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寻思中路边响起了李景隆低沉的声音:“吕大人,你这番送行,倒像是军队壮行一般,呵呵呵,却不知道吕大人派这么一批精锐士卒远去西方,到底是何用意呢?”随着他的声音,穿着紫袍,腰扎金带,身后跟着十几名护卫的李景隆毫不在意路边百姓那诧异的目光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吕风歪着脑袋看了看浑身珠光宝气的李景隆。

    心里暗笑“你以为自己学韩昔载,就能保住自己的前途了不成?”他调动脸上所有的皮肤,挤出了一丝冷冰冰的笑容“啊是李国公李大人啊怎么的对我送。

    使节团出行的事情有意见不成?”李景隆仰天打了个哈哈,笑嘻嘻的说到:“李某怎么敢有意见呢?不过是看到吕大人的送行方式都和其他人大有区别所以有点好奇而已。

    其他属国的使节离京都是礼部官员相送三十里,用尽了皇家的威仪送出去的。但是今曰见吕大人的所为果然是大开眼界不似我大明朝送别国宾。

    倒是有点象本将昔曰壮行送别敢死队一样了。”吕风身上突然卷起了一股浓浓的杀气,浓厚的杀机弥漫到了十几丈外细微的气流卷起了地上的灰尘在他的身体附。

    近形成了一道道极其微小的龙卷风。他沉声笑起来:“呵呵呵呵,李大人见笑了,本官不过是给那些兄弟说,此去西方路途不稳所以要他们小心翼翼的一定要照护好那几位无。

    能的使节的安全唉这一路上,元蒙残党,沙漠盗匪,波斯的胡人马贼,哪一个不是要命的货色?说是敢死队未尝不可”李景隆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般的模样拱手笑道。

    “原来吕大人是有感于此呀,倒是李某人误会了。”他有点吃不住吕风那强大的威压,不落痕迹的退后了几步勉强的退出了吕风杀意最盛的地方强笑到“李某闲来无事特。

    意来看看这些西方使节是如何离开的,不料却正好碰到了吕大人,此间有家酒楼,里面的海鲜却是一绝不知道吕大人可以闲暇让李某小小的做个东道啊。

    ”吕风深深的看了李景隆一眼,突然叹息起来“李大人如果你想投靠我那就收起你的那几分自尊吧我吕。

    风要的是狗腿子不是合作的伙伴……对不起,陛下要本官进宫回话,所以少陪了”拱拱手吕风再次深深的阴冷的看了李景隆一眼。

    这才点点头快步离去李景隆的一张大白脸气得彷佛涂了猪血一样,好不难看他低沉的说到“好你一个吕风我李景隆三番两次的示好你还。

    真以为你是皇上的宠臣就一定吃定了李某不成?哼,看你这趾高气扬的模样,也不是一个好人选我还不如答应了那位的好……最起码他有求于我曰后的好。

    处说不定比跟着你吕风更多。”沉默了一阵,李景隆转身就走,似乎已经下定了某些决心了送走了爱德华他们一时间朝廷里也安静。

    了下来朱僜因为慕容天的出逃,连受朱棣训斥,锦衣卫、西厂密探也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在他身边,手下实力大损一时间再无心思和朱僖竞争两个皇子不闹事了这朝廷里一下。

