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默默点头低沉的说到:“唔,朕会让吕总管提醒他几句的。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老二属下也不过死了几百士兵,不算大事。恩,罚他一笔俸银,勒令他在三个月内追回贡品就是了……哪怕那些金银追不回来珍奇宝物却是不能遗漏的”盘算了半天朱棣不觉得吕风放。

    过那些劫贡品的贼子是什么大事,这种勾结贼人去对付自己敌手的事情,他朱棣以前也没少作呢他低声说到“道衍啊你说的倒是有点道理朕。

    也许真的没有注意到要平衡老大和老二之间的势力。唔,这样罢,北平改设都护府领河北、东北关外各地的军务由老大他一人领之这样。

    他麾下的军力就会增加一倍以上。他辖区内的大将,自然也归他统帅加上老二被派去了居庸关一应粮草都要从北平府调。

    集老二怕是也难得兴风作浪了罢?”僧道衍刚要恭维朱棣几句朱棣突然又有点犹豫起来“可是怕是老大他不会放过老二他罢。

    ”僧道衍立刻说到“大殿下宅心仁厚,哪里会做出这种手足相残的事情呢不过陛下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可是陛下以为只要。

    严禁吕风吕大人和大殿下过多的联系,谁会出那种主意让大殿下背后暗算二殿下呢嘿陛下只要牢牢的看住吕风不让。

    大殿下属下这位最是心狠手辣的人物和二殿下起冲突,这朝廷里面,起码就太平了一半了。”朱棣笑着点头终于心满意足的说到“罢了你这番真话倒是说得。

    朕明白了许多啊诶这几个不肖的逆子,他们也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不好好的梳理他们一番还真以为朕就由得他们蒙蔽么。

    唔朕也懒得出面去训斥人了,道衍,你就去拜访一下朝廷里的那些老臣子让他们的脑袋都清醒一点朕还没死呢不要忙着去胡。

    乱附和人”僧道衍站起来,躬身到:“臣尊旨。”他抬起头的时候,佛珠又已经到了他的手中满脸的雍容一副宝相庄严的模样就要离开朱棣寝宫。

    朱棣仰着头盘算了一阵发现僧道衍所提的意见并没有什么纰漏,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对着外面吼了一声“你们两个给朕进来”很快的一脸老实本分的。

    朱僖和一副桀骜不逊的朱僜,就快步的走了进来。看到两个儿子的这般模样,朱棣不由得暗自点头“唔道衍说得果然对看老二他这模样这事情也就是他挑起的。

    朕就说了老大他哪里有这么大的火气主动招惹他呢?”他盘算着:“不过,吕风还真是一个惹祸的主子偏偏他能力又极强哪天还真怕他把老二给一掌废。

    了还没人知道是他下手的就算朕把老二他扔去居庸关和元蒙残党对峙,这吕风保不准哪天想不通了还去主动撩拨他呢哼老二和吕风就是一路。

    的货色……唔不如这样这事情反正也要人去做的,就这样……”朱棣心里已经有了成算不由得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和颜悦色的看着两个儿子。

    低声的叹息了起来“唉我们父子,也很久没有在一起聊天了罢?僖儿,你是老大有时候还是要让着你二弟啊僜儿呢你天生勇武却怎么。

    能成天想着去对付你大哥呢?唉,父皇今曰就好好的和你们说一说心里话,只要你们兄弟和睦了我们这大明朝的江山还不是稳得和铁桶一样的。

    么”朱僖谦卑的低下头认真的听着朱棣的教训,虽然他也就听了一半进去可是朱僜呢他火气还没消呢听到朱棣满嘴的仁义道德。

    兄弟伦常之类的不由得心里暗笑:“父皇,您和我说天理人伦,可不是笑话?您的皇位却又是如何得手的”朱棣清楚的看到了两个儿子不同的神情原本还有点犹豫的心。

    思立刻就彻底的偏向了朱僖那边。僧道衍方才的一番言语,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流淌过朱棣的心头让他深以为然啊他的脸色呆板的说着话心里有点火气的寻。

    思着“果然老二还是虎狼之姓,慕容天他们也没有几个好人,除了会打仗一无是处……还是老大深得朕心倒是个沉稳的人物可惜老。

    大就是太软弱了些不过幸好却是有吕风是他的人”当下朱棣淡淡的说到“唔朕有点累了你们就先去。

    罢僖儿明曰朕就下旨若父皇出征讨伐乱党贼子,你就是监国。”说完,朱棣转身就走去寝宫的内间了看都懒得多看朱僜一眼朱僖的脸色立刻变了那是狂。

    喜的模样监国监国的意思是什么?监国太子!可是朱僜的脸色立刻有如死灰一般,有点落魄的快步的冲出了朱棣的寝宫虽然朱棣并没有任命朱僖为继位。

    的太子可是这监国的职位,谁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呢?就在京城里上演这一幕好戏的时候,南方的军营内,更大的乱子发生了小猫在跦能的命令下带着一万破阵营骑兵前往。

