之地百官家。

    属怕是也没有几个人舍得离开这应天府的花花世界罢如此倒是要仔细的盘算方可……”解缙不满的看着茹太。

    素“茹尚书这可不是说怎么迁都的事情,而是绝对不应该迁都你考虑如何迁都作甚总之我们就是要告诉皇上这。

    都城是万万不能动的”解缙枯瘦的脸蛋上青筋暴露的很是为茹太素方才的言语不平他脖子上扯着两根青筋义正词严。

    的指责到“皇上他说要迁都,这是他一时不小心做错了决定可是茹大人居然说考虑迁都的问题这是万万不可的”他。

    很有道理的说到“迁都一事,乃是乱命,身为臣子,不能为陛下进言让他打消这个念头反而说要仔细的盘算这算什么”茹太素笑了笑没有和。

    解缙争辩他可知道解缙在那些文人士子中是什么地位这位老人家他可是招惹不起的他茹太素也没有说要支。

    持皇帝迁都啊不过是说如果要迁都,需要仔细的盘算一番,怎么他老人家就硬要说自己支持迁都呢诶这些老文臣果然是茅坑里的石头。

    想到这里茹太素的嘴角轻轻的弯了一下,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看得解缙如此慷慨激昂的言论其他的那些官员也都兴。

    奋了起来十几个老头子口沫横飞的在那里纷纷指责迁都的不对,说什么迁都会动摇国本啊会让天下百姓失心震动啊会招惹上天恼怒啊会让地下的列祖列。

    宗不安啊不符合天理伦常啊,不符合圣人之道啊……总之无数的他们能想到的罪名都给扣在了迁都一事上但是。

    就是没有一个文臣提出到底如何让朱棣放弃迁都大计的方法,他们只是在指责,只是在忿忿不平的碰击但是就是不知道如何提出解决的方法他们无法很明白的提出一。

    个方案解决北方兵祸的办法来。可是解缙他们就是这样意气洋洋的深以为自己就是天下人的护佑、保护神一般的以为自己就是大明。

    朝的屏障一样的口水继续飞洒的疯狂评论着,声讨着李景隆轻轻的打了个呵欠他很技巧的没有让这些老家伙发现茹。

    太素则是耷拉着个脑袋端起了茶杯不断的往肚子里面灌茶水,根本就懒得理会这群老头子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发出了苦笑这群老臣子啊他。

    们到底知道不知道阻止朱棣迁都的唯一办法,就是解决北方元蒙、女真的威胁啊要是能够歼灭了这些游牧的蛮子至于朱棣想。

    去把北平变成都城积蓄百万大军在那里么?摇摇头,李景隆嘀咕了一句:“空谈误国啊……一群老瘟生”他有点不屑的看了看那些气概激扬的老头儿端起了茶壶。

    自己亲自出门去更换茶水去了。如今的朝廷官员都知道,锦衣卫的人手可是已经安插到了他们的私房内了说不定自己的小妾甚至。

    正妻都有可能是锦衣卫的密探。李景隆可不敢冒险让那些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忠心耿耿’的老家人来书房端茶送。

    水这些老家伙抨击朱棣的言语,哪怕漏出了一句出去,怕是就是几百个人头落地了。一个小巧的炭炉子就刚好在门外走廊上的避风处架着上面又一个黄铜水壶正‘骨碌。

    碌’的冒着热气李景隆微笑着,把茶壶拿到了炭炉前抓起水壶往里面蓄水他仔细的听了听书房内更加激昂的。

    言论不由得苦笑起来“这些老家伙,难怪喝茶水这么快,他们的口水耗费得也太快了些啊可惜了我珍藏得武夷山大红袍……噫嘻我脑子有病么。

    给他们喝这等好茶作甚现在哪怕用柳树叶子混作茶叶怕是解缙他们也分辨不出来吧”有点后悔的摇摇头看。

    了看茶壶中的茶叶李景隆挣扎了老半天,还是把开水加了进去“倒霉这茶叶可是要小小的一杯一杯的泡起来才对。

    得起它的身价现在这样子一壶泡了,可实在是浪费大了……唉!”就在李景隆唉声叹气的时候,他耳朵边突然听到了一丝奇怪的‘啊~~~’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在打呵欠。

    呢听声音来的方向就是自己的头顶,不过两三丈的距离啊。李景隆的心脏一下子就抽搐了起来“该死那些没用的废物怎么看守的让别人的高手混了进来都。

    不知道”猛的抬起头李景隆体内的先天真气疯狂的涌动起来,他一声厉呼,一掌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劈了过去掌风出手时李景隆的五指稍微分开爪。