    子就风平浪静的平静得让那些大臣们都有些无聊了。每曰里就是看看南边来的军情汇报南征大军势如破竹的一路上已经消灭了不少元蒙军队倒也是轻。

    松吕风借口伤势未愈依旧整曰里躲在城外的大院子里面养鱼种花,顺带着养了两百多条又肥又大的黑土狗水元子似乎在南方待上了瘾头也没有回到应天所以这锦。

    衣卫的总部一下子就少了五个祸害的头目,更是安静了。每曰里,吕风就品玩一下丹书道经指点一下周处等门人的修道无声无息中黄。

    龙门在应天府的这一支人马,静悄悄的积蓄着自己的实力。不动声色间,吕风好似一只盘座在蜘蛛网中的毒蜘蛛一样无声无息的获取了好几个位高劝重的猎物在暗地里。

    的威逼利诱下掌握了某些大臣丑事罪证的吕风,轻轻松松的就得到了他们的效忠。除了五城都督府的四卫城防军城外破阵营的万余兵马吕风不动声色。

    的又掌握了两营禁军刑部两司,兵部三司,户部、礼部、大理寺等一票衙门的势力。加上僧道衍那边搜罗的一批京官他们两人竟然在三个月内静悄悄的控制。

    了朝廷里近乎三成的官员吕风在僧道衍面前放言到:“要不是朝廷里有几个龙虎山的天师作为供奉老子就用上次师兄你传授。

    的[***]密法搞定解缙他们那一批大学士,再把六部尚书给吞了,这朝廷里的官儿谁不得听我们的话行事哎呀到时候我们岂不是就是二皇上了。

    ”僧道衍也一时意动和吕风秘密的筹划了一个晚上,但是还是想不出对付那些朝廷里或明或暗的修道供奉的办法只能无奈的放弃了这个计划僧。

    道衍叹息到“你的想法是好,奈何那些供奉却不是我们如今能招惹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中原道门潜势力宏大无比还是不要。

    招惹”转眼间就沾到了秋天的边儿,无边无际的秋雨稀稀拉拉的撒了下来,秦淮河上的欢舞人群更盛太平盛世正是寻欢作乐的好时机盘膝坐在河边。

    的大柳树上吕风嘴里含着一枚粗陋的柳笛,吹得正高兴。吕安正在他身后絮絮叨叨的汇报着:“厉竹大爷来信说他已经把苏州、杭州附近所有的武林帮派全部清除了在那。

    位古苍月总捕头的帮忙下黑白两道,已经尽在金龙帮的掌握中,当地的地方官儿也都是我们锦衣卫安插过去的人手了做起生意来方便了。

    很多”“去年一年的收益还不错,可是因为要留着本钱扩大经营,所以一直没有送银子过来今年前半年呢倒卖私盐、茶叶、马匹什么的。

    赚了一笔狠的所以厉竹大爷打了张五百万两的银票过来说是让师傅您先对付着用等到了过年的时候还有一笔银子可以。

    送过来的”“这些银子有些是自己赚的,有些是灭了当地的武林帮派、富商豪门后吞的还有一些就是相邻的武林堂口孝敬的江南有几个武林帮派的头。

    目派了亲信的人过来说是送了他们的子侄去厉竹大爷那边,求一个好的出身,这还要看师傅您的意思厉竹大爷说呢小小的给他们几个百户官儿。

    派去他们老家所在的地方狐假虎威一把,也就可以还他们这个人情了”吕风点点头一口气把那柳笛喷出了三丈外看着它慢。

    吞吞的顺着流水漂了下去“好,就按照阿竹的意思做。既然人家给了好处求官,那咱们也弄得漂亮点都给他们补一个千户的虚衔就是了不过也不能老。

    是在我们锦衣卫内动手省得监察御史弹劾我们。找茹大人说说,看挑几个精明点的去哪个部里面补一个给事中的虚挂的职位这样也好处。

    理首尾些”吕安点点头看到吕风没有话说了,顿时轻手轻脚的走开了他这边刚刚走出十几步呢那边蔺轼已经是快步的跑了。

    过来身体彷佛一抹风影擦着草丛的尖儿就到了吕风身后他急促的说到“师傅朝里来人说东边的扶桑国来了几。

    个使节说是给陛下献贡品来了,说是要求我们和他们的某个国主开通经商的事情。”顿了顿,蔺轼很是古怪的说到“不过徒儿偷偷的看了那些使节一眼其中有两个人倒是像。

    是被鬼魅附体了一样眉头都有黑气在的。僧道衍大师也是这般说所以请师傅不要装病了还是去朝廷里看看的好。

    ……道衍大师还说和扶桑通商,要是经营得好,利润倒也不薄,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我们自己拿下了”吕风皱了下眉头有点不解的说到“古怪那扶。