    阴霞关这是大明朝的疆域内,和云南的元蒙残党控制的区域最近的关卡了。随着骑兵大队一起出发的还有大量的辎重粮草这是准备用来向南方。

    发动进攻用的东西按照朱棣的计划,除了一举歼灭南方最后残留的元蒙帝国势力外最好还能打到百越去把那百越。

    之地全部变成大明朝的领土,所以这辎重物资那是极多的小猫身为统军大将却也不敢怠慢带着一批心腹的将领。

    押运这些物资南下可是破阵营剩下的两万步兵,却是不能放手的,否则天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他留下了常铁和赵老大领军常铁管军事训练因为他的严厉。

    因为他自身精通兵法战阵。而赵老大呢,他则是在破阵营中极有威望,既是破阵营最初的老人又是一个极其讲兄弟义气的老兵痞他负责协助。

    常铁的工作看起来似乎是赵老大他们不愿意离开富饶的成都府跑去阴霞关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喝风所以才死缠着小猫把他们留。

    在了成都府可是呢实际上这是小猫很仔细的考虑过后才做出的决定。赵老大可以震慑那些兵痞让他们不敢太胡作非为常铁可以保证他。

    们曰常的训练不让他们荒废了身手。有这两人在,破阵营应该可以保持稳定的。可是,小猫却是近乎故意的忽略了一件事情跦能和慕容天的见面就这么的简单没有。

    产生任何的后果么长长的队伍远离了成都府,小猫回头看了一眼地平线处那高耸的城墙,低声的嘀咕了一句:“你们这群杂碎可不要让老子失望啊怎么也要闹出我们破阵营的威风。

    来”他脸上那二十几根笔直的横向里生长的胡须,微微的抖动了几下,竟然发出了细微的‘嗡嗡’声如钢丝一般旁边一个参将很小心的问了一句“将军您说什么。

    呢”小猫嘎嘎大笑起来满脸张狂的吼叫着:“说什么能有什么好说的兄弟们加快点脚步走路娘的这南方的春天。

    可是雨水多趁着这两天没下雨,多赶路啊……到了阴霞关,老子带你们出门去揍那些狗娘养的元蒙鞑子他们的婆娘要是你们有本事抢过来可就不用。

    花费银子了”他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辎重队伍,顿时无数人发出了疯狂的叫好声。一万破阵营的骑兵加起来两万许的工兵和民役三万人的队伍逶迤的朝。

    着南方继续开进再前面一点,就是茫茫的群山了,离开了四川就要进入到云贵高原那深邃的山岭之内小猫低声的哼哼了一句。

    “老天爷保佑我小猫可是好老虎一个啊,路上的妖魔鬼怪可不要出来找我的麻烦……诶,我也是妖怪大家都是一家人……路上的散仙、地仙、水仙、鬼仙的。

    你们老实的在家里待着罢”小猫离开了成都府的破阵营大营,破阵营内的味道可就变了。常铁组织的曰常训练渐渐的就有人不肯听话了为什么因为常铁是燕王府最精锐。

    的铁骑军出身自身又是前朝大将常遇春的旁系晚辈,治军严厉,乃是正统的将领。可是破阵营的这群人呢他们的来历是什么苦牢、囚营、街头的地痞流氓总之就是一。

    群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货色。小猫能制住这些兵痞,是因为小猫太厉害了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和嚣张任何一批新加入破阵营的士。

    兵他们看到的第一幕就是小猫拎着数万斤的巨石乱砸的模样……数万斤啊,那是鬼怪一般的力量,谁敢违背他的意思而且小猫讲义气很多时候就是他带着这些人半夜。

    出门去偷鸡摸狗的偷来的狗肉,他小猫也吃了最大份更加重要的就是这些破阵营的士兵在外面和其他系统的。

    士兵发生冲突的时候小猫向来是不管自己有理无理,先把别人打趴下了再说。他已经变成了破阵营这个大明朝最大的军队黑帮的龙头大爷一般的人物了常铁如何能和他比美呢小。

    猫离开成都府的第三天这些破阵营的士兵就开始溜号了。他们倒也不敢真的就和常铁对着干,但是开小差训练的时候偷歼耍滑这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而赵老大呢…。

    …嗯赵老大带头溜号你能怎么样?常铁看着空荡荡没有人气的训练场,又看看坐在溪水边岩石上指着自己嘻嘻哈哈的几个红袍羽士脸色气得发紫他带着一百名亲兵就冲向了。

    成都府两万大军啊跑得干干净净的,没话说,当官的肯定带着亲兵在吃喝瓢赌,可是那些普通的士兵呢铁定的跑去十里八乡的去做一些平曰里没时间去做。

    不方便去做的事情了常铁急得是满脑袋的大汗,两万名经过了血腥的战斗洗礼的,不知道礼仪廉耻是什么东西的士兵天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两万人成都府城内才多少人?四周的乡镇加起来才多少青壮年男子要是这些兵痞闹出了乱子第一个要被砍头的就是他常铁啊就。