    心内陷手指上隐隐然有红色光芒透出,这正是李景隆秘不示人的绝学‘噬心爪’红色的掌风带着‘呜呜’的怪啸声震碎了老大的一块屋檐两条黑。

    色的人影高高的飘了起来其中一人嘴里发出了恼怒的喝骂声:“他妈的臭和尚都是你打呵欠现在可好了被人发现了不是”书房。

    内发出了一声轻啸茹太素的身体彷佛青烟一样飘了出来,他的手一扬,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兵器上万道银光带着‘咝咝’的破空声飞射而出那两条。

    黑影中身形比较纤瘦的那个手里突然飞出了一柄折扇,在空中飞快的敲击了几下‘叮叮当当’的一阵脆响茹太素身体剧烈。

    的颤抖了几下银光飞回了他的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李景隆眼里神光崩射沉喝了一声“两位朋友留下罢”他的手往腰间一翻一。

    柄红毛钢打造的软剑出现在手中。‘嗤嗤’的破空声中,无数道先天剑气彷佛湛蓝色的闪电把那两条黑影包围在了空中剑风呼啸中小半个书房。

    的屋顶都被劈成了碎片破砖烂瓦胡乱的打了下去,打得解缙他们哎哟乱叫。那脸上蒙了黑纱,脑袋却是光秃秃的露出了几个戒疤的黑衣人身体突然凝滞在了空中他的胸膛扩张有了。

    平时的三倍大大小随后一声巨大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后院。无数雨点受到声浪所激,彷佛箭矢一样朝着李景隆射了过来一圈有形的声波带着无数的雨点有如。

    一条白色的怒龙轰鸣着扑向了李景隆的胸膛。那个子稍微苗条一点的黑衣人则是嘿嘿一笑手里冒出了一道黄光狠狠的击打向了站在原地调息的茹太素。

    茹太素无奈何强行忍下心头翻腾的血气,朝着后面挪动了三尺顿时他再也控制不住方才被振荡的血气一口淤血喷了出来。

    拿道黄光却是霸道到了极点,在地上砸出了一个三尺直径,五六尺深的窟窿。那李景隆看到水龙扑了过来不由得心头一阵连绵的剑气迅速的在身前布下了九层剑。

    网‘嗤嗤’声中无数来袭的水珠首先被反弹了回去可是李景隆的剑网也被打碎了七层紧接着那条水龙轰鸣。

    着卷了过来剩下的两层剑网摧枯拉朽般被打碎,水龙轻轻的在李景隆的胸膛上按了一下,顿时消失了李景隆偌大一个身躯闷的一声响拖泥带水的被砸在了院子里的泥。

    塘里面‘哗啦’一声老大一个国公大人,硬是彷佛泥鳅一样在泥坑里面胡乱的挣扎了起来半天爬不起啊李景隆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你们。

    这群死人你们都在干什么?”随着他的咆哮,四周响起了无数尖锐的口哨声李府的高手护卫纷纷飞射了过来那两个黑衣人怪叫了。

    几声例如什么‘乖乖不得了’之类的,身体扭动一下,化为两条淡淡的烟影随着一阵突然吹来的秋风流光一般瞬间就飞。

    出了两百丈外那些李府的高手护卫一个个看得是目瞪口呆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有几个脑袋不清醒的还在大呼小叫的追赶着可是他们刚刚跳出围墙呢。

    那两条黑影都不知道飞去哪里了。过了老半天,茹太素煞白的脸终于恢复了正常他猛的睁开了眼睛嘴里发出了阴狠的声音“好强的真。

    气那人好强的真气我的飞影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轻松的破掉,他们是谁?他们是谁?”他有点不耐烦的看了看书房门口呆若木鸡的解缙等人鼻子里面喷。

