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深处一片氤氲的青光笼罩下,山林微波起伏,隐隐有涛声发出。几道光华黯淡的剑光在空中盘旋了几圈,有气无力的朝着峨嵋主峰飞了过去。良久,那片青光下突然冒出了一个人头,水元子嘻嘻哈哈的大笑着对着那几道远去的剑光比划了一个极其粗鲁的手势“干你。

    娘咧就凭你们蜀山剑派新收的这几个杂毛弟子,也敢派出来巡山”眼珠子眨巴了几下水元子脸上突然冒出了一股极其诡秘的。

    笑容“唔那头老虎精跑回去应天府‘养伤’去了,一元宗的所有大小门人都进了江山社稷图静修骗天老道也躲在里面恢复玄功就剩下爷爷我一个人。

    没有事情作啊唔总要找点乐子才好……这江山社稷图内的灵气虽然源源不绝,可是浓度还是不够唔峨嵋山的灵脉”眼里神光闪烁水元子纵起一。

    道白光跳上了数万尺的高空,一对贼眼不眨眼的打量起整个峨眉山的地形地势来朦胧的月色下整个峨眉山都笼罩在朦胧的白雾中。

    那一缕缕一**的白雾汇聚起来,分明就是一条张牙舞爪的蛟龙模样。“妙哉,你们峨嵋的灵脉所在可是被爷爷我找到了嘿嘿峨嵋山果然是甲秀天下整个西南的地气都汇聚。

    在这里啊果然是天生的修道灵窟!”彷佛癞蛤蟆打鸣一样吸了一大口气,水元子胸膛涨得高高的良久他猛然间喷出了一口本命精元化为一张弥天极地的。

    大网朝着峨嵋山扑了下去那白色的雾气颤抖了一下,突然就要朝着中央凝聚,隐隐有破空飞去的势头水元子却哪里容得这条灵脉飞遁双手急挥。

    就看到一道道灵光带着七彩氤氲雾气飞射而出,彷佛钉子一样,把那朦胧的雾气死死的钉在了山岭之上。低声欢呼了一声水元子整个身体化为一道清风俯冲向了峨嵋主峰也。

    就是这灵脉的命穴所在整个峨嵋山微微的颤抖了九下,水元子已经在峨嵋山下开辟出了一条尺许粗数百里长的隧道直接通向了‘偷天。

    换曰’**所在之所他双手拖着一条扭曲挣扎的灵光,彷佛捕捉着一条蟒蛇一样,有点吃力的朝着那法阵所在游了过去容不得那灵光拼命挣扎水元子彷佛给两条水管子接上了驳。

    头一样狠狠的把那灵光捅进了法阵之中。‘嗤嗤’的巨响声中,那灵光顿时黯淡了不少,大量的灵气被吸进了那法阵水元子双目青光闪动连续九十九道威力极大的灵法禁。

    制轰在了那灵光之上逼得那灵光安稳了下来。“哈,哈,哈,蜀山剑派的老道们,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等你们的灵脉灵气都被吸了个干净我看你们还怎么修身还怎么养气。

    ”水元子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眼皮子眨巴了几下,突然化为一道灵光又射了出去青城、点苍、崆侗……所有西南地境内有名有姓的名山大川的。

    灵脉都被水元子用极大的法力禁制住了,又在地下开辟了灵脉流通的隧道,通向了‘偷天换曰’法阵所在之处忙碌了整整三个晚上灰头灰脸的水元子这才从地下钻了出来。

    一对神目透视着地下那规模极其宏大的灵脉隧道,志得意满的哈哈大笑起来:“整个中原西南地境的灵脉都被我通向了这里哈哈哈这法阵的威力起码可以大上百倍那些一元宗的。

    小牛鼻子修行的速度可就更快了。”歪着脑袋自我赞叹沉醉了半天,水元子挠挠脑袋,有点担心的说到“不过我可是把整个西南地境的龙脉流向都给改了那法阵所在。

    之处曰后就是天下一等一的一个龙穴点……诶,不会有什么麻烦吧这样灵气变态一样充沛的地点若是那些鸡鸭猫。

    狗一类的不小心到了那地方,可是极其容易成精的。”沉思了一阵水元子一拍掌满不在乎的笑起来“娘的就算是要成精。

    也是峨嵋山的和尚道士们倒霉,关我鸟事?唔,就算有如此灵气滋养,一般的野兽想要成精也是五百年后的事情了我替五百年后的人艹心作甚”拍拍屁股看了看四。

    周没有碍眼的人物存在水元子滴溜溜一个转身,冲回了那法阵中去蜀山剑派总部所在那些灵药眼看得慢慢的委顿了下来。

    失去了灵气的滋养他们虽然还能继续生长,可是灵效可就去了九成九了水元子一时兴起想要更快的造就一批一元宗的高手却苦。

    了整个西南地境内的修炼者。不管是修道的还是修妖修魔的,失去了地下灵气的滋养,就凭他们吸收空气中游离的那点灵气耗费的功夫起码是如今的百倍以上却也难得有成就了。

    ‘轰’的一声巨响蜀山剑派丹房内,几个昆仑高手正在炼制的一炉筑基丹突然炸裂几个已经有分神初期修为的昆仑高手大。

    惊之下连忙探查根底猛然间惊呼到:“古怪,怎么地脉灵气一点都没有了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你看看我我。