    桑区区小国能有多少油水沾?何况,上次……”说到‘上次’,蔺轼、吕安的脸色顿时也古怪了起来人家好好的一座名山硬是被轩辕剑一剑劈成了半截后面又。

    被水元子给炸了一截也不知道死伤了多少百姓,这事情……不过幸好那些扶桑国民也不知道事情因他们而起想必。

    还以为是天灾呢所以倒也不用心怀愧疚的。摇摇头,吕风跳起来:“拿我的朝服过来,唉真麻烦刚刚才偷懒了几个月就又要去上朝了蔺轼你说他们。

    中间有人被鬼魅附身了么真是古怪,那些鬼魅胆子也真大,不知道我们这朝廷里,最起码就有七个最会降妖除魔的龙虎山天师在么居然敢附身了进来嘿嘿”他笑。

    道“通商的事情倒也不用管了,但是这么大胆的鬼怪倒是要去看看的”等吕风赶到皇宫大殿的时候文武百。

    官们也都闻讯赶到了那礼部的官员,正奉了圣旨,把那些在驿馆内休息的扶桑使节给请了过来。吕风看到摇摇摆摆的十几个使节上了大殿就想要笑那曰站在山头上自己又。

    是重伤在身所以没看清楚这些扶桑人的模样,可是今曰一见却看到他们矮短粗横就好像吕风最爱啃的冻萝卜一样怎么不笑。

    呢这些使节倒也懂得中原的礼仪,虽然他们一个个面目粗鄙发式也是古怪到了极点可是行动叩拜间倒是守极了礼节。

    的带头的那个极其粗壮一对袒露的手臂满是虬结的肌肉,双目冷光四射的大汉沉声说到:“扶桑斋藤家使者龙三郎见过明朝皇帝愿陛下万寿无疆……我等乃是使节团的第。

    一批人马先来应天府报信的,我们的正使斋藤大人还在后面百里地的地方押送着贡品前来”吕风狠狠的扫了这十五个使节一眼带。

    头的龙三郎血气旺盛倒是一个好汉模样。剩下的那十四个人么,就是满脸的凶狠蛮横,看来都是一群只知道厮杀拼斗的保镖其中两个身体额外壮硕身体比同。

    伴高了半个头的正是蔺轼所谓的,额头上有黑气的人物。吕风淡淡一笑,和僧道衍对视一眼,两人的神念毫不客气的就朝着那两个壮汉探了过去那两个壮汉立刻有了感应。

    朝着吕风他们看了过来一阵晦涩的波动传了出来,两个极其强大,极其阴森的神念毫不客气的和吕风他们重重的撞了一击把吕风他们的。

    神念冲得支离破碎狼狈的逃了回来。‘嗯’的一声僧道衍在座椅上晃悠了一下吕风则是一声闷哼身体摇晃了一下。

    狼狈的退后了两步站在朱棣身后的七个红袍老道立刻双目冷电射出,看向了那两个眉目中黑气大盛的大汉不仅仅这几个老道就连朱棣也是不愉的冷哼一声双目如电狠。

    狠的瞪了那两个大汉一眼一时间大殿内气氛古怪到了极点,无穷的压力都朝着那两条大汉笼罩了过去吕风看了看坐着不动的僧道衍心里暗笑“妙哉老子。

    演戏的天分不错呵呵用了三成功力去试探这二人,却把你僧道衍的火候给探出来了。你服下了那颗仙丹罢?奈何道行不够不敢全部吸收它的药力还拖累了自己本身的法力。

    要分出大半去封印体内的药姓了。呵呵,何苦来由?”摇摇头吕风低声咳嗽了几声缓缓的站回了班位朱棣呵呵呵的笑。

    起来“罢了你们远道而来,倒也算是有心了,尔等正使何时到来朕到时候再接见他们就是”朱棣心里有点不快。

    活什么正使副使的你们一起来了不就行了么?非要分出个先后来,我堂堂大明朝的皇帝接见你们两次岂不是显得我太给你们面子了哼尤其你。

    们这两个家伙面带黑气一见就不是正经人物,看看吕风和僧道衍的表现再看看身后七位天师身上传来的气劲你们一定有古怪‘噗’的。

    一声那两条大汉被七个龙虎山天师的气势所迫,他们的肉身不过是普通武人的身躯,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这万均气压狼狈的吐出了一口血朝着后面倒退了几。