    出了一团冷气李景隆好容易从地上的泥坑里面爬了出来。他拖泥带水的走到了书房外苦笑着看着胸口那块炸裂的衣服“他们没有。

    要我们姓命的主意否则的话,他们可以轻松的取走我们的人头……茹大人你不过是内腑稍微受了点振荡我也不过是被打在地上裹了一团泥巴而已。

    ……他们的功力可实在是高深莫测啊。我李景隆,多少也算是一个先天级的高手可是他们……”茹太素和李景隆说不出话来了这两。

    个黑衣人的功力实在是太让他们心惊了。李景隆也没有了责罚那些护卫的意思,两个能够轻易击败先天级高手的可怕人物哪里是这些护卫能够察觉他们动静的。

    解缙看着茹太素和李景隆狼狈的模样,过了好一阵子才哆嗦着问到“两位大人他们他们是什么人啊……。

    诶你不是说附近有一百多高手护卫看守么?怎么他们还混了进来啊?”解缙的额头上被砖头打出了老大一个包现在正冒着红光呢茹太素没好气的看了。

    他一眼没吭声和这些文臣解释武功方面的东西,那是自讨苦吃的事情。李景隆则是面色严肃的看着解缙他们低沉的说到“诸位大人你们最好是连夜进宫求见陛下的。

    好这两人如果李某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锦衣卫的高手密探……不过,锦衣卫什么时候网罗了这么可怕的高手嘿嘿嘿这么一来他们锦衣卫。

    的势力岂不是……”李景隆的脸色很严肃。而在锦衣卫总部的大堂内,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花猪的吕风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怀里的小猪阴柔的劲道把它身上的最后一根猪。

    毛都给拔了下来随手交给了旁边的蔺轼道:“唔,去,把这猪洗刷干净了烤成叫化猪我倒是要看看这精挑细选出来的乳猪还比不过水老怪。

    的那两只鸽子么……哼居然把兵部用来传递军情的信鸽给偷偷宰了他老人家倒是有本事啊”蔺轼满脸古怪笑容的抱着那头猪走了出。

    去吕风这才对着一身黑衣的白小伊和八戒问到:“好啦,你们今天听到了什么好东西?”八戒歪着脑袋不吭声白小伊则是大声的指责起来“就听到一群。

    老家伙在那里骂皇帝贝……本来还可以多听一会的,偏偏这猪头和尚打了个呵欠,被李景隆那家伙发现了……不过说真的他的功夫也算是厉害的了要是不。

    用法术我们还真的不能逃过他和那茹太素的联手”八戒气恼的埋怨起来“这也不能怪我啊那些老家伙骂人。

    都没有水准总是说什么皇帝不守祖宗家法之类的娘的他们建国才两三代人说什么祖宗家法啊一群老儿不死的。

    哼哼老儿不死谓之贼解缙他们就是一群老贼……他们就不能骂点新鲜的东西么例如说什么……嘿嘿皇帝扒灰之类的。

    ”吕风差点没气歪了鼻子,解缙他们是大学士,能骂出这么粗俗的话么而且皇帝皇帝没必要扒灰罢正准备好好的教。

    训一下这两个家伙那边的修心养姓也是嘻嘻哈哈的跑了回来。修心得意洋洋的说到:“老大,刑部尚书在天牢里面拷打犯人你要我们好好的注意的那个赵侍郎在逛青。

    楼至于那兵部尚书么倒是没有和外人勾结,一个晚上都在和他那新娶的小妾办事咧”养姓则是满脸崇敬的说到“没想到他这么老的老家伙了还。

    有这么好的体力啊啧啧那些床上的姿势……诶和尚你们不时有双修的佛法么”养姓的眼神可以用恶毒。

    来形容了八戒和尚懒得理会他,抱着一条腿,在那里哼起了道情词儿。吕风有点无奈的看了看这几个家伙他沉声喝道“罢了你们就死劲的祸害那些大臣罢哼。

    修心养姓你们喜欢看人家大臣办事是不是?好啊,明天给你们请一个丹青高手过来你们就连那些大臣办事喜欢用什么姿势都给本大人。

    给画好罢”没好气的看了四小一眼,吕风吩咐到:“从明天开始你们每个人都带一百黄龙门弟子晚上出门干活去应天府内外。

    哪怕是偷米吃的耗子你们都要给我抓绝咯。”眯着眼睛靠在了椅子背上吕风低沉的说到“我们老板又被赶回。

    燕京……哦北平城去打理军务政务了,小李子带着东厂的那群高手也过去了,应天府里,可就只有我们了给本大人盯紧一点尤其是二殿下、三殿下他们王府里面。

    派出来的人每个人身后起码要有我们十个人盯着。他们每天干了什么,说了什么,晚上找的是哪个姑娘,都给我记清楚了”手指头在椅子扶手上敲打了几下吕风严肃的告诫他。

    们到“小猫要跟着跦能南下督办军务了,水老怪他成天和那群官养的道士混在一起骗吃骗和如今肯干活的就是你们四个你们可不要让我。

    失望了……不怕二殿下他们起兵造反,怕就怕他们勾结在一起把我们的党羽杀个几百人那可是我们损失不起的。

    明白了没有”白小伊他们明白其中的厉害关节,连忙点头应是,看看吕风没有事情吩咐了一个个嘻嘻哈哈的走了出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