    看看你彷佛被雨打呆的蛤蟆一样,半天说不出话来……江山社稷图内,呈液体状的青色灵气从天空缓缓的溅落虚化出来的山脉竟然有大半都被这液态的灵气给淹没了无。

    数黄龙门、冥龙会、游仙观的分属弟子就浸泡在这液态的灵气中,按照一元宗的至高心法极其快速的修炼着一元珠就彷佛一颗太阳高悬在天空从虚空中抽取了无穷。

    无尽的天地灵气极大的凝练后,再抛洒了下去。整个法阵突然微微的一震,正是水元子把西南地境的几条主要灵脉接通在了法阵时发出的颤抖一元珠突然。

    间发出了剧烈的强光就彷佛天上破了个大窟窿一下百丈粗细的一根青色水柱带着‘哗啦啦’的轰鸣声从一元珠内冲了。

    出来就彷佛天河迸裂一样,凭空里多出了一道巨大的瀑布。正好身处一元珠下方的数十名游仙观弟子惨嚎了一声“妈呀”顿时就被那‘水’柱深深的砸没进了液态的灵气海洋。

    中去法阵内的灵气数百倍的增强了,眼看得那青色的灵气海洋一尺尺的在上升一尺尺的淹没了那些冥思中的一元宗弟子萧龙子、邪月子、。

    灵光子、赵月儿四个手忙脚乱的从一个洞府内飞了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道越来越粗声势越来越大的‘瀑布’邪月子咧咧嘴巴苦兮兮的哼哼起来。

    “我的老天爷那位爷爷又干了什么?一元珠吸纳的天地灵气已经是让我们不可想象的浓厚了可是如今……天他从哪里弄来的这。

    么多天地灵气”萧龙子吧嗒了一下嘴巴,哼到:“这位爷爷莫非是肯做亏本生意的么还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从哪。

    里聚来的这么多灵气”言语间,那青色的‘水面’已经卷起了几丈高的浪头,渐渐的淹没了他们的脚板,膝盖大腿胸膛直至没顶赵月儿苦兮兮的叫道“罢了不要多。

    说赶快全力修炼吧整个江山社稷图所化的天地,都要被这液态的灵气给充满了,唔……三清道尊在上这灵气压力太大从每个毛孔内往身体内灌啊……。

    咕咕……”赵月儿发出了几声噎着的哼哼声,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没错,液态的灵气渐渐的已经充满了整个法阵而外界无穷无尽浩浩荡荡声势极大的灵气还在继续涌来。

    这法阵内的灵气在进一步的压缩、压缩,疯狂的压缩。某些地方,已经有结晶状的灵气晶体出现了一次疯狂的洗涤一次疯狂的进补整个一元宗门下。

    都被淹没在了这巨大的灵气海洋中,如今也由不得他们不努力修为了。外界的压力太大,巨量的灵气从他们每一个毛孔内汹涌而进冲进了他们的丹田、紫府在他。

    们的经脉中疯狂的冲荡让他们的修为以普通修道人十倍、百倍、千倍的速度疯狂增长着。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想要走火入魔都没得机会爆体而亡么你爆炸一下试试外界的。

    压力这样大整个身体都被巨大的压力笼罩着,你爆炸一下试试?尤其这涌来的灵气中满含着水元子的禁制之力这威力强大的禁制哪里容得天外天魔侵入呢一。

    元宗的弟子们整个身体所有的细胞,每一丝、每一毫地方都被浸泡在了浓密的灵气下体内的真元疯狂的运转着就彷佛一个个漩涡一样吸纳着。

    外界的灵气不考虑自己的经脉是否能承受这么剧烈的运功,他们一半本能一半被迫的吸纳着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如今的他们就算。

    经脉想要爆裂也是不可能的,外界灵气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强了,却是给他们的经脉上了一个灵气箍儿时间飞快的流逝蓦然间一道蓝光冲天而起。

    在那青色的海洋里卷起了巨大的波涛。骗天老大发出了大声的咆哮声:“妙哉,老道我的道心恢复法力却也恢复了九成了”五朵蓝色的莲花足足有百。

    丈方圆大小散发出了万丈毫光,在海面上载波载浮。紧接着,七彩神光闪动,五朵金莲裹着五团彷佛舍利子一般晶莹剔透的灵丸在空中缓缓旋转赵月。

    儿宝相庄严的坐在一尊七彩莲台上,浑身光雨飞散,一轮彩光环绕脑后有如佛祖降临一般纤手随意挥动顿时有数千道。

    灵光漫天飞舞声势煞是惊人。猛然间,赵月儿双目圆瞪,低声喝道:“风子,你等着吧,若是你还敢胡乱的找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才是”三道清光慢慢的冲出。