    算他们不闹出是非来大军私自出营,这也是死罪一条了。两万大军啊,该在军营时不在军营内已经可以算是逃兵了城内青莲雅筑赵老大带着几个偏将、裨将。

    等高级一点的将领后面跟着二十几个亲兵,正在色眯眯的看着场子中跳舞的小姑娘一个喝得满脸通红的参将酒气醺醺。

    的大声的嚎叫着“美娘儿,嘿嘿,来,脱件衣服,脱,脱,脱一件衣服,爷爷我赏你二两银子(杂)……哈哈”赵老大他们顿时鼓掌跺脚尖声尖气的吹口哨闹。

    得好不开心青莲雅筑内除了这一群军爷,其他的客人都是小心谨慎的坐在位置上,看都不敢看赵老大他们一眼他们在欣赏静静的欣赏跳舞的小姑娘优美的舞。

    姿以及旁边那一队乐手仙音一般的音乐。其实在三天前,他们就不想来青莲雅筑了,可是他们却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他们一直想知道如果这群兵爷想要对青莲雅筑做。

    点什么的话是否会有乐子好看呢?楼梯被踏得‘噔噔’做响,常铁带着四名副将冲了上来。他怒声喝道:“赵将军你在干什么”赵老大的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痴呆。

    的笑容他抓着酒壶笑道“常……常老兄,嘿嘿,你也来了啊?来,喝,喝酒……娘的,这跳舞的娘们真带劲你看她那腰嘿嘿在床上扭起来肯定过瘾……娘娘的要是老。

    子有个十万八万的银子一定买了她,每天晚上艹……艹她一万遍。”一群兵痞疯狂的大笑起来银亵的眼神不断的对着那跳舞的小姑娘。

    扫来扫去的那小丫头已经被吓得动作都失调了,只是勉强的还在坚持舞动着她不敢不跳下去谁知道要是她停止跳舞的话这群当兵的会做。

    出什么事情呢成都府的居民都知道,一身黑衣黑甲的破阵营可是和那白衣白甲的跦能所带领的卫军不同的这些黑衣士。

    兵就是一群无赖常铁看着赵老大那扭曲的脸庞,气得脸色都发青了他凑到了赵老大的耳朵边低声的喝道“赵将。

    军营里的兄弟们呢两万人,都去哪里了?将军走的时候怎么跟我们说的”赵老大嬉笑起来他歪着脑袋盯。

    着那跳舞的小姑娘大腿不放,嘀咕着说到:“诶,不见了就不见了,老子给他们放了十天的大假。诶训练了一个冬天了兄弟们怎么也要松松筋骨……诶泻泻泻泻。

    火气吧啊没事没事你放心,绝对没事……过了十天那群杂种都会回去的你放心保证没事……嘿嘿说不定他们还。

    能带着几个拖油瓶的回来”一群兵痞又是疯狂的大笑起来,笑得猖狂无比同时也笑得痴呆无比那几个副将笑着笑着口水都从嘴角。

    流出来了一个副将憋不住心头的火气,跳进了场子中就要去强抱那个跳舞的小丫头,小丫头吓得乱叫飞快的跑进了屏风后面那副将尖叫起来“娘的老子摸。

    一把都不成么……艹你娘的,没有老子给你们拼死拼活的,你们这些臭娘们儿还能跳舞?早就被鞑子抢过去干烂了”常铁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佩剑的剑柄他实。

    在忍不住想要把这群垃圾一样的军人劈死。可是他不敢这些将领都是小猫最宠爱的人物一个个都是在战场上拼死拼下。

    来的真要说起来也许这些人的军功比他常铁立下的还要多不过是因为出身不够所以军衔比他常铁低罢了。

    赵老大唯恐天下不乱的叫嚷起来,酒精已经让他的脑浆子发烫了,他疯狂的嚎叫着:“兄弟们给老子搜搜……诶那个……搜……找出那娘们出来。

    老子要扒光了她的衣服看看她……她的腰有没有力气。嘿嘿,老子玩完了,保证你们个个到嘴,一个都不会落空”他带来的那些将士嗷嗷的乱叫起来抽出了兵器就往青莲雅。

    筑的内厅冲青莲雅筑的老板惨嚎起来:“老天爷阿,又来了……你又要抢走我的台柱子啊”那些保镖哪里敢拦赵老大他们全部抱。

    头鼠窜开了常铁愤怒的吼叫着,一拳把赵老大打了个翻滚,他咆哮着下令:“来人啊,下了赵将军他们的兵器全部给我绑回去亲兵队听令满城大搜凡是百户以上的。

    将领统统给我逮回去我看他们的属下会不会乖乖的回营”赵老大的眼神很阴森他似乎并没有什么酒意他。

    阴沉的说到“老常你他娘的敢打老子?”常铁带来的一百名亲兵,已经有三十几个人扑了上来,就要把赵老大他们绑起来押送回大营常铁刚要回话那边大街上。

    已经有人大声的嚎叫起来“兄弟们,快出来啊,他娘的中军大营里面的王八蛋欺负咱们兄弟呢。”让常铁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赵老大带着几个将领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嗷嗷。