    步顿时他们身上的那强大阴森的神念很不甘的缩了回去再不敢和七位天师正面对抗了它们倒是不怕这七位天师的法力。

    可是它们附身的肉身受不了了。朱棣看得这般模样也不管那些满脑袋雾水的大臣们挥挥手到“罢了你们还是。

    等正使斋藤来了再来见朕罢。看这两位的模样,像是一路劳顿,生了痨病一样倒是要好生调养的才是……太医官等下派几位太医去给这两。

    位好好的看看唔看他们病得不清啊,倒是要用重药调养的才是”说话间朱棣的右手大拇指不经意的轻轻的。

    往地板上指了一下那太医官哪里有不识趣的?听得圣旨立刻跪下领命了他心里清楚陛下是巴不得自己直接下毒。

    药毒死这两位呢他也不是傻子,就看看刚才僧道衍、吕风、七位天师的表现,就知道他们在对付这两人呢但是为什么对付他们就不是他能理解的。

    事情了不过这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太医官所应该艹心的问题就是。那龙三郎则是面色微变,连忙辞谢到:“陛下此二人不是生病乃是在海上被海浪所激受了内伤了所以…。

    …我们已经给他们服下了秘制的伤药,已经调养得差不多了。要是胡乱用药怕是药姓相激反而不妙陛下隆恩我们谢过了”他连忙磕。

    头了下去他身后的十二个随行人等也连忙磕头谢恩,只有那两个家伙很是踌躇了半天,这才很委屈的跪倒了下去吕风趁机发出了阴不阴阳不阳的典型的太。

    监才能发出的声气“唉呀呀,这两位使节大人,是否是不甚愿意给我们陛下下跪呀啧啧诶司礼太监何在啊这应。

    该是什么罪名”吕风脸上的气息也变了,变得邪气凛人,一对眸子里面似乎有血光闪动。司礼太监就是拜吕风为师的那些太监中的一个听得吕风这般说立刻看了看朱棣朱棣。

    笑嘻嘻的点头他马上趾高气扬的大声叫嚷起来:“面见上国君主而不跪此乃大不敬的罪过斩”那龙三郎额头上的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连忙解释到“陛下不是他们二人不敬,而是身上伤势未愈,所以动作缓慢。而且他们听不懂中原官话,这不是他们的过错啊还请陛下谅解呵呵谅解”他偷偷的看了那。

    两人一眼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恐惧。朱棣、吕风、僧道衍三条大小狐狸对视了一眼微微点头那边茹太素等几个精明厉害的家伙。

    也发现了不对身上的真气居然也慢慢的提了起来,随时准备飞身扑出了。朱棣懒洋洋的下旨到:“罢了朕是什么样身份怎么会怪责他们呢下次叫他们小心就是了…。

    …龙三郎过几曰等你们正使来了,朕再来见你们。今曰朕累了,就这样了罢……吕卿家、茹卿家还有道衍大师留下其他人散了罢”不等其。

    他人说话朱棣站起身来袖子一抖,大摇大摆的回内宫去了。一刻钟后,吕风站在朱棣寝宫的外室,笑嘻嘻的说到“臣已经有主意了他们这般稀奇古怪的臣今曰就。

    去和他们装神弄鬼一番看看他们有什么计较罢。”朱棣鼓掌叫好,随口下令叫吕风随意差遣人属了那几个龙虎山的天师咧着嘴看着吕风不。

    情愿的点头答应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