    了海面萧龙子、邪月子、灵光子三人面带微笑的踩在一朵白莲花上飘了上来神思存在于若有若无之间身形藏匿于恍恍惚惚之中顷刻。

    之间就看到漫天都是他们的分身在闪动。强横的气息充盈在江山社稷图中,一道道丹气破海飞出,拼命的吸纳着四周丰盈的灵气超过三千道丹气在空中飞腾旋转‘滴溜溜’的。

    破空声中那液态灵气所化的海洋竟然凭空降低了三丈。三千粒金丹同时吸纳灵气声势简直只能以恐怖来形容渐渐的更多的丹气冲。

    了出来加入了这个丹气的大漩涡中,海面上波涛汹涌,一座座有如冰山一样的晶体状灵气破空飞起,被吸入了那漩涡之中水元子呆呆的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长叹了一声“。

    罢了难怪你一元宗号称中原道门之首。就凭你们这偷天换曰**居然凭空让数千门人进入金丹大道这就是夺天地造。

    化的大神通、**力了……虽然是借助了两件神器的法力,可是这也是惊人的了……娘的你们这群人走出江山社稷图的时候那等天劫。

    却不知是何等模样了”夺天地造化,必然受天地嫉妒,可想而知任何一个一元宗门人走出法阵的时候天劫即将降临数千人同时应劫天知道那天劫的威力会有多大。

    水元子愁眉苦脸的盘算了半天,终于叹息到:“娘的,还得爷爷我给你们想办法才是……唔我的须弥幻遁之术却是可堪大用哼哼用峨嵋山的虚像代替你。

    们应劫罢这天劫总不能把整个峨嵋山都给毁掉罢”打定了主意水元子也在那海面上盘座冥思起来他的双手飞。

    快的挥动着一道道灵光射出,无量数的天地灵气顿时构成了峨嵋山方圆数百里,细致入微的沙盘模样一道道灵苻不断的飞出从每一个一元宗的门人身上。

    都裁出了一丝先天本命元神,加入了那沙盘光影之中。水元子在‘偷天换曰’法阵内拼命的捣鬼而这边吕风却是正被主圣在那里捣鬼不休那。

    主圣根本就懒得理会无名氏的生死,随便叫了几个下属把她扔进了不知道是客房还是库房的地方自己则是紧紧的抓住了吕风的手腕拉着他。

    往这神殿深处走去“吕风,你修炼的寂灭心经却是到了大成境界了呀!混沌心经,寂灭心经,这可是我门从来不外传的密法你既然修习了我门的法诀那也算是我的弟子了”。

    主圣那冷冰冰彷佛僵尸一样的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朝着吕风轻轻点头说到:“你们中原人最是尊师重教的你是我的门人所以我才放心让你去帮。

    我办事……当然了那个禁制你不要放在心上,只要你用心帮我办成了那件事情,我一定会帮你解除的”似乎觉得很好笑主圣‘嘎嘎’的直乐“其实。

    用你们中原九州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很……很……很慈善的人,我怎么会舍得用禁制去对付门徒呢?”空着的左手轻轻的晃动了几下主圣很得意的说到“放心放心那个。

    禁制说是厉害其实也不是很歹毒的东西。它发作的时间,不是百年后么?你放心,不会有太大的损害的你修炼的是我的法诀你就是我的门人我怎么会伤害你呢。

    你看看元圣、右圣、左圣他们三个混帐,对我阳奉阴违了数万年,我不也没有把他们怎么样么?”感觉到手腕上主圣的五个手指头又紧了几分吕风踉踉跄跄的跟着主圣在。

    漆黑的甬道内奔走哭笑不得。“娘的,你不下手杀了他们三人,以前怕是舍不得三个给你卖命的狗腿子罢现在怕是已经没有办法控制。

    他们了罢不过说起来也奇怪,你属下真的有数万名高手的话你自己又这么厉害却怎么不好好的教训他们一番呢”。

    手腕上突然一股巨力传来吕风差点就摔倒在了地上。在主圣手里,吕风简直就好比一个新生的婴儿一样丝毫没有反抗的力量主圣手指有如铁箍一样抓在他手腕上。

    体内真气顿时丝毫都运转不得,浑身疲软的被主圣拖着乱跑由不得吕风不大叫起来“主上你还是慢点走吧。

    我跟不上你了”主圣呆了一下,突然冷笑了几声:“嘿嘿,我却忘记了你的本体还是人啊诶我手上力气是不是用得太大了”他。

    手指头稍稍的松动了一下顿时吕风的血脉一阵的舒畅,体内的真元这才蓬勃的运转起来。吕风干笑了几声趁着主圣不注意慌忙的丹田中的那粒晶体里释放出了一丝极。

    其细微的混沌元力‘嗤啦啦’的冲进了体内那疯狂涌动的黑暗元力中(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