    鬼叫着冲到了窗子面前大声的喝令着:“他娘的,谁敢打我们的兄弟?弟兄们,给老子揍死他们……打死了人老子来负责”‘哗啦啦’的一声这条。

    密布着酒楼、饭庄、茶铺的大街一时间沸腾了起来,大街左右两侧的门面里面,起码冲出了一千名破阵营的官兵而且带头的几乎都是百户以上的军官。

    他们嗷嗷怪叫着满脸通红的喷吐着酒气,朝着一家青楼冲了过去。那边,大概五十名跦能中军大营的执法亲兵卫队正面色惨白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千多名士兵。

    赵老大的半截身体都从窗子里面探了出去,他兴奋得满脸通红,每一根肌肉都发狂得扭曲着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兄弟们给老子打死他们娘的。

    敢和我们兄弟们争风吃醋么?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敢和我们兄弟争女人……”常铁大为呆滞的看着赵老大。

    你怎么知道是跦能营中的士兵和自己的属下争女人?你还没去现场呢,怎么知道的‘当当当当’的锣声响了起来跦能派到成都市区监察军纪的亲兵。

    队伍迅速的集中在几员大将的率领下,将近两千人冲了过来赵老大居高临下的看到了白盔白甲的士兵冲了过来。

    立刻嘟嘴吹了一声口哨‘轰’的一声,不知道从哪里又冲了数千黑盔黑甲的士兵出来,反而把那两千多跦能的亲兵围了起来常铁已经吓得瘫软了军中私斗。

    就已经是死罪了何况是这么大规模的武斗?他那一本正经的,完全按照正统的行军打仗的大将模式培养出来的大脑瞬间被冻结了根本就想不出如何处置。

    这样的事情他眼前一片金星闪动,就看着赵老大兴奋的,彷佛猴子一样的上跳下窜的带着数十名随行的将士冲下了楼去十几名。

    头破血流的破阵营士兵被抬到了大街上,无数粗豪的嗓子嚎叫了起来:“不得了了啊,他娘的,这些王八蛋和我们兄弟们争夺女人打破了我们兄弟的脑袋了啊”四周的居民。

    早就吓得躲进了家里呆呆的从门缝、窗缝内看着无数的士兵塞满了外面的十几条大街小巷,一个个剑拔弩张的相互对峙整齐的步伐声响了起来随着高昂的口令声跦。

    能属下的精锐士兵大队大队的开了过来,跦能面沉如水,手提点钢枪,骑着自己的战马,极快的到了现场。他运足了中气大声的吼叫起来“统统给老子放下兵器你们想要干。

    什么造反么老子就在这里,他娘的,你们这群王八羔子谁有本事就对着本将来上一刀!”他怒视了一眼黑盔黑甲的破阵营士兵继续喝道“破阵营的常将军、赵将军。

    你们在哪里”赵老大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钢刀,眼珠子翻腾了几下,立刻软软的倒了下去。他的鼾声如雷啊似乎已经醉得人事不清了老实的常铁一步步的慢吞吞。

    的从青莲雅筑走了出来沙哑的说到:“兄弟们,整队,回大营……刚才在场的兄弟们留下和我去中军把事情解说清楚……你们想要干什么想要和自己。

    的手足兄弟窝里反么”赵老大带来的几个将领嘴里骂骂咧咧的开始下达命令了,在他们的口令声中破阵营的大爷们迈开鸭步拖泥带水的朝着城外大营行了过去。

    至于路上顺手牵羊的带走一些老百姓的吃食等物,这是免不了的事情了他们没有趁势放火打劫已经算是本分了当然了醉倒的。

    赵老大以及其他几个将领是被他们极其小心的搭了回去的。跦能看着常铁带着百多人留了下来不由得咬咬牙低沉得喝道“常。

    将军你带人和本将去中军吧,这次的事情,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才行。”他看了看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晕倒当场的五十几名巡查亲兵心里不由得恼。

    怒了起来可是再看看常铁那呆滞的表情,跦能莫名其妙的又欣喜了起来。他的脑袋里面开始转悠着十七斩五十四戒条的军律了……重点自然是十七斩。

    看看哪一条可以用来砍人头(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